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小透明的异世界人类拯救计划 >  第一章 公园里的暗杀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校门外,小公园里,袁平君独自坐在小石径边的长椅上,直直盯着路的尽头。

那里空无一人。

叮——

不远处传来清亮的铃声。

那是学校宵禁的铃声,十分钟后,校门就会锁上,现在是她回宿舍的最后机会。

袁平君深吸一口气,坐直了身体,打开手中那皱成一团的纸条,上面的字迹被她手心的汗渍浸过,边缘已经有些模糊,但内容依旧清晰可见:

“晚上九点,小公园石径,我等你!”

那是李健中午匆匆塞到她手中的字条。

“我会一直在那里等你,你不来,我就不走。”

当时李健伏在她耳边说了这么一句,不待她回答就一路小跑离开了。

这几天接连发生的事情让袁平君实在困扰,她害怕处在漩涡的中心,更不想成为焦点,既然一切都是从李健开始,那就和他面对面说清楚,彻底做个了结吧。

带着这样的心思,袁平君九点准时来到小公园赴约。

现在是十点五十分。

李健始终没有出现。

袁平君重新将字条紧紧攥在手中,长舒了一口气,在心中骂了自己一句笨蛋,起身朝校门方向走去。

咔!

身后传来一声树枝断裂的脆响。

“谁?!”袁平君猛地转身喝道。

四周恢复了平静。除了自己的喘息声,再没有其他声响。

“李健?是你吗?”袁平君追问,声音明显在颤抖。

初秋的凉意袭来,袁平君打了个寒颤,环顾四周,这才意识到自己身处怎样的险境——她所在的小石径离学校正门只有五分钟的步行距离,但这小路非常曲折,两旁植满了榕树和灌木,昏黄的路灯只勉强可以照亮一臂宽的路面。

如果放在白天,三五个同学结伴过来,只会觉得这里曲径通幽,景色宜人。

但放在现在,袁平君只觉得两边漆黑的灌木丛裹挟着阵阵寒意朝她压过来,让她透不过气。

她一面缓缓转身,一面伸手去摸兜里的手机,目光却朝着刚才发出声响的方向一刻也没有挪开。

一道黑影窜出,飞速扑过来。

袁平君惊得连退两步,脚下一滑,朝后摔了出去。

“喵!”

花花?

定睛细看,袁平君这才看清了面前的黑影,正是白天室友丢了的那只三花猫。

“花花,你怎么在这里?”她轻声问着,一只手撑地蹲起来,另一只手则仍放在兜里握着有些发烫的手机。

三花猫靠近过来,竖起尾巴在她腿边磨蹭。

“饿了吗?走,跟我回宿舍吧,回去就有好吃的了。”

袁平君说着,将另一只手从兜里拿出来,双手拱起要去将猫拦腰抱起来。不料三花却突然弓起背,纵身一跃,消失在了灌木丛中。

“花花!”袁平君喊着,迅速起身追了出去。想起室友白天着急的样子,她顾不得许多,拨开灌木丛就要往里探去。

一个人赫然躺在灌木丛下!

扭曲的姿势……沾满血污的校服……紧闭的双眼……

是李健!

袁平君惊叫一声退了出来,下意识去掏手机,心里默念着报警电话,可双手却不受控制地剧烈颤抖着,连一串简单的紧急呼叫按键也无法完整拨出。

冷静!冷静!

袁平君在心中命令自己,可手心手背尽是汗水,颤抖着的手指沾湿了手机屏幕……

灌木中隐约可见李健一动不动躺在那里,一只手朝外伸展出来,握成拳头,手里好像攥着什么东西。

袁平君眼中浮现出他白天挂着笑的脸,泪水就不争气地滚了下来。

“真是要命!”

