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莫失莫忘之类千年 >  第二十七章战星陨落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天竺归来,凶渡远远看见熟悉的“归停”客栈,蓝底白边的栈旗在沙漠中迎风飘动,他不由百感交集,思绪万千。

这时,一匹身形矫健的沙漠孤狼,朝着凶渡与玉糯所在的方向,由远及近,飞奔而至。

临近两人面前,沙漠狼瞬间化为人形,却是玄麟的模样。

“主人,骠骑将军霍去病他......他薨了......”玄麟压抑着悲痛颤抖的声音,跪地俯身道。

凶渡闻言,身子突然一震,摇晃了一下,险些站立不稳。

玉糯亦是大惊,她看着匍匐在地上的玄麟,又看看凶渡,眼中逐渐蓄满泪水。

“这是......何时发生的事?”凶渡强作镇定地问道。

“就在主人去往天竺之时,两个月前......”

“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天子昭告,乃病死......”

........

凶渡远眺月牙泉方向,青虹贯日剑尚在手中,剑柄余温似还在.....

数年前送别霍去病的场景,音容笑貌尤在前......

他悲从中来,一时无法自抑,胸中只觉一股热流,涌到嘴边,他吐出了一口鲜血......

“昔我往矣,月牙泉畔杨柳依依。

今我来思,孤烟尽处黄沙漠漠。

从此,大漠再无霍去病......”

凶渡喃喃念着,不禁泪如雨下。

........

距长安西北四十余里的茂陵,一座高耸的土丘寂静地矗立在平原上。

此丘新泥堆就,状如祁连山脉,山上遍布松柏,山道崎岖婉转。

山脚下一条笔直宽阔的墓道,两旁竖立着数十尊高大的石雕,石马卧虎,或腾踏或低俯,一个个威武雄壮,仿佛在诉说着墓主的生平往事.......

北风呼啸卷地,茂草起伏跌宕,松涛阵阵传耳。

天高地阔,鹰击长空,鸿雁悲鸣,好不苍凉。

凶渡站立山脚下,抬首仰望山顶的松柏累累,只觉肝胆俱裂,哀恸欲绝,竟无法迈动脚步。

玉糯面露哀戚之色,手提竹篮,内盛香烛瘞钱,酒肉果品,肃目立于身后。

循山道而上,苍松翠柏的掩映下,山顶处,一块巨碑豁然出现在凶渡眼前。

“汉骠骑将军大司马冠军候霍公去病墓”几个字刻于碑面。

凶渡伸手抚摸着这新刻不久的碑字,指尖不禁颤抖。

“天妒英才,终夺我骠骑将军!”

酒洒三巡,墓前,白烛滴泪,香烟缭绕。

凶渡将怀中那一坛酒高高举起,仰头一饮而尽,掷罐而碎!

“去病兄,不想瓜州一别竟成永诀,你我之约终成泡影。

这往后,只能我一人独舞沙丘.....

且让为兄为你再舞剑一支,以作永别。”

说罢,已是哽咽不止。

凶渡取过玉糯手中捧着的青红贯日剑,在墓前纵身起舞.......

身姿疏狂,落拓不羁。

剑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

剑锋过处,虎啸龙吟,风掣电驰,周遭松枝柏叶早已纷纷扬扬崩落飘飞.......

........

洛雨一动不动地站立在猫爬架上,认真地看着远方,回想着凶渡在霍去病墓前的那场荡气回肠地舞剑.....

他的眼眶不由自主湿润了,自己居然毫无察觉。

“你在想什么?”孙玉好奇地问他。

洛雨连忙甩了甩头,佯装无事。

“没什么......就是想起霍去病的死,突然觉得好难过,好遗憾......

凶渡的那份伤心,我居然完全能够感同身受......

就好像那种痛彻心扉的悲伤击穿了我的心脏一样.....

反正,就是没法摆脱......”

“那是因为你现在处在他的皮囊之中,所以能够感应到他的许多感受吧......”

“总觉得凶渡很可怜.....

对灵狐,他重情,灵狐却似乎更看重天下王权;

对霍去病,他重义,霍去病却不幸早年身故......

他这几千年来,最看重的几个人,或主动或被动,都让他失望伤心落寞了......”

孙玉也被他的言语所触动,不由看向窗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你说,霍去病生前不是被凶渡赠与了那块‘莫忘’骨佩么?

关于那块骨佩,连灵狐自己都说了,灵力甚强,能护身阻厄,怎么就没能护住霍去病呢?

他还是英年早逝了.....

难道,那块佩早已不在他身上了?!”

“这可说不好。

论理,那块骨佩如果真的那么神奇,他应该是不至于死得那么早的。

毕竟凶渡也曾经预见了这种可能性,才赠佩与他,偏偏他还是难逃早逝,也是十分蹊跷。”

“那.....骨佩会去哪里?

你还记得,在天竺恒河边,灵狐也提过,骨佩有储存记忆的能力,那么如果找到了‘莫忘’骨佩,是不是就能还原霍去病之死的真相呢?

关于霍去病的死因,史书上也就是一言带过,他死于疾病。这也太简单草率了,根本没有说服力。

试想,一个年轻的大将军,纵横沙场多年,身强体健那可是最基本的。

他什么艰难险阻没有遇到过,克服过,居然会被区区一个疾病给害死了......我总感觉逻辑不通啊。”

“你难道怀疑霍去病是被人加害而死于非命?........

我倒觉得,疾病面前,无人拥有特权。生老病死,乃人之常情,不一定非存在什么阴谋论吧?”孙玉不以为然,反驳道。

“我也不是认为,霍去病非得是被害死的。

但是,既然心存疑虑,为什么不尽力一试,查查死因真相呢?

如果找到了骨佩,说不定答案自然就在其中。

对了,那块‘莫忘’骨佩不是曾经就出现在你家中么?咱们要不要去找找看?”

孙玉为难地摇摇头。

“怎么找?我现在这个样子不得吓死奶奶和爸妈啊?

让你去问吗?一只猫?”

“看来,只能是凶渡自己亲自去问了.......”

说完,洛雨下意识去挠了挠自己的下巴,结果碰到的是嘴角边长长的胡须.......

突然,他像是想起什么来,突然从猫爬架上跳了起来!

“我终于想起来了!梦中的那匹沙漠孤狼!.......就是那个玄麟.......

他的长相.....

和今天我在茶店看到的.......

凶渡介绍的那个宣老板......一模一样!”

洛雨被这一发现激动地直接跳下了高大的猫爬架。

“......是玄麟的样子.....没错!

真的有玄麟!

那个宣老板绝对就是玄麟!

——‘归停’客栈的那个玄麟.....

卧槽!实在太神奇了!那可是一匹沙漠狼诶!这年头,连狼都能成精了?会不会太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