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天石猎人 >  第二十六章 雪豹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小心翼翼转过弯道,阿不都一度闭着眼不敢看。

“班长,睁眼吧。”

“咋啦,看到什么啦?”

“什么都没有……”

阿不都缓缓睁眼,只见弯道后仍是一条蜿蜒甬道,四壁冰川,毫无异常。

他歪着头,小声嘀咕:“雪妖呢?”

“尸体呢?!”

罗素望着空空如也的甬道,表情诧异:“那十具探险队员的尸体去哪儿了?”

其他人也意识到问题所在,纷纷四下张望,可这里一眼就能看遍,除了冰川和冰钟乳,哪儿有什么尸体。

林之南挠挠头:“会不会是前几批事故处理队员,曾到过这里,把尸体搬走了?”

“不可能!”

苏星朗冷冷说:“这件事之所以到今天为止,一直没有进展,就是因为之后没有任何一支队伍找到过这里,不是半道上迷了路,就是被暴风雪给挡了回去。”

“那就说不通了……”

林之南沉吟着说:“就当是你们口中的‘雪妖’杀人,雪妖是活的,自然能够来去自如,可尸体不是啊……难道诈尸了?”

“你们说……他们会不会被雪妖吃了?”

阿不都哆哆嗦嗦向后退,跟罗素撞了个满怀。

罗素苦笑:“就算被吃了,总该剩下骨头吧,难道雪妖吃人不吐骨头啊?”

阿不都讳莫如深说:“说不准,那可以雪妖啊!”

“这里的确死过人!”

陈启山像是发现了什么,招呼众人过去看,只见他面前的冰壁上有一抹暗红,并非在表面,而是嵌在冰壁里头。

“老师,难道是……”

“没错,是血迹。”

陈启山解释:“如果猜得没错,应该是二十一年那桩血案留下的,随着冰壁不断增生,当年附着在表面的血迹,如今已沁进去了。”

他随即吩咐:“大家四处找找,看看还有没有类似的血迹。”

众人散开,沿着冰川一寸寸向前摸索,果然找到好几处血迹,阿不都更在角落里发现了一把老式冰镐,一半没入冰川,一半露在外头。

“果然就是这里!问题是……”

罗素摊摊手:“尸体呢?”

众人面面相觑,没人说话,也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

血迹和冰镐,足以说明这里就是当年探险队员集体被杀的地方,但之后并没人来过,消失的尸体又如何解释?

难道真被雪妖吞了?

阿不都一屁股坐在冰塔上,一脸庆幸:“还好我爷爷当年跑得快,才没被雪妖吃掉,要不然就没我爸了,要是没我爸,也就没我了……”

他冲罗素招招手:“小罗啊,得亏你大伯跟着我爷爷逃了出去,要不然,这会儿说不定也没你了。”

罗素本想点头来着,一想不对劲,没好气瞪他:“你家大伯才勾弟妹!”

阿不都一拍脑门:“你看我这个脑子,差辈儿了!”

陈启山摸着胡须笑了,忽然瞳孔收缩:“阿不都同志,你坐在什么上面?”

“冰塔呀!”

阿不都拍了拍屁股下的冰塔:“也叫冰疙瘩,一路上不是到处都是么,有啥好奇怪的?”

他如是说着,却发现所有人的目光相继移动过来,盯着冰塔发愣,罗素更是迅速给他做了个“起来”的手势。

阿不都愣怔着站起来,低头一看,原本晶莹剔透的冰塔,不知什么时候,表面“长”出了幽蓝色的花斑,看着像个巨型毒蘑菇。

“我的个娘呦!”

阿不都蹲下去:“还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说着,就要伸手去摸。

“别动!”

苏星朗一声喝断,但话音未落,阿不都已经用指尖按了上去。

“这也不是蘑菇啊……”

阿不都扭头,竖起刚摸过冰塔的手指:“的确是冰塔,硬得很,”

罗素刚要上前,那冰塔忽然动了一下!

陈启山显然也看见了,第一时间去看林之南,林之南此时也正满眼疑惑地看着他。

冰塔不会动。

难道是个活物?

罗素端起枪,一个劲冲阿不都摆手:“让开,快让开!”

阿不都不以为然:“不就是个冰塔么,有啥好大惊小……”

“怪”字还未出口,身后蓦然响起一声低沉的嘶鸣。

嘶鸣虽然短促,且轻,但他还是第一时间反应过来。

这是野兽的声音!

他抬头看着罗素,眼珠机敏转悠,意思是:有危险?

罗素枪口向下一点,算是回应:是!

下一刻。

一声野兽啸叫,划破寂静,冰塔瞬间“活了”,暴起前扑!

与此同时。

阿不都就地一滚,罗素顺势开枪。

“当!”

子弹击中“冰塔”,竟像打在防弹玻璃上一样,弹开了。

众人迅速围拢,这才看清,那冰塔,原来是头雪豹!

但又有所不同。

寻常雪豹,白毛黑斑,眼前这头雪豹的身体,冰壁一样透明,坚硬无比,浑身披着幽蓝色的花斑。

随着它逐渐苏醒,左胸处出现了一颗心脏的轮廓,血液随即流遍全身,红色的动脉,蓝色的静脉,纤毫毕现,所有器官和内脏,也能看得一清二楚。

“这就是……他们口中的雪妖?”

林之南声音颤抖,罗素压低声音:“不是,不是雪妖!它是……”

他也说不上眼前的到底是什么怪物。

从外形看,跟雪豹有**分相似,内脏和经脉的分布,与同寻常野兽也相差无几,但血肉分明已经变成冰块,完全透明。

雪豹缓缓睁开双眼,冰蓝色的眸子,眼球后的视觉神经,蛛网般向颅内延伸,一直与暗红色的大脑联结在一起。

它慵懒地伸长前脚,背曲如弓,长长伸了个懒腰,仿佛沉睡已久,上次苏醒不知是何年。

懒腰毕,后腿盘曲,躯干笔直,半坐半立蹲着,逼视众人。

一瞬间,好像有无数浪潮般看不见的寒气,不断从那双冰蓝色的眼珠里涌出来,刺人骨血,一股诡异凌冽的压迫感接踵而至,直让人喘不上气来。

这股像是被人扼住喉咙的压迫感,罗素最熟悉不过。

他曾在苏星朗的眼神里,不止一次的感受过,而苏星朗恰好也拥有这样一双……

冰蓝色的眸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