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言归正传了?

果然规则这东西只是针对普通人的。

虽然付前相信,只要有必要的理由,执夜人无惧对任何人动手。

但因为这种鸡毛蒜皮的事找自己麻烦,概率太小了。

更何况除了可能冻感冒之外,那位查英俊兄几乎毫发无伤。

“超凡者之间一些小摩擦很正常,我们不可能面面俱到。”

元姗语气也是相当的理所当然。

“何况你不是还在宴会上救了人吗。”

“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合情合理了。

付前点点头。

“不过有一个问题我比较关心。

元姗话锋一转。

“那就是为什么?”

“你刚才说自己需要去参加宴会,为什么需要?我相信你一定有个特殊理由。

理由当然有,但不能告诉你。

付前眨眨眼,他对此早有预案。

手冲外面指了指。

“我曾经受人之托保护外面那位的安全。

“文璃吗?”

“原来她这么知名?”

“绝大多数超凡者在执夜人内部都有记录,文璃属于比较特殊一类。

执夜人对她一直有所关注,也很高兴她能顺利成长。”

“关注.....还是防范?”

付前依然记得执夜人齐学说过话,执夜人上层明显对文璃的态度暧昧。

包括对她的晋升,基本上也是静观其变的态度。

“你知道的有点多呢。”

元姗笑容收敛,深深看了付前一眼。

“对于一个受托者,并不算多了,比如我只知道你们对她有所防范,但不知道具体是因为什么。

“这个问题,如果你真的想知道答案。”

元姗按了一下手边的某个开关。

“那就跟我来吧。

无声无息间,办公室侧面的墙动了。

一道暗门打开,里面是一架小型电梯。

“这么隐蔽,你的私人电梯?’

“是啊,做领导的总要有点特权才行,要不然这么辛苦为了什么。

元姗摆摆手,招呼付前一起进去。

电梯一路下行,从速度和时间上判断,应该已经来到了地下。

果然!

电梯门开的时候,外面是一条灰暗的长廊,头顶上闪着熟悉的灯光。

这画风,不久前刚刚见过啊!

付前心中感慨。

“这条通道,算起来已经存在了百年时间。”

元姗步履轻盈的走在前面,顺手拉开了通道尽头的门。

熟悉的恶臭扑面而来。

虽然已经有心理准备,付前依旧眉头直皱。

前方赫然是自己之前来过的封禁区。

虽然感觉上,相比于上次来的时候已经有所缓解,但是依旧让人相当不快。

“这里是封禁区,相信你已经听说过。”

“是的,在最近某些传言里。

“传言基本是真的,亨里克曾在这里值守了很多年。”

元姗面无表情的在前面走。

“封禁区的看守是一项凶险的工作,亨里克虽然实力不是最强的,但绝对是最尽职的人员之一,对他的遭遇我深感遗憾。

“你今天见到他的时候,他的状态应该已经非常糟糕?”

元姗问道。

“要看从哪個角度讲了,意识方面感觉几乎已经崩溃,甚至连远程爆头都不会了,变成了纯肉搏。

不过与此同时生命强度提升了,差不多能有半神层次。”

付前一边回答,一边打量着周围。

与上次来到时候相比,墙上的筋络仍在,但感觉上收敛了少许,看来已经得到了短暂的压制。

不远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睁开眼,审视了付前一番后接着闭目养神。

又是一个四阶。

付前认得出来,这位是上次来的时候,元姗身边的三个人之一

居然真的是这里的看守!

哎!

元姗幽幽一叹。

“你知道封禁区的由来吗?

“我听说是用来储存被污染的超凡者尸体?”

“没错,那价知道污染是怎么来的吗?”

“这确实不了解了。

付前很诚实的摇头。

“涉及到超凡层次的污染,种类其实多种多样,比如说这边。

此时两人已经走过拐角,前方赫然是那个破损的房间。

此刻里面的东西依旧没有消停,虽然被黑茧层层包裹,还是在小幅度的挣扎。

元姗手一挥,一道黑色条带凭空出现,加固在了黑茧上,让后者的动作幅度压制得更小。“这具尸体,来自于一个年代久远的超凡者。

他有一项很特殊的能力,就是可以通过吞食其他人的血肉来提升实力,在当时造成了巨大的伤亡。

直到被执夜人消灭,他已经晋升到半神层次。”

食尸鬼半神吗?这得吃了多少颗脑袋!

付前脑海里浮现出享里克吞人的场景。

“让我想想,他该不会还专門喜歡**神系吧?感覺有点歧视啊?”

“精神系,物理系,这实在是个太简单粗暴的划分。

元姗摇摇头。

“超凡能力千变万化,又岂是这么简单就能概括的?”

“总之这位的能力给他带来了力量,也带来了污染,他最后被击杀后,身体第一时间被封存在了这里。

然而这么多年下来,尸体内的污染不仅没有消除,反而开始不断滋长,甚至于一--开花结果。”

荆棘之血!

元姗说开花结果的时候,付前脑海里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的任务目标。

“尸体长出来的那东西异常诡秘,任何人接触时间久了,都会不自觉的受影响,变得嗜血狂暴,渴望新鲜血肉。’

“我们对它十分重视,尽可能的严加防范,没想到亨里克还是

元姗叹了口气。

“关于污染我倒是懂了,但你让我看这些,是担心文璃

“这里封存的所有尸体,都带有各种各样的污染,虽然大部分没有这一具强烈,但一旦放任都会导致各種不良后果。

很可惜到目前为止,我们依旧无法确定污染的具体成因,只能对一些特殊的能力开始倍加小心,文璃的能力有些特别,因此被列为了观察,或者说是监控的目标。”

原来如此!

“事实上最近这里发生了很多异常,不仅是亨里克被污染,然后盗走了危险物品。前天甚至还有人试图闯入这里,并打伤了三名执夜人成员。”

元姗说这话的时候,有意无意的看了眼付前。

“哦,那个也是我!’

付前再次一脸坦然的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