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斗转魂武 >  第二章 第九十一章 邪火传说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春季白昼的黄香鸟语很快便打破了黑夜的宁静,幕叶难得的睡了个好觉,经过一晚上的修养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由于答应了郡主的要求,幕叶起了个大早正准备换衣服去和山河智知会一声,哪知一大早郡主便已经收拾打扮好冲这边来了。

哐当一声,没等敲门打招呼郡主便一把闯了进来,这倒是她风格,今天郡主穿着一身大红色衣裙,腰间束着一条黑色绣花腰带,一双轻便的靴子再把头发束在两侧整个人既显得轻尘脱俗又简洁干练,尽管天气仍然有点冷,但有魂力护体衣珊单薄一点倒也没所谓,“幕叶,准备好了没有,咱们...(出发了)。”

当她转头看着正站在床前的幕叶时,话说到一半突然吓得全身紧绷慌忙把手遮在眼前,接着便是一阵连贯的尖叫,“呀...”

没错,她来的不巧,正赶上幕叶正脱下衣服,他此刻站在郡主面前,**着上身,从郡主的指缝间可以看到幕叶那精壮的体型,尽管身板不是很粗壮,但由于长期的训练,幕叶身体肌肉发达,身形身线非常漂亮,胸肌和六块腹肌很明显,看的郡主内心噗通噗通跳个不停。

郡主来的很快,快到幕叶都没来得及穿上衣服,听着郡主的尖叫,他脸上露出一丝无奈这才不慌不忙的穿上衣服朝郡主走来。

“你你你...臭流氓,不要过来”,幕叶的举动倒是刺激到小郡主敏感的心了,她的反应异常强烈,看得幕叶一头黑线,“我说小语,你一大早连招呼不打就闯进来,不但看光了我的身体然后还大呼小叫的,这隔壁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把你怎么了”,幕叶一边说着一边走上前去把郡主遮在眼前的手给放下来,“再说,你看了就看了,还遮遮掩掩什么,我是个男人,被自家妹子看了又怎么的!”

幕叶生活上大大咧咧的性子那里顾及得到小郡主的感受,此刻被幕叶这么一说好像是她得了便宜还卖乖一般,这哪里能咽的下这口气慌忙辩解道:“你你你...少来,谁是你家妹子了。”

“好啦,说正事吧,今天这A级任务是什么?”幕叶作出一个手势将郡主请到座椅上,开始进入正题了。郡主也立马调换状态切入主题,她从自己的空间发簪中抽出一张任务公文来递给幕叶。

这是一个学院接受皇宫委托而发布的一个A级任务:不久前在帝星王国各地接二连三的发生了火属性女孩被劫案,而据一个侥幸从劫犯那里逃脱出来的女孩说,所有被劫持的女孩都被分散关在一个区域,那便是东部与暗夜公国交接的观澜县境内,而这次任务委托便是要探查出这些藏匿女童的场所。

观澜县,这个地方幕叶知道,因为以前护送安相到过那里,没想到那么一块边陲之地竟然发生了这般耸人听闻的事情,每次遇到这种**幕叶内心总会憋着一股劲,因为他知道这种滋味不好受,任务的内容无疑给幕叶打了一针强心剂,立马劲头十足了,卷起公文交换给郡主,幕叶表情变得凝重道:“小语,这次任务看样子不会很轻松,事前你要答应我遇事切不可莽撞,凡事要听我的!”

接着两人把事情都布置交待完毕后便出发了,观澜县位于落霞省东部,两人便从东大门出发,这刚一走到东大门口,面前便出现一张熟悉的面孔,他便是郡主的同门师兄古天,今天古天一身白色行装颇为俊朗,看见郡主出来他脸色光彩绽放立马迎了过来,可看到后来一步的幕叶时,脸色立马变得不自然起来,“师妹,红尘师傅说了这次任务让我来帮你,你看我就知道你现在出发,一大早便在此等候了,走上马车吧。”

古天不可谓不用心良苦,一大早在这里傻等不说,就连马车以及出行所用物资都准备好了,想的可真周到,他没有和幕叶打招呼,也不等郡主答不答应便急不可耐的要支开郡主将幕叶挡回去,事情都做到这一步了,可不能让幕叶这家伙来坏事。

“我...”,郡主知道自己的老师有意撮合她和古天,她也知道古天为了讨好自己花了很多心思,可她眼里古天只是自己的同门师兄,正要拒绝的,没想到古天倒是一把插到她和幕叶之间还硬要把她推上马车,场面正尴尬时,幕叶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郡主身后一把牵住了郡主的手,将她又拉到了自己身后,他正眼相对的看着古天淡然道:“不好意思,我已经答应小语的委托帮他完成任务,她不能上你的马车了。”

