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了女主乔汐言在,孟瑶本以为气氛会轻松点,没想到祁博彦……

他看她,看她,一直看她。

看的她木着一张脸,绷着一张嘴,让他看木头人。

祁博彦兴许也意识到不对,平静的眼眸微微泛起波澜,轻起唇,“你不应,是对的!”

“不管她以后找你做什么,只要你不愿意,只管拒绝!”

孟瑶眼皮颤了颤,努力扼住自己惊讶的表情。

“你要当心,她做事目的性强,这次找上你,不定是因为什么,目的达不到,应该不会罢休。”

孟瑶被祁博彦一番话说的直想咳嗽。

从大反派嘴里听到对女主的评价真怪,他对女主的印象好像真的不怎么好。

“那个,你们……”

孟瑶伸手比划了比划,“你们打小就认识,你对她,应该挺了解,你这么说,这么说……”合适吗?

祁博彦颔首,“所以,你应该信我!”

孟瑶讪笑着呲牙,“我没说不信!”

说完,目光立刻移开。

说是信,可明摆着不完全信。

祁博彦微微抿唇,“其实你和那个孙医生,也算有了交集,毕竟那个大爷,跟孙医生,关系莫逆,以后应该少不了打交道!”

孟瑶腰板一挺,语调微扬,“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我刚才撒谎了?你是提醒我,要是真跟孙医生有交情,让我去帮女……帮乔汐言?”

祁博彦微微一怔,“没。”

以前的他不会解释那么多,不过想到之前孟瑶说过要他解释清楚的话,他又张口道:“我只是想说,她或许知道什么,来这一趟,可能就是为了以后,如果你和那个孙医生有交情,好让你帮着求情,包括……”

祁博彦顿了顿,细细跟她说:“包括你做生意的事,如果生意做大了,你想租店铺,开饭馆的时候,你会不会顾虑今天她说的?会不会觉得抢了她的生意?”

“如果她先你开了,又或者之后挖你去她店里,你会如何?”

孟瑶愣了好一会儿,“我的生意也才做了一天吧,就算生意好,挣了钱,开饭馆什么的那可能是以后的事,那个乔汐言……”

“想的也太长远了吧?”

孟瑶一念起,禁不住打了个寒颤。

这也太可怕了,女主这心机,她不成功,谁能成功?

祁博彦张了张口,想安慰她说,这种事不是一般人能够考虑的周全的。

然而话到嘴边,还是没有说出去。

毕竟,这种事情太过玄幻了,如果不是他反复验证,也根本不会相信。

“你心里有数就好。”

祁博彦神情看上去很平淡,仿佛只是说了什么无关紧要的事。

孟瑶却心头发紧。

“其实我想说,我和那个乔汐言,没什么冲突吧?你有没有觉得她针对我啊什么的?”

祁博彦沉吟片刻,“暂时还没有这方面的倾向,以后如何,说不定,最起码照现在来看,她想在你身上打主意。”

孟瑶不免讪笑。

大反派说的她心有些乱。

“别怕。”

祁博彦轻轻道,“还有我在。”

孟瑶:“……”

她虽然觉得大反派那句话挺暖心的,可放在两人这里,怎么听怎么不对。

她勉强鼓起勇气,拍了拍胸口,“我才不怕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她敢冲我伸爪子,我爪子给她剁了!就算她是……”

是女主。

“也不能不讲道理。”

祁博彦一双清静的眼眸望着她,见她惧意消散,才安心。

没追问她未说出口的话,只是点头赞同。

“你说的对!”

孟瑶不由冲着他呲牙笑。

很快又念起一件事,张嘴就问:“突然想起来,那个啥,我们大概什么时候能离婚?”

不熟的时候只听他说暂时离不了婚,现在熟了总要问清楚,大概什么时候能离婚?

不过熟了也有熟了的不好,问起来,觉得有点尴尬。

祁博彦眼睫毛也颤了颤,回她:“我给不了时间。”

“那……”

“我需要考虑清楚。”

孟瑶脑袋上出现了满头问号,“你考虑什么?”

祁博彦抬起眼眸,“考虑突然结婚又离婚,生活会有什么变化?还要考虑,为什么要离婚?离了婚,能不能找到合适的人?”

孟瑶:“……”

为什么突然觉得大反派说的很可怜?

好吧,人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娶的她,现在好像也是被逼离婚的!

孟瑶讪讪的笑,笑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可心里又忍不住想:

为什么要离婚,当然是两个人没有什么感情基础。

大反派跟她离婚了,不是刚好可以去找合适的人,不管那人是不是女主,没有束缚,才好追求自己的幸福不是?

心里刚升起了这个念头,就见祁博彦蹙起眉头。

他说:“我们虽然被迫绑在一起,也是法律和众人承认的夫妻,不管以后有没有离婚,这层关系,谁也改变不了。”

“真的要离婚,也要彼此认真考虑清楚,不后悔做这个决定。”

孟瑶意外大反派竟然说出这番话,嘴巴张大,“我们被迫结婚,彼此根本不愿意,又没有感情基础,离婚是我们自愿的,肯定不会后悔啊!”

祁博彦轻拧了眉头,“从我知道自己有妻子的那一刻,就接受了。”

孟瑶诧异,“啊?”

“我知道我们结婚那刻,你就是我的妻子,我没想过离婚。”

孟瑶被大反派吓到了。

可转念一想,不对啊。

“你要真当我是你……妻子,你怎么会对我,对我那么冷淡?”

祁博彦看着孟瑶,依然是那一副冷冷淡淡的神情,就连那双眼眸都没有多少温度。

唯一的区别是孟瑶刚开始见到他时,他的眼眸一掠而过,而此刻,眼里有了她的倒映。

孟瑶心里不免一突,又紧接着问:“夫妻应该住在一起,我们可从来没住在一起,你别以为你说两句话,我就信了!”

祁博彦耳根子有些烫,垂了垂眼眸,又努力想跟孟瑶说清楚,“你忘了屋里乱,我进去收拾,你把我赶了出去。”

“你说那是你的屋子,以后不准我踏进去半步。”

孟瑶震惊的瞪着眼。

这是啥时候的事,大反派骗人的吧?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