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火影之水遁纵横 >  第十九章 砂隐到来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对于这个任务,良才有些不太好的感觉,果然,他们很快在风之国边境上等到了砂隐马基那伙人,那3个下忍自然就是我爱罗、手鞠、勘九郎三人。

熊猫眼我爱罗冲天的杀气,连带队上忍都皱眉。

砂隐那些同伴们也都敬而远之,生怕我爱罗不高兴拿他们泄愤,手鞠和勘九郎自然也是提心吊胆,唯恐我爱罗闯出祸来,他们此行的目的可不单纯。

路上,良才很快发现手鞠和勘九郎的戒心很重,就连话都很少跟自己说,可能怕言多有失。

令二人心惊肉跳的是,良才没事就过去跟我爱罗闲聊,丝毫没有惧怕我爱罗的意思。

二人以为这么下去,我爱罗迟早要杀掉良才,打算请木叶换个接待的人。

但是,让二人更吃惊的还在后面,我爱罗居然渐渐地跟良才说起话来,虽然每次只有寥寥几句,但不再说“我要杀了你”之类的狠话。

良才发现我爱罗没有想象中那么难以相处,只是他太孤独寂寞了,已经成了习惯。

我爱罗也很奇怪,要是以前有人在自己面前这么罗里吧嗦,自己早就忍不住动手杀人了。

良才在路上讲了很多前世有趣的典故给我爱罗听,连手鞠和勘九郎都听得非常入迷,觉得这个接待忍者不简单。

之后良才见我爱罗连很多生活常识和细节都不知道,只好一一教给他。

我爱罗静静听着,吃完饭时,已经掌握了不少知识。

晚上大家都睡觉了,良才还在思考中忍考试,大蛇丸等等麻烦事。

第二天

路上,良才继续介绍村子和自己的伙伴。

接着良才谈起友情,我爱罗道,“我没有朋友,也不需要。”良才笑道,“我们现在不已经是朋友了吗?”

然而,我爱罗一点反应都没有,过了好半天,突然说话,“做我的朋友,要先做好被杀死的准备。”

良才被吓了一跳,“真是的,你要说话,先知会一声,害我差点摔倒。”

良才又唠唠叨叨跟他讲了朋友的意义,朋友之间要彼此信任互相帮助等等。

我爱罗再次陷入失音状态,一会又来一句,“你要做我的朋友,就要先打败我。不然,迟早被杀死。”

良才抚额,真是个问题儿童啊,情况比鸣人可严重多了。

剩下的是爱情,良才也不想谈了,大家现在的年龄太小了,还不大明白爱情的事情。

良才转而耐心讲起沿途的风景和历史,已经到达火之国边境了。这次出发前,良才恶补过火之国的风土人情和历史故事,还谈起了几次忍界大战的著名遗迹。

我爱罗依然自我,手鞠反而颇感兴趣,还仔细询问了一些细节。良才却是只知道一鳞半爪,剩下的全凭杜撰,故事倒也编得生动无比,这可把手鞠给骗惨了,后来让她成为砂隐伙伴们取笑的对象。

接待的第三天,大家完全进入火之国境内,火之国的繁荣让砂隐的人羡慕不已,而风之国却是漫天黄沙,根本不能与绿野葱葱树木盎然的木叶相比。

接下来非常顺利,大家平安抵达木叶村。

良才的任务完成,长出了一口气。临走时,上前跟我爱罗握手,“我爱罗,欢迎来到木叶,我要回去复命了。

你如果有空闲,来我家里做客吧!”我爱罗面无表情,“下次见面,我会杀了你的。”

良才大笑,“但愿吧,我可没那么容易被杀死。你说话的方式还真特别啊!好了,再见了,我爱罗!”

看着远去的良才,手鞠和勘九郎都松了口气,他们一直担心我爱罗控制不住,出手杀人。

带队上忍带着大家回到火影处复命,将一路的情况简单进行了汇报。

三代点头,转而问良才有什么发现,良才递给三代一张纸,三代接过来,上面写的很简单,“我爱罗,擅长砂遁。手鞠,擅长风遁。勘九郎为傀儡师,擅长用毒。三人实力坚强,以我爱罗为最。”

三代点头,对良才的任务完成表示认可,良才交接完后告辞离去了。

新的一天早上,良才洗漱完后,自己开始独自享用精美的早餐。

鸣人此时正在与牛奶和速食品做斗争,鸣人锁好门,以5马赫的速度兴冲冲地离开家,新的一天开始了。

木叶中间的桥上,小樱和佐助已经到了,良才和鸣人分别从两个方向跑过来。鸣人和佐助互相看了一眼,彼此都哼了一声。

良才苦笑,“他们又来了啊!”小樱也说,“他们从波之国回来就怪怪的,气氛真的好尴尬啊!”

