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正常人都怕诡,偏偏我不是 >  第162章 四家齐聚,风雨将至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宝剑破风而来,九尾狐注意力分走,狐尾一横与宝剑锋芒较力。

从门进来的林先机亦掐诀念咒,双方一时僵持住。

幸存者看有机会立马往外跑,林先机加大注力拖住九尾狐。

“以为逃出去就算跑掉了?今天我要屠城!”

一声号令传遍八方,群妖响应而来。

孙千机瞅瞅它们,它们瞅瞅孙千机。

孙千机不解目光投到九尾狐身上:“你把我小弟全喊来干啥?”

吼天鸡王面对九尾狐略有犹豫,但还是站在孙千机这边。

九尾狐不敢置信:“妖族居然听令一个人号令,你们简直是妖族耻辱,今日我清理门户!”

孙千机快念五雷咒,一掌击出:“你先保住你这小命再说吧!”

九尾狐迅捷后闪,孙千机原地消失。

就在九尾狐苦寻踪迹时,突然出现在它身后,一掌拍下,霎时这一层电闪雷鸣。

“可恶!“

九尾狐猛地转身,对林先机视若无睹,九条狐尾一齐袭向孙千机。

“去死吧!”

孙千机冷呵一声拿出最后一根猴毛。

“变。”

一把斧钺代替猴毛,孙千机握住迅猛砍下,一条狐尾刹那断成两截。

“啊!“

九尾狐惨嚎一声。

但这才刚刚开始,孙千机一次次连着剁下,狐尾一条接一条的断掉。

九尾狐虚弱到几乎昏阙,急慌慌化作一团明光朝窗外飞去。

林先机眼疾手快,立即操纵宝剑抢先一步堵住去路。

“你别想逃!”

孙千机翻身一跃到前面,抓住宝剑奋地刺入那一团明光中,凄厉惨叫响彻方圆几里。

一股力量反噬爆发,整座楼都在阴风中颤抖,孙千机见况不好瞪大眼睛快开溜。

孙千机和林先机先后一跃从窗户跳下,几乎只相差一瞬,整个楼层被阴盛至极力量荡平,紧接着一层接一层垮塌。

林先机要御剑而行,孙千机却抢在他前面驾驭宝剑,站在剑上飘了两下还是稳住,随即一手抓住林先机快下去。

“你的剑也太小了,还不能变大,差点没站住。”

林先机露出不敢相信之色,良久说不出话。

他能御剑。

他居然也能驾驭这把剑!

......

善后的事情交给地方上,孙千机和林先机快天亮回到玄门,就听到一则大消息。

小林晴明不见了!

林先机脸色一差,立即下去地牢里看,孙千机跟着下去。

“我擦,下面原来还有这个地方啊。“

林先机看着空荡牢房怒皱眉头,拳头捶下石壁转身离去,孙千机慢一步随便看一眼,眼中闪过一道金光。

“......”

“原来是他!”

林先机急去找马提风,商议如何逮捕回小林晴明。

孙千机站在门口抠着手指头:“有人放他走啊。”

林先机立即回头:“谁?孙老弟,你知道什么?不对,你一直和我在一起也是刚知道这件事啊。”

孙千机耸下肩膀:“我就是知道是谁。”

马提风走过来:“小兄弟,你说是谁。”

孙千机抬起下巴颏一指:“喏,你儿子咯。”

时间仿佛凝固在这一刻。

马提风目光向后一瞥,率先打破安静:“林师侄,你去把那逆子擒来,我要当面问问他!”

林先机犹豫一瞬先去拿人来。

马少云似没睡醒,神情恍惚的过来:“爹,怎么了。”

马提风抬手,猛地抽一记耳光。

“逆子!”

“爹,我我...我怎么了。”

“是不是放走地牢里的犯人的!”

“爹我没...”

话没说完,又一记耳光抽上来,两个脸蛋这回雨露均沾了,一边一个深红巴掌印,按这力道打十下脸怕是要废了。

马少云一颤哭了:“爹,我错了,我我...我是被那妖怪迷惑了。”

马提风克制住手掌闷出一口气:“果然是这逆子!”

