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还好我有练功房 > 14 外门“青罡令”

“找着了。王腾,入谷为役半年零十七天......幼,不到十三岁,还是丁下之资,不得了。”

李仲贤将名册摊开,背负着手越过桌桉走到少年面前,上下打量,眼神中透着质询。

“王腾,你的修为怎么回事?难不成得了际遇?”

陈清焰怯生生朝周围看了一圈,发现众人都停下了手头工作,饶有兴致地望向这边。

迟疑了下,他把之前装有固元丹的瓷瓶拿了出来。

精美瓷瓶刚出现,立马被对方一把抢走,拔开瓶塞,熟悉地药味散发,李仲贤眼睛顿时一亮,可很快又板起了脸,

“谁给你的?”

“是、是丹师大人赏赐的。”

陈清焰低头小心翼翼说道。

“丹师......”

李仲贤脸色一凝,其余人听见后,均是神情微变,纷纷转头继续忙活,竟是不敢再多探听。

李仲贤晃了晃瓶子,半点声响没有,暗自有些失望的同时,还是把瓶子还给了面前的少年,随后回到桌桉,取出一张巴掌大的铁牌,

“我已检测过你的修为,确实满足成为外门弟子的要求。既然如此,先前那份卖身契自行作废。拿着,这块青罡令,是你成为外门弟子的凭证,莫丢了。内门是火熊令、修士是玄骨令,在外面碰上同门,要第一时间出示,听从命令。”

陈清焰接过青罡令,入手竟有些沉。

“滴血认主。”

李仲贤将一把小刀子交给少年。

陈清焰一怔,没想到还有这种步骤,不过还是按照对方说的做了。

鲜红的血液滴落铁牌,双方莫名地生出了一丝联系。

李仲贤此时笑了起来,拱手道:“在下李仲贤,恭喜王腾师弟脱离杂役之身,师弟小小年纪就成了外门,未来修士有望啊。”

“李师兄客气了。”陈清焰拱手还礼。

李仲贤笑着翻开一本册子,说道:“外门比杂役清闲,却还是要干活的,师弟找找看,上面但凡空缺的,都需要人手。”

陈清焰凑到桌桉面前,低头翻看了起来。

【城中南城夜巡】——空缺。

月俸:一百七十五骨钱。

小功:三。

【城中北城夜巡】——空缺。

月俸:一百七十五骨钱。

小功:三。

【城中西城夜巡】——空缺。

月俸:一百七十五骨钱。

小功:三。

【城中东城夜巡】——空缺。

月俸:一百七十五骨钱。

小功:三。

【外城狩猎队】——长期空缺。

月俸:一千骨钱。

小功:二十。

【麟谷商队护卫】——长期空缺。

月俸:八千骨钱。

大功:五十。

【锻器殿铸铁匠】——空缺。

月俸:三百骨钱。

小功:十。

【屠魔殿守卫】——空缺。

月俸:二百骨钱。

小功:六。......

陈清焰一页页翻开,到了后面,册子上有些字迹还很新鲜,似乎刚写上去不久。

“李师兄,上面空缺的,真的全部都可以选吗?”

他有些不解追问了一句。

李仲贤看了眼册子,笑着点头,“倘若师弟胆子够大,不妨接下商队护卫的空缺,一路平安的话,路上未必会遇到什么妖魔,仅需一趟,回来就能赚到师兄十年都攒不下来的钱和大功。狩猎队也不差,平日无需干活,轻松自在,想干嘛干嘛,只需要每个月跟队伍在城外逛一圈,有时还能猎到一些上等肉,油水足啊。”

陈清焰沉默不言。

对方这番话其实提醒的很明显了。

不想死的话,这两个,最好别选。

“李师兄,我选这个。”

陈清焰很快作出决定。

【看守灵田】——空缺。

月俸:五十。

小功:一。

李仲贤看了过去,不禁摇头失笑,说道:

“看来是我想差了。”

陈清焰看着对方的脸,不是很理解对方这句话的意思。

也没过多在意,随口解释了一句:

“我之前经常在骨田干活。”

李仲贤点了点头,“骨田和灵田,差不多吧。不过你要记住了,一旦选定,如果后面没有人接替,你可能要在灵田呆很长时间。”

闻言,陈清焰低下了头。

重新思索了起来。

“师兄,不能直接更换吗?”

“能啊,扣除功劳。”

“怎么个扣除法?”

“十二倍。”

“一年白干了?”

“不然呢?想干就干,就走就走?”

陈清焰不再询问,而是默默思索了起来。

在册子上,其实还有许多未显示空缺的工作,比如每日城中东、南、西、北昼巡、麟谷巡守、骨田看守、城门守卫、炼丹殿童子等等,但均未显示空缺。

毫无疑问,这些没有空缺的工作,才是安全且油水足的工作。

而显示空缺的,尤其是标注为“长期空缺”的,代表风险大,以至于经常缺人。

但报酬也极为丰厚。

反之,月俸与功劳越低,代表危险性越小。

实在太小的,也就没什么人愿意干了。

毕竟一旦接下来了,不是你想辞就能轻易辞去的。

对于【城中夜巡】,陈清焰其实十分了解,毕竟这群巡逻的队伍,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都能遇见,这么多年下来,见过不知道多少次。

他暂时不想加入【城中夜巡】的队伍,虽说在城中巡逻,远没有城外巡逻的狩猎队凶险,但偶尔也是会接触到潜伏入城的妖魔,一旦冲突起来,他担心自己的实力会被领队的修士识破。

生死之斗,很难隐藏。

总之,先低调一段时间。

他有源点,根本不担心实力的增长。

他担心的,是突如其来的意外。

“我就选灵田看守了。”

陈清焰再次确认一遍。

李仲贤笑了笑,拿起笔在册子上划了下,接着离开一阵,回来后将几卷有些老旧的文书递给他。

“师弟收好了,这些东西不能有任何遗失跟损坏,上面记载了灵田各种灵植的习性,好生看护。对了,你说你之前在骨田干活,但师兄要告诉你的是,灵田种的灵植和骨田种的药材不同,灵田里不会有杂役过去,所以啊,所有活都得你自己一个人做,嘿嘿,师弟,真那么好,早被人抢走了。

陈清焰脸被文书遮住,看不清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