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夫人被迫觅王侯 > 第十五章 气死我

谢寡妇在村里就经常向杨老太讨主意,眼下遇到难事,早就六神无主,杨老太说话,她就下意识地跟着点头。

杨老太则是另一个思量,洛丫头在宋太爷那里听到了关于山匪的消息,或许能派上用场。

赵洛泱和谢寡妇嘀嘀咕咕了一阵,然后道:“这一会儿婶子身边有人,五叔也不能过来,我先去打听消息,若是可以,我们就这样行事。”

谢寡妇看着赵洛泱应声:“好,那我等你的消息。”

要说之前谢寡妇还只是听杨老太的意思,现在却觉得赵洛泱是送到她手心里的救命稻草,赵洛泱将一切说的清清楚楚,换了她想上一辈子也想不明白。

赵洛泱道:“那我先过去,婶子看护好湘姐儿,湘姐儿能好转的话,一会儿我再将药喂给她。”

谢寡妇看着赵洛泱的背影,半晌喃喃地道:“大娘,洛泱的病完全好了?”

“以前就没病,”杨老太道,“只是不爱说话,我早就与你们说过,这次因为要救人才开了口,这往后也就好了。”

杨老太是说过这些,不过谁信啊?都以为杨老太护着自家的孩子,可现在事实摆在这里,由不得她不信。

谢寡妇与杨老太一起去看湘姐儿,湘姐儿没有睡着,精神看起来好了一些。

“这药,”杨老太道,“也是洛丫头弄到的。”

谢寡妇又是一怔。

杨老太道:“别看我孙女年纪小,可比谁都聪明着呢。”

才离开不久的赵洛泱正在与时玖说话,冷不防的魅力值又跳动了2点。

赵洛泱转头向杨老太的所在看了看,她奶又给她拉魅力值了,果然是亲祖孙。想到从前她奶在人前人后也一定这样维护她,赵洛泱心里就暖暖的。

赵洛泱道:“时玖,系统规定亲人不能算魅力值是对的。”

时玖看着赵洛泱。

赵洛泱道:“否则,我们立即就能完成任务。”在她奶和爸妈心里,她一定特别厉害,无时无刻都在夸赞她。

通过赵洛泱这句话,时玖也想到了前因后果。其实之前他看到系统的这条细则的时候,并没有多在意。

现在从杨老太身上,时玖也能看出些端倪。

时玖道:“从前杨老太和家里人就对你很好?”

赵洛泱道:“奶、爹、娘最疼我,有好吃的先想到我,爹从城里买了点心回来,孝敬阿爷、阿奶,阿奶私底下总会藏起来一些,偷偷地喂给我和弟弟们,我吃的最多,阿奶说,弟弟他们吃了没用,我吃了身子好,病好得快。”

“我爹、娘也是一样,我这病是因为逆生,当时爹与稳婆说要保住娘的性命,所以爹和娘一直觉得亏欠我,总觉得我是因为他们,才会变成这样,他们在我身上用的心思尤其多,我一个不会说话的孩子,爹不厌其烦地教我识字、读书,家里有好布,娘想着先给我做衣裳。

其实很多时候,我庆幸我有这样的病症。”

“为何?”时玖道。

赵洛泱笑:“我虽然生了病,但娘好好的。即便不如常人,家里人却都护着我,难道不好吗?”

时玖明白了,如果赵洛泱顺利降生,那么罗真娘就可能有性命之忧。

所以宁愿一家人都在一起。

“也不是所有人都对你好吧?”时玖道。

“阿爷和大伯一家对我不好,那也没什么,”赵洛泱道,“一家那么多人,少一个两个不碍事,谁也没法让所有人都喜欢。”

赵洛泱说话的时候,眼睛清澈,笑容挂在嘴角上,当然这一点时玖看不到,不过却仿佛又能感受到赵洛泱此时的心情。

如同清晨的朝阳,温暖又明亮。

提起家里人,时玖不禁想到自己,他不记得自己是谁,自然也不知道家里人如何,想及这些时,他的内心一片平静,不起半点的波澜。

这就是他心底深处对家人的感觉?

