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艺考生 >  第13章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13

阮卿的喉结动了动,“没,没有。”

阮卿不知道回复什么话,但想着肖度昨天晚上对他做的一些事儿,觉得有些尴尬。

但不过,既然在清醒意识下的当事人只有他一个,那么随便说几句糊弄过去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阮卿纠结了一会儿,说道:“昨天,在你没喝醉之前,李振有事就提前回去了。你喝醉酒之后,我就把你带了回来。”

肖度摸着额头,说:“阮卿。”

他突然叫他的名字,阮卿有些呆愣。

“嗯?”

“我的裤子怎么脱了。”

阮卿思考了几秒,想了想裤子的问题,最后解释道:“你自己脱的。”

“噢。”

肖度低头看了看,他没有掀开被子,但面色有些微红。

“那个。”阮卿的目光看向了别处,说,“我先去吃早餐了。”

肖度呼了口气。

“好。”

阮卿离开寝室之后,肖度从床上坐了起来。

床旁边摆了一张桌子,上面放了一册新闻稿,那是他上个星期标注过的。

寝室在阮卿走之后瞬间空旷了,他随手翻弄了一下手边的新闻稿,接着看了眼门口,下床翻开衣柜,拿出了一条新的内裤。

阮卿走在前往食堂的路上,可他的脑子里,却想着刚刚的那一画面。

虽然每个男生在成长之路上都会必然经历这些事情,但是对于阮卿来说,他还是第一次看见除他以外的男生的生理反应。

说实话,

有点大。

阮卿的四周有着不停在边走边百~万\小!说的同学,突然之间,他觉得自己的思维开始混乱了。

他的思维,好像有点不纯洁了。

李振当天中午就回来了。

阮卿是在食堂看到他的。

彼时阮卿正吃着学校的黄焖鸡,没注意到李振坐了过来。

李振刚一入座,筷子就伸进了阮卿的碗里。

“好歹通知一声啊,吓我一跳。”阮卿说。

李振顽皮地说道:“你胆儿都这么大了,怎么还怕一双筷子。”

“什么胆儿大。”阮卿问。

“昨天啊。”李振的脸颊上贴了创口贴,说话的时候创口贴皱出一道纹,“你怎么把度哥送回去的。”

阮卿想了想,“我力大无穷。”

李振嗤笑一声,“吹吧你就。还力大无穷,怎么不来打篮球。”

“篮球不是爱好,再说,和你组一队,我怕被砸。”

李振咽了一口米饭,“什么跟什么啊。”

阮卿说:“你昨天怎么不提醒我肖度喝不了酒。”

“谁知道他吹这么多罐啊。”李振又夹了一块阮卿碗里的鸡肉,吞吐着说,“再说了,我也不好劝,度哥什么脾气你也知道的。”

什么脾气……

阮卿想了想,肖度是什么脾气呢?

好像平常有什么事儿总是最后一个发表意见,懂得留人情面,又似乎不善言辞。

这样想着,他又想到了今天早上的事。

“你脸红什么啊。”李振奇怪地看着阮卿,问道。

“没什么。”阮卿用筷子戳着米饭,回过神,转而问道,“对了,你们决赛什么时候开始?”

“今天下午。”李振说,“和曾永星他们打。”

“要我来加油么?”阮卿问。?“你说呢。”李振眼珠突然瞪着,差点拍案而起,“你再迟到,我就……”

“你就什么。”阮卿一阵莫名其妙。

“我就在度哥那里告状!”李振塞了口排骨,闷着嗓子说道。

阮卿眯着眼看着李振,李振的腮帮子越吃越鼓。

目光上移,不免注意到了李振脸上的创口贴。

“你脸怎么了?”

