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在男频文里苟活的炮灰女配翻身了 >  第302章 叛变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太子殿下若是有用得上草民的时候,尽管吩咐,草民担不得太子殿下如此。”

商陆急忙做出一副惶恐的姿态。

其实他心底里傲得很。若不是怕惹上麻烦,他都用不着对着太子这么卑微,虽然其中也有盛儒的一丢丢原因在里头……

商陆认定,就只有一丢丢!多了他不认!

既然太子都开口留人了,那商陆也暂时走不了,被太监领着从另一处通向偏殿的门走去,突然顿住脚步。

“公公稍等,我有个朋友同我一道过来的,现在应当在殿外等着我,我去叫他。”

说着人便跑向外殿的方向,太监反应过来连忙跟上他的脚步,口中还在说着什么,可惜商陆已经拉开了距离,太监又不敢在皇后寝宫高声喧哗,所以商陆根本没听见太监说了什么。

十一虽然与他一道入宫,却是在皇后寝宫门口便停了下来没跟着他一起进来,这会子应当也在殿外候着才是。

不过还未到外殿,商陆便发觉此时外殿的气氛变得极为冷肃。

商陆在内外殿之间的厚重珠帘处停下,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跪在地上,浑身抖如筛糠宫女。

“商公子……”太监寻来的声音被商陆一个手指抵在唇边的动作噤声,他有些踌躇的上前无声唤着商陆跟他一起离开。

“不若公公帮我去告知一下我的那位朋友,让他到偏殿找我。我便在此处等着,您去告知他一声便过来带我去偏殿,可好?”

商陆看着小太监。

小太监犹豫,他的命令是带商陆去偏殿,但是商陆此时却是让他去告知他的朋友,便是留他在此处,他有些踌躇,但又不敢长时间站在这里窥听主子们的事情。

心底一番纠结,最终点头。

“那奴婢便去叫一叫商公子的朋友,商公子还请在此地莫要走动,等奴婢回来。”

商陆诚挚点头,给小太监形容了一下十一的长相。

十一在马车上便将面具给摘了下来,没有戴着他那有些标志性的面具。说完商陆又朝小太监表示自己不会乱走的,就在这里等他,小太监这才从另一侧绕出去叫人。

商陆便心安理得的躲在长度垂直到地面上的厚重珠帘后偷看。

太子与太子妃坐在首座,目光皆是冷厉无比的望着其下跪着面色苍白的宫女。

太子妃朝太子说着,

“殿下,臣妾命人去将今早母后用过的所有东西都拿出来,您猜臣妾发现了什么?”

不待太子询问,太子妃便自己回答了。

“臣妾的人发现这个宫女鬼鬼祟祟的有些可疑,便将其给拘了起来,竟然从她身上搜出了一把勺子。”

太子妃话音刚落,便有太监呈上一个盘子,其中放着一只做工精巧的勺子。

“不巧的是,”太子妃继续接上话头,声音里带着愤怒,“臣妾让人清理出来的那些东西中,母后今早用药时的那柄勺子竟然不见了踪影。”

话音至此,太子妃要表达的情况太子已经明了。

姬元华面色发寒,眼神如利刃般扫向底下跪着的那抖若筛糠的宫女。

“老实交代,孤可饶你一命。”

那宫女面色发白,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却依旧咬紧牙关。

“奴婢,奴婢不知……”

姬元华神色发冷,冷哼一声。

“不交代?哼!那便不用交代了!来人!”

两名禁卫军从殿外走入。

“此人有谋害国母之嫌,现已从其身上搜出证据,证据确凿!处以极刑!其家人连同三族,一并连坐,处以杖刑!行刑三日!”