时玖没法感同身受,却明白了赵洛泱为何没有上京,非要与赵家人一起搬迁。系统给出的选择是权衡利弊的结果,但赵洛泱显然没去思量这些,她想的只有家人。

这是好,还是不好?

系统选赵洛泱来做任务,是看中了赵洛泱这一点,还是……选错了人?如果换做是他,他会果断地选择上京,因为在他心里只有利、弊二字,这一点他与系统倒是不谋而合。

“宋太爷就在前面。”

赵洛泱的声音打断了时玖的思量。

不远处的宋太爷正从宋二手里接过剥好的鸡蛋,抬眼看到了熟悉的身影,他下意识地将整个鸡蛋塞入嘴中。

宋二忙道:“您慢点吃,没人会来抢。”

那可不一定,宋太爷翻了个白眼,不知是被噎着了,还是被赵家丫头气的,他总觉得赵家那丫头,一肚子主意,保不齐心里在想些什么。

说不得还想将鸡蛋再骗回去。

不过赵家丫头送来的鸡蛋真好吃,他还以为这一路定要捂坏了,煮了两个却都是好好的,就像是刚从鸡窝里拿出来似的。

而且几个鸡蛋个头都是一样大,看起来甚是喜人。

赵洛泱到的时候,宋太爷正捧着水囊喝水。

赵洛泱笑道:“太爷,您吃鸡蛋了?”

嘴里的水差点从鼻子里出来,宋太爷咳嗽一声,这丫头的鼻子怎么那么灵?

宋太爷打定主意不去理睬赵家丫头,经过上次的事,他总觉得自己一开口就要吃亏。

“宋太爷,”赵洛泱走上前压低声音,“我们瞧见山匪了。”

宋太爷心中一惊:“在哪里?”

赵洛泱将谢寡妇的事说给宋太爷听。

湘姐儿的爹冒着危险,一路盯着搬迁的百姓。说他这么做,是牵挂妻女,可他却没有因为湘姐儿的病着急。

如此一来,最大的可能就是前来探听消息,便于了解这边的情形,让山匪偷袭的更加顺利。

赵洛泱道:“那些山匪与衙差勾结,从衙差那里什么不能打听到?还让人暗中盯着,可见,山匪也不完全信任衙差。”

宋太爷眼睛中一闪异样,没想到赵家丫头这么快就想明白了。

赵洛泱接着道:“咱们搬迁的人不少,能抵抗山匪的却不多,就算事先有所准备,恐怕也不是山匪的对手。当地衙差与山匪勾结,衙门办事也恐有偏颇,想要顺顺利利离开这里委实不容易。”

宋太爷这次脸上难掩讶异,他心中思量的还不就是这些,现在却被赵家丫头轻易说出来。

宋太爷咳嗽一声,装作毫不在意:“说这些有什么用?看透了,想不到法子,还等于白搭。”

赵洛泱道:“既然山匪与衙差之间也有猜疑,若能让他们争斗起来,我们说不定就能趁机离开。”

宋太爷早就想过这些,却想听听赵家丫头怎么说,于是道:“如何能让他们争斗起来?”

赵洛泱道:“如果让山匪以为衙差故意设下陷阱,想要在这里清剿他们,他们会不会先向衙差下手?”

宋太爷只觉得喘不过气,活了一大把年纪,竟然没比一个小娃娃强到哪里去,他想到的,这娃娃也想了个**不离十。

宋太爷挥挥手:“既然想明白了,你就去做,来找我作甚?”

还以为赵家丫头要规规矩矩地向他请教,叫他一声“先生”,谁知道她没有半点求问的意思,这不是“干气猴”吗?

赵洛泱道:“衙差设计以搬迁百姓为诱饵剿杀山匪,但衙差人数不多,恐怕无法达到这个结果,百姓之中必须有人接应衙差,这样才能坑死山匪。

咱们这些人里,谁能与衙差联手?帮衙差出这个主意?”

赵洛泱看着宋太爷。

宋太爷胡子一翘一翘,他慢慢伸出手,用食指指尖点向了自己:“您是说我?我给衙差出了主意,让他用百姓做诱饵抓山匪?我就那么黑心肝?能想出这样的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