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开局曝光宗主,我真的没想挑事 >  第四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回到房间,史歌当即开始修炼。

结果没过多久,已经开始修炼的史歌又被敲门声打断了。

打开房门,却见是那位姑娘站在门口。

“拿着!这是借宿的费用。”

将一个沉甸甸的钱袋放在史歌手中,少女踏着欢快的步伐离去了。

“你们要住多久?”

“不知道!”

“不知道?”

没有回应,看少女好像有些内向,史歌便没再追问。

打开袋子一看,足足二百两黄金。

“这么有钱?”

看着袋子里的黄金,他有些诧异。

只是借宿一段时间而已,随手就给了二百两黄金。

想到男子那紫府巅峰的修为,又释然了。

毕竟对修士来说,金银之物,很容易弄到手。

收了钱,就又回去修炼了。

本以为如此一来就可以消停了,结果到了傍晚,又一次被吵醒。

“小兄弟,我张罗了点便饭,出来一起吃吧!”

是男人的声音,史歌摇摇头,终究没有拒绝。

来到院子里,只见几个厨子正忙前忙后的往一张大圆桌上摆放饭菜。

待众人落座,史歌一数,竟然有二十多道菜!

“小兄弟,在下武天阙,这是我女儿武灵儿,来贵地借宿,还要多谢仗义相助。”

武天阙向史歌敬酒,一饮而尽。

“前辈言重了。”

“哎~叫前辈太生疏,叫我声老武即可,不知小兄弟如何称呼?”

“在下史...鹤。”

“原来是史老弟,快尝尝,听说这醉红楼的手艺是流云城一绝,我特意订的!”

武天阙与史歌边吃边聊,很快就熟络起来,只是那武灵儿,始终没有说话。

不过史歌发现,这姑娘从未对这一大桌饭菜感到任何惊讶。

仿佛二十多道菜,只是家常便饭一般。

史歌不由得留了个心思。

“武大哥带女儿来此地所为何事?也许有我能帮得上的。”

武天阙看了一眼女儿,见对方点头才开口。

“其实,我女儿天生患有恶疾,无法修炼,寿命也是极短,如今也快到极限了。”

“我一直带他遍寻天下名医,也去过各大宗门圣地,却无一人可以医治。”

“此来是想去正气宗碰碰运气,听说他们修一口浩然正气,蕴养于紫府内,攻守兼备,亦能延年益寿,驱邪防祟。”

听到这,史歌有些诧异。

他看得出来少女身体不太好,但没想到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想了一下宗门内的情况,他突然有些愧疚。

正气诀他没有练过,但他知道,如此顽疾,估计无能为力。

而且,如今宗门大乱,估计内部到现在还是一团乱麻,也没什么心思帮她治病。

看向少女,发现她正盯着自己。

眼睛中,很平静,但史歌却看出来,在深处,有隐藏很好的期望。

他心中一颤,突然不忍心说出真相。

“此事我也有耳闻,但真假就不清楚了。”

“哈哈哈,无妨,明日我便带小女上山。”

“那就祝武大哥此行顺利。”

说着,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饭后,史歌回到房间,思虑再三,打开了系统面板。

“系统,我可否主动曝光?”

“叮,可以主动曝光,主动曝光失败没有惩罚,但成功的奖励也较少。”

听到这,史歌点了点头。

若是那父女俩治不好病,他准备尝试用系统曝光功能,曝光武灵儿的病因。

他本不想沾染因果,也不确定此法是否能行。

但那双暗含期待的眸子仿佛触碰到了他心底的柔软。

再一想到,他们此行可能因为自己对何正气的曝光受阻,就更坚定了伸出援手的想法。

翌日,父女俩果然一早就走了,只是这一走就是五天。

史歌也没有太在意,毕竟如今正气门正值混乱之际,有所耽搁,也是正常。

第六日深夜,史歌被院门口的砸门声吵醒。

屋外正下着大雨,是以敲门声持续了许久他才听到。

打开院门,却见武灵儿一身狼狈的拖着浑身是血的武天阙。

史歌连忙将二人带到屋里。

为二人烧了壶热水,又熬了些驱寒的草药,武天阙悠悠转醒。

“这是出什么事了?”

看着面前的青年,武天阙凄惨一笑。

“老弟,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正气宗被灭门了!”

“什么?怎么正气宗如此强大,何正气虽弱,但光是元婴老祖都有五六位,怎么会被灭门?”