“没事儿。”李振吐着骨头,“昨晚睡觉的时候磕了一下。”

“疼么。”

阮卿无意识地问出这一句,李振停下筷子,抬起头看他。

疼么。

李振看了阮卿三四秒,随后挤出一丝干涩的笑容,哑着嗓子道:“有点儿。”

阮卿想起肖度昨晚帮他付了饭钱的时候,篮球赛正好快开始了。

阮卿这次很早就到了篮球场,也和肖度他们会合了。

他直接对肖度说:“你昨天帮我付的钱我用微信还你吧。”

肖度没想到阮卿上来就是这么一句话,随即定了一会儿,“不用。”

“说好我请客。”

此时,裁判吹了口哨,要上场了。

肖度留下一句话:“没事,都一样。

这一场比赛明显比上一场打的要难很多。

阮卿看到敌对的曾永星的时候,就知道这局他也势在必得了。

刚到球场的时候,阮卿还是不免注意到了曾永星的眼神,透过去,发现曾永星正在一脸不快地看着肖度,顺带也看了看他。

如果阮卿不认识这个人说不定会被他吓到。

但是经历了那天晚上的事情之后,阮卿只觉得曾永星这个人,更加幼稚了。

双方的队伍都不缺加油鼓劲的主心骨。

曾永星那队使他们自己办组织的,A1理科班。

而肖度这一队则是艺术班一手策划的,主负责人是许乐易。

许乐易从不缺席肖度在场的所有活动,而且每场都要做主心骨。

阮卿站在观赛栏边上,耳边却传来几句闲言碎语。

阮卿一般是不喜欢偷听别人说话的,但无奈聊天的两位女生声音实在有些大,还附有穿透力。

阮卿想不听到都难。

“你听说了吗,许乐易每次送给肖度的饮料和水,肖度碰都没碰过。”

“怎么可能,有人可是亲眼看见肖度喝过啊。”

“怎么不可能嘛,每次肖度都把许乐易送的水换成别的了。好像就是上次开学典礼,我有个广播站的朋友告诉我肖度压根就喝会许乐易的饮料……”

“真有这回事儿啊……”?“可不嘛!”

阮卿抬手擦掉脸上的细汗。

没想到许乐易的追逐路这么凄凉。

但阮卿想了想,那次开学典礼之后,他明明看见阮卿喝了脉动啊,哪里没有。

赛场上的比分在一时间突然拉开差距。

肖度的队里有位队员几次防守没有跟上,被对面钻了空子,进了几个篮板。

但当前半场的结束哨声吹响,阮卿又发现比分居然追平了。

原来是在上半场最后一分钟里,肖度进了好几个球。

阮卿深呼吸,不知道为什么,他居然被这场比赛的氛围带动了。

虽然不懂运动的他并没有觉得打篮球的场面有多震撼。

“比分追平了。”阮卿把水递给李振,“可以啊。”

“还差点意思。”李振说着,身上全是汗,阮卿递给他毛巾。

李振还没拿到毛巾毛巾却到了肖度手里。

肖度在李振的身边,目光看着阮卿。

他的身后,还站着许乐易。

“度哥你……”李振一时间说不上话来,摇摇头,接过了阮卿递来的新毛巾。

肖度擦了擦汗,许乐易从后面走了过来。

四个人围成一个圈,人不多,但在观赛的人堆里却格外显眼。

许乐易把饮料瓶盖拧开,小姑娘废了很大力气,脸都拧红了。“肖度,给你喝。辛苦了。”

然而肖度却没有接过许乐易的饮料,而是盯着阮卿手里的水说:“给我一瓶。”

“哦。”阮卿立马抽了一瓶水递过去。

肖度拧开瓶盖,想到什么,偏头对许乐易说:“我不喝饮料,以后别给我送了。”

许乐易的脸青一阵白一阵,有些说不上话。

阮卿被肖度这番操作整愣了。

美女送来的饮料你不喝,暴殄天物啊。

阮卿封闭心里作祟的八卦细胞,看着肖度,说:“你们加油,别输了。”

此时,许乐易已经默默离开他们这一圈,李振也去做准备活动了。

肖度似乎有话要对他说。

“不会输。”肖度把水喝了一大半,道,“你希望我们输么?”

阮卿摇摇头,“当然没有,你们肯定要赢了才好啊。”

肖度放下水瓶,转过身,留下一个背影。

“赢给你看。”

下半场的决赛再次打响。

肖度的态度丝毫没有对许乐易起任何作用,她依旧在招呼着艺术班的拉拉队鼓舞着加油。

阮卿似乎被感染到了,突然也卖力地喊了一句:

“肖度!李振!加油啊!”