这一刻气氛骤然紧张,看着两个男人尤其是幕叶这么争着自己,郡主内心竟然有了一丝窃喜,可两个男人之间的摩擦却是顷刻间升级了,幕叶的举动无疑是在挑衅古天,此刻,古天的脸色显得非常难看,内心对幕叶的憎恨瞬间到了极点,他双手紧紧握拳道:“这是我和师妹的事情,轮不到你一个外人来插手”,古天的话语非常嚣张,幕叶丝毫不退让,两人算是顶上了。

“行了,师兄,这次任务我已经邀请了幕叶,多谢您的好意”,郡主适时的站出来想要将两人的火花浇灭。

“不行,红尘老师已经吩咐过我,这个忙我是帮定了”,哪知面对郡主的话古天依然纠缠不休,接着恶狠狠的瞪着幕叶道:“哼,上次你用卑鄙的手段暗伤我还没跟你算账,今天一并找回来”,接着古天毫不犹豫的拔出刀来,看样子是要和幕叶拼命了。

看古天的架势幕叶转过头来看了看郡主问道:“没事吧?”

看样子两人不打一场事情是不会有结果了,郡主想了想点头道:“嗯,幕叶,点到为止,红尘老师那里我会跟她交待,你要小心!”

这还没开打了,郡主就这么偏向幕叶这个外人,古天是气不打一处持刀便冲了上来。

这次没有施展你那风之回旋镖算你识相,之前和古天交过手,对于他的套路幕叶很熟悉,如果古天还像上次那样贸然动用魂契的话那就必败无疑,这次幕叶也没有耐心陪他玩,古天冲来他便也弹射出去,幕叶已经是接近魂王的大魂师了,又有着新的变异“林”属性,自身各大身体素质都得到了显著的提升,同阶别的修行者已很难有人能同他抗衡。

两人对冲到身前一刻,古天一刀劈下,右手中偷偷酝酿出一把风力回旋刀,在幕叶的抵挡下一把朝着他的腰切了过去势要将他拦腰截断,啪的一声,地上被回旋刀劈出一个大坑,而幕叶便实实在在消失在他面前,刚刚还在眼前的幕叶竟然消失了古天一下没晃过神来。

可接着他便感觉到自己后背被人一手按住,接着全身突然暴涨出坚韧的藤条,身体被瞬间给定住,连挣扎的空间和余力都没有,接着他感觉被藤条的一根刺扎到一般,不一会儿一股倦意袭来,马上晕厥过去。

此刻幕叶立于古天身后,他的手变成了一根粗壮的藤条,藤条又分出很多分支将古天死死缠住,之所以古天会昏厥是因为中了藤条的毒液,这毒液虽然不致命但却有着强烈的催眠效果,这是幕叶首魂契“连环缠绕”进化成“化藤之力”后产生的新效果。

之前和山河智的较量让幕叶有了很多明悟,特别是对自己魂契的认知和理解,他不但发现了化藤之力的新能力,同时还在学习山河智对于魂契使用的度上,在最适时的时候发动最合适的魂契,将不同的魂契组合叠加,便能事半功倍的提升自己的战斗力。

战斗结束的比想象的要快,一旁观战的郡主都不禁瞠目结舌,犹记得上次幕叶和古天的战斗,那可是一场苦战,虽然幕叶没有动用瞳术,可都没有像现在这般轻轻松松就能搞定古天的,看来这几个月来的磨练他进步不小啊。

“他怎么办?”,解除化腾之力,古天被丢在地上,幕叶转过头来看着发呆的郡主问道。

过了几秒,闻言从发呆中清醒郡主忙回道:“哦,他啊,就放在他准备的马车里,我们不用马车了吧!”

“什么?我们不用他马车难不成要走路吗?”,虽然幕叶不见意走路,可去观澜县这一来一回都得走上一个多星期,再算上任务时间,这不都要一个月了嘛,这得耽误多少功夫啊。

郡主似乎存有某种小心思,对于幕叶的反应她微微一笑一把冲上来扶住幕叶的手臂摇摆娇俏道:“好啦,就当陪我多走走散散心啦,这每天坐马车,我都快憋死了”,见幕叶依然无动于衷,郡主本能就要发火耍大小姐脾气了,可她今天心情似乎很好两眼一转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耐着性子娇声道:“求求你啦,幕叶,人家可没有这么求过人的,恩?”