武天阙深深看了眼前的年轻人一眼。

他没想到,史歌对于正气宗这般熟悉,甚至连元婴数量都清楚,这可不是一般散修可以得知的信息。

“听说之前何正气被爆出丑闻,与宗内多位长老发妻有染,后爆发大战。”

“此事我知道,但这也不至于灭门吧?”

“大战最后,好像是一位元婴强者失手杀了自己妻子,结果那死去的妻子背后势力乃是一方圣地!”

“那圣地知道此事后极为震怒,直接派来了两个神海境的老者,抬手之间正气宗就灭了。”

“我这一身伤也是被余波所伤。”

史歌愣了,正气宗竟然被灭了!

就因为自己的一次曝光,结果千丝万缕的扯出来这么多事!

果然,以后系统还是能不用就不用,牵扯太大!

正在想着,却见武天阙挣扎着起身。

“老弟,我们要走了,灵儿的时间不多了,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多看看这世间。”

“此去一别,估计再无相见之时了。”

“不管怎么说,你也算是救了我一命,这把刀,给你防身吧。”

说着,武天阙将随身宝刀放在了床上,拉着灵儿便要走。

史歌笑了。

他没想过,这人世间的温情,竟也如此暖人心肺。

他自穿越而来,便一直深居宗门之中。

虽是杂役弟子,但终究修为傍身。

在宗门中的日子里,他从未听到过如此有温度的话语。

弟子们的日常除了争强斗勇,便是寻缘探宝。

正气宗虽然整体门风不错,但修士的本质没变。

这几日,他其实从未做过什么,只是让流落至此的父女二人暂住罢了。

硬要说做过什么,那便是在其重伤之际,开了次门,烧了壶水,熬了锅汤罢了。

如此小事,却被这位带着女儿遍访天下名医的男人视为救命之恩。

连随身的刀都可以轻易送出,要知道,若是真让他们走了,这途中凶险,武天阙怕是只能靠血肉之躯去抗了。

“武大哥,先不急。”

“其实在下懂一些旁门左道,说不定能试上一试。”

武天阙猛地回头,与之前平静的目光不同,双眼之中精光爆射。

“真的!”

“真的,只不过我不敢保证有用...”

“哈哈哈,没关系!史兄弟尽管施为!”

“若是成了,我武天阙从此便为你鞍前马后又如何!”

史歌微微一笑,这倒是个真性情之人。

“系统,我要曝光武灵儿所患恶疾!”

“叮,武灵儿恶疾线索如下:其父为了替她续命,请来高人炼制稳固病情的丹药,却不知,这丹药其实是阎王帖,请宿主曝光其中隐藏的隐情!”

史歌眉头一皱,难道是武天阙要害武灵儿?

可这完全说不通!

既然要害他,为何又带她这般折腾?

甚至还重伤于正气宗!

“武大哥,灵儿压制病情,所用是何药?”

武天阙从怀中取出一个雕龙画凤的精致盒子,盒子里便是一颗颗黑色药丸。

史歌故作探查,拿了一颗嗅了嗅,又装模作样的用灵力探查了武灵儿身体。

“武大哥,这药是你找人炼制?”

史歌装作不知道,故意试探。

“并非,这是灵儿...一位至亲请高人所炼。”

武天阙没有隐藏。

史歌点点头,没有继续追问。

“武大哥,你若是信我,这丹药还是不要再吃的好。”

武天阙顿时眉头紧锁,这可是...那位特意找人炼制的丹药,难不成,有问题?

“史兄弟的意思,是这丹药有问题?”

史歌缓缓点头。

“我只知这丹药有问题,但却不知该如何治疗,恕我无能为力。”

“怎么会!史兄弟已经帮了很大的忙!”

“待我查明,若是真的,定大礼奉上!”

说罢,拿起床上的刀,武天阙直接离开了。

看着一动不动盯着自己的少女,史歌无奈的笑了笑。

“按照系统的提示,结合刚刚的试探,武天阙应该不是她的父亲。”

“以父女之名掩盖真实身份,随手给出二百两黄金,随便一顿晚餐都是二十个菜,且看这武灵儿也从未惊讶。”

“种种迹象都表明,这两位,很不简单。”

摇了摇头,心中轻叹。

“也不知此次使用系统,又会牵出什么什么后果呢?”

“还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造化弄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