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嫁给厌世状元郎(穿书) >  第115章 第 115 章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盛安四年,楚府一家在陕东待过方圆大师七七,便回了京城。归府的那一天,皇帝降旨封楚陌为宣文王,世袭罔替。

百官无异议。原这道旨意,该在盛安元年冬楚陌铲除前朝余孽时就应降下。如今晚了三年,又多了一层九龙令的因在其中,更名正言顺。宣文王府日子照常,依旧在丰鲜楼大摆流水席。

杨宁非连着被“押”至丰鲜楼吃了三天席,第四天实不想再去。他现在十一岁,知羞耻了,但有人不知羞耻。

“我求你们,放过我。”

谁见过天方亮就跑上门的客?还是两小客,一个三岁半,也就两骨节高。一个五岁,比两骨节高点。

三岁半的那位正是宣文王世子,楚啸。粉雕玉琢,虽圆乎,但这丝毫不影响他精致的五官。一身绯色小锦袍,头上挽了个小道髻,脚穿一双略显突兀的小虎头布鞋。听杨小爷竟拒绝带他们去吃席,有些不懂了,眨了眨眼睛,张嘴一口奶味。

“我爹让我和越哥儿来找你的。”

一旁的大皇子景越然正经地点了点头,把手向后背去:“曾叔祖说你最欢喜吃席了,”随了他爹的那双长眉一耷拉,“你不想去,是不是不喜欢我和小叔爷?”

天大的冤!杨宁非忙板正身姿:“二位先上坐,喝牛乳润润口,吃点点心。小的这就去换衣整装。”转过身,哭丧脸。想他杨小爷在京里也是响当当的一号主儿,可这两,他也是真得罪不起。

楚小叔,可真会给他找事做。不就是那年年少无知的他小小误会了下吗,有必要记仇这么久?

目送杨宁非进了里屋,大皇子掉过头伸出只肉爪子:“小叔爷,吃完今天明天后天的席,年前我们就只剩六家席了。”

吃一顿少一顿,两小儿不约而同地叹声。

“我爹都给打了样儿了,为什么他们就是不学学我家里?不然我们就可以吃…吃六个六顿,三十六天。”

“用我父皇的话说,他们不开窍。”大皇子恨铁不成钢。

“确实。”

到了丰鲜楼,高矮三人一进门就遇见老熟人。杨宁非双手捂脸,明天一定把蒙岂喊上。

“殿下也来吃席?”魏兹强、魏兹力兄弟笑呵呵地朝着大皇子拱手行礼。景越然一脸严肃:“辅国公、魏大人不必多礼。”

魏兹力移目向大皇子左侧的小娃子,有意逗道:“楚啸,虽是你自家办席,但也不带你这样儿的。天天来吃,你吃多一点,我们就少吃一点。”

“我叫楚小虎。”小娃子不快地纠正:“跟你们说了多少遍了,你们怎就记不清?”

“你爹说你叫楚啸。”魏兹强手痒,要不是碍于身份,他都想上去揉揉楚陌家娃子的脸。活了这么久,他就没见过比楚啸还漂亮的娃。不止他,老二家东宇见过小虎子后,一心想求跟宣文王妃差不多颜色的姑娘。

心有点大,也不先瞧瞧自个什么样儿。结果,到现在还孤家寡人一个。

小娃子无奈:“你们叫我楚虎啸也行。”

昌平二十八年的状元郎,宣文王爷楚陌,有想过自己给儿取的名,竟遭儿嫌弃吗?关键儿才三岁半。魏兹力捏了捏鼻子,拍了下杨宁非:“辛苦了。”止不住发笑,顶精贵的三位小爷爱吃席,全京城都知道。

吃完席,丰鲜楼东家哈着腰将三位小爷送出楼,看着白脸宫人把两小的抱上马车,不停说道:“三位爷吃得好,明天再来,还是顶楼包厢。”

你可闭嘴吧。杨宁非扭头瞪了一眼老东家。

景越然摆摆手:“一定,您回吧。”

杨宁非骑马,护送两小的马车到槐花胡同,进了内院跟在腆着肚子的两小后慢吞吞地走了一刻,隐隐听到琴音,不禁撇嘴。楚小叔少时不习音律,小虎子快四岁了,他竟突然生了兴致。

