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星际最强大脑 > 第20章 合约

姜洄提了两个附加要求,而且要求必要达成的,不然就只能算是谈掰了。

一者是要求海露思集团调查智能系统故障的原因。到底是智能系统本身品控差导致运作过程产生故障,还是个体零件质量有问题埋下隐患导致后续故障……反正就是要追根究底,不要含含糊糊。

死,也总得死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能去到下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原身现在应该是做不到了,姜洄却还活在她体内。不管这件事到底是怎么样的,她也总该替她讨回这个公道。

在彻底弄清楚整件事后在消费者周刊报公示此事并道歉,也算是为原身稍微出了口气。

还有第二件事,希望海露思集团召回TM批系列的产品并全面排查其质量。

据悉这系列产品已经不止第一次出事了,在姜洄之前光是上报的已经有三桩特大类型的意外,还不算其余私下解决的小事故数单,这在星际中已经不算是秘密了。即便是卡莱特许嘉这样的非行业任务也对这系列产品有所耳闻,只都是坏名声罢了。

这种水平的产品若换作别的中小财团,可能早就被上边盯上了。他们今年不但没有接到相关部门的警告,还新上架了几个新系列的产品。大概也是工作做到位了,到底也是钞能力到位。

姜洄可以说是这系列产品中最大的受害人,甚至可以说也是这个系列产品的“掘墓人”。如果不是她的魂不知怎么地从蓝星过来在这具身体上活过来,海露思集团大概要摊上一次大丑闻了。

所以不管是于公于私,姜洄最最希望他们立刻对这个产品能立刻展开调查,不要再发生这样的惨剧了。这样的出事率已经很夸张了,不能用寻常的故障率来解释。

不料对这第二条安迪却是当即就应答了,反而前一条还要向集团报备。

“姜女士想得周全,您真的一位心地慈善的人。在找到您之前,我们集团已经开了相关会议检讨反省了,并且现董事会也已经下达了决定要停止生产TM系列的产品,并将售出的所有TM系列的产品全线召回,力求不要再发生诸如此类的事件。这一点您不需要担心,我们集团素以诚信经营XXXX,力求为所以顾客提供更优质的产品和服务。”安迪用一种略有些佩服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女孩。

姜洄:……后面的广告倒也不必了。

而且她真心对海露思集团没啥好印象,几次三番出事也不好好调查,看着也是一直用钱堵嘴的方式。用钱堵嘴受害者接受了也就算了,可问题是你们出这么多问题怎么就不花点功夫排查下产品问题,早点发现早点给解决了不就没后来的事情了。

这次下架大概也是危机公关,实在没办法采取的办法,并非是真心想要改过了。

姜洄以为这个海露思集团就是个利益至上、行事不顾后果典型的资本财团。

不过——

这位来谈判的员工安迪倒是个“怪人”。她看向屏幕另一端的人神色莫名有些微妙。

看着对方苦口婆心地叮嘱,信誓旦旦说他们集团已经决定要停产TM系列的产品不用她特地提出来之类云云的。

对方是为什么不想她单独提出这条要求,为此还各种为集团这项决策各种打包票。一会儿又说两条附加条件集团那边看了可能会有意卡着不过……连自己人的坏话都说起来了。所以从动机上来说,他为什么不愿意为她捎这一条附加要求呢?真的是因为他所说的这些么。

当然不是。安迪是良心发现,不想看着孩子往坑里踩啊。

虽然他才入职集团没多久,但对于这个集团的作风还是有些了解的,更是清楚这个集团心有多黑。

姜洄前一个要求还好,反正谈判各种各样要求他没见过?之前还有个受害者更离谱,不要金钱补助说是不差钱,但却要求给她介绍几个优质出众男性朋友。额,所以姜洄这种已经是很正常了。

但第二个……在安迪看来倒也不是不好,甚至可以说也是安迪心中一直都存在的一个疑问和声音。

他才刚毕业,还未经世事,一腔热血都还不曾被世事浇灌熄灭过去,仍有着一颗热诚的心。

说实话,他挺看不惯海露思集团的作风。TM系列的事情也无数次摆在他们面前,但不知为什么上边一直没重视,并且一次次都想用钱压下去,也一直拖到现在都没处理。

只可惜他刚毕业就签了三年合约,如果就职一年不到就走了可能会对他履历有影响。他没法子只好硬着头皮做下去,这次被推出来当炮灰他心也已经萌生离职的想法了。

所以他更不想看着姜洄踩着这个坑下去。姜洄要求集团召回TM系列产品,集团也刚好是个这样的想法,但怎么样才能合理公示又不会太伤体面。姜洄这个受害人的要求显然是个很好操作的流量点……天知道宣发部那些黑心的家伙会怎么样利用可怜的姜女士。

说不定会各种消费这可怜的孩子,引导星际上的各系媒体去关注她的生活,还会有一些根本没底线的键盘侠在星网上各种恶意揣测。只要往那个方向想就窒息——所以绝对不能提。

他还想苦口婆心地劝告她打消这个念头。

女孩又说:“多谢告知你们公司的决定,不过只要事情未落定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反正最后也是要签署合约书的,到时候一道再签保密协议,到时顺便再加上去应该也不影响,反正你们集团本来也打算这样做的。”

合约书?保密协议?

你们现在未觉醒者都这么牛的么,都学到这种水平的东西了?你仿佛是读着我的心理活动讲的。

安迪觉得想着今天来谈判的自己简直就像个傻X,全程都合不拢嘴,一直都被牵着鼻子走。

他是怕了,现在的未完全觉醒者,如斯强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