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普罗修特 >  第五章 逃亡(上)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下午六点三十分,

厚重的乌云从远处的天空推过来,空气仿佛变得粘稠了很多,一场暴风雨即将来临。

路泽延只觉得脑袋昏沉沉的,全身上下酸疼无比。他艰难的睁开眼睛,看见床边的模糊身影,感觉无比熟悉却又看不清他的脸。

“醒了吧臭小子,快别躺着了,一会儿命该没了。”

听到老板那略带慵懒的声音,路泽延马上清醒了不少,他虚弱的说道”你怎么来了,我这是在哪儿啊?“

”这儿是医院,你小子命可真大,地下赌场发生了爆炸事故,你命硬没被炸死,就被当做幸存着救了出来。不过,爆炸的原因还没查清楚,但你已经被列为头号嫌疑犯了,很多人都在找你,不快点打气精神小命就要玩完了。“

听到老板的话,路泽延立马坐起身来,记忆如潮水般涌入脑海,“夏一南和蓝骁霆他们怎么样。”他急切的问到。

“他们都没事,只是受了点轻伤,现在也都在医院。”老板说着从兜里取出一个布袋。

“不能再耽搁时间了,得跟你说点正事,”他打开布袋从中取出一串项链。

“联邦通过你身上的纳米芯片追踪你,这个项链可以屏蔽芯片信号,不过切记,他的有效范围只有半径五米。在这个范围里芯片会失效,他们也无法追踪到你。袋子里还有五枚微型炸弹和一把小型手枪,你要尽快从这里逃出去然后到仓库找我。“

路泽延知道手臂上植入的纳米芯片是最大的隐患,这种芯片相当与一台微型电脑,其最大的功能是通讯,和支付。但也间接成为了联邦最好的控制手段。

老板看了看墙上的挂钟道“你还有五分钟的准备时间,联邦警察和墨家的人马上就到了,还有什么问题赶快说。

”夏一南和蓝骁霆他们在那个病房,我不能丢下他们。“

老板笑了笑说到”早就知道你小子会去找他们,我已经查到了,夏一南在八楼802房间,蓝骁霆在北楼502房间。”

接着老板从兜里拿出一张纸质地图说到,“你的芯片已经不能用了,这是医院的平面图,你肯定用得到,我马上要走了你也尽快想办法脱身,我在仓库等你。”

说着,老版站起身拍了拍路泽延肩膀,说了声“一切小心”便转身出了病房。

路泽延立马开始查看地图,目前所在的医院叫做龙华医院,是一座上城区的私人医院,整个医院由四栋高层建筑组成,相邻楼之间会有通道连接,每十层会有一个连接通道。路泽延目前在东楼的506房间,先要先去八楼找夏一南,然后到达十楼经过通道进入北楼。

突如其来的警笛声打断了他的思路,他看向窗外,几辆警车在楼前停下。他赶忙戴上项链,跳下床提着布袋,光着脚就走了出去。

似乎是因为昨晚的爆炸,今天楼道里的人非常多,不过这也更加方便他的行动。

他左转,挤开前面的几个人,悄无声息的进入了旁边的一个房间,他悄悄的往里走,整个房间很暗,只能应约看见有两排柜子,他继续往前走。

突然,有开门的声音,路泽延立马翻上柜子,进来的是一个年轻的护士,他一边通着电话,一边往里走。

“嗯,我刚下班,正在更衣室换衣服呢。”年轻的女声传来。

路泽延趴在柜子上面往下看,女孩打开柜子,柜子里亮起灯光,他开始拖下护士服。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你换好衣服就直接出来,我在楼下等你,今晚看来要下暴雨,是个吃火锅的好日子,“

女孩听到火锅两个字声音明显变得兴奋起来,”好呀,好呀,今晚绝对吃穷你,先不说了一会儿见。”

她挂掉电话,解开胸前的纽扣,丰满的胸脯像是得到了解放,灯光的映照下让人移不开眼睛。

几秒钟后,路泽延回过神来,他将手枪从袋子里取出然后别在腰间,然后悄悄的向前移动,慢慢的蹲起身子像是将要扑向羔羊的野狼。

闪电将天空划开一道大口子,屋子里瞬间被照的如白昼一般。一声短暂的惊呼声随着闪电湮灭消逝,路泽延死死的捂住女孩的嘴,左臂勒住他的脖子。

女孩满脸的惊恐,她疯狂的挣扎,可这只手臂如同钢铁浇筑过一般无法撼动,泪水无法控制的流出,她知道自己已是野兽的口中之物,眼中充满绝望。

她感受着耳旁粗重的呼吸声,仿佛听天由命了一般,身体不再挣扎,像是只失掉了灵魂的美人鱼。

突然,耳旁传来一个温柔的声音,”放心,我不会伤害你的,你只要听我说的做,马上就放了你。我数到三,会放开你,你不要出声,好吗。“

“女孩点了点头,情绪稳定了很多。

”一,二,三“

路泽延将手放开,女孩直接瘫坐在地上,她环抱着自己,身体不断颤抖着,眼泪不住的流着看起来是被吓傻了。

路泽延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帮他擦干眼泪,温柔的对他说,“乖,不要哭了,你先帮我找一套工作服,然后就可以去找你男朋友了。”

女孩的情绪稳定了很多,她略带着哭腔说到说到,”我衣柜里有我男朋友新换洗的工作服,我还没来得及给他。“

说着,女孩站起身来,从柜子里取出一件白色的衣服和一双皮鞋,路泽延接过来,开始更换。

女孩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像是在祈求他可以放过她,路泽延注意到了他的眼神,一边换衣服一边对他说,“很抱歉吓到你了,我对你没有恶意,但是你最好在我走后十分钟在出去,今晚外面不会太平。

路泽延系上最后一个纽扣,从兜里拿出口罩戴上,他走出房间,径直朝着前方的电梯间走去。

夏一南缓缓的睁开眼睛,她头上裹纱布,大脑如同针扎一般,记忆也是支离破碎的,她只记得路泽延好像出了什么事,她伤心急了,然后就是巨大的爆炸声,整个休息室开始剧烈的摇晃。

记忆从这里就中断了,他然,她回过神来,神情显得异常焦急。她唤起全息屏,拨通路泽延的电话,无人接通,她不死心的再次拨通,可等待他的依然是无法接通的提示音。

巨大的恐惧在让他难以呼吸,她知道一定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可大脑就是无法运转。无助,恐惧,悲伤像是几座大山压在她心口,眼泪不受控制的流出,她多么希望这个时候能有人陪在他身边,可此时在他周围的,只有冰冷的空气,和空荡荡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