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上嫁 >  第255章 你恨不恨?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蜜桃是形容男人吗?”他皱眉。

她趴在他腹部,硬邦邦的肌肉,“形容男人什么?”

“其他男人,我不了解。”周京臣一本正经,“形容我,是长茄子。”

“为什么啊。”程禧又抚摸他股沟的线条,亦是硬邦邦的,“长豆角不行吗。”

他一噎。

本来,是逗一逗她,臊一臊她。

她面红耳赤的样子,格外讨人怜。

结果,她太纯了。

倒是衬得他又坏,又浪。

“还难受吗?”周京臣转移话题。

“难受...”程禧点头,“我不怀了,移植给你吧。”

他闷笑,“移植得了吗?”

“你是总工程师啊,你研究一个专利,替我怀。”她腔调委屈。

“胡言乱语。”周京臣梳理着她一团糟的长发,“星期五是程叔叔的忌日。”

程禧的喜悦、娇憨,这一刻消失了。

“你恨不恨他?”

“他背叛了母亲,有了私生子,程家的灾难,他是罪魁祸首。”她抿唇,一字一字地蹦,“可曾经,我是他唯一的女儿,他疼爱我,养育了我十二年...他不是好丈夫,算是好父亲。婚姻的错误有母亲评判,我只评判他作为父亲。没有亏待我,我拥有很好的生活,他有恶,也有好。”

周京臣手从她乌发间滑落,“假如,程叔叔...本可以活着。”

“他活着,母亲再恨他,起码有盼头,不至于精神病。”程禧翻了个身,自下而上望着周京臣,布满胡茬的下巴几分沧桑,几分成熟。

惊心动魄的味道。

“我在想,父亲自杀之前,是不是为了保住我衣食无忧,和别人交易了。”

周京臣身躯剧烈一颤。

程禧是清澈的,迷茫的,“哥哥,柏南答应帮我查。”

他喉结一滚。

不着痕迹地攥紧了拳。

......

周京臣赶回李家老宅,是凌晨。

王府大门的金色灯笼亮着,他下车,直奔祠堂。

二楼的卧房里,周淮康在读《史记》。

“入夜起风了。”周京臣脱了西装,“祠堂阴森,您回东厢房休息吧。”

“你读过《淮阴侯列传》吗?”周淮康没理会,自顾自问。

“出自《史记卷九十二》,西汉开国功臣韩信,击败魏国,北伐燕国,围歼楚国,逼得项羽和虞姬在乌江自刎,留下千古绝唱《霸王别姬》。韩信是一代枭雄,遗憾是,下场被诛杀了父母兄弟三族。”

“我记得你理科很优秀,原来也精通历史。”周淮康郑重其事合上书,“柏南的下场,是韩信吗?”

卧房一片死寂。

唯有窗户刮过的风声。

“我与他,有一个是。”

周淮康缓缓起身,四目相对,他眼球浑浊,显得苍老了,“柏南赢了,不会放过父母兄弟,他自己也走上穷途末路。他养在叶家,你养在我膝下,父子情分终究是咱们更多,我自然最在乎你的安危。”

事已至此,周淮康不得不作出选择了,一个儿子保周家,一个儿子灭周家,他非常清楚,选择哪个。

“我昨天和菱花见面了。大约是柏南,喊你母亲去闹了一场,不肯让菱花原谅我。”周淮康停在窗前,一副怅然若失的模样,“菱花顾念旧情,可柏南心狠,他报复我,报复韵宁,我和你母亲认了,只是周家李家不能毁在我们这一辈。何况,你扛着,妨碍了他,他连你也毁掉。”

周京臣一张脸无波无澜,坐着。

“叶嘉良在澜本公馆有一个情人,怀孕四个多月了,你认识吗?”

“人间天堂的花魁,见过一面。”

周淮康嗯了声,“她掌握了柏南给老叶下药的证据,以及人间天堂洗钱的账户。她不仅仅是老叶的情人,是柏南的间谍,助手,心腹。她既有物证,也是证人。”

四四方方的卧房,又陷入死寂。

“下药,洗钱,无论哪一项曝光,柏南难逃一劫。”周淮康语气沉重,“你去威胁他,当面谈判。”

周京臣斟了一杯水,水是凉的,他喝了一口,“花魁会服从我吗?”

突然。

窗台处,响起叶太太的声音。

是餐馆的对话。

周淮康用手机录音了。

到底是混过权力场,太精明,也太冷静了。

“菱花已经亲口承认。”周淮康凝视着窗外一轮明月,“你拿着录音找那个女人,她若是聪明,不需要你再废话。”

周京臣像是被点了穴位,一动不动。

良久,笑了一声,“叶阿姨是真心的。而父亲,姜是老的辣。”他站起,“您对叶阿姨是真心吗。”

周淮康身型略一晃,“有过。”

“现在没有了吗?”

“沧海桑田。”周淮康视线从月亮移到窗棂下的蔷薇,“京臣,权力场和名利场,人人是虎狼,我不做虎狼,便做鱼肉,任人刀俎。”

“这是您,给我上了一课。”周京臣继续笑,“其实,叶柏南像您。大局面前硬得下心肠,敢算计,敢利用。”

“他像我,足够了。周家的血脉,总该保留你一个有情有义的子孙。”

周淮康转身,看向周京臣,“你赢了,会放柏南一马吗?”

周京臣掂量着搁在桌上的信封,“他动程禧,我放不了;不动程禧,即使他摔下万丈悬崖,我也拽他上来。”

周淮康得到想要的答案,扶住窗子栏杆,挥了挥手,示意周京臣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