奇书 >  还珠同人之护国公主 >  83、番外二 乾隆的养老生活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他已经记不清女儿是什么时候走的了,他只知道在他余下的人生里,虽然有皇后陪着,选定的继承人又非常有迫力和才干,国家之强盛比起他当年来只有过之而无不及,只是就算是如此,他也知道他们中有一个遗憾是他造成的。

自从搬到圆明园后,日子变得清闲了,愉妃三五不时还是会过来求情,想让他放了永琪,他也曾想过把永琪放了,可这也只是一瞬间的想法。永d做皇上做得很好,永璋永z永w在一旁辅助也做得很好,他们就是因为齐心协力才让大清变得更加的繁华吧!至于永琪的下场,那都是他自己自找的,谁也不能保证他真的改了,对帝王之位真的没有想法。

乾隆不想再冒险了,安蓝的离开带走了他所有的冒险精神,他总觉得再冒一次险,他会失去身边所有的人,他赌不起。

“弘历,在想什么?”

“没想什么,只是觉得今天的天气不错。”

面对景娴,他的皇后,乾隆是真的珍惜她的存在,害怕她的离去,以前他在女人堆里打转,现在他却再也提不起精神来。剩余的嫔妃不是不想过来,而是他不想再像过去那样纠缠。特别是在他经历了生死之后,谁翰的对他好,谁只是做表面功夫,他看得清清楚楚,现在他好了,怎么可能再让他们接近。他能给他们一个稳定的生活环境,已经是看在他们都是跟了他这么多年的份上。

乌拉那拉氏望了一眼外面乌云密布的天空,一脸的黑线,她真不想说什么,只是自从宝宝走后,不管是他也好还是永d他们也好,都有了明显的变化,特别是提到宝宝时候,他们的表情都带着深层的渴望,这让她更加不敢把对女儿的思念表现出来,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静静地想想。

“景娴,你说宝宝是不是也在怪朕啊!”乾隆突然之间想知道她心里的想法。

“没有,宝宝没有怪你,弘历,你要相信宝宝,她是我们的女儿。”她的女儿怎么可能那么小心眼,若真是如此她怎么可能牺牲自己。

“是吗?”

是这样吗?

乾隆看着静静坐在一旁的乌拉那拉氏,心里叹口气,思绪慢慢地回到那天晚上。当时的他只想着在死前得到皇后的原谅,想着在人生的最后一段路程里能由她陪着自己走过。

“臣妾给皇上请安,皇上吉祥!”

“景娴……”对上皇后清冷的双眼,乾隆突然觉得羞愧。“平身吧!”

“谢皇上。”不知乾隆的来意,皇后平静以待,要知道这段时间乾隆真的让她非常非常的失望,甚至是绝望。

乾隆看着皇后,好几次想开口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起,他这个人高傲惯了,喜欢别人把自己捧得高高的才高兴。听安蓝的意思,这最后一次机会预示着皇后对他死心,之前老佛爷说的一些话似乎在这个关口全部想起来了。

“皇后,朕……”

“皇上有什么吩咐就直接说吧,若是想要什么女子进宫,只要身份过得去,臣妾没有什么意见,若是身份过不去,还请皇上亲自向老佛爷解释解释,臣妾无能,不能分忧。若是皇上没有什么吩咐的话,臣妾恭送皇上。”

好冷的感觉,好似寒冷的冬日里他只着单衣掉进了冰窟窿里,寒冰刺骨,让人感觉到最深层次的恐慌。

“皇后,不是,朕是想说对不起。”

皇后惊愕地盯着面前乾隆,有那么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在做梦,做一个不切实际的梦。让这个骄傲到骨子里的男人跟自己道歉,她不是没想过,而是觉得不可能,谁知她就要将一切埋藏在内心最深处,永远都不想再找出来的时候,他突然跟自己道歉了。