鸣人抱怨,“卡卡西老师怎么还没来啊?算了,老毛病了,我们来斗地主吧!

小樱火大,“为什么每次都是你们3个玩?”

良才笑道,“那个斗地主只能三个人啊,要不玩拖拉机吧,刚好四个人。”

佐助反对,“太费时间了!”鸣人也苦着脸,“太无聊了,都玩腻了!”四人一起叹气,为了等卡卡西,他们这些日子换了不知道多少玩法,大家都没有兴趣了。

日上三竿,3个小时后,卡卡西终于姗姗来迟,“早啊,各位!今天又迷路了!”大家一起嘘他,小樱道,“拜托,不要连说谎都说的那么真诚!”

佐助也道,“真让人受不了啊!”良才恼火,“你就不能有点新的创意吗?”鸣人干脆对卡卡西的忍者资质提出质疑。

小鸟落在旁边的树上,鸣人问起今天是不是有新的任务,“最近老是执行简单任务,都快烦死了!”

鸣人露出非常期待的目光,“可不可以换个让我可以大显身手……忍术得以施展的地方……”卡卡西只好表示知道了。

良才只好在远处喊他,“鸣人,不要发呆了,快点走了,我们要去执行任务了!”

鸣人回到现实中,只好跟上,自然被小樱一顿数落。今天的任务是拔草,鸣人决定不能输给佐助,使出了多重影分身术,一堆鸣人上前一顿乱拔。

良才大惊,“鸣人,快住手,那是婆婆在花园里种的菜苗,不能拔的……”可是已经太迟了,鸣人分身太多了,将苗都拔完了。

那位委托大婶自然非常生气,大骂鸣人,可怜鸣人被扁,这个d级任务也失败了。三代头疼,钱没赚到,还要赔偿损失啊。

下一个任务是去河里捡垃圾,卡卡西在旁边睡觉。

良才带着三人背着网桶下水忙乎,良才的水遁发挥了重要作用,将垃圾都冲到了一起,这样就容易多了。

但是鸣人不小心滑到在水中,向下游冲去,“良才,快点救命啊!”良才头疼,急忙结印使出水遁将鸣人托起来,下面就是瀑布,真是危险啊。

佐助摇头,“真是麻烦的家伙!”

第三个任务是找东西,卡卡西分给大家4个忍犬,鸣人偏偏坚持要最大那头叫布鲁的忍犬,他记得就是那头忍犬咬住再不斩的上身的。卡卡西只好答应。

结果鸣人被忍犬布鲁拖入了训练场的地雷区,吓得乱叫。

良才、佐助、小樱都汗,“行不行啊?这个白痴!”卡卡西依然在树上看**。

随后,无数的爆炸从里面传来,夹杂着鸣人的惨叫。

良才有些担心,“卡卡西老师,不会有事吧?”

卡卡西点头,“都是些过期地雷,死不了人的。”

小樱和佐助一起叹气。良才进去观看,鸣人变成土人,浑身冒烟,布鲁毫发无损,蹲在旁边嘲笑鸣人。

回去的路上,良才和佐助扶着鸣人,小樱在旁边嘲笑鸣人。

佐助也讥讽鸣人是个麻烦家伙,鸣人火大,要跟佐助单挑,小樱一掌将其打趴下,“你再吵,就杀了你!”

良才也拦住小樱,“喂,你别乱来!咦,佐助怎么先走了,喂喂,等等啊!”

卡卡西叹气,队伍最近很松散啊!鸣人立即说每次破坏团队合作的都是佐助,“他总是抢风头!”

佐助冷笑,“那是你啊,呆子!”