姬元华声音嘈嘈如疾风骤雨,指着那抖若筛糠的宫女,面容狠戾,不复君子之姿。

“是!”两名禁卫军领命,上前便要来拖走那宫女。

“既然你这么忠心你那背后的主子,那你就带着你的三族一起忠心去吧。”

望着宫女猛然抬头不可置信般望向他的眼神,姬元华声音极为淡漠冷酷。

“唉。”

太子妃坐在太子身边叹了口气,望着那即将被拖走的宫女,声音不大,就好似是在惋惜。

“可惜了,为了背后的主子,将自己三族的命全都葬送,也不知道值不值得?殿下本来愿意宽容待人,你们却是要逼殿下当个恶人。”

“将你所知道的都说出来,本宫兴许还能给你求求情,保你三族无虞。”

即将被拖到殿外面无人色的宫女闻言,开始剧烈挣扎起来。

“殿下!殿下!奴婢有话要说!”太子妃的话好似是根救命稻草般,挣扎的发髻散乱的宫女急忙高声呼喊。

太子神情淡淡,只是挥了挥手,钳制着宫女的两个禁卫军的力道顿时一松,那宫女立即连滚带爬的重新跪在太子与太子妃面前,以头抢地,声音里满是哭腔。

“奴婢……奴婢愿据实以告,还望太子殿下绕过奴婢的家人!”

接着,那小宫女便开始叙述起来她的罪行。

也供出了她的幕后指使——魏贵妃宫中的一个掌事宫女瑶环。

据宫女所述,这小宫女家中贫寒,父亲病重难愈,弟弟是个读书人,此次侥幸中了会试最后一名,得以面见天颜。

而在殿试前几日皇宫中有一次宫女出宫探亲的机会,小宫女在宫中半道上碰到了魏贵妃宫中的掌事宫女瑶环,她也正要回家探亲,二人便一同出宫。

在路上瑶环与她攀谈,得知了她家中情况,又知晓了她家中有个读书人,便与她交好。

小宫女回家后发现父亲的病愈发严重,弟弟因为照顾父亲直言此次殿试恐怕无法去参加了,小宫女便有些着急起来。

回了宫中一次偶然又碰到了瑶环,瑶环得知了她家中的情况,直言说她能够帮她寻来名医治疗她父亲的重病,这样她弟弟也能够安心去参加殿试。

小宫女知道,瑶环能够这么帮她,肯定是有事情找她帮忙。

可是她拒绝不了,眼见着她弟弟即将能够出人头地,她做不到置之不理。

可是瑶环却没提出要她帮什么忙,小宫女心下稍安。

可是就在前天夜里,瑶环半夜让一个洒扫的宫女来约她来到一个隐蔽的地方相见。

见面后瑶环将一个小纸包递给她,直言需要她帮忙的时候到了。

小宫女原本是不愿意的,可是瑶环却是忽然好似变了一个人般,声音冷酷的与她说,若是她不帮她,那她有一万种法子能够让她弟弟参加不了殿试,让她就此准备她爹的后事,甚至是她自己,也会死。

若是小宫女帮她,那么事成之后,瑶环的主子会将小宫女从皇后宫中调走,而后给她五千两银子,还给她阿爹找名医治好她爹的病,她的弟弟殿试之后,也不必经历从底层做起,瑶环的主子会写一封信递出宫,她的弟弟便能直接在京中谋一个六品的官位任职。

小宫女被变了脸的瑶环一同威逼利诱,心中已然动摇,在思考了一阵后,终归还是接下了瑶环递给她的小药包。

“那药包里装的是什么!”听到此处,太子妃急切发问。

宫女讷讷摇头。“奴婢不知……”

瞧见太子冷厉的眼神,小宫女抖了又抖。

“奴婢真的不知!奴婢也问过瑶环,可是她却说不该奴婢知道的不会告诉奴婢!”

太子妃拍拍太子臂膀。

“想来她应该是真的不知,且让她继续说下去。”

姬元华点头,喝了一声。

“继续说!”

“瑶环本来是让奴婢昨日便将药给下在娘娘的补药中,是奴婢临时退切,便拖到了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