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兄弟战争]少女 >  44、这不是结局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神说:【辛苦你了。】

绘麻:【剧本快要演到末尾了……】

神:【感谢你让我看到一处好戏, 没什么比兄弟反目更好看的戏码, 明明叫做兄弟战争没有斗争的剧情真让神打哈欠,这么一改有趣多了呵呵。】

绘麻;【说到底是恶趣味吧。】

神:【啧……】

绘麻:【演完最后一场就让我谢场回家吧。】

神:【这么迫不及待,难道不喜欢我送给你的礼物吗?】

绘麻:【…………我只是觉得……恶心。】

……

……

……

家里的人本来会以为收到请柬, 绘麻和光的。

不想半个月后,光会气势汹汹的来找人。

开头的第一句便是:“绘麻呢?”

侑介红着眼睛拉起光的衣领:“绘麻不是在你那吗?我一直、每天都给她打电话, 从来都是关机状态,光哥你真卑鄙!”

朝日奈光不想跟他说废话, 冷淡的扯开红毛小子的手, 扫视了客厅一圈。

因为他来了,所以除了祈织朝日奈家的兄弟都到齐了。

雅臣、右京、要、椿、梓、枣、琉生、昴、侑介、风斗、弥……

大家都在,那绘麻到底去哪了呢……?

光揉了揉自己隐隐作痛的额角, 从衣兜里掏出一只粉色的手机放在桌上。

正是绘麻随身带着的手机。

“绘麻到我家不久后就失踪了, 手机没有带……拜托了各方的力量都没有找到她的人,已经快一周了……”

‘砰!’

“右京哥!”

朝日奈光应声倒地, 嘴角留出鲜血, 被狠狠打了这一拳,这一拳是向来以冷静著称的朝日奈右京给的。

“一周……一周你才告诉我们!光!你是疯了吗?完全不考虑绘麻的安危!”

右京向爬起来的光吼到。

光抹开血,苦笑,“我是害怕而已,好不容易才得到的。”

众人沉默, 要是他们也不会白白把这个机会让给别人的,爱都是自私的同时爱也蒙蔽了人的眼睛。

“更重要的是……”光的眼里露出一片哀色,“绘麻有可能不是出事而是选择自己离开, 譬如祈织那样。”

众人吸进一口凉气,所以光的意思是绘麻离家出走了?

“为什么?”要垂着头,额发遮挡了湿润的眼睛。

“我怎么会知道呢,也许是我们的错……”光闭上眼睛,绘麻离家出走的理由大家都心知肚明,是他们,是他们厚重透不过气的爱和争夺才把绘麻逼走的。

【世人啊,神怜悯你们的无知、浅薄、自私,怜悯你们那为爱而失明的双眼,所爱不过是一场幻影,认清眼中的魔鬼吧,赐予最后一次机会————神之剧本,终篇。】

一年后。

侑介考入了明慈大学,弥已经上国中,又增长了一岁,似乎有什么改变似乎又什么变化都没有,绘麻事件过后,大家的生活又重回原点。

风斗像韩国发展几乎不回家,光也再也没见过,大家是一家人又像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直到……祈织的回归。

不是回家,他们再见到他是在电视上,主持人兴奋的带着狰狞的夸张表情介绍一位新锐模特,烫卷曲的银发,颀长的身材,从容的祈织面对着观众微笑。

以特别震撼的方式回来了。

一来就抢走了风斗的一只广告,一时间铺天盖地都是祈织。

在他们从震惊到惊喜到习惯后,祈织才踏进家门。

“大家好,我回来了。”

他选了个朝日奈要不在家的时间回来,心里的疙瘩并没有因为时间而消退。

简单无聊的寒暄后,雅臣开口了。

“你知道吗?她……”

祈织放下茶杯,答道:“我知道,我来是给你们看一件东西的。”

祈织从贴身的口袋里拿出一张风景照。

是一个悬崖,悬崖上金光闪烁,正是日出,摄影的人幸运的扑捉下这一刻,真正吸引他们眼球的却是光芒中的少女。

她有海藻一样的长发,黑色的长靴,短裙和皮夹克。

是拥有冲突性的女人,明明是清纯背影却混杂着成熟诱惑的魅力。

她的动作更是让人一惊,张开双臂,向着万丈悬崖向着金色的光芒纵身一跃。

这是绘麻的背影,却不像她。

一时间,大家没有说话。

知道声音干涉的枣开口,“这是绘麻?”

