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剑丹双手提着竹篮,不想被太多人看见,直接往妹妹的监控室那边走。

先把点心篮子交给琳琳,然后把婴儿篮子交给何婶,让她帮忙照顾到落樱组来领人吧!

结果走到监控室的地上入口附近,首先见到了扫地的何婶。

秦剑丹当少主以前,没少因为乱丢炸鸡包装纸被何婶唠叨,今早又怀疑何婶给琳琳出了勾引哥哥的馊主意,乍一见面有点尴尬。

不过何婶跟琳琳关系很好,之前还舍命救了琳琳,不能对何婶态度不好。

于是秦剑丹将一个篮子在何婶面前举高:“何婶,挑喜欢的尝尝吧,反正琳琳肯定会分给你吃的。”

秦剑丹打算让何婶挑几种点心吃,何婶向篮子里瞅了一眼,便将扫帚斜倚在旁边的枣树上,向秦剑丹微微欠身。

“少主,我已经很久不吃人了。”

吃……吃人?秦剑丹低头一看,果然发现自己举错了篮子,这是把婴儿篮子举给何婶了啊!

“错了,是这个。”秦剑丹马上换了篮子。以他的臂力,其实婴儿的重量和一堆点心的重量并无明显分别。

何婶只拿了篮子顶端的一小块包装好的点心。

“少主,琳琳被会长叫去了,现在不在监控室里。”

琳琳有时会去帮师父煎药,不过师父生病的事要对其他人保密,所以不能细说去师父那边做什么。

“我知道了,我去监控室等她。”秦剑丹打算走下楼梯,又想起应该把婴儿交给何婶照顾。

“何婶,这婴儿……”

何婶吹毛求疵的眼皮眨了一下:“是少主和外面的女人生的吗?琳琳知道可是会伤心的。”

“不是我的孩子!”秦剑丹立即否认,“这是落樱组渡边次郎,和他的内城情人生的孩子!现在内城没有人养,这才送回咱们这边的!再说一次不是我的孩子!”

“哦。”何婶点头后双手接过婴儿篮,“我会帮忙照顾一段时间。不过少主你没必要否认两次,我又没说少主骗人。”

“我本来就没骗人!何婶你可不要跟琳琳乱讲话!”

在总部庭院四处巡逻,好奇的虎痴这时远远走了过来。

“少主,何婶你们有什么事吗?诶这篮子里怎么有一个婴儿?”

“是虎痴啊。”何婶目光慈祥,虎痴入狱之前何婶就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少主刚才交给我一个婴儿,说这不是他的孩子……”

我是那么说过,但是不要断章取义啊!你这么讲不是显得我“此地无银三百两”吗!

结果虎痴不愧是师兄,态度坚决地相信少主。

“何婶你肯定是误会了!这绝不可能是少主的孩子!少主可是练成了「钢铠呼吸法」的人,我作证少主是处男!”

卧槽师兄我谢谢你啊!当着何婶的面大喊我是处男,你还不如说这孩子是我的私生子呢!而且「钢铠呼吸法」只要求修炼之前是处男,修炼成功以后是不是处男就不要紧了!

秦剑丹再次叮嘱何婶、虎痴,不要把孩子的事情到处宣扬,然后一个人提着点心篮,下到了地下三层的监控室。

监控室里果然没人,秦剑丹感觉口渴,放下篮子就直冲冰箱而去。

“嘿嘿嘿,正好琳琳不在,我喝冰箱里的啤酒也没人唠叨了!”

结果来到冰箱近前,才发现视线高度上贴着一张字条,上面写着「别再喝了,我担心你的身体」。

琳琳贴了这种字条来阻止我啊……可是口渴难耐也顾不了许多了。

秦剑丹不管纸条,拉开冰箱保鲜室的门,却发现放啤酒的格子上,又横着一张折成三角柱形状的纸,冲外写着「你不听我的话吗?」

秦剑丹稍有愧色,但还是拿开了这张纸,然后他只看见了一杯啤酒。

从老王炸鸡店外带回来的啤酒,不是瓶装而是玻璃杯配塑料密封盖——外城的啤酒大多如此包装。

但秦剑丹记得绝对还剩下5杯才对,难道剩下的都被琳琳放进冷冻室了?