别说,听着弹得好似也就比他二婶差些。他二婶可是个实打实的大才女,二叔把她捧手里当宝。也确实该。想他二婶雪白雪白,二叔呢?跟抹了锅底灰一般。

来到安陌院外,杨宁非有点不太想进去,但他今儿必须跟楚小叔好好说说话,让其意识到他已经快成人了。

“爹、娘,我们吃饱回来啦。”楚啸嚷起,欢快地挪腿进院。

吉安正坐在院中花亭里凝眉苦思,右手拿着特制的石墨笔在纸上左描又涂。听到儿子嫩嫩的小奶音,凝眉立时舒展,放下笔起身迎去。

一旁的拨弦的楚陌,瞥见不由鼓嘴。就这,还想生第二个,他瞧着很傻吗?

不一会,吉安一手牵一个回了亭中:“今儿在丰鲜楼又吃什么好的了?”

“挂炉小烤猪。”景越然进了亭,偷瞄了一眼曾叔祖:“我和小叔爷都觉小烤猪比挂炉鸭好吃。”

“对。”楚啸见爹还坐在琴边,丢开娘的手,跑过去挤到爹怀里坐腿上,小小的胖手跟着那双修长的大手轻拨弦。奈何胳膊有点短,靠外的那几根,还够不着。

楚陌低头看了眼小肥崽,很满意他的长势。

吉安牵着大皇子到茶座边坐下,大皇子也不去听那乱曲,两眼落在纸上:“曾叔祖母,您又在给编画坊画图样吗?”

“对呀。”吉安示意缀在后的杨小爷找地方坐:“今天又辛苦你了。”

想说不辛苦,但话到嘴边愣是吐不出来。杨宁非也不坐,走到茶座那瞧了瞧楚小婶新画的花样。盛安二年,宣文侯府搬到槐花胡同后,一切安置好了。他娘和楚小婶想了很久的编织铺子终于开张了。

那铺子装点的跟个家似的,不少老少进去了,就不想出来。生意那叫一个好,听爹说娘夜里睡着笑醒好几回。风头一时压过对面的海云阁。

这两年,生意也没见回落。现在不止京城,外头不少大户,家里都是木地板上铺编织毯子。

看纸上,一只肥兔子踩着老龟,手里拿着小旗,雄赳赳气昂昂地喊:“我不要脸了。”这又是给哪个活宝画的?

花朝送牛乳茶进亭子,倒了三杯。杨宁非丧脸:“花朝姐姐,给我换杯清茶。”他都多大了,早断奶了。

“那这三杯都是我和小叔爷的。”大皇子端了一杯过来,吹了吹小抿了一口。

那边父子两合奏完一曲,楚陌抬首看两大眼快眯成线的大皇子:“你在这已赖了三天,是不是该回宫了?”

晴天霹雳啊!景越然小脸囧起,牛乳茶也不香了,哭丧道:“曾叔祖,我和小叔爷情同手足,您不要把我们分开。”

很好很好,杨宁非就差给大皇子鼓掌。

“非一,”楚陌叫来亭外的白脸宫人:“送大皇子回宫,多读点书。”

“曾叔祖母…”这话才出口,见曾叔祖弯唇,景越然立马将哭丧腔收起,脸也不囧了,泪汪眼里起身拱手:“那越然先回宫了,明日再来请安。”

吉安掩嘴大乐,这戏码她家几日就要上演一回:“曾叔祖母送你。”

目送娘和越哥儿出院门,楚啸叹了口气:“爹,小虎子又多一点庆幸我是你和娘亲生的了。”两眼一弯,高兴道,“今晚越哥儿不在,我陪你和娘睡。”

“知道什么是分家吗?”楚陌又开始拨弦。他的暗卫营已经建好了,樟雨编入其中任了教头,教音律和易容。他又自寻了六位奇人异士。现暗卫营有两百稚童在接受训练,他们都是从各地收罗来的孤儿。

楚啸知道分家:“可你和娘就我一个崽。”

“一个崽怎么了?”楚陌低头看仰着小脑袋望着他的小肥崽:“晚上再挤到我和你娘床上,我就考虑把你分出去过。”

“爹,你不要这么认真。”楚啸调身跪他爹腿上,举手去推他爹的嘴角:“笑一笑嘛,不然你的胖小虎就要当真的了。”

楚陌嘴角顺着儿子的力上扬:“那说好了,晚上自己睡。”

