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重生休夫:农门夫人带崽跑赚银两 >  第169章 到春江楼找人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草药是给喜桃的弟弟来哥儿,即为福来,放在锅里烧一锅水来洗澡。

翠丫礼貌地对喜桃阿爹喊了声刘阿叔。

这家里一下又多了两个人,就是没见到周翰言,一直到太阳落山了,也没见到他人影。

饭食快做好时,郑春娘这才想起来,跟翠丫说:“翠丫,翰言去春江楼找谢二公子了喝茶了,这时候都还没回来,你去找找他,让他赶紧回来吃饭了。”

“哦哦,没问题,我这就去。”翠丫简单洗了个手,随便在身上擦干净水,匆匆忙忙去了春江楼。

问了小二才知道他们在三楼靠窗的七号桌,翠丫道了声谢,忙走上三楼,找七号桌。

翠丫认得数字,很快就找到了周翰言和谢嘉禧。

那张七号桌不止他们静两人,还有两个女人和一个男人。

翠丫记起来了,一个是谢嘉禧的妹妹谢燕珺,一个是谢嘉禧的堂妹,叫谢忆然,谢家的人都长得很好看。

谢燕珺与谢忆然坐在周翰言对面,谢嘉禧和另外一个男人坐在一起,周翰言则是自己坐一张椅子,她只看到他的背影。

几个人喝着茶聊得开心。

翠丫快步走过去,正好听到那个男人问了句:“翰言是否有打算娶妻了?”

她脚步下意识地停顿了下来,然后就听到他说:“嗯,有打算了,等作坊做起来之后就去她家里提亲。”

周翰言这话不仅让另外四人很震惊不已,连翠丫也是惊愣住了。

那男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怎么这么突然了?”

谢燕珺很是不可思议:“翰言哥,你有喜欢的姑娘了?什么时候的事?”

翠丫心里头莫名一紧,盯着周翰言的背影看,听到他温润的声音响起:“很早之前了。”

这话就是承认了他有喜欢的人,且喜欢很久了,打算在事业有成之时,迎娶那位姑娘。

谢嘉禧打量了下周翰言,“你怎么都没告诉我们?一点风声都没有,到底是喜欢哪个姑娘,让你藏得这么紧?”

周翰言抿唇笑了一下:“这还不能说,她对感情这事比较迷糊,得慢慢来。”

谢嘉禧微一挑眉,笑着打趣道:“哟哟哟,看来翰言很喜欢那个姑娘啊!”

周翰言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茶,并没有做出反驳,眼底却漫起笑意。

谢燕珺见状哼了一声,端起茶杯一口喝光杯里的茶水,颇为惋惜道:“唉,可惜了。”

她握着茶盏,自我调侃:“我还说近水楼台先得月,把你这清冷冷的月亮摘到手,不成想你这个清月已有所属了。”

周翰言抬眸看了她一眼,神色看起来很开心,“小姐值得更好的。”

谢燕珺冷哼了下,故作骄傲:“当然,本小姐自然是配得上最好的郎君!”

翠丫听着这几人一来一回的对话,心莫名地愈发沉重了,像悬着一块沉沉的大石头。

这块大石头还散发着一股苦味。

翠丫想不明白这股莫名其妙的情绪,沉沉地呼了一口气,走到那张桌前,第一次叫了周翰言的全名:“周翰言,你娘喊你回家吃饭了。”

这话说得没毛病,但听在其余几人耳朵里,总觉得多了那么一抹趣味性,都笑着看他。

周翰言闻声眸中浮现惊喜,立刻回头看过去,“好,我就回去。”

翠丫对其余几人颔了颔首表示礼貌,随后转身就走,反正话已经传到了。

“我便先回去了,今日谢谢你们。”周翰言对几人说完就放下茶盏,大步跟了上去,好像一步都不想落后。

谢嘉禧瞧着两人并排走着的背影,若有所思了一会儿,忽然想起那次在周翰言家里吃饭时,也是看到这两人之间的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劲。

那时他就在想是不是周翰言喜欢翠丫,可是又想了想,周翰言也没对翠丫表露任何男女之间的喜欢,又觉得大抵只是兄长对妹妹的情谊罢了。

如今再仔细一想,当时的猜测应当是没有偏差的,周翰言心里喜欢的姑娘是翠丫。

“哥,你在发什么呆呢?”谢燕珺用巴掌拍了一下谢嘉禧的手臂。

瞥了眼周翰言和翠丫离开的方向,谢燕珺微微眯了眯眼眸,“哥,你不会是喜欢上翠丫了吧?”

谢嘉禧当即就跳脚了,着急忙慌地解释:“没有!当然不是!你可别乱说!我可没有喜欢翠丫!”

别说他喜欢的是另有其人,就算没有,他也不能喜欢翠丫吧!

那是好朋友喜欢的姑娘。

谢燕珺见到他这般急切地解释否认,越发怀疑了:“真的没有吗?怎么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谢忆然也跟着道:“我也觉得。”

谢嘉禧听着两个妹妹的话,又气又急,差点一口气没喘上来。

语气有些气急败坏:“谢燕珺,我喜欢谁你还不知道吗?”

谢燕珺却不把这话当一回事,笑了笑道:“你说的是卿音姐?可卿音姐应该要跟裴大人在一起了,你也没戏了。”

谢嘉禧听得心塞,猛喝了一口茶,降降火气。

...

周翰言跟着翠丫出了春江楼,见她面色有些沉沉的,不似以前那样嬉皮笑脸、活泼灵动,心底突然有种怪异的感觉。

沉默地想了想,快到家门前时,他才堪堪抓住一丝线索。

是不是这丫头方才到春江楼找她时,听到他们说的话了?

周翰言犹豫再三,还是试探性地问出口:“翠丫,你怎么了?怎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样子?”

翠丫胡思乱想着,被他的话打断了,她想起他与那几人的对话,便开心不起来。

她也不知道如何开口说明白这股情绪,只恹恹地道:“没什么,就是想音儿姐和玥姐儿了。”

周翰言提起来的心一下掉了下来,说不上是安心还是失落,抿了抿唇,安慰她:“她们应该很快就可以回来了。”

翠丫没说话,两人就这样沉默着走进院子里。

喜桃莞然笑了笑道:“表哥,饭都做好了,快洗洗手,上桌吃饭了。”

喜桃说着,端了小半盆水到周翰言面前,抬头看了他一眼,示意他来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