马少云愣一下想,还不确定啊?我擦,完了,完蛋了。

林先机沉着一张脸:“马师伯,这事如何处置。”

马提风侧目,犹豫一刻语气稍软:“林师侄,你要如何处置啊。”

林先机不改颜色:“按照法律算他是同谋,手上少说十几条人命罪犯的同谋如何判罪,我不是太清楚,若按照玄门律条处罚,于情理上可以饶他一命。”

马提风目光一凝:”你是说打到他残疾为止?“

马少云腿一软倒下。

林先机正色点头:“要按玄门律条,应该先打二百棍,再高悬挂起三日,每日三百鞭不准一滴水入口,但我看他身体也扛不住这样刑罚,打断一双腿也就罢了。”

马少云瞠目结舌:“爹,爹你不能让我没有腿啊,我是你唯一的儿子,咱们马家以后就指着我呢,爹!”

马提风捏紧下拳头:“林师侄,难道没有一点情面可讲吗?“

林先机用异样眼光看待:“马师伯,这可不像从前你的啊,我犹记得从前你奖赏分明,不徇私情,我一直以你为楷模。”

马提风抬手打断,露出一抹惭愧道:“我一时爱子心切,多亏师侄警醒,以示公正,就由你行刑吧。”

“理解。”林先机拱下手,立即拖着吓到丢魂儿的马少云下去行刑。

几百斤重的石盘从半米高放下,铁打的腿也得压出个弯来,杀猪般的嚎叫了半刻,人就疼昏过去。

孙千机和马提风单独共处一室,也不知道该说点啥。

恭喜恭喜?

不对。

节哀顺变?

人也没死呢。

孙千机挠挠头回头看一眼,又收回目光。

马提风拳头捏紧半刻,尽力克制眼里杀气:“小兄弟,你也辛苦了一晚,先去休息吧,稍等一会儿我去医院向你们院长要人,一定让你加入玄门。”

孙千机松懈口气点点头,快开门出去,感觉再多待一会儿都得闷死在里头。

门关上,马提风一拳重锤墙上:“此仇必报!”

......

上午十点多,孙千机和林先机在楼下等来马提风,看状态还不错。

路上,车里寂静一片。

好不容易开口,林先机:“师伯,我也是秉公办事,少云我会常去看的。”

马提风一笑带过:“明白,这逆子也该教训,你也不用麻烦去看他,我让他闭门思过了。”

孙千机左右各看一眼:这就说完了?再多说两句啊,多无聊,要不我说两句?

“早上我吃了八张饼,四个肉包,一锅粥,你俩呢?”

马提风和林先机只眉头一蹙。

“......”

孙千机埋下头,心里嘟囔:两个老古董,和你们就聊不到一起。

转眼到了医院。

马提风问护士长:“请问你们院长来了吗。”

护士长摸不清状况:“请问您有什么事,和我说也是一样的。”

马提风扶住孙千机胳膊:“我要给他办出院手续。”

“给他办?”护士长底气泄了一下“那还是得找院长,这个病人比较特殊,请问您是他家人吗。”

林先机先一步介绍:“这位是玄门理事,马提风。”

护士长有点不知所措,陈知年从走廊一端走来。

“关于这个病人的事来和我谈吧,我是院长,麻烦这位玄门理事随我去下我办公室。”

马提风略微颔首,孙千机与林先机要跟去时却被陈院长抬手拦下。

“有这位马理事和我谈就足够了,用不了这么多人,孙千机你回你病房去。”

孙千机垮下张脸回去,陈院长和马提风一走,马上斜着跑跳回来。

“我才不回去呢~”

林先机无奈地一笑了之。

“孙老弟,以后我们又要天天见面了。”

陈院长和马提风不知怎么谈的,聊了足足半个多小时才回来。

林先机准备带孙千机走了,却被马提风抬手拦下:“尊重医院方面的意思,让孙老弟继续住在这里,但如果玄门有需要,可以向陈院长申请。”

孙千机和林先机都大意外。

马提风玄门理事,居然没说动一个地方市精神病院院长?!

