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宝,石板,再加上凯多也了结了一些当年的恩怨,这次行动可以说是大丰收。

在水滴石板力量下,涌入的水流中间分开了一条通道,凯多卷起焰云带着所有人离开了这里。

以他的能力也能带走大量的财宝,但是一只带着财宝飞翔在天空中的巨龙太过引人注目了,所以他才没有这样做。

“天都亮了吗?看样子我们花费了不少时间啊。”

重新回到地面上的众人看向了刚刚升起的朝阳,下去的时候是午夜,而现在太阳已经重新笼罩了天空。

“毕竟是新世界的海贼,我们的实力还是不够啊...”烬看着肩膀上留下的伤痕还是有些不满,这样的实力可不够,一个海贼都能对他造成这样的伤害。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他可不配谈论复仇。

虽然看上去伤得不重,但那是动物系,露娜利亚族,宝可梦能力三重结合后产生的强大恢复力自愈后的结果。

沙伊娜倒是没事,对手是随机的,她遇到的那些弱了不少,根本没能伤到她。

最后遇到的那两个CP0的成员倒是实力不错,但是他们刚开始交战的时候,阿尔宙斯就找到了自己的石板,用海流解决了他们。

那两人可没有王直那样强悍的身体,在海流和雷电的双重作用下同样成了财宝洞窟中的一部分。

“你们两个够了,本大爷才是受伤最严重的好吗!”

“啊?可是你这家伙不是自己被自己误伤的吗,还真是能拖后腿呢。”这次不是沙伊娜,在奎因的卖队友政策下,沙伊娜决定暂时不再鞭尸他了。

不过这招对沙伊娜有效,对烬无效,所以他再次迎来了背刺。

“凯多大哥,阿尔宙斯大人,你们下次能不能考虑一下自己人啊。”躺在焰云上奎因无力的吐槽着,这个世界对他有些不友好,为什么只有他被电啊。

阿尔宙斯没有说话,放电的是凯多不是他,不过凯多的思路明显和奎因想的不太一样。

“唔咯咯咯,奎因,你还是太弱了啊,如果你注意到自己身上的情况提前用霸气阻断电流的话就不会受到影响了,等出航后我会好好锤炼你的,你就和烬他们一起修行吧。”

“不用了吧,凯多大哥...”

凯多的锤炼可是真正意义上的锤炼,挨打可以说是霸气必备的修炼过程,就算是那些自我觉醒的霸气,在后续的锻炼上也少不了挨打这个过程。

凯多的锤炼对于修行确实有益,但是疼也是真的。

“别客气,你可是老子的船员啊。”

凯多决定的事情可不会轻易更改,就这样奎因也被拉入了霸气速成班里。

奎因生无可恋地趴在焰云上,看着湖面思考人生。

湖泊由于下方出现的缺口导致大量水流涌入,在湖面上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漩涡,约翰觉醒的能力又破坏了周围的地形,导致周围的海水不停的注入这里,水位倒是没有下降。

除非哪个鱼人跑到这地下去挖掘,不然没人能发现下方的秘密,毕竟所有的知情人要么在凯多的焰云上,要么就在下面了。

先前的约翰的行为引起了小规模的地震和海啸,不过那些避难船都是栓死在地面上的,倒是没受到什么影响。

但是如今情况变化,潮水想要退回去的时间恐怕要延长了。

而这个时候,奎因好像看到了什么东西,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他掏出了一个望远镜。

“喂喂,你们看一下那边,那是不是小鬼头的那只蛇怪蜥蜴?”

奎因的视线中,一只绿色的蜥蜴正奔跑在海面上,而且肚子上还被开了一个洞,随着它的奔跑血液还不停地滴落在水面上。

似乎看到了天空中凯多的身影,正不停的向这里嘶吼着。

这就是最奇怪的地方,平时伊丽莎白除了会试图待在阿尔宙斯旁边,大多数时间都和奥尔嘉形影不离。

他们行动前把奥尔嘉和阿西埃都安排在了那家酒店里,那里的地势先前的小规模海啸根本没有波及到那里,出现在这里还受了伤可不对劲。

烬从焰云上跳了下去,带着受伤的伊丽莎白返回了焰云,虽然伊丽莎白能听懂他们的话,但是只有阿尔宙斯才听得懂伊丽莎白在说什么。

“呀,呀,呀吖,呀!”

“你这家伙别乱动,老子可没给蜥蜴治过伤,疼也给我忍着,这个伤口不缝上的会死的。”

奎因被迫充当兽医,他不是没治疗过野兽,是没治疗过蛇怪蜥蜴这个在外界早就绝种的种族。

不过它并非是在喊痛,而是在求援。

“它说奥尔嘉被一个人带走了,阿西埃现在在酒店里生死不知,就在月亮还没消失,太阳快要升起的那段时间。它还说自己已经记住那个人的味道了,让我们赶快去救奥尔嘉。”

“人贩子吗?敢在纳特霍王国的中央酒店里绑架人口,他们不怕成为灰色世界的公敌吗?”

纳特霍王国允许各种灰色交易,但是绝对不许在中央酒店里出现任何危害客人安全的行为,这也是这里能成为灰色交易中心的原因之一。

“奎因,你先回去治疗一下阿西埃,然后开船到我们约定好的地方去,真是的,难得的好心情全没了。”

凯多原本上扬的嘴角彻底垮了下去,他的属下可以失败,可以犯错,有点性格也没什么,但是他看上的见习生居然被人掳走了,这对于他而言是个巨大的侮辱。

“沙伊娜,你也跟奎因一起去吧,尽量把阿西埃救回来。”阿尔宙斯随后也让沙伊娜一同前往,他可是还记得奎因说的那个可能性,阿西埃这个顶级的材料学家可没那么好找。

由于先前大落潮和约翰果实的缘故,周围的海水都在涌入中心区域,天亮之前那段时间根本不可能开船离开这里,那个带走了奥尔嘉的人就算出海了也还没有走远。

凯多要让他知道,不是什么人都可以随便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