外城资源匮乏,琳琳经历过捡垃圾吃的困难日子,应该不至于把啤酒扔掉。

保鲜室唯一剩下这杯啤酒,上面也贴着一张字条:「喝酒有害健康,真的有害」。

到了这个地步,秦剑丹就像是许诺“我只是蹭蹭不进去”的男人一样,不可能忍得住。

“嗤啦”秦剑丹轻易拧开了啤酒密封盖,带着冰爽的感觉将明黄色液体一饮而尽,喉咙里的干渴立即得到缓解。

“诶?味道跟平时……稍微有点不一样。是错觉吗?”

※※※

秦剑丹喝完啤酒,躺在妹妹的沙发上小睡了一会,并未感到任何身体不适。

大概下午4时,秦剑丹翻身坐起,妹妹还没回来让他感觉有点奇怪。但何婶说妹妹在师父那边,有师父保护,妹妹是绝对安全的。

虽然师父生了病,但秦剑丹相信除非尼安会倾巢出动,不然别想伤到师父分毫。

“搞不好,师父又在向琳琳传授什么「恋爱经验」呢,师父你有啥恋爱经验啊?别给我们兄妹俩添乱了行吗!”

秦剑丹查看冰箱下层,果然看见琳琳把剩余4杯啤酒都塞进了冷冻室。秦剑丹将啤酒伙伴都拿回保鲜室解冻。

琳琳看见了多半会生气吧……可是不让我喝啤酒,我的人生就减少1/3的乐趣了!

闲着无聊,秦剑丹坐到琳琳的电脑椅上,替妹妹查看9面液晶屏幕上的画面。

目前只有5面液晶屏有信号,设备正处于录像状态,琳琳之后会用4倍速回放检查。

“帮琳琳看点监控,到时候这段时间的录像她就不用看了。也算是为了我偷喝啤酒的事提前道歉……”

屏幕上的一个身影吸引了秦剑丹的注意:这不是李医师吗?他去落樱组的地盘上做什么?

距离较远,听不见李医师说了什么,但他反复拦住好几个路过的时髦女孩,嘴唇翕动仿佛在谈论价格……

不是吧!李医师你不但是整个公会的健康保障人,还是师父的重要智囊!你平时一副与世无争超尘脱俗的样子,怎么也学着「生智组」去落樱会找女人啊!没想到李医师跟我一样是好色之徒!以前真是看错你了!

秦剑丹突然想到,他再继续等琳琳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不如趁现在,拎着渡边的孩子直接去落樱组的地盘,把孩子交给落樱组能省下不少麻烦。

“而且还可以顺便问一问李医师他在搞什么飞机!就这样办!”

决定以后,秦剑丹在点心篮旁边写了一张字条「给妹妹吃的」,然后出了监控室。

秦剑丹离开后还不到5分钟,琳琳就从师父那边回来了,他们兄妹俩完美错过。

看到哥哥留在桌上的,篮子里堆积如山的点心,以及那张字条,琳琳露出了感动的表情。

“这次没有忘记给我带东西吗?真的好多……怎么吃得了这么多……呆会要分给何婶和虎痴师兄才行。”

包子头女孩突然看见了点心篮后边的一只空啤酒杯,她脸色顿时一变。

“不好!”顾不得腿上有伤,琳琳用对她来说很快的步伐,走到冰箱前面打开保鲜室。

“那杯我写了字条的啤酒,果然被哥哥给喝了!”

琳琳后悔地砸上了冰箱门,她双手扶住冰箱,脑袋低垂,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当中。

“我明明已经留下那么多字条警告了!哥哥你怎么还没有意识到那杯啤酒不能喝呢?我以为哥哥最多看到第三张字条就会忍住不喝了!”

琳琳的右手反复拍打在冰箱门上,掌心很快变红。

“我只想……只想让哥哥认识到喝酒的害处,所以才在那杯啤酒里,放了非常微量、非常微量的泻药……”

“哥哥现在在哪儿?如果在总部还能联系到,如果已经外出,万一因为泻药当众出丑怎么办?”

琳琳开始在监控屏幕里寻找哥哥,也仔细查看卫生间是否有使用的痕迹。

“找不到……只能希望哥哥身体强壮,那一点点泻药根本对他无效吧……可万一、万一发生了,我该怎么道歉,该怎么补偿哥哥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