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上好,小栞!”白石麻衣神清气爽的伸了个懒腰。

“嗯……早上好……”雨宫栞眯着眼睛,有气无力的回道。

一夜失眠,雨宫栞现在只想躺在床上,努力入睡。

“哗——”白石麻衣踩着拖鞋,拉开窗帘,阳光洒入。

打开窗户,清新的空气伴随叽叽喳喳的鸟叫声扑面而来,白石麻衣顿时觉得身体的疲惫一扫而空。

躺在床上的雨宫栞却没有丝毫迎接美好一天到来的意思,连忙把被子盖过头顶,一副不想起床的样子。

“都九点多了,该起床咯~”白石麻衣隔着被子揉了揉雨宫栞的脑袋。

由于呼吸难受,雨宫栞没过多久就把盖在头上的被子掀开了。

“让我再——啊呜——再睡一会吧~”她打着哈欠迷迷糊糊的说道。

“等等,你的眼睛怎么有点肿啊?”白石麻衣看到雨宫栞水肿的眼泡

“眼睛肿吗?应该是没睡好吧。”说着,雨宫栞又往杯子里缩了缩。

“那,我就不打扰你了,安心睡吧。”白石麻衣把雨宫栞凌乱的头发捋了捋。

她轻手轻脚地把窗户关上,窗帘拉起,换好衣服,带上了门。

眯着眼的雨宫栞在门合上的那一刹睁开了眼睛,咽了咽口水,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了下来。

从刚刚白石麻衣的表现来看,昨天晚上她应该是完全睡着了,不然怎么着也不会这么平静,毕竟昨晚雨宫栞的举动已经超出了xxxx的范畴。

一般的xx可能不太被当回事,但是xxxx的xx,那是只有xxxx才合理的互动。一想到这里,雨宫栞就血气上涌,如果有面镜子在她面前的话,她就会发现此刻自己的脸有多红。

如此大胆的尝试,竟然没有被发现,雨宫栞只能庆幸白石麻衣睡眠质量有点好,继而生出了继续尝试的想法。

昨天晚上还是太冲动了,万一把白石麻衣惊醒了,最好的结果是装作无事发生,最坏的结果,可能以后连朋友都当不成。

为了经济的可持续性发展,自己必须要再谨慎一点,执行政策的步子也要迈的再小一点。

虽然小偷小摸的行为令人不齿,但经受不住诱惑的她沉溺于类似赌博的愉悦当中,决定铤而走险。

只要足够谨慎,就很难被发现。睡眠状态下对外界的感知,很容易会被梦扭曲,醒来后,谁能记得住梦的细节呢?更何况那是无法反应真实情况的梦,就算有接近真相的印象,也只会当成自己胡思乱想吧!

雨宫栞为说服自己,罗列着各种理由。

用双腿xx被子,下意识的xx着。

内心在交战,昨晚是xx战胜了理智,而今天,理智好不容易清醒,却很快又陷入了与xx的拉锯战中。

宛如贤者模式下,被放大的罪恶感在不停地劝说雨宫栞重回正道。

趁火打劫而不思悔改,雨宫栞,现在的你,真的很卑鄙!

闻着被子上的余香,雨宫栞悬着的心虽然放了下来,但始终无法平静。

从昨晚开始,她又多了一个秘密。

然而,内心无法平静的可不止她一人。

一门之外的走廊尽头,白石麻衣靠着窗,捂着自己砰砰乱跳的心口,凝视着自己的房门。

其实,她昨晚本来就快睡着了,但雨宫栞的那一声“麻衣”阻止她进入梦乡,迷迷糊糊的状态下,她懒得回应。

然而没过多久,雨宫栞又在问她有没有睡着,这可奇了怪了,有什么事不能在睡觉前说吗?

都这么晚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好了。疑惑的白石麻衣,决定不去回答,想必没过多久雨宫栞自己也会睡着。

又等了一会,白石麻衣真的快睡着,决定放弃的时候,雨宫栞第三次询问。

白石麻衣沉默,可能是因为今天live太兴奋了,睡不着?小栞都是上大学的年纪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

拿出对待小孩的态度,这个时候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理她,很快她就会自觉无趣,安心睡觉。

然而等了一段时间后,白石麻衣并没有如愿以偿进入梦乡,反而变得毫无睡意。

靠在窗台的白石麻衣轻抚着自己的脸,食指划过嘴唇。

昨晚的心情,与其说惊讶,不如说是惊喜。

装睡的她体会到雨宫栞的热情,安静且顺从的回应着,时不时还装作梦呓,夺取主动权。

原来雨宫栞和她一样,原来,她依旧是值得自己信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