眨了眨眼睛,楚啸蹙起眉头,十分郑重道:“爹,今天我们去吃席,又遇见辅国公和京机卫统领魏大人了。他们还是叫我楚啸,我回府的路上认真考虑了,决定试着接受你给我取的名。”

“楚小叔,他在岔话。”杨宁非笑望楚小爷,才三岁半,就猴精。不怪爹总说,什么人养什么人。

小嘴一鼓,楚小虎回头就冲坏事的杨小爷一声“虎啸”,当真奶凶奶凶。

“你这学得不像。”杨宁非忍够了,双手叉腰:“我教你。”

“好呀,看谁叫的像…”

“你们比划虎啸的事先搁一下。”楚陌瞥了一眼不甚聪明的杨小爷,拉回准备离开他腿的小肥崽:“我们继续谈。”

吉安送客回来,见父子两在蛮缠,也不问因什么起的纠纷,招呼还站着的杨小爷坐。

“你娘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已经不吐了。”杨宁非以为自个这辈子是没弟妹的命,不想他娘年后怀上了。这胎也奇,前三月跟个没事人一样,满三月了开始吐,吐得还很厉害。

“那就好,我明日去过编画坊,便往侯府瞧瞧她。”

“行,我回去告诉她一声。”杨宁非也不想在宣文王府留饭,看那对父子还没扯完,丧脸向楚小婶:“婶儿,我大了。”

吉安肯定道:“这两年蹭蹭往上窜,是长高不少。我看再有两年,能赶上你爹高。”

“还是婶儿眼明。”他如今已不担心身量了,只望在长成大人前,叫外头忘了他好吃席的事儿:“我再有几年,就能说亲了。”

吉安精神来了,凑过去点点:“看上哪家闺女了?”

瞧她那表情,简直跟府上那位永宁侯世子夫人一模一样。杨宁非干笑两声:“尚没,我的意思是我得在意点名声,不能像小时那样好歹都来了。所以…明天小虎子和大皇子还要去吃席,你们能不能换个人辛苦?”

“吃席怎么了?”吉安不懂:“于名声有什么害?”

“好吃。”

“谁说的?人都讲能吃四方是福。”吉安笑着道:“不过你放心吧,明天小虎子他们不会去吃席。大皇子出不了宫,你楚小叔也要给小虎子开蒙了。”

“真的?”杨宁非看向那吊楚小叔脖上在撒娇的小奶娃,他要开蒙了?

“不能再真了。明年过了二月,我和你楚小叔要去辽边,所以提前半年给小虎子开蒙。”吉安也是有意说给某个崽子听的:“小虎子要是能学好,我们就带他和太爷一块。要是学得不尽如人意,你楚小叔就准备把他送进宫,跟大皇子一道读书。”

把话听进耳的小胖虎,与他爹对望着,意思很明确:“娘说得是真的吗?”

楚陌点了点首:“你自己估量着来,我是想和你娘单独去辽边。”

小手摸上他爹的脸,小胖虎语重心长道:“儿子也不放心您和娘单独在外。而且玄爷爷总念辽边,小虎子也想去瞧瞧。”

吉安笑开,她生了个小精怪。

楚小婶还笑,杨宁非叹气。小虎子里里外外长得都像楚小叔…移目向旁,一家三口,就他楚小婶最实在。

盛安五年过了二月二,天气渐暖。楚陌决定带吉安赴西北。小虎子通过自己的努力,也顺利为自个和玄爷爷争取到了同行的份儿。早半月就高高兴兴地收拾起东西来了。

二月十八一早,宣文王府府门大开,六辆四头马车悠悠出府,往西崮门。西崮门城楼下,景易与皇后着便服,一人提着个大包袱。一旁张望着路口的景越然身上还背着个小包袱。

在后的魏兹力、小尺子羡慕得两眼都发红。宣文王两口子一年吃那么些俸禄,他们就是这么过日子的?说去西北,这就去了。一去不得一年,没尽兴说不定两年也成。

再想想自个…不由叹息。

“来了来了,”景越然高兴地直蹦:“父皇,您一会一定要好好跟曾叔祖说话。儿子能不能随小叔爷一道去长见识就全看您了。”

景易抹了把脸,老子也想去。

皇后抽了下鼻子:“皇上,您什么时候能带上臣妾出去走一回?”

