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武将观察日记 >  72、青山依旧在·成败转头空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三千年后, 金鳌岛。

浩然和子辛凑在一处, 坐在一张小矮桌前,桌上是几枝毛笔,以及一个大调色盘。上面花花绿绿的颜料, 手边摆着几块石头。

“这个不错。”子辛端详片刻,点头道:“且看孤给你画个……”

浩然拿笔去画子辛, 子辛啼笑皆非,由得他捣乱, 像只花脸猫。

“你回来了?小黑!”浩然扔了笔, 喊道:“过来。”

麒麟不安道:“师叔、师哥你们在做啥?”

子辛抬头道:“画赤壁捡回来的石头,送你几块。”

麒麟道:“哦,谢了, 你们拣多少了呢, 怎么画这么久还没画完。”

浩然愕然道:“我们昨天早上才从赤壁回来啊,你忘了?出入口都是现世的时间点。”

麒麟嘴角抽搐:“那……我写了这么多封信……也是同一时间来的吗?”

子辛莞尔道:“你前几日刚走, 雪片似的信就刷刷来了, 太师父被你吓了个惨,忙这忙那,忙了足足五六天,饭也顾不上吃……去了赤壁一次,又去长安……”

浩然蹙眉, 子辛意识到说错了话,笑道:“太师父也刚回来,正睡午觉。”

“哦。”麒麟点了点头, 转身沿着牌坊,走向金鳌岛后山的神器坛。

浩然道:“你不去碧游宫见教主?你师父正等着呢,他没午睡。”

麒麟道:“我……还有点事,先等等。”

麒麟行至金鳌岛神器坛,昊天塔被通天教主取去制轮回门,剩斧、壶、琴、鼎四器悬浮石柱上。

麒麟左右看看,伸手将炼妖壶取了下来。

鼎身环绕上古铭文,微微绽放青光。麒麟闭上双眼,喃喃道:“请借炼妖壶之力,以麒麟内丹献祭,毁我麟角、麟鳞,散去我开天辟地,岁星之魄。”

炼妖壶嗡鸣起来,鼎口喷出一道磅礴的青光,笼于麒麟身上,麒麟全身剧颤,咬牙闭上双眼。

一声痛苦的咆哮声于后山响起,霎时惊动了金鳌岛上所有仙人。

黑麒麟在青光中化为原型,龙鳞竖起,一片片被神器之力扯下,带着漫天金色血液。

麒麟双角断折,身周血如泉涌。

天地哀鸣,岛屿中央金鳌池内,一声幽远的长鸣,池内探出巨大鳌头。

“怎么回事?通天教主!”巨鳌一开口,登时如炸雷声响,遍布全岛。

闻仲怒吼道:“小黑!你在做什么!”

麒麟内丹光华流转,正要崩毁之时,一鞭跨越虚空狠狠抽来,将麒麟抽得直飞出去,摔在地上。

麒麟不住抽搐,全身痉挛,拖出一道金色的血痕。

午睡刚被惊醒的通天教主匆匆赶至,抱起麒麟,叹道:“这又是何苦?怎么回来也不说一声?”

闻仲怒道:“你们平时尽惯着他!惯出如此德行来!”

通天道:“罢了罢了……先把伤治好。”

闻仲气得浑身发抖,大步行至通天身旁,道:“我的徒弟,我来教导。照你们这般再惯下去,迟早惯出祸来!”

“把他带去面壁!”闻仲喝道。

麒麟被关小黑屋了。

麒麟恢复人身,身体上伤痕愈合,静静侧躺在小黑屋的地上,面对墙壁,闻仲来了许多次,每次俱是严词训斥。

闻仲怒吼道:“你不想活了?!你要将内丹毁掉?!你要当凡人?!!要去陪那个叫吕奉先的?!为师现在便去杀了他!”

麒麟一句话也不说。

子辛在门外道:“师弟,你为何做这等事?”

