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夫人救命,将军又有麻烦了 >  第28章终章(十四)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见她因为想知道答案而不知觉靠近了他,一双明眸似雨后晴空,那一片明净、清新的气息蛊惑着他:「没什么,只是在他们必经之路上设下埋伏。」

郑曲尺直呼不信:「数万人……你设什么埋伏能一下灭掉数万人?再者你也腾不出兵力去布置啊?」

这乌堡边关有多少兵力她能不知道?邺国主要的兵力全都拿来防守下田、福县等至关紧要之地,乌堡这边近来情况微妙,他这才亲自率兵前来一探究竟,防范已未然,其主力兵马全都是他的亲随军,当地驻防戍兵寥寥无几。

宇文晟却笑吟吟道:「倒是托你了的思路。」

「我的什么思路?」她一脸茫然。

「你当初修建乌堡的防御堡垒,不也没有足够多的工匠,那时你是怎么处理这个问题的?」

「我、我就召集百姓,让懂的人带着教助不懂的人,一起完成……」说到这,她忽然明白了,当即眉头紧锁:「你该不会是让乌堡的人又跑来这边挖陷阱设坑吧,那万一北渊军察觉到了,或者他们奋起反抗,他们一介平头百姓,岂不毫无还手之力?」

宇文晟则伸出手指,轻辗其眉心,将那处的褶皱抚平:「乌堡乃边关之地,长驻府兵有三千,衙内捕快百余,另则边关最不缺的便是游牧蛮夷,我早前征战这么多的部落,扫清荡净,所俘虏下的蛮夷亦有万把人,将其教化为我开路,倒也亦非难事。」

他的解释合情合理,就是「教化」二字,显然不是郑曲尺日常理解的那两个字含义。

「……你这是多久之前就开始布局了啊。」郑曲尺听闻后,一整个呆住了。

那些蛮夷最是不服管教,他能将他们驯服得服服帖帖,为他做事,这其中必然是费了不少心思与力气,她只当他这些年在外肃清边境骚乱,还一方安宁,但这原来只是「其一」,他还背地里进行了「其二」。

国内调不出兵力来,他就另辟蹊径,别人都以为他宇文晟就是一个屠夫,战后必歼俘虏,却不想他实则玩了一出暗渡陈仓。

只要她问,宇文晟对她从不对她隐瞒,虽然很多时候,他行事环环相套、像个洋葱似的难窥其内,她也无从问起。

宇文晟却道:「在你回信中有所松动,对我之怨恨之念有了消散之数始。」

郑曲尺怔愣地看着他:「……」她是不是这一辈子都算计不过他这个心眼子?他对她的心思把握到这种敏锐的程度,她还能说什么?

他在外一直打仗不归,受尽边关烈日苦寒,浴血奋战,只为让她泄愤消气,她想让他守住邺国,他便替她守住邺国,他想遂了她心意,亦遂了自己的心思。

郑曲尺很难形容自己的五味杂陈,她这一辈子算是跟宇文晟绑得死死的了。

君与臣、夫与妻、将军与军匠、攻与防还有目标一致的志同道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起,他们俩竟变成了现在这样密不可分的关系,她恍然回首,岁月数载,全是与他。

「你……又生气了?」宇文晟见她神色惘然,久久不言一语,眼底瞬间有了慌乱之色,他心思缜密腹黑,深沉诡谲,他做不到一味的付出,再默默守候,他承认自己卑鄙且阴险,自私且贪婪。

但假如她对他起了厌恶与排斥之心,他则会溃不成军。

郑曲尺翻了一个白眼,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现在还不知道吗?

在知道他的成长背景,知道他的经历之后,她已经明白他性格的扭曲、人性的崩坏原因,再加上「凤凰泪」,指望他能像一个健全人格来行事,这已然是一种痴心妄想了。

气?不,她已经被磨得没脾气了。

想到「凤凰泪」,她一下振神:「你还撑得住吗?你的身体总不能也

是在你的算计之中吧。」

她怀疑的目光令宇文晟唇畔的微笑凝滞,他没胆惹她不满,不再耍任何心机,老老实实回道:「这倒没有,本来凤凰泪还有数年才会失控,在这其间或许我已经找到解决的办法,只是没想到……」

「这事我问过公输即若了,火雷是公输即若给侯飞擎的,可做下这些事情的并非侯飞擎……公输即若的话虽不全然可信,但也没必要在这件事情上说谎。」

宇文晟也没否决郑曲尺的说法,他微微眯眸:「不是他的话,那也就只能是侯飞擎的养父侯中裴了。」

养父?

对啊,听说侯飞擎因为出生时长相怪异,白发白眉,遭到了遗弃,这才被北渊国的侯中裴捡了回去。

「他?为什么是他?」郑曲尺不明白这其中缘由。

宇文晟道:「与侯飞擎不同,侯中裴行事乖张霸道,为达目的不择手段,更重要的是他与宇文昊之间有私仇,亦知道不少陈旧往事,是以当他得知我与元星洲为同一人时,与愙朱部落联手设下杀局,倒也不足为奇。」

宇文老将军竟与侯飞擎的养父有私仇?可就算有私仇,早不报暗不报,偏这个时候出手,是有什么契机或缘故吗?

郑曲尺忽然间有了一个想法:「你说,这侯中裴乃是一国王爷,他在北渊国位高权重,再加上有一个当将军的义子,身边自然耳目众多,他以往也有不少机会对你行事,可都没有动静,偏在此时突然出手干预此事,你说……这会不会是北渊王那边有了什么想法,他才敢放开手脚,肆意妄为?」

宇文晟听完她的一番分析,表情却没有任何意外,他眼神越幽深阴暗,笑容便越柔和怡人。

「北渊王是一个拥有巨大野心之人,当然其它国家的王亦都是一样,但其它国家之间势均力敌,相互制衡,可唯独北渊王已经积淀出这个实力了。」

听他这话,郑曲尺已经明白了,不过现在讨论这些没用,还是言归正传,继续讨论北渊军那边的情形。

「你说,假如北渊军那边知道增援军在半路被截,是会进攻还是撤退?」

宇文晟却反问她:「假如你从十拿九稳到平分秋色,你会选择进攻还是撤退?」

郑曲尺想了一下,乌龟属性道:「我的话……不一定进攻。」

宇文晟笑道:「但倘若是北渊军,他们会进攻,因为他们输不起。」

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