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我的职业是神仙 >  第38章 奕景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失魂落魄的回到宿舍,然后一头倒进了沙发里头。

“哥们,救我!”

“哈?”我看着屏幕上信息愣愣无语,这是奕景的信息。

“我就在你家门口,快放我进去!”

“……”

我打开门锁,奕景紧张兮兮的四下张望了下,然后逃窜一样进来了。

“你这是干什么?”

“逃婚啊逃婚!”奕景小声道,又跑到窗边四处望了望,神色才稍微放松下来。

我瞪大了眼睛,“逃婚?!”

“是,别那么大声……”

我脑海中念头碰撞,思量了一会儿。

“你的意思是,你家里人,要逼你和某某结婚?”

“对了!”奕景一拍大腿。

我走到厨房,开始准备茶水。

“……什么情况?”

奕景一屁股坐在沙发上,然后点燃了一根烟,开口就骂了一声。

“我爸妈说我年纪也不小了……是该结婚了,然后就雷厉风行给我找了一个所谓的门当户对,两家家长都谈好了!我特么现在才知道这一出,真是日了狗了!”

“那姑娘怎么样?”我问道,想了想懒得自己泡,直接把白水烧开,然后扔了一个茶包进去。

“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喜欢的是段淑!”

我毫不留情的说了大实话。

“然而段淑不喜欢你。”

“我觉得再给我一点时间,就水到渠成了。”

“嗯对,大概几百年吧。”

“靠,黄小小,你要不要这么损。”

我把茶端到他身前,看了一眼茶几上的烟,然后抽出了一根,同样点燃后,吸了一口却把自己呛得不行。

我咳嗽了几声,却还是忍住了,坚持着一口口的去吸这根烟。

奕景收起来脸上的嬉笑,他也发现了,我的心情和他一样好不到哪里去。

“就算在一起了,那又怎么样呢?你们不是一类人,段姐要的是安稳和……一份全然完满的爱情,你则是追逐自由的人,根本给不了她安全感!奕景,你的世界太丰富多彩了,喜欢段姐也许只是不是因为爱她,而是爱爱着一个人的感觉,并且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你,你觉得她很有挑战性!”

“不,我是真的爱她。”奕景正色认真的说道。

“再者,这世界上哪里有全然完满的爱情呢?即使有,那种爱情也使人盲目!”

“那这世界上恐怕也没有全然的自由,甚至……”我指了指他,又指了指自己。

“甚至没有全然的自我。”

“……哥们我怎么感觉你突然比我还深沉了?”奕景小心翼翼的问了声,看到我被烟呛得直流眼泪,不由非说的抢了过来,然后掐灭在了手里。

“我先前有和你说过玲的事情?”

“嗯,和她有关?”

我又从他手里抢了一根烟点燃,沉默了一会儿,把先前陈雪下对我说的话转述了一遍。

“……”奕景听过之后也沉默了。

我和他的情况截然不同,生活层次也完全不一样,我们两个会成为朋友本来就是一件可能性很低的事情!

“虽然你也是体制内,但我觉得她还是觉得你所在的职业是个高危群体!神界的报纸已经报道了下界的动乱了,没有任何父母会觉得女儿嫁给一个公务员是件好事……陈雪下做法过激了一些,不过出发点也应该是这个,只是没有挑明。”

“……但我喜欢我这份职业,我看着凡人发自内心幸福的微笑,才觉得神的生活有意义!”

“玲呢,玲也不是你生活的意义所在吗?你必须要为此做出取舍!选择自己喜欢的事业,或者选择自己喜欢的女人!”奕景一针见血的指出,我无言以为。

良久的沉默之后,我忍住眼泪,吸了一口烟继续说道。

“但是我出生起就跟着老王干这一行,我真的找不到其他需要我的岗位了!”

“我觉得你倒是可以尝试尝试创业,比如说开个茶厅什么的,你和凡人接触得多,这些是你的资本,我觉得你如果去敢服务业的话,肯定是手到擒来!”

“我可没有攒下什么钱能够让我去创业……”

“这不是有哥们我吗?哥们什么都没有,就是有钱!”奕景拍了拍胸脯说道。

“你哪里来的钱?不是和家里人正闹着?”

“……哦是,不过等这风头过去就好,我不信老头子会把我的卡停一辈子!”

“我觉得你要一直闹,他就会一直掐住你的经济!”

“……那不一定。”奕景有些心虚的道,随后也沉默了。

……

我躺在床上辗转着,客厅睡在沙发上的奕景似乎也有心事,发出了和我翻身一样的噪音,这让我连唯一拥有的安静夜晚都被夺走了!

不过我也很难去恼怒,毕竟抛开身世和其他的东西,我们都只是孤单的狗而已!

我忽然有些想念齐诗的歌声,她的歌声轻灵得能让人放下一切般。

和每次给欧阳玲发信息之前的纠结不同,我点开齐诗的聊天窗口非常的轻松,和她聊天我并不会感觉到什么包袱。

“喂喂,唱歌给我听!”

“不要!”

“为什么不?”

“我还没有单独给一个男人唱过,想得美!”

“我心情不好。”

“关我屁事。”

“……我真的心情不好。”

“说出来让我开心一下。”

“……”

先前我才在和她聊天的时候说过吹嘘,不想忽然发生了这桩事!

“被丈母娘婊了。”

“哦。”齐诗罕见的没有抓住这一点来损我,而只是哦了一声。

这个时候我觉得这个哦真是可爱极了,毕竟我一点儿也不想去提它。

过了一会儿,齐诗发过来了一条语音。

我疑惑的点开,却发现这是她录的一段歌。

“送你一首歌《孤单的人是可耻的》,祝你早日找到女朋友!”

她在开头这么说道。

这首歌的曲调有点怪,和她之前在学生会堂唱得截然不同,她唱的歌和她本人一样多变!

一开始我有些不大适应这种转变,但很快就沉浸到这首歌里头了。

这首歌的歌词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很直白的,但是从另外一方面,它似乎非常的有深度,似乎在讽刺嘲笑着什么!

“好听吗?”我还在回味,齐诗又发来语音信息。

“好听!”我同样的发语音回复,由于太久没有说话,嗓子干涩的念头让我的声音有些嘶哑。

“你心情不好但是本姑娘心情好,还想听什么?”齐诗的声音似乎相当的欢快。

虽然这快乐有可能是建立在我的痛苦之上的,但是此时我并没有因为这个而感到恼怒,相反的,我心中挥之不去的阴霾还减少了些。

和她的接触总是能够在某一刻完全的忘记这个世界的框架,然后去相信这世界上有自己没有到达的美好地方,有一个地方有着无拘束的自由!

“我平时不怎么听歌,你随便来一首。”

“那就《孤独患者》把。”

“听名字就是负能量的,不要!”

“那你还说随便?我伺候不起你!”

“……”

“好吧给你换一首《分手快乐》!”

“喂!”

就这么和齐诗有一出没一出的聊着,墙上的挂钟渐渐的接近了三这个数字。

神界已经完全笼罩进黑暗中了,但是我依然没有睡意,或者说有睡意,但是睡不着。

“我要睡觉了,给你唱一首催眠曲,本姑娘不奉陪了!”齐诗最后说了一句话。

我等着她发来下一条信息,但是等了约莫半小时却发现她的头像从彩色变成了灰色。

该不会是唱着催眠曲,然后睡着了?

我想到这,轻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