身后突然传来男人的叫骂声。

袁平君吓得一个转身。手机在慌乱中被甩出去,掉进灌木丛中。

“等一下,前面有动静。”

男人的声音从路尽头传过来,接着是急促的脚步声。

袁平君目光迅速扫过灌木和男人的方向,情急之下钻进了灌木丛中。

两个男人一前一后走了过来,停在了袁平君藏身的灌木前。

“奇怪了,刚才明明听到这里有声音。”年轻些的男人说着,挠了挠头。

年长些的男人比年轻男子高了半个头,身材也魁梧很多,他不搭话,只是来回看了看周围的情况,最后目光落在了脚边的灌木丛,用眼神示意年轻男子。

年轻男子会意点头,两人一齐看向脚边的灌木,用力一掀,数平米的灌木被连根拔起。

袁平君蹲在地上瑟瑟发抖,惊恐地看着两人。

“哟,是个小姑娘。”年轻男子扬起一边嘴角,瞥了一眼身边壮硕的同伴,又道:“勇哥,这次换你动手吧?我不想对女人下手。”

同伴不语,只定定看着年轻男人,目光令人不寒而栗。

年轻男人啧了一声,不自在地搓了搓手,脸皱成一团道:“好好好,我知道了,这次是我自己捅的篓子,我自己善后,行了吧?”

壮硕的同伴依然不语,只是收回了目光。

两人又重新看向袁平君。

刚才的一番对话就那样呈现在袁平君面前,仿佛她只是案板上的一条待宰的鱼,根本不值得两人投去过多的关注。

“你……你们……要……杀了……我?”

袁平君吃力地问出口,身体抖得像筛子。

年轻男人看看同伴,见同伴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那女孩,只好又无趣地收回目光,转而看着猎物,道:“你可以这么理解。”

“他……也是你们干的?”袁平君指向身边。

那里躺着已经浑身冰冷的李健。

年轻男人明显有些不耐烦了,但还是点了点头,说了声“对”。

“你们为什么杀他?!”

袁平君大吼一声,带着泪光狠狠瞪着两人。

年轻男人挑起眉毛,脸上挂着笑:“有点意思,我们要杀你倒没见你生气,却为了一个死掉的东西急眼了?”

“快点。”

另一边壮硕的男人头一次开口,声音沙哑。

年轻男人闻言怂了一半,嘴上说着“行,今天你是boss,你说了算”,上前一步,一只手往怀里掏去,另一只手则上前去钳住袁平君的胳膊。

“放开我!”

袁平君剧烈扭动着身体,四肢全力砸向年轻男人。

可男人却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倒笑道:“不要白费力气了,你安静些,我们都好交差。”

说着右手从胸前掏出一把匕首,刀刃闪着寒光。

“喵!”

三花猫突然窜了出来,一下扑在年轻男人脸上。

男人咒骂着伸手打猫,原本钳住袁平君的左手力道松了一些。

袁平君趁机用尽全力将身子一扭,挣脱了束缚,朝着校门的方向飞奔过去。

原本站在一旁看热闹的同伴没有料到这么简单一件事也能被年轻男人办砸,他一个箭步冲出去,经过年轻男人身边时骂了一句“傻逼”。

“哎!你说谁呢?”

年轻男人指着同伴的后脑勺跟着追了上去。

袁平君体力远不及两个男人,三人的距离越拉越近,但这小公园不大,校门口探照灯刺目的光线已经出现在眼前,只要能到那探照灯下,只要能被人看见,她就有救了!

她张了张嘴,想要开口呼救,却发现声音卡在喉咙,到了嘴边只剩下干哑的嘶嘶声。

一个身影突然横在路上。

袁平君来不及停下,直直撞上去,又被弹了回来,跌坐在地上,她绝望地抬头,一个新的面孔出现在眼前。

看到男人眉头的刀疤,袁平君双眉紧蹙。

“是你?!”袁平君脱口而出。

“你记得我?”刀疤男反问。

“老大,她知道了我们的秘密,留不得!”

身后传来年轻男人的声音。

袁平君转头,见两个男人已经追至几步远的地方,知道再要起身逃跑为时已晚。

她回头,见刀疤男已经蹲在面前,两人距离之近,袁平君已经可以感觉到男人呼出的温热气体拍打在她脸上,男人紧紧盯着她的双眼,目光沉静,如太阳初升的海面。

“救救我……”

她听到这几个字从自己口中吐出,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此刻会向面前的这个男人求救——明明听到身后的两个杀人凶手称他作大哥。

男人眨了眨眼,身子朝前探过去,伸出双臂抱住她。

袁平君没有挣扎,任由他抱着。

“你放心,不会疼的……”男人在她耳旁低声说。

袁平君抬头,看到远处探照灯发出的白色光柱透过树叶投射过来,秋风吹动树叶,光柱跟着摇曳。

背后一阵撕心的痛。

袁平君感觉到温热的血液从身体里汩汩流出。

她抬起嘴角,用最后一丝力气在男人耳边轻声道:“你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