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孽徒住手,我可是你师父! >  第63章 曾许人间第一流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吴天雄这个名字。

怎么跟吴家那位七品武宗这么像……

似是郑平所想,沈重严肃道:“没错,就是你想的那位。”

“轰!”

郑平猛地倒吸一口凉气,脑海里忽然蹦出叶琳哥哥叶凡曾经说过的一句话。

“区区宗师,杀了便是。”

昨晚听着那叫一个快意,但当时郑平并没有想太多,只当是叶道长在口嗨。

此刻亲耳听到吴家宗师死讯,郑平有种十分荒谬的不真实感。

是巧合?

亦或者,叶道长并非吹牛。

他心中有激动,亦有惶恐:“沈前辈,您不是在跟我说笑吧?那可是武道宗师啊!”

沈重意味深长道:“你就直接告诉我,吴天雄的死,有没有可能跟叶凡有关。”

郑平下意识摇头,很快又面露迟疑。

最终痛苦到抓耳挠腮:“我不知道,真不知道。但叶道长从始至终不怕吴明以及吴家的宗师,甚至还说……”

“他说了什么。”

“说‘区区宗师杀了便是’。”

“……”

沈重心头巨震。

如神明般高高在上的宗师,在叶凡口中竟像是蝼蚁般不值一提,仿佛随手就可捏死。

这是何等的狂妄,何等的嚣张!

白九唏嘘感慨:“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且不论叶凡身手境界,这份心气便是我等拍马不能及。”

上三品。

武道宗师。

在吴天雄之外,从未有一人死于非命,尽是因寿元桎梏而坐化。

在天下武者甚至如白九这般的豪门权贵眼里,上三品武者是不可战胜且无法杀死的大神通者。

别说付诸行动了,就连想都不敢想。

宋庆忽然道:“说起来,东海市的李长生李道长,在听到叶凡道长的道观名字后,吓得落荒而逃,并且替我制符改命。前些日子还将白卉治好,要知道姜家那位八品武宗都未能看出食人蛊的存在。我认为,吴天雄或许真是叶道长杀的,说不定……抢走吴天雄师父宝物的人,亦是叶道长。”

宋庆的话。

让沈重陷入沉思。

虽然尸体昨晚被吴家带走,但沈重清楚看到吴天雄脑袋伤口处的平整,死因应是被锋利之器瞬间斩杀!

虽说吴天雄被称为悬剑山最弱宗师,但唯有八品巅峰甚至九品武者,才能不留任何痕迹瞬间毙命一位七品武者。

叶凡。

难道是八品巅峰武者?

而且,能让吴天雄那位不知身份不知境界的老不死师尊惦记的宝物,真是叶凡抢走的吗?

沈重想了好半天,摇头道:“我还是不敢相信。当年姜家那位惊才绝艳的武道奇才,四十岁入七品震动华国武道界,纵然是他,踏入八品时都已六十岁。你们知道二十来岁的八品巅峰武者是什么概念吗?”

“堪比手搓3纳米芯片。”

“……”

角落传来一道清脆动听的女孩声音。

屋内众人齐刷刷看去,只见会客厅的门不知何时打开,一位身穿翠绿长裙的清纯美女站在门边。

白九眉头皱起:“小卉,你来做什么,快回去!”

女子正是白家千金白卉。

白卉嗓音动听道:“爷爷,您不让我出门,我都快无聊死了。那位叶道长,就是我的救命恩人吧?”

“是他。”

“听我哥说,叶道长是少年宗师,而且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爷爷,你干脆把我嫁过去联姻吧,我愿意牺牲个人幸福为白家谋求未来。”

白九没搭理孙女。

自从病情好了后,白卉整天囔囔着要出门,要去见救命恩人表达感谢,一点也不着调。

倒是沈重嗤笑出声:“白诚?他懂个屁武道。”

“听我哥说,是王雷的爷爷说的。东海赵家被灭门,就是叶道长的手笔。”

白卉后知后觉的捂住嘴:“哎呀,我哥不让我说出去,你们一定要保密。”

“……”

这次沈重愣住了。

一次是巧合,两次是巧合,但接二连三的大事都有叶凡的影子,那就绝不是巧合。

他犹豫少许,说道:“九爷,要不让小卉试试吧,万一叶凡真是少年宗师呢?即便不是,也说明叶凡背后有一位很厉害的师门长辈,小卉嫁过去不亏。”

“对呀爷爷。”

白卉点动臻首,连忙附和道:“给我下食人蛊的坏蛋境界肯定很高,姜爷爷连蛊虫都看不出来,你觉得他能打过那坏蛋吗?只有叶道长可以。”

白九明显心动了。

思索再三后,轻叹道:“我再想想吧,现在江南……不,整个华国都炸开了锅,不知道多少双眼睛在盯着我们白家,切不可轻举妄动。”

沈重深以为然。

毕竟吴天雄一死,武道界波涛汹涌,这时候还是少引人瞩目比较好。

……

……

傍晚时分。

叶凡开车去了双叶幼儿园,在门口等待女儿放学。

本来开开心心的,十分期待晚上柳盈盈的泳装,但满脸笑容渐渐僵硬。

他看到了女儿。

以及跟在叶子身后的王富贵,这个臭小子依旧是大光头,看上去十分欠揍。

“爸爸!”

叶子隔着铁门看到叶凡,小跑着扑了过来,水汪汪的大眼睛吧嗒吧嗒落着泪珠,显然是很委屈。

王富贵双手插兜,看向叶凡的神色虽然害怕,却倔强的抬起头:“你闺女又哭了!”

“王富贵,看来上次的教训不够深刻,你居然还敢欺负我闺女。”

“不是我!”

想起上次荡秋千飞到天上的可怕回忆,王富贵顿时慌了,撒腿就跑。

可他一个五岁小娃娃,哪能逃出叶凡手掌心。

叶凡只是轻轻招了招手,时间就像是倒放一般,王富贵身体不受控制的倒退回来。

王富贵头铁不信邪,又跑了好几次,但每一次都是徒做无用功,最终面露绝望的坐在地上。

“叶子,王富贵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爸爸,他没欺负我……”

“放心大胆的说,有爸爸替你撑腰!”

叶凡将女儿抱在怀里,语气十分温柔。

没想到王富贵更加委屈:“放学前老师讲了个童话故事,故事里有两只可爱的小兔子,最后被大灰狼吃掉了,然后她就哭了。”

叶子哽咽道:“爸爸,小兔兔好可怜。”

“那都是童话故事,是假的,小兔兔其实没被大灰狼吃掉。”

“真哒?”

叶子泪眼汪汪问道,在得到叶凡肯定答复后,这才止住豆粒大的泪珠。

叶凡眼里满是感慨。

宝贝闺女还真是小天使,跟柳盈盈一样心地善良。

他笑道:“闺女晚上想吃什么,爸爸一会带你去买菜。”

“红烧兔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