麒麟道:“我想……和他一起……一起去转世……一起当凡人……一起老,一起死……”

浩然开了屋门,叹道:“你身上虽有天地初开时的混元之力,但岂是这么容易,说化掉就化掉的?万物造化都有定则,从盘古开天后就各司其责,先天混元一气无论在谁身上,都不能随意再次抽离,否则将造成世界的动荡,哪怕你只抽出一丝一分,都会令三界不稳。”

麒麟没有吭声。

浩然道:“万一你们都转世去了,都彼此忘了,遇不见呢?”

麒麟答:“你们可以来找我啊。”

“他谁也没有,只有我。我还有师父,太师父,我轮回转世了,你们会来找我,我再去找他……”

子辛道:“出来罢,面壁结束了。”

麒麟道:“让我回去,师叔,你再开个玄门,让我回去吧。”

浩然欲言又止,麒麟可怜巴巴:“我回去看看,等他死了我就回来,成么?反正在你们这里也用不了半天。”

浩然手掌平推,钟声嗡鸣,虚空破开,现出万古玄门。

麒麟再不迟疑,纵身跃进了玄门。

时空的乱流纵横交错,麒麟逆流飞向建安十二年时间坐标点,那处一片漆黑。

“怎么没了?”麒麟难以置信道:“出口呢?!”

麒麟转身四顾,六魂幡猛地一冲,大吼道:“怎么没了!出口去哪了?!”

麒麟朝虚空一阵疯狂乱锤乱撞,绝望地大喊道:“出口去哪了——!”

“出口被封住了。”闻仲追到时间隧道中,沉声道:“你还胡闹得不够!”

麒麟气息一窒,闻仲怒道:“我们将你养大,你连师门也不要了!就打算在那耗着,也不回来了?!你还是我的徒弟么?!”

麒麟抽了抽鼻子,眼睛通红,闻仲马上改口道:“师父给你想了新法子……还能见面的。”

麒麟:“转世以后就不是他了!记忆都没了!”

闻仲:“……”

麒麟深吸一口气,酝酿完毕,正要大哭大闹,闻仲马上道:“那处还有个出口!教主开的,未曾封上。先过去看看?”

麒麟两眼泪汪汪,飘到不远处的另一个玄门前,跨了出去。

永安二十年春,长安城,芳草年年绿,春风吹又生。

麒麟跨出玄门,第一眼看到的便是吕布的墓室大门,上书:刚武神王仁德吕布。

犹如当头雷殛,麒麟一瞬间脑海中变得空白。

闻仲道:“回去罢。”

麒麟喃喃道:“我走走……我……这是多少年后了?”

麒麟在墓室外看了一会:“太久了……这是什么时候了?”

麒麟梦游一般转身,离开了墓碑,喃喃道:“看错了,去别的地方看看……”

西校场,万名碑前。

刘晖躬身,将一朵小花放在碑下,抬头时发现麒麟在不远处呆呆看着。

刘晖点了点头,麒麟也茫然地点了点头。

“你是谁?在这里做什么。”麒麟问,他迷恋地盯着刘晖,那鼻,那眉毛,那唇,依稀又是那个熟悉的人。

只有灵秀双眼,令麒麟不想直视,然而眼中鹰隼一般的锐利神色,又令他不想移开目光。

刘晖答:“我来代人放一朵花,有人每年都到这里来,在石碑下放朵小花。我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麒麟道:“这是一统天下时,凉州营战死的兵士名字。从前凉州营的军师,在这里放过一朵花,被人学了去。”

刘晖理解地点了点头,客气地问:“先生从何处来?”

麒麟答:“从来处来。”

刘晖吁了口气:“我倒是忘了……未曾听说有什么军师,兴许太多年了。”

跟随刘晖的一人,显是凉州营的老兵,开口道:“凉州营的军师……陛下,我可是一直记得呐……”

刘晖淡淡道:“五叔还记得?”

