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黑衣女巫洛伊 >  第148章:天梯

笔下文学吧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洛伊他们穿出密林后眼前一片广阔,眼前出现一片空中草原,一位天神站在那里看着他们,天神身边有几个灵兽,身边还有几只灵禽飞舞。

看到天神看向他们,洛伊和大家一起往天神的地方跑去,看着不远可是还是跑了很久才接近天神,可是那些四角灵兽一看到他们就露出尖牙,发出警告声,洛伊他们才站住。

只见这昆仑山的天神长着人的脸,身型确是老虎形状,长着老虎一样的爪子,身后九条尾巴,一条赤蛇挂在他脖子上。

“拜见天神,我是来自白衣巫族的公冶羽,这是公冶新,这位姑娘是黑衣巫族洛伊,那位是红衣巫族的安然。”公冶羽上前行一礼介绍众人。

“我是掌管昆仑山的陆吾,你们能来到昆仑山也是有本事的,难道你们也是要往东去天梯?不死药你们都拿着了吗?”天神淡淡说着

洛伊他们一脸疑惑互相看了看,公冶羽回答道:“我们打算往东去峚山取玉膏。”公冶羽回答道

“去峚山?你们不是和其他人一样去攀昆仑山的天梯上天界?”陆吾诧异看着他们,洛伊他们连连摇头表示否认。

“也是,你们年纪尚轻,哪里会想到生老病死,加上不死药在人间是何等稀有,也不是一般人能得到的,不过,既然你们是巫师,去看看天梯也是好的,毕竟以后你们也有机会,上这昆仑山连接天宫的天梯。”陆吾说着看向他们。

陆吾看向身边一只四角灵兽说:“你带他们去天梯看看,他们是青鸟送过来的,你可不要打什么主意。”四角灵兽不甘地点点头算是答应了。

四角兽开始往东去,洛伊他们拜别天神陆吾后,跟在四角兽后面往东去。

“什么是不死药?我怎么没听说过?”公冶新问公冶羽,公冶羽也是摇摇头,他看向洛伊,洛伊也耸耸肩表示不知道,看来这灵境比他们想的还要神秘。

昆仑山很大北边是雪山,南边是密林,东边云雾缭绕高耸入云,洛伊他们跟在四角兽后面跑得很快,半日时间就来到东面的山腰出,那里有一个圆形高台,高台上有一个天梯从云端直落而下。

高台是由昆仑山的青玉砌成,巨大青玉砌出九层高塔气势恢宏,塔顶仙气缭绕,清冷不可侵,和昆仑山的山色融为一体。

高台下面还能看到有人,似乎在守侯也似在等待,洛伊一行人走近时才清高台下的人,正当洛伊还想往前走,突然脚玲震动了一下,她好像领会脚玲的意思,不要再往前,就停下脚步。

其他人看到洛伊停下了,也没有继续往前,都站在原地看着那些奇怪的人。

一个老人身穿青袍,在一个简易的草庐里打坐,他眼睛微眯一动不动,他身边有两个半百的老人在对弈,十分专注,他们不远处有一个白须黑衣老人一直抬眼看着天梯。

“这些老巫师是来登天梯的吗?”洛伊好奇问四角兽

“他们都没能登上去,也不想回人间就留在这里。”四角兽说着

“人在人间可活100岁,在灵境可以活300岁,去到天庭可以1000岁以上,所以人间很多巫师想登天梯就是为了活得更久一点,如果登不上也会留在灵境,也可以活得比人间长。”四角兽看向洛伊。

她们的对话引来黑衣老者的视线,当看到洛伊一身黑龙山弟子打扮时很诧异,他缓步走向洛伊,洛伊看到这位老者穿的也是一身黑袍,有点像大巫师的打扮,于是上前一礼道:“前辈,晚辈是黑龙山弟子洛伊。”

“已经很多年没有黑龙山弟子来到昆仑山了,上一次来的弟子也是女娃,好像叫未瑶。”那老说道

“未瑶。”洛伊喃喃重复着,怎么这么熟悉的名字,她一下子没有想起来。

前辈,我看您穿着黑袍,您也是黑龙山巫师吗?”洛伊问到

“我是来自黑龙山,但也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年我偷拿了黑龙山的不死药,结果还是没有登上天界,不死药也没有了,我没有脸面回黑龙山。”老者说着看向洛伊

“你们也是来爬天梯的吗?”老者问到

“我们只是经过这里,要去峚山取玉膏。”洛伊说道

“前辈,没有不死药就不能登天梯吗?”洛伊好奇问着

“没有不死药上到云端就会被天威震得尸骨无存。”老者边回答边又抬头看向天梯

“最后一个上去的人还没有下来,已经一个月了,不知道是上了天庭还是飞灰湮灭了?”老人喃喃道

洛伊他们听到后面面相觑,原来登个天梯这么危险,即使有不死药也不一定能上天界,搞不好就尸骨无存。这时大家身上的本命尸蛊也感到了危险,开始躁动起来,他们知道那几个老巫师身上的蛊虫必然很强大,才让他们不安。

大家互相看看也没多停留,洛伊他们告别老巫师就继续往东,四角兽没有继续送他们离开,洛伊他们谢过四角兽,一路往东飞奔而去。

四角兽看他们走远舔了舔舌头,这四角兽是帮助天神陆吾管理昆仑山,它生性凶狠爱吃灵兽和人,由于洛伊几人是西王母送来的,天神陆吾都不轻易伤害他们,它只好忍住没发凶狠本性。

四角兽目送从它手里逃脱的小巫师们,看向东面的湖泊露出冷笑:“便宜了那些家伙。”

昆仑山因有积雪,因此山中有很多湖泊和溪流,水映山色,湖映天光景色蔚为壮观,洛伊他们站在一个湖边,看着眼前静逸景色,人的心胸也变得清澈宽广。

夜幕降临,洛伊他们在湖泊边休息,火堆边洛伊靠在大黑狗洛三身边,今天采的草药不少她刚整理完,才准备休息。

当大家都疲惫地睡去时,原本平静都湖面泛起一阵阵涟漪,接着好像镜面被打得粉碎般,密密麻麻的影子从湖面往他们游来,一切都悄无声息,直到爬上岸边,沙地发出沙沙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