对于郡主近乎哀求的话语以及那暗送秋波的调戏神态,幕叶哑口无言,这小郡主进可傲娇耍狠,退可卖萌撒娇,这手段使得一溜以溜的,定是她惯用伎俩,可明知如此幕叶还真是毫无招架之力,只能苦笑答应了。

幕叶答应了,心里的小算盘打定了,郡主乐得像个小孩一样,满面春风,她跳起来一把搂住幕叶的脖子整个身子挂在了幕叶身上,大笑道:“谢谢...父王。”

就在她嘟着嘴准备亲上脸时,这才发现情况不对,幕叶可不是她父王,在看看自己,一个未出阁的女子身子竟然这么贴在一个男人身上,唰的一下,郡主迅速从幕叶身上蹦了下来,脸上红的像个红苹果一般,她迅速转过脸去,羞得无地自容了。

幕叶完全是无辜的,他可没想到郡主就这么跳到他身上来,一听到郡主叫他父王,幕叶便知道她这套动作是惯用在他那父亲身上的,忙尴尬的摸了摸头笑道:“哈...哈,小语,你看啊,反正早上我这身子都被你看光了,这一次算了还回来了,还回来了,哈...哈。”

被幕叶这么一说,郡主更是羞得无地自容,所有的羞涩再这一刻转换成了愤怒,她脸色涨红猛地转过头来,看着幕叶一脸“得意”的笑容,终于火山爆发,转身便是一鞋子用力朝幕叶的鞋子踩去。

东门传来一声痛苦的呻吟,接着只见一火红衣裙的女子愤愤而去,后面呢,则屁颠屁颠的跟着个痛的一跳一跳的黑袍小子。

等两人走出东门,进入外围后,东门城楼上才出现一个带着面纱的美艳女子,她是柔沫馨,城楼下的一幕都看在了她眼里,此刻她面纱下的面容是冷峻的,可那双大眼睛里分明有着一丝丝难以言喻的波动。

她的身后还站着一位身材佝偻,拄着拐杖的白发老妪,“孩子,刚才的一幕你可看见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你可想好了。”

老妪的话里带着逼人的气势令柔沫馨很不舒服,闻言她转过身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盯着面前的老人回道:“婆婆,难道就因为我的这个秘密就要杀掉一个曾救过我命的人吗?他已经答应我(不说出去了)...”

“住口!”,对于柔沫馨的质问老妪很是不满,没等她说完老妪把拐杖往地上一插吓停了柔沫馨,“你要气死老身是不是?这世上的男人,没一个是可信的东西”,凶完柔沫馨后她的话语变得铿锵有力道:“柔儿啊,老身这么做也是为你好,你还小太单纯了。”

“可婆婆,我相信他,在那种情况下,他都没有丢弃我,足以证明他是个正人君子”,没想到向来乖巧的徒孙今天为了一个男人竟然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她,老妪怒气滔天吼道:“别说了!”

老妪龇牙咧嘴一步一步靠近柔沫馨,她的眼睛在与柔沫馨对视,她的语气变得阴冷道:“柔儿啊,别跟我说你喜欢那小子!”

柔沫馨也不知道今天哪里来的这么大勇气,而老妪的话无疑像一颗石头落入一潭死水一般陡然激起层层涟漪,她慌忙摇头道:“不,不可能,柔儿怎么会喜欢上陌生男子”,说完话她的眼神不自觉的避开了老妪的眼睛。

似乎看懂了什么,又不确定,老妪随后笑了笑道:“那好,你现在就去给我杀了这小子!”

“不,不,不...”

一听到老妪的命令,柔沫馨一下跪在老妪面前,全身瑟瑟发抖道:“求婆婆放过他吧,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他是无辜的,我保证以后于他再无瓜葛。”

老妪对于柔沫馨的哀求无动于衷,看着眼前这个不争气的女子老妪甩袖大怒道:“好,你不去,我就亲自动手!”

“等一下”,就老妪即将转身飞出之际,柔沫馨内心的抵触开始奔溃,这黑拐婆婆可是闻名天下的杀手,她要动手幕叶那还有活命的机会,不做过多思考柔沫馨从地上站了起来眼神坚定的回应道:“不用婆婆亲自动手,我会去了结他的。”

定定看着柔沫馨的眼神,老妪露出欣慰之色俊冷的面容终于露出一丝柔和道:“好!我就等着你的消息。”

说罢老妪大袖一挥,一股黑风陡生并瞬间吞没了老妪,“我给你一个月时间”,话音缭绕于城头,而老妪已不见踪影,空荡荡的城门上,只剩下瘫坐在地上的面纱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