这一句呼喊在人堆里绝对算不上有多大声,可是肖度和李振却偏偏听到了。

尤其是李振,朝阮卿比了个必胜的手势。

曾永星站在球场中央,看着这一幕,冷哼了一声。

双方对立,他最想打赢的就是肖度,不管怎么样,这场比赛的冠军他势在必得。

十分钟过后,双方的比分依旧没有什么变化。肖度这边是稳扎稳打的作风,而曾永星几乎每次攻击都很凶猛,好几个人都拦不住他。

离比赛结束只有五分钟了,阮卿捏了一把汗,目光始终不移地盯紧计分盘。

然而此时,赛场上却出现了不和谐的声音。

曾永星那方有个叫王浩的队员被李振绊倒了,他站起来之后就把李振手里的球给拍了下来。

裁判立即吹响口哨。

“老师!他犯规!”

李振不解:“我哪犯规了?”

从阮卿这个角度看,李振其实只是做了一个假动作,是王浩没站稳,自己不小心摔倒的。

而对方却一口咬定是李振犯了规。

李振撸起胳膊说:“我犯规?你自己不小心摔倒的还怪上我了?”

王浩虽然在A1班,但脾气还是有的。

“你他妈玩阴的玩的不赖啊,犯了规还反咬一口!”王浩几乎是冲着李振鼻子喊的。

李振的脾气,阮卿很了解,他从来都不会主动惹事儿,但是莫名其妙的冤枉事儿从来都不虚。

“我玩儿阴的?”李振气得青筋暴起。

“你们队的手段还他妈少么?你李振什么玩意儿,这点二毛子球技过家家呢?”王浩说话越来越过分,阮卿看着李振,他似乎忍不住了。

南市一中的校规每个人心里都还有数,谁打架挑事儿,先动手的那个永远没有说话的权利。

李振最终还是忍住了:“行啊,我不和你吵,要罚球罚球,我无所谓。但我奉劝你,嘴巴放干净点儿,别有事儿没事儿就骂娘,你父母把你带到这份上也不容易。不过你不会做人就怪不得谁了。”

李振这番话让王浩吃了闭门羹。

王浩知道,此时说什么话都没用了。

人家不动手,开口骂娘的是自己,还能怎么办呢?

李振走到肖度身旁,肖度问:“没事吧。”

李振摆摆手,“没事儿,碰到狗了。”

比赛重新开始,肖度这边被罚了球,还好比分差距不大,就算王浩进了也能追平。

阮卿观察了一会儿曾永星的投篮时候的姿势,弹跳的时候确实挺有力度的,所以实力不容小觑。

不过最后三分钟的时候,肖度把比分又追平了。

“度哥!”李振摆着手臂,“这儿!”

肖度看了李振一眼,点了点头。

身旁又围了很多人过来。

阮卿作为看过半决赛的人,知道肖度又想故技重施,趁人不注意投个三分。但如果阮卿没记错,上次看半决赛的时候A1理科班的球员也都过来了,还讽刺了一番肖度的假动作。

果然,几个敌对球员猴儿似的窜到肖度身旁,手臂一个举得比一个高。

可下一秒,肖度脚步和方向却换了位置,球一弹,到了李振手里。

敌对球员明显还没反应过来。

李振转步,蹬腿,一个高扣板,计分盘又多了两分。

待到球落地,李振身旁的曾永星飞速地得到控制权,运起球朝肖度队的篮板冲去。

这一刻,观赛栏的所有同学都压着嗓子,屏住了呼吸。

连同阮卿。

这是最后一个球了,如果进了,肖度他们就输了。

如果没进,那么他们就赢了。

阮卿的心跳伴随着曾永星运球的速度一同跳了起来。

那一刻,他真的很希望,肖度他们能赢。

“肖度!!!”阮卿开头呼喊道,“加油啊!!”

这个距离,他应该能听得到。

然而下一秒,肖度堵住了曾永星运球的路,很快就得到了球的控制权。

肖度一个起跳,双手对准篮板,又投进了一个两分球。

观赛栏里的同学再次欢呼起来。

阮卿鼓着掌,许乐易呼着嗓子喊,丝毫不顾自己的形象。

而曾永星这边加油的同学都像吃了鳖一般,面色难看。

曾永星为了打败肖度,使尽浑身解数,也依然没有取到成效。

哨声再次吹响,宣告着这场篮球赛的结束,也宣告了肖度的队伍,取得了比赛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