“朕错了,朕以为自己是真龙天子,是最伟大的皇帝,朕就了不起,就可以为所欲为,可今天宝宝过来,跟朕说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若是朕还不醒悟,那么要失去的就是你和他们。朕害怕了,不想一个人了,所以景娴,给朕一个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乾隆发现自他说出‘对不起’三个字后,后面的话居然变得流畅起来,没有那么艰涩,那么说不出口了。

“呜……”捂着唇低声哭泣,此时的皇后哪里还有半点平静的样子,她就像一个终于得到认可的孩子一般哭得那般肆无忌惮。

乾隆看着哭倒在一旁的皇后,不禁上前几步将她搂在怀里,大掌笨拙地轻拍她的背,想让她好过一点,谁知他将她搂在怀里,她就奋力挣扎,待离开他的怀抱后退后几步,一脸的防备。、

“景娴……”

“皇上,算了吧,臣妾已经无法再相信你了,一次又一次地燃起希望,再一次又一次地绝望,弄得不好,除此之外还让宝宝也受伤害。”擦干眼泪,皇后抬头直视乾隆的双眼道:“皇上可能不知道臣妾这一路走来,若是没有宝宝在一旁劝慰,或许臣妾这冲动的性子早就让皇上厌恶至极,更可能已经因着魏贵人的挑拨而打入冷宫,现在皇上说什么原谅,说什么重新开始,恕臣妾无能,无法予以回应,若是皇上觉得臣妾不识抬举就请降罪吧!”

“景娴,朕知道你委屈,可是朕……”他能说什么呢,说自己当初年轻气盛,事实上当初的他年纪不小了;说自己好色糊涂,可这样的理由似乎并不足以让她原谅,难道他就只能这般看着她走出自己的生命。

想着自己身边都是虚假的人和事,没有一个人真心以对,他怕了,慌了。大步向前,无视她的反抗,他紧紧地抱着面前的女人,似想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一般,低声祈求:“再给朕一次机会,朕不会再重蹈覆辙。”

“放开我。”

“景娴。”

听着他一次又一次地叫自己的名字,皇后其实心软了,可是她怕,真的很怕一切都是过眼云烟,只是诱惑着她再次付出,再次被伤害。

“皇上,求求你,放过我吧,我真的没有地方再承受你给的伤害了。”

“你也不想要朕了么,你也要离开朕么?”

“皇上……”

“景娴,朕求你原谅!”这一次他放下所有的自尊,跪倒在她的面前。

皇后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男人,她颤抖了,也相信了,她想这一次她就拿命去赌吧,若是再受伤,她也不要让孩子们知道,更不让他们为难,她会抱着他一起死。“皇上,最后一次,真的只有最后一次,若是这一次再出任何的差错,我们就一起死吧!”

“好。”

死并不可怕,他怕得是再也没有人愿意真心对他。

“弘历,弘历,起风了,加件衣裳吧!”

耳边传来皇后的关切,乾隆回过神,这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走神了。起身握住她的手,感觉到她手心专来的凉意,皱着眉头道:“你也应该加件衣服,虽然宝宝不在了,可是朕相信她一定在天上看着我们,所以景娴,好好照顾自己,朕不想一个人。”

“恩。”点点头,乌拉那拉氏也知道自己该振作起来,不然就太对不起女儿的牺牲了。

见她心情稍稍好转,乾隆突然觉得能挽回她也许是他一生之中做得最正确的事,即使这使他低下了高贵的头颅,甚至差点跪在她的面前,他也觉得还好当时听了安蓝的话,不然的话,他不敢想象自己一个人在那种虚假的环境中慢慢等待死亡。

现在生活很平静,每天他就是看看书,跟皇后一起四处走走,有时间也会出宫一起看看外面的一切,期望奇迹出现,期望在宫门前遇到回家的女儿。虽然这种机会渺茫到一生都不可能出现,但他们还是想试一试,说不定那一天,他们就遇到了回家的安蓝,而这一次他们绝对不会让人再赶她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