那人眯着眼,未曾发现麒麟,朝着石碑道:“自然记得……我在侯爷麾下当了不少年的勤杂……”

“凉州营的军师是个神话,主公杀董贼的时候,他就在了。”

“军师带我们到凉州去,寻了片新天地,主公才能发家,靠卖葡萄酒,卖铁,招兵买马。”

“军师平定西凉三城,在风雪中救出了主公……官渡之战后剿灭了袁术,占到了咱们的都城……长安。”

“军师带领我们,和江东联盟,挡住了八十万大军,把曹操打得丢盔弃甲,又挥军西去,灭了刘备刘皇叔。”

“军师带着我们攻陷了邺城,陛下才安全回来。”

“都说军师是个神话……”五叔缓缓道。

麒麟低声道:“碑下太多草了,你们也不清理。”

麒麟蹲下身,拔开名碑下荒芜的杂草,刘晖也蹲了下来,帮他拨开草丛。

一行行或熟悉,或陌生的名字延续到碑底。

底部光滑平整,只刻着两个人的名字。

奉先♥ 小黑

刘晖道:“中间那物何意?”

“心,喜欢的意思。”麒麟起身说:“他还记得那个心的形状。”

刘晖抬眼望向麒麟,原先站在那处的少年已消失了。

三千年后,金鳌岛。

通天教主摆了家宴,众弟子围坐一桌,都不敢动筷子。

麒麟眼眶通红,泪水滚来滚去。

所有人默默祈祷,千万别哭……

通天教主举杯道:“好,恭喜咱们家的小黑,顺利完成任务,经历了考验,帮助我们确立了时间轴,小黑同志在这次穿越的过程中临危不惧,经历了……”

一个时辰后。

通天教主仍旧举着酒杯:“……小黑同志排除险阻,历尽万难,尝遍了人类的丰富情感……”

两个时辰后。

通天教主:“所以,我们今天为小黑摆一桌出师宴……”

麒麟怯怯道:“太师父,我的手好酸,端着杯子四小时了。”

通天道:“我再补充一点。”

浩然叫苦道:“师父!”

通天:“好好,不补充了,大家吃!”

众人纷纷落筷,麒麟筷子在碗里划拉来划拉去,眼泪扑簌簌地朝下滚。

子辛一见势头不对,忙道:“小黑,师哥和师叔给你准备了出师礼!”说着从身后取了个盒子,麒麟泪汪汪道:“谢谢……我很喜欢。”

盒子里是几个画成帆船的赤壁鹅卵石,十分精致漂亮。

闻仲咳了声,道:“喝酒,庆祝小黑终于出师了。”

通天教主笑道:“太师父也给你准备了点出师礼,你看?”

通天交来一叠照片,正是先前去赤壁秋游时拍的。

“谢谢太师父。”麒麟勉强道,抽了照片叠来叠去查看。

第一张:甘宁一脸痞笑,捏凌统的下巴。

第二张:拍照角度从下到上,马超和张辽吃惊的表情

第三张:高顺温和的微笑。

第四张:赵云脖子上骑着阿斗,阿斗乐不可支,赵云抬眼朝上望,一脸担忧,握着阿斗的小脚,一副生怕他摔下来的表情。

第五张:吕布正襟危站,面瘫相,对着镜头摆了个“耶”的手势,手指头修长漂亮,身后背景是熊熊燃烧的赤壁船队。那是麒麟亲自给吕布拍的。

麒麟看了三秒,泪水在眼眶里滚来滚去。

子辛与浩然小心翼翼地放下筷子,朝后退了一步。

通天道:“那个……小黑?你今天出师了,等于也是长大成年了,这个……哭鼻子的习惯可要不得……”

麒麟抽了下鼻子。

子辛与浩然又朝后退了一步,继而道:“跑——!”

瞬间子辛背着浩然,狂奔出碧游宫,通天碰翻了碗筷也忘了收拾,六魂幡一抖,跑了。

闻仲道:“等等——!”

