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杀死那个白月光 >  第 130 章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空法妙伞泻出点点佛光,如同万千的萤火,在李浮白周身飞舞,月华如水,在白玉一般的石阶上缓缓地流淌。

夜风携着沙沙的树叶声响穿过千重山阙,又有袅袅梵音在夜色中浅浅回荡。

闻灯从地上站起身来,他们二人曾在万丈红尘中跌跌撞撞生生死死了几个来回,曾在爱欲的欢愉与痛苦中挣扎了数百年,如今在此重逢,却是相顾无言。

萤火渐渐消散,李浮白神魂刚刚聚起,随时都有再消散的可能,空法妙伞仍旧是撑开在他的头顶,他自在十方州化身苍龙后,便以为此生再无与她重逢的可能。

恍惚间像是又做了一场梦,只是不知道下一次醒来时,会是怎样的一番光景。

一梦千山尽,一梦万雪枯,一梦枕黄粱。

那些话他无论如何也再说不出来的,如今上天怜悯他,能让他恢复这一瞬间神智,能这样静静看她一眼,也算是圆满了。

夜凉如水,暗香浮动。

到最后还是闻灯先开了口,她没在说那些与过去相关的话,只是平静地开口,问他:“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她这一开口,李浮白就有些不敢看她,却强逼着自己迎上她的目光,忍受胸膛中那颗半心一寸寸破裂的痛苦,他笑道:“还好,没什么事。”

闻灯心中明白,李浮白的情况怎么可能是还好两个字能够概括的,她走过来,伸出手,将手指点在李浮白的眉心处,有清冽的灵力灌入李浮白的身体当中,他怔怔看她,当年是他为她做这些事,如如今却是颠倒了过来。

李浮白的心中说不出的滋味,他的姑娘现在能够保护好自己了,这没什么不好的。

没什么不好……

闻灯放下手,对他道:“如今你的神魂还不稳固,从明日以后你到佛祖那里听佛祖讲经,等过个几百年,应当能再修出三分神魂来。”

只是李浮白的身上如今沾有从十方州上带出来的魔气,只靠空法妙伞一时半会儿是不能将他身上的魔气都清除干净的,他想要从这灵山上下去,闻灯忽然觉得可能还要再给他加上几百年。

十方州下应当还有许多残余的魔气,需要几位尊者到那里亲自去镇压一番才是,许多思绪在闻灯的脑海中转了一圈,最后又落回了李浮白的身上。

李浮白的肉身已损坏得太严重了,根基几乎完全被摧毁,日后他若是真能重塑这具肉身,能有从前的几分功力,也只能看李浮白自己的造化了。

造化这玩意儿好像向来没怎么厚待过他们,不过就算李浮白恢复不了太多的功力,他以后待在灵山上,也没人会伤了他。

“时间不早了,随我上山去吧。”闻灯沿着石阶,向山上走去。

李浮白跟在她的身后,望着她的背影,他的那双眼睛里像是落了漫天细碎的星屑,像是冰冻后洒满余晖的湖泊。

他走不上去了,上了这座山他或许能将这番样子维持下去,而下了这座山又是另外一个结果。

可他轻轻开口,叫住了她:“闻……姑娘。”

闻灯转头看他,“怎么了?还有何事?”

银辉落满脚下的石阶,李浮白站在下面,仰头望着闻灯,他笑着说,“今日是上元节了吧,我想再去一趟人间。”

闻灯有些犹豫,问道:“今日吗?”

李浮白点了点头。

他怀着重重心事,不知前路几何,只是冥冥中,他好像已经看到自己的终局。

闻灯踌躇不定,李浮白神魂未定,现在就去人间,如果出了什么岔子,怕是这好不容易聚起来的神魂又得碎了。

她知道自己如果拒绝,李浮白定然是不会再提起这事,可上元节一年只有一次,且只有短短一日,如今更是只剩下了几个时辰。

“我陪你一起去吧。”她道。

李浮白动了动唇,却并未言语。

闻灯知晓他的心意,直接带着他去往鲸州,集市上繁灯如昼,人来人往,许许多多的少男少女站在那卖花灯的摊子前,认真挑选着等会儿去放的河灯。

李浮白与闻灯并肩走在街上,凡人看不清他们的模样,即便看到了,也会很快忘记,这万家灯火,喧闹人间,她却仿佛置身于外,再也融不进去。

路边有小姑娘摔倒在地上,捂着眼睛哭个不停,一声声地叫着爹爹,闻灯走过去弯下腰,将那小姑娘扶了起来,小姑娘抬起头,看见闻灯,那哭声也戛然而止,她喃喃道:“姐姐你真好看。”

闻灯摸了摸小姑娘的脑袋,笑道:“你爹爹在前面卖糖人的摊子前等着你,你快去吧。”

小姑娘吸了吸鼻子,说了一声谢谢姐姐,迈着两条小短腿转身跑了。

李浮白沉默地走在她的身边,她给了坐在墙角的乞丐一碗热乎乎的汤圆,在枯死的老树旁开出一枝艳丽的红梅,还给两只断奶不久的小猫找了温暖的窝……

这一条路漫漫长长,李浮白的眉眼间始终带着笑意,只是走到后来,那笑意中透出了几分哀伤。

他自来到鲸州后终于开了口,他问闻灯:“姑娘以后会一直留在灵山上吗?”

