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白雪红殇 >  十,忘了忘了他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十,忘了忘了他

雪花一片一片伶仃飘落,在她眼前,有些模糊。冷怜怜地落下她鼻尖。雪落下的声音,是杂踏的,在耳间生得轰鸣。疼痛,全身疼痛。原来那高洁的梅花,是血红血红的。

“我才是大傻子,只我一人有心,王爷何曾会有心记得那一夜,那双剑合璧。你可知,我迟迟未嫁,只是为了等你。”她用尽最后一口气,最后一次说起自己的心酸,云淡风轻,却又伤心欲绝。

血从口中喷出,染了白发色的雪花,红彤彤。

看似梅花也飘落了。

她嫣然一笑,闭上了眼睛,那一夜的相遇,那一晚的他,自此永生不在。她倒在地上,眼角的泪痕,轻盈随雪花滑落地面,水迹消散,不复存在。梅花也埋葬在大雪纷飞里,消散得无半点痕迹。

濠谚恍然大悟,大彻大悟,她倒在他怀里,密密匝匝覆盖他眼眸。

她金断觿决向他奔来,他把对念念不忘的她的爱慕与深情,想与她共偕白年,享黼蔀黻纪,亲手变成了俟河之清。

世间所有关于痛的字句文言,都无法诠释此时此刻他那颗百身何赎的心。

“为什么不认,为什么不是左手写字,你应该是左撇子。”

他看着她惨白苍苍的脸,那双紧闭美丽的眸子,还有那条长长的疤痕划破她精致的脸庞。他抚摸着,温柔如水,

她冰冷的气息把他手冻住了,心疼得无知觉。

“王爷,小姐从小就是左撇子,只是,当年她与少爷当什么侠盗,少爷受了伤,被老爷发现了。老爷杖罚少爷,小姐护着少爷,棍杖无眼,小姐的左手断过筋骨,才改了左痞子。自此小姐也不习武了。如今,小姐的左手依旧有疾,出不了大劲儿的力。”

张妈已经悲恸跪倒在地上,她回着王爷对小姐声嘶力竭的问话。

“本王没忘,我没忘,一时一刻都没忘,你可知,我迟迟未娶,是为了等你,原来……列童歆,你起来,不用你等了,我求你爱我,我求你,求你。童歆,你可知,我觅你久。”

他把她紧紧抱环拥入怀中,把她美丽的脸贴进他的胸膛。

他多想把她揉进他身体里。

那样,他生,她生;他死,她死;她爱,他爱;她不爱,他仍爱。

“童歆,你醒过来呀,别走,你别丢下我。”

他宏厚温和的嗓音是她这辈子触及不到的。待出现在她耳边时,已是上辈子的事情了。

新婚夜,他为何不踏入新房,即便她是皇上因这政治权利硬塞给他,他也去看一眼。那样,他就会亲口听到他的欠条。或,婚后的日子,他应多看她一眼,就能早些看到她手上的胎记,她就会承认,她曾经是左撇子。只因为瞧见她用右手伏案写字,才一次都不曾踏入她院门。

他甚至骂她是狠毒的女人,在她脸上划一条深深的疤痕,把她的心都划破了。最狠毒,最恶毒,原来是他,他的毒在她身上表现的淋漓尽致。

“我是大傻子,我爱新觉罗濠谚才是大傻子,童歆,你忘了恨我了。你睁眼啊……童歆……”

他的确是大傻子,只有傻子才失心疯,忘恩负义,狼心狗肺,害死曾帮他的恩人,亲手杀死自己深爱的女人。

他呼喊她的名字,震天动地,把天都裂了千痕,雪骤然铺天盖地,天地间,都寂静了梅花竟然在寒冬中死了。

她不是忘了恨他,她只是忘了忘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