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义庄传道……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

晌午时分,好不容易送走磨磨唧唧的女院长以及她的弟子们,九叔长长呼出一口气。

秦尧脸上浮现出一抹思索:“或许,她只是一个工具,用来分散我们的精力。”

“工具?”九叔扬眉:“你好像知道些什么?”

秦尧:“我怀疑祈神父的灵魂还在教堂内。”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明明斩杀了蝙蝠王,但还是有人在操纵着蝙蝠搞事情。”秦尧道。

“搞什么事情?”

“有蝙蝠移动了你为大鼓村选定的水源位置,不知道在搞什么鬼, 明天大鼓村保安队挖井,我们可以一起去看看。”秦尧道。

“还有这种事情。”九叔掐指一算,面色顿变:“大凶之兆!”

秦尧刚想说话,突然感觉有人在拽自己衣服,低头望去,只见小僵尸拉着自己衣角, 正仰着头看着自己。

“你咋了?”

小僵尸松开他衣襟, 摊开左手,右手食指与拇指仿佛两条腿般在掌心上走着。

秦尧:“你想离开这里了?”

小僵尸一愣,连忙摇头。

“你想出去玩?”九叔询问说。

小僵尸目光一亮,迅速点头,并且冲着九叔竖起大拇指。

九叔得意地瞥了秦尧一眼,挥手道:“去罢,自己小心一点。”

小僵尸摇头,伸手指了指太阳。

“你想晚上去?”秦尧问道。

小僵尸咧嘴一笑,指了指房间,又比划出两根手指。

秦尧没看懂。

九叔也没看懂。

小僵尸有些急了,连咿呀带比划,但师徒二人就是没明白他的意思。无奈之下,它只好跑回一个房间里,拿着一张画纸走了过来。

秦尧接过画纸一看,只见上面是一个肌肉夸张的猛男,带着一个萌哒哒的小僵尸,后面还跟着一大一小两個飘在空中的蓝色身影,对了, 空中还有一月亮。

“你是想让我晚上带着你和大宝, 小宝, 一起出去玩?”

小僵尸连连点头。

秦尧呼出一口气。

淦。

默契没培养出来,沟通起来实在是太难了。

当夜。

明月弯弯。

秦尧左手牵着小宝,右手牵着小僵尸,身后跟着大宝,缓缓行走在城隍街上。

不是他非要来这里,更不是任家镇太小玩不开他们,而是在当前环境下,除了青楼楚馆这种地方外,附近只有府城的城隍街有夜市,勉强还能称得上热闹……

逛了一圈,给大宝小宝各自买了两套衣服,给小僵尸买了一个暗藏机关的帽子以及一串玉珠,带着他们从街东头吃到街西头,吃饱喝足,便准备打道回府了。

“唰。”

当仨孩子学着秦尧揉着肚子,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路过一处青楼时, 一道白光突然从二楼落下,化为一道倩影,默默跟随在他们身后。

秦尧脚步一顿, 转头问道:“有事儿?”

那女鬼双眸大而无神,呆呆看着他们。

“你们站在这里别动。”秦尧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旋即向仨孩子吩咐一声,独自向前走去。

结果女鬼仍旧呆在原地,一动不动。

“小僵尸,你过来。”秦尧转过身,招手道。

小僵尸蹦蹦跳跳的来到他身旁,接着蹦跳转身,却见那女鬼依旧没有动作。

“小宝,过来。”秦尧道。

小宝一溜烟的跑到他面前,那女鬼微微向前走了两步,来到了大宝身边。

“大宝。”秦尧招手。

大宝走一步,扭头一看,好嘛,这女鬼跟着也走了一步。

当他来到众人面前时,女鬼又跟了过来。

“大宝,她不会是看上你了吧?”小宝眨着眼睛问道。

大宝心里一热,扭头看了一眼这女鬼,嘿嘿,还别说,真挺靓的,就是看起来有点傻。

“走,回去让我师父看看。”秦尧笑着说道:“如果她真看上大宝了,就问问我师父有没有办法帮她重塑灵智。”

大宝闻言有些羞涩,心底却莫名的欢欣雀跃着。

很快,众人回到义庄,请来九叔,指着站在院子中一动不动的鬼怪询问缘由。

“言姑娘,你过来一下。”九叔观望片刻,向大堂内的言如玉招手道。

“九叔,您吩咐。”言如玉飞身而来,柔声说道。

“你去那姑娘身边一站,然后在院子里走一圈。”九叔指向无名女鬼道。

言如玉不明所以,却没有多问什么,依言来到女鬼面前,就在她转身走动的一瞬间,那女鬼竟是也跟着走动起来。

“好,可以了。”九叔道。

大宝看起来有些失望,询问道:“九叔,这是怎么回事?”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魂都被吓飞了。”九叔道。

大宝一脸诧异:“您是说,她不是鬼,而是魂?”

九叔点点头:“只有人死后魂魄离体才会变成鬼,像她这种则是可能在极端惊惧状态下,魂被吓出了躯壳。

反应在现实中,看似被吓晕了过去,事实上在天亮之前,如果不能魂归体内的话,她就再也回不去了,相当于被吓死了。”

“那她为什么会跟着鬼呢?”大宝问道。

“她跟的是阴气,无论是鬼是魂,对阴气都有发自本能的需求。”

九叔解释了一句,开口道:“你们将她带来义庄,也算是与义庄有缘,此事我们不能坐视旁观。秦尧,你负责在天亮前将女孩的玉身找回来。”

“是,师父。”

秦尧微微颔首,从怀中取出魔灵珠,召唤出红白双煞以及祂们的下属,伸手对那魂魄一指:“记住她的样子,跟我走。”

“师父,师弟要去哪儿,搞出这么大阵仗!”这时,秋生走了过来,刚好瞧见一大波鬼怪走出义庄。

“去青楼。”九叔道。

“带着这么多女鬼去逛青楼……还是师弟牛批啊!”秋生震惊道。

九叔懒得理他,吩咐道:“言姑娘,麻烦你先看好这魂魄,等着秦尧回来。”

“好的,九叔。”言如玉道。

不久后。

白玉楼前。

秦尧站在大门口,向身后的一众煞鬼命令道:“去罢,半個时辰内,我要见到那女人的肉身。”

“嗖……嗖……嗖……”

众煞鬼闻声而动,化作道道流光,如疾风般冲进这灯火通明,金碧辉煌的花楼中。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