“别急,咱们急不来。”先送小大去开眼界阔心胸长能耐。等他得用了,他们老两口就可以逍遥了。

宣文王府的马车在城门口被拦了下来。与玄爷爷、迅太爷同坐一辆马车的小虎子立马伸头出窗:“越哥儿,快快上来。”

“好。”大皇子不去看曾叔祖,撒腿就往小叔爷的马车跑去。下车的楚陌冷眼看向笑呵呵的皇帝:“你儿子到底给谁养的?”

不等景易开口,皇后就道:“瞧小叔爷说的,我们对他也没别的要求,记得爹娘就行。”

“对,”景易也不要脸:“您和楚小奶奶一个也是带。有两个还能搭搭伙儿一道玩,这样小虎叔也能少缠点你和楚小奶奶。”说着话,已经将手里大包袱交给小尺子,示意他送马车上去。

话都被说完了,他还能说什么:“你们回吧。”

目送马车出了西崮门,景易揽上皇后的肩:“朕相信啊…朕一定能在五十寿辰前撂挑子。”

皇后笑开,眼里滑过晶莹。她也舍不得小大,但谁叫他投到她肚里。皇帝膝下嫡长,若坐不上那个位置,以后日子必定难过。

马车出了西崮门,朝阳之下,西崮门两边还吊着两副干尸,但瞧着并不阴森。自黎永宁及其后人被诛后,隔段时日就有人被吊上城门。不止安崇门,西崮门、南谦门也常有。只这两年少了。

这些人虽是城卫吊上去的,但却非朝廷捉拿。他们都是前朝遗留残部,被送来时均有留书。留书署名,闳卫府瘟疫未亡人。一经查实,人就会被吊上城门。

新制的马车,很宽敞。楚陌枕在吉安腿上看着书,不一会便犯困,书卡到脸上,渐渐入眠。

吉安打着窗帘,望向外。冬去春来,生机盎然。晨曦照在脸上,她面目安和,指腹轻摩楚陌的颊,心怡然。

一缕调皮的晨光闯入车内,恰撒在书上。睡得正好的楚陌眉头一蹙,左耳轻颤,隐约听见话语。

“这是为师走遍四方八面,看尽人世百态,悟尽情暖后,绘的一副画。你心疲累时,可以打开看看。”

老和尚的声音,只音中为何饱含艰涩?

无尽的黑暗在晃动,楚陌不知身在哪,试图想挣脱,可怎么也逃不开。有马蹄声传来,晃动的黑暗慢慢变淡,有画面呈现。天是晦暗的,地上骑马的人…居首的是他。

他送老和尚遗体赴陕东,亲手将他埋葬于寒因寺菩提树下。那日大雨,他埋葬了老和尚,孤身站在树下,一待便是一天一夜。

下了善林山,他就开始追杀黎永宁…拿黄隐语,要祁中垣一家四口,四死一、三活二…圈津州费府、梁府…太爷被杀…揭进奎文身份…割进奎文、黎应岷的肉喂老和尚的鹰…十年杀戮,心腻了,最后屠尽六城……

报完仇,终是回来了京城,回到了他那座冰冷的府邸。一天傍晚,他酒后打开了老和尚死前送来的那幅画。画里没有秀丽山河,没有人来人往,只有一美妇抱子垂目婉笑。

一眼入心,呆看两日。再醒来,一人带画远走,从此再不入京城。到白发苍苍时,坐于善林山菩提树下,将那幅泛黄的抱子图放于膝上,闭目终了。

他这一死,楚陌便得挣脱,醒来一把抹下书,看媳妇,气息不稳。

“怎么了?”吉安见楚王爷眼里有惊,不禁抓住他的手:“白日做噩梦?”

“还真是。”楚陌移开头,拉媳妇躺下:“快抱抱我,我被吓着了。”刚那全不似噩梦,反而像了吉欣然臆想中的事态。

吉安稀奇了,躺下拥住他:“谁这么本事,能吓到你?”

“我自己,抱紧点。”楚陌急不可耐地亲吻媳妇,寻求安慰。老和尚走遍大江南北,不画黎永宁,竟画了幅吉安抱胖崽子的图。画中,吉安面目清晰,胖崽子别着脸,能看出一点小虎子的样儿。

一吻后,吉安轻拍他的背:“你梦里都干了什么,把自己吓成这样?”