良才急忙劝解二人,佐助回头道,“你要不服气,就变强尽快打败我好了!那样就不会再欠我人情了。”

小樱觉得大家的关系怎么变得更差了。佐助觉得自己最近在浪费时间,鼬可是比再不斩强大不止十倍,“我竟然还要在这里执行无聊的任务。”

良才也拉住鸣人,“拜托,别闹了,你打不过佐助的。你忘了,佐助的写轮眼已经开了。”

鸣人握紧拳头,“可恶,我迟早要打倒他。”

天上的飞鹰盘旋鸣叫,卡卡西看了一眼,下令解散,“我要回去提交任务报告了。”

佐助也告辞先走了,小樱急忙追上去。鸣人伸了伸手,苦着脸放弃。小樱追上佐助,提出2人单独增进感情的想法,佐助却认为她和鸣人没什么区别。

小樱差点气死,佐助好心告诫她,有这种时间不如去好好练习自己的忍术,“说实话,你的实力比鸣人还差!”

小樱大受打击,佐助这句话击中了小樱的要害,的确她在最近的任务中没有什么出色的地方,是最没用最没特点的忍者。

鸣人上前热情邀请小樱一块去修行,卡卡西突然消失了。

良才看出小樱要发飙,“鸣人,我先走了,井野约我过一趟……”

鸣人大为欣喜,“老师和良才是在为我制造机会吗?现在只剩下我和小樱了……好,不能输给佐助,现在必须满脑子的修炼!”

鸣人很快就失望了,因为他发现一个长眼睛的石头缓缓地移动过来,不用猜鸣人也知道是谁。

鸣人跑,石头就追,鸣人停下来,石头也停下来。

鸣人跑了两趟后实在忍无可忍了,指出这个方方正正的石头的破绽就在前面那2个洞上。

木叶丸的声音从石头里传出来,“果然是我最佩服的男人!这才配做我的对手!”石头爆炸,出现3个孩子,其中一个抱怨木叶丸炸药放多了。

自称人见人爱的女孩叫做萌黄,喜欢游泳的男孩叫做乌冬。木叶丸自称是木叶第一天才忍者,三人合成木叶丸军团。

鸣人没好气问三人为何戴着风镜,木叶丸笑着解释这是为了效仿鸣人哥哥,因为鸣人在成为忍者之前经常戴着风镜。

木叶丸觉得鸣人最近很冷淡,鸣人问他们到底有什么事?原来他们是找鸣人来玩忍者游戏的。

鸣人却说自己要去修行,他忘记这件事了,而且他还想去找小樱度过这一天呢。

小樱气呼呼地走过来,“一个忍者玩什么忍者游戏啊!”

小樱盯着鸣人看,“我竟然比他还差吗?”

鸣人见小樱看自己,大为高兴,“那个小樱,被这样盯着看,我会害羞的。”

木叶丸问这个女人是谁?他觉得这个女人好像要把鸣人吃掉一样。

木叶丸忽然明白了,为什么良才突然离开了,电灯泡是不能当的啊!“

鸣人哥哥还真是见外,原来她是你的……”木叶丸伸出小指,鸣人哈哈大笑,“你们这些小鬼,还挺敏锐的啊!”

小樱忍无可忍,“是你个头啊!”一记重拳,将鸣人打了出去,可怜的鸣人躺在地上不动了。

萌黄和乌冬跑过去查看,大喊大叫嚷嚷,“讨厌!”老大好像死了!”

木叶丸自然大为光火,大骂小樱是丑八怪。这下子把小樱彻底惹毛了,很快就传来木叶丸的惨叫声。

小樱气呼呼地离开了,木叶丸和鸣人成了难兄难弟,躺在地上头上冒烟。

二人好半天才恢复过来,萌黄和乌冬将二人扶起来。

木叶丸问,“那个丑八怪真是女人吗?”

鸣人还没回答,小樱站住了,黑着脸转过身来。4人一看不好,惊叫着亡命而逃,小樱在后面紧追,一时间鸡飞狗跳。

木叶丸惊慌之际,撞到了一个人身上,倒在地上。

木叶丸爬起来看到一个身穿黑衣的男子,背着奇怪的东西,他旁边站着一个金发女子,背着一把大扇子,这二人正是砂隐的勘九郎和手鞠。鸣人和小樱也走过来,惊讶地看着二人。

另一边,良才没有找到井野,猜到她可能去执行任务或者修行去了,也就向这个方向走过来。

任务办公室,卡卡西交接了任务。伊鲁卡看完后,问起鸣人的情况,“和同伴们相处的还融洽吧?”

卡卡西只好说还行吧。伊鲁卡笑着解释他最近太忙了,没有时间去找鸣人,所以有点担心。

卡卡西说鸣人和佐助势成水火,所以实力上升很快,就要追上伊鲁卡了。伊鲁卡听完大为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