“应该不会吧。”闻灯只说了这一句,倒不是说她故意瞒着李浮白,只是他问得突然,她一时间也没有想好日后之事。

而且待他们从鲸州回到灵山后,李浮白也必须要留在灵山上。

李浮白抿唇轻轻笑了一下,他抬起手来,便有火树银花,漫天华彩,映着天地都明亮起来。

好似时光兜兜转转回到了从前。

那些往事在他的眼前浮现,都是关于她的。

可最后他没能护得好她,她死在他的身边。

李浮白仰头望着漫天的焰火,这芸芸众生,都不过是沧海一粟,恒河之沙,这天地浩大,而他们何其渺小。

李浮白侧过头,他静静地望着身边的闻灯,烟火在夜空中盛放,五颜六色的光晕映在闻灯的脸颊上。

她再不是从前那么身娇体弱的大小姐了,她可以去看遍这天下间每一处的盛景了。

李浮白抬手掐诀,闻灯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他如今这副身体本就是个纸糊的架子,风一吹就得散,怎么敢妄用灵力。

“李浮白!”她正要阻止他,却见熙熙攘攘的人群在顷刻间散开,那高高矮矮的小楼与牌坊化作千百桃树。

闻灯抬起头,便发现自己已然站在了浮灯居的门口,而李浮白站在石阶下,他看着自己,似有许多话要说。

皓月当空,流光千里,李浮白眼中有水光闪烁,他哑着声问她:“你还会爱我吗?”

闻灯垂眸,看向李浮白,他原是为了这桩事,她微笑着说:“我当然爱你。”

她温柔得好像从来都没有改变过。

春风一过,便是冰雪消融,万物复苏。

可李浮白却是踉跄了一步,跪在地上,他浑身颤抖,不能自已。

她还爱他,一如她爱着这天下的众生。

只是……

他们都再也回不去那样好的从前了。

这一切也不过是他的预料之中罢了。

长风掠过,桃花如雨。

“这样也好,这样也好。”李浮白叹了一声,半晌后他抬起头,看向闻灯,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他的姑娘再也不会经历那些摧心剖肝的痛苦。

不入红尘,不染是非,不受情障。

他的姑娘本就该这样潇潇洒洒,无拘无束。

既然如此,李浮白啊李浮白,那你守着这个百无一用的肉身又有何用处?

他对闻灯轻声道:“从此以后,我化作苍龙,永远守在姑娘的身边。”

闻灯微怔,她好不容易才用空法妙伞聚起李浮白的一缕神魂来,李浮白如今这话是什么意思?他还想要做那如同稚儿一般的苍龙。

何必呢?

“李浮白你不——”

李浮白打断她的话,他眉目疏朗,笑意盈盈,九万里的的清风朗月,都不抵他此时眉宇间的一点温柔,他低声道:“就让我这样陪着姑娘吧。”

“从前我没能陪在姑娘的身边,以后姑娘就留下我吧。”

闻灯只觉得喉咙发紧,李浮白态度坚决,她来不及阻止,他已经为自己选好了结局。

只是闻灯没有想到,李浮白竟是会用这刚刚聚好的一缕神魂去清除自己身上残余的魔气。

长夜落尽,红日初升,一声龙吟响彻九霄。

巨龙在空中盘旋,他已将昨日之事全都忘记,他寻着闻灯的气息来到闻灯的面前,蹭了蹭闻灯的手背,金色的眸子里落出一滴晶莹的泪珠,落在闻灯的手背上。

闻灯抬手,在巨龙的头顶上轻轻抚摸。

灵山之巅,池中朵朵金莲在万丈佛光下缓缓盛开,佛祖手中不知何时落了一朵白色的山茶,只道:“缘起缘灭,如露如电,都应此观。”

……

多年以后,有人说起鲸州城外那座闹鬼的桃林,他们时常见到一白衣青年在那座徘徊,他的手里捧着一束山茶。

只是一眨眼,青年便不见了,只有半朵雪白的山茶,从半空中缓缓落下。

百姓们暗暗好笑,说这还是个痴情鬼呢。

可那不过是多年前所留下的一个影子罢了。

一如初见,一如百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