“没干好事。”楚陌说的是实话。设想过,若无牵无挂,照他的性子,还真干得出来戏玩人世的事儿。只现实里不可能,黎永宁一众所行不义,最后都有报应。

他有顾忌,上有老下有小,怀里还拥着爱妻,行事都在分寸间,不会无度。

吉安笑道:“梦反了,宣文王爷可是给大景带来了几十年的太平,还有辽阔的疆土和数不尽的赔偿。你和永宁侯府是大景百姓心中的英雄。”

“你喜欢英雄吗?”

“我喜欢楚陌。”

楚陌笑开:“我爱极有你的日子。”不似梦中,他双目总是平静无波,像个活死人。

一路游山玩水,到辽边已入五月。他们去巡视秣陵荒场,看垦出来的黑土地。吉安牵儿子和大皇子,脚踏看不到边的肥地,傻笑了半天。这千顷良田都是她的。

天上一双白鹰,自在盘旋。

楚陌从后抱住她,杵她耳边低语:“你不用怕后代随你了。谁能投到咱们家,都是三生有幸。”

小虎子仰头:“爹,我听见了。”

“知道你没聋,赶紧和越哥儿去放大白和小白。”楚陌把左右两只小爪子从他媳妇手里抽出,催促道:“快去。”待人两小走远,嘴鼓起。

“是不是突然觉再生一个也不费事?”吉安侧首看夫君:“一只羊是放,三只羊也一样放。”

楚陌嘴抿紧不答,佯作没听见。

“哪有你这样的?”

夫妻笑闹,你追我逐。

“再生一个嘛,让小虎子有个伴。”

“你觉得他需要伴吗?”

“我给你生个儿子,你也给我个闺女嘛。”

“等抱孙女。”

“楚陌……”

……………………

外头吵吵嚷嚷,惊醒了趁着午间打会盹的吉安安,起身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抬眼照着镜子抓了下头发,匆匆出去。推开门,见不少提着菜篮、麻袋的百姓,她有点懵地问:“你们…这是干什么?”

“俺们听说您要回北京过年了,家里也没什么好的,就给您拿了些鸡鸭。”领头的大妈,一脸憨厚。

原来是这个,吉安安笑道:“不用了,我今天下午的高铁,行李都装好了。鸡鸭活物可上不了高铁,你们留着自家里吃。”

一大爷喊起:“俺这不是活物,都是些自采的野菌菇,晒干了,吃了鲜,又不重。您带上。”在吉书记来之前,他们这里扶贫扶的都是富,一分好落不到困难户手里。现在不一样了,里头没含糊,实实在在。

“我真不好带,你们不是为难我吗?”吉安安把大伙请进休息室,让小于去烧水:“把东西都拿回去,等下回我下来视察,你们留我顿家常饭就行。”

“这…”

“别这那的,再多话,饭也不用你们给留了,我自带盒饭。”

好不容易将一群热心的大叔大婶送走,吉安安上了个洗手间,就立马往高铁站。从这到北京,高铁要近五个小时。现在十二点半,一点零五分的车,还能赶上晚饭。

天黑透了抵达北京,出站就见一身军装,不由扬笑,拉着行李箱冲上去飞扑。

程因接住人,由她赖身上,拉行李箱往停车的地儿。上了车,也不急着开,倾身过去噙住她的唇,长驱直入。这回分开足半年,他很想她。

初遇,她随他奋不顾身扑火,救下七位教授四个博士。最后还将呛了浓烟的他,拖出了火场。从此他的心里多了个英勇的十七岁姑娘,那年他二十一岁,国防科技研二。

分别后,各自努力七年。他们再见,没了含蓄。

一吻强势又缠绵,吉安安耙着她男人的寸头,笑看他的脸:“半年不见,你又俊朗不少。”长眉桃花眼,也不知他在军营怎么过的,皮子还瓷白瓷白。

“你喜欢吗?”程因给她拢了拢羽绒服的领口。

“喜欢。”吉安安听到车后喇叭在催,忙推开他:“我们快回吧,爸妈、伯父伯母他们都等着呢。”

“好。”

赶上下班高峰,废了老鼻子劲,程因才把车开进东城区羽然胡同,到家都快九点了。两家父母见他们回来,起火热菜。

“爸妈,”吉安安跳下车,就跑进厨房,

“哎呦,我们可把吉书记给盼回来了。”

“笑什么,没叫错呀,县委书记也是书记。”

程因将行李箱放回安安房间,也挤进了厨房:“妈说得对,叔不能笑我媳妇。”

“这就护上了哈哈…”

一屋欢笑一屋烟火,情暖心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