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不嫁竹马 >  079 新的证据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所以等陆瑜买完奶粉回来的时候,看见沈北年脸色铁青的坐在沙发上,身上的衣服已经换过了,头发还是湿漉漉的,应该是洗过澡了。

小陆地看到陆瑜回来,努力的挥动着粗壮短小的四肢,极力想要引起自家老妈的注意。

“小瑜,你儿子他刚刚竟然在我身上撒尿!”某爸爸很不道德的告状。

“所以呢?”

听得出来陆瑜不以为意的声调,沈北年更加不高兴了,“小瑜,他这是欺负我,从这么小就开始欺负我了,长大了还怎么得了!”

“沈北年,他也是你儿子!”

“我知道啊,但是我不知道儿子要怎么对自己的爸爸,更加不知道怎么做一个儿子的爸爸——”

听了这么绕口的话,陆瑜还是从里面察觉出了他的无奈,也就是这件事,她确定沈北年还不知道,让他从小就没有爸爸的,就是她陆瑜——

“慢慢学吧,你总有一天会知道的。”

“小瑜,你怎么说的你好像已经当了好多回妈了似得——”

陆瑜瞪了对方一眼,丢给沈北年一条毛巾,“好好把头发擦擦,空调房里容易感冒。”

沈北年就像得到骨头的小狗狗,喜滋滋的就上一边儿擦头发去了。

距离案件开庭,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沈北年心里谋算着自己和陆瑜要去哪些地方玩儿,把三年多都没有过过的二人假期一次性补回来,额,陆地嘛,让李芳带几天也没关系吧?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第二天两人就接到了律师电话,出现了对陆瑜非常不利的证据。

若说以前是程湘要诱导陆瑜自己替她顶罪,那么现在就是她主动出手让她不得不顶罪。若是在半个月之前,陆瑜心如死灰的时候,听到这个消息说不定还要高兴一下可以早点死,可是现在儿子和爱人都在自己身边,她怎么能丢了性命。

根据律师的说辞,在沈老爷子床垫地下发现一张一直没有找到的照片,照片的内容赫然是陆瑜和苏匀浙亲吻拥抱的照片,而上面还带着陆瑜的指纹。

尽管知道这是栽赃,可是沈北年听到律师说亲吻拥抱的时候,脸色还是阴沉了下去。他看不见,可是能想象到两人甜蜜的表情,陆瑜从来都是喜欢苏匀浙的不是吗?

他伸出手,握住了坐在他身边陆瑜的手,一点点收紧,像是在暗示陆瑜自己的心情。

陆瑜有些尴尬,照片显示是自己的和苏匀浙在海边小房子里,那时候自己的确让苏匀浙吻了,那会儿她还以为自己是爱他的,所以心甘情愿被他触碰。可是在苏匀浙想要继续的时候,她却想起了沈北年。

被他握住的手有些生疼,她没有挣脱,而像是安慰一样,回以同样力道的握。

沈北年冷静下来,镇定的问,“这张相片有没有可能是别人后期放上去的?”

“几乎没有可能,因为那张照片上还是老爷子的指纹。”

这也就是说,这张照片出现的时候,沈老爷子一定还活着,这也后期放进去就不可能了。这样一来就棘手了,陆瑜本来就没有不在场证明。

一时之间大家都沉默下来,许久之后陆瑜才自嘲一声,“要不是我知道不是自己做的,看到这些证据都都要以为真的是自己做的了。”

沈北年在她手心狠狠捏了一把,“我信你。”

“谢谢。”陆瑜有些不知道说什么好,说不感动是假的,毕竟死的人是从小到大都疼爱他的爷爷。

“这件事情好像是被人操控了,我们越晚找到陆小姐不在场证据,陆小姐就越危险,老板,现在不是你相不相信可以解决的事情了。”

“我们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陆瑜这么一个大活人,经过哪里一定会留下破绽的。”

“关键就在于我们不知道陆小姐移动的路线,要是知道这些我们至少可以确定一个范围,不然无异于大海捞针,而且基本可以肯定捞不到。”

**

因为还在戒毒期间,苏匀浙还是住在医院里。现在毒瘾不怎么发作,他大多数时间都不会出声,极力的用自己的意志力隐忍。

苏素能看出来他什么时候瘾上来了,因为他的嘴会紧紧的咬在一起,无论谁喊他,他都不会理。直到额角起了冷汗,病号服被汗水打湿了才会停下来。然后她上前,帮助他换上新的病号服。

“我听说对陆瑜的指正找到了新的证据,而且这个证据很难被推翻。”

苏匀浙却依旧面无表情,双眼无神的盯着天花板。

他最近越来越沉默,到了现在他可以一个人盯着天花板看上好几个小时,不说话,也不理人。

“苏素,你能不能帮我把沈北年叫过来,就说我有事找他。”

苏素看了他许久,然后冷冷的出声,“苏匀浙,你别这样,我不管别人怎么样,我管不着,但是我希望你好好活着知道吗?”