“师侄,你先回去吧。“

林先机犹豫一刻拱手退下。

“是。”

陈院长向孙千机一笑:“悟空,为师带你去吃好吃的怎么样?”

孙千机笑嘻嘻点头:“这好啊!”

陈院长和马提风互看一眼,旋即带孙千机来到他办公室里,各种好吃的在桌上堆成山。

孙千机欢喜扑上去:“全是我的?!”

陈院长点头:“全是你的,你想要更多吗?”

孙千机急点头:“想啊想啊!”

陈院长:“那咱们玩一个扮演游戏怎样?”

孙千机有偌大兴趣:“扮演游戏?我扮演谁啊。”

陈院长嘴角微扬:“扮演玄门的掌门,他叫千机,名字都和你的一样,是不是很容易。”

孙千机嘟囔着千机点点头。

不日。

多方大人物一天进入到滨海市,玄门大楼附近马路全部封锁,道上停车场一样。

不但马家来到滨海市,张家人、李家人、红家人全齐聚此地,玄门道上没有接到邀请的,听到消息也要来凑一凑热闹。

玄门大楼的大会议室密密麻麻坐满人,甚至走廊里四家人各站一排,彼此互看着没有一点同门和气。

最上面两个位置空出,而后四家家主迎面对坐,再向后便是谷道子及一众资历深重的玄门老人,林先机站在最后。

“遗失百年的问道宗仙法集录重现,这是预兆我玄门大兴啊。”张家家主张游仙盘着珠串笑道。

李家家主李盘道是个瘸子,祖上起家相传受道八仙铁拐李,捋须一笑带过。

红家家主红妍是四家唯一女当家,红家一脉传下几乎都是女人当家,相比这些最小都五十六的老头子,她四十多岁算年轻了,一手骨鞭变幻无穷堪称绝技。

马提风含笑扫视问道:“掌门没来之前,咱们先聊聊想如何处置?一会儿掌门来了也好快做决断。”

张游仙笑笑道:“急什么,先得拿出来让我们大家看看,这么多人千里赶来不就是为了一睹无憾吗。”

红妍斜坐着看她的骨鞭:“听说是林先机先得到的仙法,然后就到你马提风手里了,在手里捂了那么久恐怕早就翻烂了吧,也该拿出来让我们大伙看一眼了。”

李盘道翻起眼皮看他,不用言说,那两家已经概括他的意思了。

马提风正襟危坐:“玄门至宝,在下不敢私阅,羊皮卷早已经交到副掌门手中了,几位想一睹的心情我能理解,就等副掌门来吧。”

三家家主各有各的心思,但都暗笑马提风这个君子剑,披着的羊皮能一直罩得住狼子野心吗?

张游仙闲聊似的说:“我听说,咱们玄门也出了卖官卖爵的事了,当然咱这没啥爵位我说笑而已,但是跟外头勾结谋钱财权位的事可是不少,不知玄门理事了解多少。“

马提风正色道:“我也有所察觉,已经征得副掌门同意,让阴门去处理那些害群之马了。”

李盘道捋须的手慢下:“副掌门副掌门,怎么所有事都是和副掌门说,掌门最近怎么一点消息没有啊?”