麒麟哭了。

“哇——!”

轰一声犹如万古洪雷迸裂,碧游宫爆成斋粉!

“哇——!”麒麟大哭起来。

刹那间风雷阵阵,天地晦暗,犹如灭世雷霆,音波横扫出去,如同飓风般将金鳌岛牌坊吹得粉碎。

来不及跑的闻仲首当其冲,被音波一撞,瞬间眼前发黑,一口血吐了出来,两手乱抓,要寻东西去堵麒麟嘴巴,奈何变故来得太突然,所有物件都在堪比开天辟地的洪流中扫得粉碎!

麒麟:“哇——啊啊啊——呜呜呜——哇哇哇!”

金鳌岛轰一声,犹如九天坠落的陨石,隆隆声不绝,朝凡间坠了下去。

金鳌池中央,万年神鳌头晕眼花,口吐白沫,从水中冒出头,大叫道:“小黑——饶了我这把老骨头吧——通天教主!就不能让你徒孙儿消停几天吗?!”

麒麟被间接骂了,识趣收声,却终究悲恸难抑,抽泣个不停,小范围音波将闻仲撞得保龄球般飞过来,又弹过去。

麒麟终于止住哭声,神鳌咬牙发力,金光铺展,金鳌岛稳住下坠之势,闻仲又咕噜噜滚到一根断柱前,脑袋磕了个大包。

“师父——”麒麟抽鼻子。

闻仲一手无意识地挥了挥:“小黑……为师给你……也准备了件出师礼。”

麒麟站在废墟中央,通天教主现出身形,打了个响指,粉碎的碧游宫破砖烂瓦自发归位,浩然与子辛一头黑线地回来了。

通天:“嘿嘿嘿。”

浩然:“嘿嘿。”

子辛:“嘿。”

闻仲:“……”

通天:“幸好跑得快,你的徒弟,怎么不亲自教导了?”

浩然子辛附和道:“就是就是……”

闻仲终于缓得口气,被小黑一哭,其恐怖程度不亚于万年一见的千煌雷劫。

闻仲道:“小黑。”说着伸手,将麒麟抱在身前,摸了摸他的头,沉声道:“哭一哭,就过去了,旁的事不要再多想。为师给你准备了个徒弟。”

麒麟:“……”

闻仲放开麒麟,认真道:“师者行教化之责,你太师父于时空乱流中寻得天地造化的灵物,未得教化,然资质极佳,堪比太古灵兽。”

“待得他日灵智开后,于金鳌岛上修炼千万年,当可化为天界五爪金龙,我与教主商量后,你也是神兽……嗯……”

通天补充道:“有共同语言。”

麒麟点头,暂时忘记了悲伤,道:“好吧。”

闻仲道:“为人师表颇不容易,须得耐心,关爱,然教不严,师之惰,亦不可任其胡来。”

麒麟扁着嘴道:“好的,是什么玩意?”

通天道:“是条小蛟儿,带回来后,便被我扔进金鳌池里了。”

麒麟微觉蹊跷,闻仲又扳着麒麟肩膀,让他转了个向,道:“这就去吧。”

麒麟走了,闻仲作了个“拜神”的手势,如得大赦,松了口气,道:“吃饭。”

这年头,带个徒弟也真不容易。

麒麟到了金鳌池,叫道:“鳌神,我来拉!”

巨鳌从水里冒出头,那太古神鳌成型尚在天地开拓之前,乃是混沌之外的物种,不受天地规则管辖,平日俱在金鳌岛中央的池子里睡觉,亦不管封神之战时仙人们争斗,但对龙麟凤龟这等神兽,自是十分照顾的。

巨鳌道:“哦,小黑,哭完了吗?这次又为什么哭?”

麒麟道:“以后不哭了。”

巨鳌山峦般大小的脑袋点了点,麒麟又道:“太师父让我来接我徒弟。”

巨鳌眼珠子转了转,想起一事,道:“哦,半边金蛟剪,前几日教主将它扔在池子里吸天地灵气来着,也该化形了,你等等哦!”

