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诸天的都督 >  64、铁血的时间和耐心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时候星河推门进来了,看到刘言很惊讶:“搭档,你怎么回来了?”

有些事情就是很奇妙,就像坏人通常不觉得自己坏一样,刘言也没太意识到自己的病态多么严重。

现在回过头去想,野芒山之后连续受刺激,加上担心精神中阿芒迪娜的秘密被发现,情绪紧张极端多疑,尤其在雪山大本营时,表现特别癫狂。

热情、亢奋、攻击性,很可能都是自我保护的应激反应。

大家看刘言就像个傻子,而星河当时是耍他最积极的一个。

“我不能回来吗?”

“当然可以回来,而且早就应该回来了,我听说一只猴子只用了两分钟,就把你忽悠跑了,是不是真的?”

她还能听谁说,肯定是嘉百列。

“别猴子猴子的,大圣是我的童年偶像,一个人不听偶像的话,还能算人吗?”

“OMG,我的天哪,你说得太好了!”

星河表情很夸张,表演欲旺盛。

刘言对这娘们落井下石的习惯很不满:“没事多看点传统电视连续剧,少刷直播,你的样子越来越讨人厌了。”

嘉百列制止了星河继续斗嘴的冲动:“过去的事情别再提了,刘言的行为虽然可笑但也能理解,你如果突然去到一个充满杀机的陌生环境,也可能会作出类似的过激判断。”

星河点点头:“那倒也是,自从看了他在其他世界偷鸡摸狗,还将弄来的金银珠宝放在银行保险柜里,我就知道这是个好人。”

一旦接触这些自称天使的傲慢生物,就连基本的**都没了,刘言恼羞成怒:“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偷鸡摸狗?”

星河笑着解释:“我真的是夸你呢,换了别的人顺手牵羊,会把东西藏在虚空里,就像你把血箭放在虚空里那样,费劲吧啦开一个保险柜真的罕见,所以你很单纯,绝对不是老手。”

嘉百列忍不住淡淡地笑。

八卦可能是所有智慧生命的共性,连嘉百列都不能免俗。

不过刘言倒是学了一招,没想到虚空里还可以存放东西,不会被人偷了吧?

他有些讪讪:“你们看起来经验都挺丰富,还有什么技巧以后慢慢教我,现在是不是先谈谈营救的事?有人在受苦受难,我们在这八卦不太合适。”

嘉百列:“我叫星河进来就是和你谈这事,你先听听吧。”

原来嘉百列早就应宁秋城要求展开部署,星河在一个月多期间数次进入暗黑世界,了解了不少情况。

不过她最后的结论令刘言大失所望,阿芒迪娜回到暗黑界不久就改变了容貌,不知用什么办法又变回了最初天使长的模样。

没想到她还有这个能力。

既然夺舍任何人最终都是变回她最初的模样,那有何必非得夺舍宁檬呢?

有时候很难揣摩邪恶之辈的动机,因为她们和正常人的思维不一样。

阿芒迪娜临时起意夺舍宁檬,也许只为了报复,报复暴风家族在野芒山逼得她走投无路,报复刘言不听她的话回到暗黑世界,以至于被禁锢了五个多月才得以解放。

在吃了这次大亏后,阿芒迪娜变得比原来更加谨慎,行踪变幻不定,很难接近,无论想采取什么行动都难上加难了。

嘉百列看着刘言:“目前情况就是这样,你有什么想法?”

刘言内心那股难以遏制的狂暴又开始涌动,可他没有表现出来,仰头看着穹顶的雕塑半晌才缓缓道:“我现在就想着用什么办法能把阿芒迪娜干掉,夺回宁檬的心智,即便外形变了,毕竟还是宁檬。”

嘉百列摇摇头:“宁秋城也有类似的想法,只是目前还没人尝试过将被夺舍的人心智恢复,但也不表示不可能,所以到现在大家还没放弃。”

刘言转头看着嘉百列:“我如果像野芒山那样再干掉一次阿芒迪娜,将她的魂魄禁锢起来,去五行山是不是有办法进行分离?”

嘉百列微微点头:“也许,大圣应该可以将你和阿芒迪娜分离,但将阿芒迪娜与宁檬进行二次分离就难以想象了,不能确保成功。”

刘言看了一眼星河,然后问嘉百列:“你有专门搞克隆的试验中心,能不能克隆一个宁檬,一旦夺回她的魂魄就注入进去,不就等于重新制造了一个宁檬?”

“你计划看似周全,只可惜每一步都不太确定,尤其是再干掉一次阿芒迪娜。”星河在边上接话道:“别看阿芒迪娜战力不是很强,可诡计多端,这么多年屹立不倒不是偶然的。”

嘉百列也说:“这么多年来,天使界和暴风家族暗杀阿芒迪娜的行动不知策划过多少次,没有一次成功,你这两个月打那些散兵游勇太顺手了,完全低估了暗黑界的实力。”

这几个月刘言误判的何止是阿芒迪娜和暗黑界的实力。

道理刘言当然懂,阿芒迪娜能与天使界和暴风家族对抗那么多年,实力当然不容小觑。

然而出于个人的愿望,刘言还是忍不住将对手想得没那么强大,这种一厢情愿不过是心怀侥幸,期望阿芒迪娜再狡猾,还是会不小心重蹈类似野芒山覆辙。

虽然他也明白这样的可能性很小。

嘉百列没有兜圈子,直接将她的想法说了:“原本暗黑界夺舍人类并不是大事,这种事情发生过无数次,但是这件事牵涉到阿芒迪娜、你和暴风家族,就变得比较特殊了。”

说白了也就是特事特办,不然她根本不会参与。

她瞪了刘言一眼,一副尽给我惹麻烦的表情:“我因为你牵涉在内,已经答应宁秋城尽力处理这事,这种承诺是不明智的。

阿芒迪娜原本就很难接近,一旦知道我参与这事,会更加小心谨慎,所以我认为还是你继续处理这件事比较好。”

她看着刘言:“我的计划并不复杂,不过需要时间和耐心。”

“这两个我都有。”

“另外,铁血也是必须的。”

星河:“这个刘言更没问题,大家都觉得他有点变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