张游仙搭话说:“老李,我听说前段时间闹出一个崂山鬼王,地方解决不了估摸只有掌门出手才可,金碟递上去请求掌门相助,最后却只是副掌门去了,咱们的掌门难道是在闭关修炼?哈哈哈。”

红妍一笑带过:“我虽然没亲眼见过,但听说如今掌门已经几百岁了,彭祖方才活了八百岁,生老病死人人难逃,说句不恭敬的话掌门不会...大病了吧。”

张游仙和李盘道目光一致盯上马提风。

张游仙:“掌门之位已经百余年没有换过了,如果真掌门有失,不会有人趁机掩盖视听,暗图掌门之位吧。”

李盘道一笑:“你张家能算天机,算一算掌门近况如何不就知道了。”

“万一掌门还在那不是大不敬了。”张游仙话说出没人接茬了,尴尬一笑抖抖手上珠子:“既然大家都那么关心掌门身体,那我就为掌门卜一卦。”

会议室大门敞开

“不必了,掌门到。”

陈知年走在前面开道,孙千机看热闹似的进来,朝底下一看,不禁一声我擦。

前面几个人还好点,后面一帮老头...那怎么还有正输液的呢,万一有点事来得及抢救不。

孙千机嘴角颤了颤,忽然和谷道子目光碰上。

孙千机认识他,谷道子也猛然认出孙千机了,枯枝似的手死死捏住。

真的是他!

几百岁了,居然依然如此年轻,这世上果然真有长生不老之法,难道就在那本只有他看过的仙法集中?!

“掌门,这边请。”

陈知年轻声说道,拉回孙千机注意力,旋即带到首位坐下。

这个位置终于有人坐了。

张游仙、李盘道神色全不自然,红妍不敢置信的看着想:几百岁了,不应该是个老头子吗,怎么样貌比我还年轻。

四个当家人中,只有早震惊过的马提风从容淡定,掠过一眼他们三个样子就想笑。

“马提风,及马家上下拜见掌门!”

张游仙、李盘道和红妍回过神儿看到马提风已经站起来了,急忙起身参拜,后面的一帮老头站不动也死撑着要起来,幸好后面早准备了搀扶。

孙千机替他们捏一把冷汗,快招招手:“坐吧坐吧,都坐吧,不用客气了~”

张游仙、李盘道略皱眉头,和红妍眼神交流了一下,略微摇了摇头。

陈知年从脸上取下几根银针,脸跟变了一副似的,还多了些褶皱,张张嘴活动一下脸上肌肉坐下:“有人知道,我常以易容术面容见人,今日来的都是自己人,老夫便以真实样子见人了。”

红妍眉头一皱嘀咕:“看着和我年纪相仿,怎么开口就老夫。”

张游仙侧一些低声道:“你别看他样貌年轻,听说也是快一百岁的老头了,和掌门一样不老。”

红妍情不自禁摸下自己的脸想:哪有这么好的永葆青春办法,我也想要。

别说她想要,天下人哪一个不想长生不老。

孙千机两手摁在桌上,看这一帮人有点激动,想说点啥又不知道该说点啥。

“那个,早上都吃哈~”

众人挤出笑容点点头。

陈知年手在桌下摁住孙千机大腿,孙千机低头看一眼再看他:“干啥?”

陈知年勉强维系笑脸:“没事啊掌门,怎么了掌门。”

孙千机再低头看一眼,陈知年快把手拿回去。

张游仙看出点端倪,但没声张暂且继续观察。

陈知年不敢留出空隙让孙千机说话了,将羊皮卷放在桌上:”召大家前来就是为了这件玄门至宝,我和掌门一起看过了,是问道宗遗留的仙法。“

李盘道半身僵住:“真有仙法,我都快以为那不过是故事传说了,这仙法是习之便可成仙吗。”

陈知年一笑带过:“仙法奥妙,只怕在座各位没有能看懂的,至于能不能成仙哈哈哈,当年问道宗也不是人人位列仙班啊,如果习之便可成仙也不至于惨遭灭门灭宗了,在我看来不过是深奥一些的道术而已。”

无数双眼睛盯上羊皮卷,后面多少人屁股已经从椅子上抬起来了,如饥似渴的想看到里面内容。

陈知年早有准备,玩起科技打开投影,每个人面前桌上都浮出他所翻开的羊皮卷内容。

“我慢慢翻,大家慢慢看,尽可看个仔细,但是这是我玄门至宝绝不可外传。“

“如有外传者,按玄门律条,处极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