“活着容易,可是好好活着好难。”苏匀浙说完这句话,继续盯着天花板,脑子里完全拒绝了外界的声音,所以他没听到苏素还说了些什么,但是他看到她最后摔门出去。摇了摇头,苏素向来是内柔外刚。

来见苏匀浙的时候,沈北年谁也没带,而是孤身一人来到了医院。

上次让苏匀浙和沈北年单独谈完话,沈北年就去了舟山那么危险的地方,而苏匀浙也突然说自己才真正的凶手。这一次,苏素就留在房间里,不愿错过任何东西,也想避免任何尖锐的情况出现。

“苏素,我和沈北年还有事情说,你要不要先去看看午饭好了没有?”

苏素坚定的摇摇头,“我刚刚去接我哥的时候,顺便去问了一下,食堂说要到十二点半点的样子才能吃午饭。”

苏匀浙无奈,沈北年却不置可否,“你要我过来做什么?”

“我知道了陆瑜那边出现了新的证据,如果那个证据的真实性可靠性都得到了验证,那么很有可能罪过会一次性的过到陆瑜身上。”

“这些我都知道,你叫我过来应该不是要跟我分析这份证据带来的后果吧?”

“当然,我可以告诉你这张照片是怎么来的。他利用的是一种高级的科技,可以让指纹的痕迹保持最新鲜状态好几天。”

“也就是说,那个人就是陆瑜身边,而且这一切都是事先就设好的局?”

“是。”

“你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要陆瑜的命?还是要沈家家破人亡?”

苏匀浙缓缓闭上眼睛,“你要守护陆瑜我可以理解,因为我也和你一样,但是我和你不一样的在于,在陆瑜的对立面,其实还有一个人需要我的守护。”

“确实呢,在自己母亲和爱人之间选择,你会选谁呢?”

“沈北年,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两败俱伤的局面,我想真正可以阻止她复仇的人,只有你父亲了。”

“你是说你母亲恨我父亲?”

“不,是爱。一种狂热却压抑的爱。里面的很多东西,我不能告诉你,你要是想要知道,就自己去查出来。还有一个就是,关于陆瑜,若是以后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希望你也不要伤害她。”

沈北年出了医院,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他总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追查下去,不然后果一定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但是爷爷的死,他不可能就这么算了。

苏匀浙看他离开时候脸上分毫不减少的坚定,只能苦笑一声,看来有些话他还是没有听进去。也是,大多不知道事实真相的人,都听不进去别人的经验劝告,非要自己撞得头破血流,才会明白。

苏素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她越来越听不懂两人的谈话了,总觉得他们说的都非常隐秘,苏匀浙的母亲和沈北年的父亲?这是怎么回事儿?

“放心了?”苏匀浙结果苏素手里的苹果。

苏素手一抖,“苏匀浙,你这么折腾我,不过是因为知道我喜欢你。但是十年了。从十四岁到二十四岁,你还要折腾我多久?”

苏匀浙看着她委屈的表情,扯了扯她的衣角,然后一把将她拽的跌倒在自己的身上,手抚上她的发顶,“傻瓜,你看我这样子,那还有什么精神折腾谁。”

苏素惊讶的抬起头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啊。”

“不对,你刚刚说这句话——匀浙,等这件事过了,我们就结婚吧。”

“这话不都应该男人来说吗?”

“你一直都不主动,我只好主动了,那你答应吗?”

“好。”苏匀浙另一只手也抬上去,将苏素抱紧在怀里。

这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应该就是苏素了,自己没必要等到失去的时候,才去感叹所谓的失去才知道珍惜。他想他现在就珍惜,一切会不会向好的方向发展?

就在沈北年去见过苏匀浙的第二天,律师发现了一件突破性的证据,一个原本已经被损坏的监控里面显示,一个四十岁左右的女人来过阳光医院,而陆瑜也在不久之后进了女人所在的病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