“也许是,也许不是,这张照片是我在一个很有名的摄影大师那里得到的,名字就是最后一刻,他告诉我相机准备拍太阳升起的那一刻却意外的拍到了一个女人生命的最后一刻。里面的女人自杀了。”

“不可能……不可能……这不是绘麻,绝对不是。”

昴和侑介同时退后两步,不承认这个事实,或许照片里的女人只是背影像她而已,世界上那么多人,雨宫玲子和绘麻长得那么相似,有人和绘麻背影相似也是很有可能的,而且绘麻从来不穿这种类型的衣服。

祈织:“我也希望如此。”

从看到这张照片的第一眼,大家就知道这是绘麻,长相、背影或许会相同,但感觉却不会混淆,她的动作,头歪的角度,张开的双臂,披散的头发都打上了绘麻的标签。

不承认不过是自欺欺人。

朝日奈祈织的眼睛是死寂的,是凝固的死寂。

“不要……”一米八几的高大身材,朝日奈要跪倒在地,紫色的僧侣袍上很快就染上了泪水变得凝重深沉。

“呜呜呜呜呜……”小弥扑倒雅臣的怀里,眼泪像断掉的珠帘。

右京摘下眼镜,“不会的……怎么可能,不过是张照片,也许是合成的……证据呢……”他思绪从未有过的混乱,口舌不清,不知所云。

鲜活的世界,从她出现的那刻被点亮,绚烂的如同黑幕上的烟花,从她走的那时所有色彩就蒙上灰色,按生存的必须规律活着,直到得知她死的事实,就变成黑色了,风景都凝固在纸板上,颜料只有黑白。

我亲爱的爱人,你在哪里?如果你活着我也会活着,倘若你死了也请将我拖入地狱……

……

……

……

“你看到了?我的任务完成了。”她很满意的看着神打开的画面,不枉她一番心机。

神打散画面,“哼,最后还是没有看清你的真面目,可惜。”

“总之,你的目的达到了,可是放我回家去了吧!!”

许小鲸攥紧手,有些紧张有些兴奋的望着神。

神却迟迟没有开口,许小鲸黑下脸,“你不会反悔了吧!你可是神!高高在上的神不会因为我这个小人物而食言吧!!!”

她有些抓狂的大喊。

神微微一笑,“我是神,谁规定神不能食言呢?”

许小鲸面色苍白,不可置信的看着它。

“哈看把你吓的!放心我让你回去。”神笑嘻嘻的看着她。

许小鲸:“……”

说完后,许小鲸眼前一片黑色,熟悉的眩晕感袭来,只模糊的听到神说:你给我演了一么一处好戏,我会再送给你一份礼物,大礼哦~

礼物……?!

#番外#

许小鲸回到三次元,狠狠的生了一场大病后,继续上学。

接下来便是念高校,做作业,谈恋爱,交朋友偶尔出门踏青。

有一天,学校宣布将来一位日本的交换生,他的名字是———朝日奈侑介。

听到后,许小鲸出了一场汗暗想可能是同名,于是和网上的一个游戏基友笑说学校里有个交换生名字和兄弟战争里的角色名一模一样。

基友很惊讶的告诉她并没有这个漫画。

她一搜索果然如此。

基友又告诉她,她说的那个交换生是他弟弟,而他的名字是———朝日奈枣。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