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且更可怕的是,温景洐此刻也真的像个传说中的小媳妇似的,低眉顺眼的看着她,一副任由她宰割的样子!

如果她真的开口让他以身相许的话,他应该也会答应的。

救命,自己在想什么!

怎么能想这种事情!

左柚摇了摇头,赶紧将这带着点涩涩的东西甩出去。

她回过神,脚步赶紧往后退了退,然后尽量绷着严肃的语气。

“外面太危险了,你先别出去,我去教训一下凌霄。”

说完便气势汹汹的转身出去了。

冲着凌霄和那个可怕的女人去的。

温景洐本想叫住她,不曾想身后的楼梯忽然传出一丝动静。

他警觉的转身,便看到了躲在楼梯后面的刘悦,和自己的亲小姨唐语嫣两人。

温景洐没什么表情的看着她们俩。

刘悦和唐语嫣脸色立刻扬起同款尴尬的笑容。

刘悦:“额,温老师,我们只是路过,你信吗?”

唐语嫣疯狂点头。

“是啊是啊,我们真的什么都没看到,绝对没看到你故意卖惨扮可怜逗小柚子!”

温景洐:“........”

刘悦看了唐语嫣一眼,眼神绝望。

唐语嫣似乎也意识到自己一不小心说了大实话,赶紧捂住了嘴,然后嗖的一下拉着刘悦的手就跑了。

温景洐再次无语。

不过眼下也不是管她们俩的时候,温景洐更在意的是外面的左柚。

他答应了左柚不出去,便不会出去。

于是脚步一转,直接上了二楼。

从二楼的窗口,刚好可以看到楼下的场景。

而此刻的外面。

从左柚动作迅速的将温景洐给拽走之后,凌霄本来是打算赶紧过去把温景洐给叫回来的,却被身后的人直接叫住,根本脱不开身。

没办法,凌霄只能暂时先解决这里的事情。

他走过去和门口的保安说了两句,解释了一下这是自己认识的人,不是什么偷偷前来的粉丝或者是娱乐记者之类的,那保安才放下了准备叫人的电话。

不过话虽这样说,保安看向凌霄的视线却充满了深意。

作为在演播大楼工作的保安,见过的大大小小的场面也不少。

虽然之前见到的更多的是美女和老板的组合,但是偶尔也见过富婆和美男的组合。

他看凌霄和那富婆的样子,倒是和那种情况很相似。

啧啧,真没想到,这年轻人有手有脚的,居然还会做这种事情!

tui!

真是丢了他们男人的脸!

保安最厌恶这种吃软饭的男人了,因此进到保安室之后,便忍不住在手机上和人吐槽起来。

而那富婆虽然被凌霄认证了熟人的身份,但因为身份不明,还是不能进来,只能站在门口和凌霄说话。

她冷哼一声,丝毫不留情面的直接骂起了凌霄。

“刚刚叫你过来,还在那磨蹭什么,腿断了吗!真是个废物!”

凌霄自从当了明星之后,还从未被人这样辱骂过,一时间握紧拳头,脖子上青筋蹦起,心里的愤怒像火一般蔓延。

“怎么,你还不服气,想打我?你敢吗你,你要是今天敢动老娘一根汗毛,我明天就要你滚出娱乐圈,再也见不到你这个人!”

富婆恶劣的笑了笑,丝毫不把凌霄的愤怒放在眼里。

“行了,别在这傻站着了,温景洐被人带走了,你赶紧再去把他给叫出来,刚才距离太远了,我没看清楚,你再把他叫过来我仔细看看。”

想到屏幕上温景洐那种完美的脸,富婆面上终于多了一份笑容。

“这事你要是办好了,好处自然少不了你的。”

凌霄低着头,差点直接气笑。

她是真的以为自己多有能耐了是吧?

刚刚他把温景洐给骗出来已经是想尽了办法,现在他哪怕是再去叫,温景洐也不可能再答应了。

而且他刚刚也确实按照她说的将温景洐给叫出来了。

如果不是她提前下车打草惊蛇了,说不定他已经将温景洐给叫到了合适的位置,让她看个清楚了!

现在她还好意思反过来怪他没本事?

凌霄刚想忍着气解释,却不想身后忽然响起一道不屑的声音。

“凌霄,你是发现娱乐圈混不下去了,然后改当拉皮条的了?”

凌霄转身,便看到了表情厌恶的左柚。

他一噎,被左柚毫不留情的揭穿他刚才的行为,面上一阵不羞愤。

可想到左柚背后的左家,却也不敢对她说什么,只能硬生生的受着。

但是他不敢,不代表别人不敢。

那富婆并没有追看这档恋综,这几天也没怎么看娱乐圈的新闻,因此完全不知道左柚的身份。

眼下看着她那张年轻貌美的脸,再看看她从演播大楼出来,只当她是个小艺人而已。

而且是她最讨厌的年轻漂亮的女艺人!

她嫉妒的目光在左柚脸上扫过,然后冷笑道:“小姑娘,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不然这圈子更新换代的,明天你怎么消失的都不知道。”

这是在隐晦的威胁左柚,告诉她她有能力让她在圈子里消失。

左柚皱眉看了她一眼,接着忽然问道:“这位阿姨,请问你今天早上出门的时候刷牙了吗?”

什么?

这风马牛不相及的回答成功的让对面的女人愣住。

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左柚的后一句话紧随其后。

“我猜你肯定没有来得及刷牙,不然的话你的口气不可能这么大。”

左柚说着,还捏着鼻子做出了个嫌弃的动作。

“太臭啦,都熏到我了。”

先是一声“阿姨”,再来一句“太臭”,对面的富婆直接被气得面色铁青。

“你,你个小——!”狐狸精!

一句骂人的话还没说出口,身后一道鸣笛声响起。

保安本来正在看好戏看得津津有味,目光注意到来的那辆车,赶紧从保安室出来。

在自动门打开的时候还扬起笑脸对着那辆车挤出了最灿烂的微笑。

“白小姐!”

那辆车在行驶到左柚三人身旁的时候,车窗摇下。

阻隔着车内车外的玻璃消失的时候,车内人的身影出现在几人的视线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