麒麟心不在焉,没注意听,随口嗯了声,想了想,既然徒弟也是兽,自己人型,说不得大家都用兽型方便交流。

麒麟化为原型,蹲在草地上,狗一般地坐着,片刻后在草地上滚来滚去,滚了几圈,无聊地抖掉身上草。

巨鳌没有再出水,半晌后,水面冒出来一截金灿灿的蛟龙脑袋,灵兽似乎也不大,头和麒麟差不多。

黑麒麟好奇打量片刻,这就是蛟?与龙区别这么大?

蛟龙傻乎乎地看着麒麟,麒麟莫名其妙地看着蛟龙,四只眼睛对着看了一会,麒麟道:“你听得懂我说话吗?”

蛟龙唔唔点头,麒麟以蹄子挠了挠头,道:“你叫什么名字?”

蛟龙:“嘶嘶嘶——”一边叫一边卷成弹簧,在水上蹦来蹦去。

麒麟:“???”

麒麟:“便便?”

蛟龙“唔唔”摇头,麒麟道:“粪便?粪?”

蛟龙猛点头。

蛟龙:“嘶嘶——”作了个波浪形扭动的动作,蛟头四十五度朝天,蛟身缓缓扭动,飘飘欲仙。

麒麟这次是想破脑袋也猜不出来了,又问:“你会写字么?”

蛟龙看着麒麟,眼里冒红心,不点头,也不摇头。

麒麟又问:“徒弟,你会变人么?”

蛟龙想了想,点了点头。

麒麟道:“人的嗓子好像能说话,试试?”

麒麟摇身一变,恢复人型,赤\\裸裸地站在池边,反正那蛟龙也是兽,赤身相见没什么好害羞的。

说时迟那时快,蛟龙幻化为一个男人,哗啦一声出水,跃上池畔,单膝躬地蹲稳,继而长身而立,歪着头打量麒麟,朝他暧昧地笑了笑。

那男子侧脸略显瘦削,两道浓黑的眉毛如折刀般粗糙,双目深邃。

鼻梁是塞外民族式的高挺,略作鹰钩,男子躯体轮廓完美,肩宽腰间,肌肉有力,小腹上更有健硕腹肌。

麒麟:“……”

未央宫外朝霞万道;姻缘石边花灯千盏;青宛殿中满厅俱寂;赤壁江前山摇地动,陇西城外漫天飞雪……

长安的笛声西凉的月,镜湖的雪水江东的歌。

无数零碎片段在他们面前闪过,稍纵即逝,麒麟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捕捉,它们倏然远离,消失得干干净净,不留一点痕迹。

麒麟喃喃道:“我叫小黑,你叫什么名字。”

男人含糊道:“奋……仙。”

男人伸了舌头,呸地吐出一枚金珠,落在掌中,拈着在胸口擦了擦,擦掉口水,递给麒麟,道:“凤仙。”

麒麟道:“珠子哪来的?你一直含着它?”

凤仙答:“不知道,生下来就有了。”

麒麟接过珠子,道:“送我了?”

凤仙道:“以后都是你的了。”

麒麟伸手,凤仙也伸手,他的手指修长温暖,彼此牵在一处,麒麟又红了眼眶。

麒麟:“徒弟跟我来……我……嗯,带你去我的窝里玩。”

凤仙漠然道:“哦,你的窝住得下两个人么?”

麒麟道:“挤一挤估计还凑合。”

凤仙:“晚上也可以抱着睡。”

麒麟越听越不对劲,试着问道:“我走了……这么久,你没想我么?”

那一句登时害凤仙儿炸了毛,只听他委屈地咆哮道:

“你说去看个早饭!看了二十年!是什么意思!都老死了你还不回来——!我差点就给死没了!”

——神器图鉴·六魂幡·终(全系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