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主,这......”

夏九幽有些拘谨,站在原地,心中掀起一阵巨浪,五味杂陈,不知所措。

而跟随慌乱而来的,还有一丝微不可查的喜悦。

那是和苏羽交战数百次诞生出来的莫名念想, 那位曹宫主已经在她心头种下烙印,有时候梦中都是那个人,被对方各种蹂躏......

“原来,你还记得我......”

白衣少女轻咬樱唇,一颗芳心不断颤抖,现在师尊在侧, 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收下此物。

她诵念宁心咒,平复心境后,眸子无澜地说道:“皇主, 此物过于贵重,请收回去吧。”

“天师嘱咐,小友今日还是收下吧。”

苏羽朗声一笑,一指点出,红玉小鼎滴溜溜地盘旋而出,落在了夏九幽手中。

血鼎晶莹,缭绕着朦胧的曦霞,紫金纹络勾勒日月,流光溢彩,美不胜收。

不止如此,四象腾飞共舞,一缕馥郁芬芳的神药香气,丝丝缕缕,扑鼻而来,一霎间,四周都是晶莹漫璀璨的光雨, 艳艳如霞,灿灿生华,在天穹中洒落。

“好香啊!”紫竹林中,仙雾浮动,夏九幽翕动琼鼻子,大眼半眯,有些迷醉,四肢百骸都在舒张,贪婪地汲取着药香。

此刻,盖九幽目光清明,凝视着弟子手中的红玉鼎,心中泛起无数涟漪。

追寻一生都没有找到的不死药,如今却出现在他面前,命数之道,的确充满了荒诞。

“信约既成,盖老可在此地休憩数日,今夜皇朝大宴,以迎贵客!”

苏羽神色平静,朝盖九幽揖礼,然后转身,周身时间道纹纷乱,无数虚空符文飞舞, 准备离去。

“皇主止步!”

病老人探手一摄,太初仙光浮动,无量星辉流转,道气氤氲,将红玉小鼎封印,然后身心一闪,完全看不出是老年人,拦住了苏羽的去路。

“不知盖老何意?”苏羽静静地看着盖九幽,目光清澈,很淡然。

此番送出真凰不死药果实,是为了将来的动乱,也是为了原本时间线中那个喝问至尊“谁敢与我一战”的人杰,并不为求盖九幽庇佑。

吾心澄澈如明镜!

注视着黑发青年的眸子,盖九幽眸光复杂,轻叹道:“这份因果太大,老朽......”

“你在担心什么吗?”

未等病老人说完,苏羽便打断了他,他直视着这位准帝的眼睛,正色道:“有时候我无法理解你们,一位巅峰准帝,一位触及了极道法则的人杰,却坚持着心中的底线。

“六年前,神城不死药出世,倘若我是你,我绝对会出手抢夺,之后再补偿那位神药主人,但是你没有,这是为何......

“有时候,活着才有一切,死了,只能成为一捧黄土,这种坚持又有什么意义!”

青石桌旁的夏九幽美眸流转,脸上涌出惊讶之色,她很聪慧,不然也不会被盖九幽收为弟子。

依师尊和青莲皇主所言,鼎内似乎封印了一种延寿圣物......

“巅峰准帝!”盖九幽目光复杂,叹息道:“现在哪有什么准帝,在你面前的不过是个将死的老人。

“至于你的疑惑,世间的不死药有数,出现过的不过三十多种,毁掉一株就会少一株。不死药有独特的道法,成熟神药只有至尊才能抓住。

“即使神药涅槃,化为种子,也会被天地法则所钟,不会轻易被修士找到,只会落入身怀大气运人的手里。

“古史中出现过你说的那种情况,有至尊少年时期得到了神药种子,被一位准帝追杀,这种局面似乎是必死之局。

“然而天道变幻,恰逢动乱,禁区出世,灭杀了那位准帝,而那位少年至尊却活了下来......”

“这......”苏羽蹙眉,觉得这种解释有些离奇,但是又符合逻辑。

病老人目光深邃,道:“若非如此,近千万年来,不死药早已灭绝。

“趋吉避凶是神药天性,像我这种碌碌之辈,便没有那种气运,得不到神药垂青,即便走过无数古星,踏遍宇宙星河,也没有找到一株不死药。”

苏羽眉目微挑,想到了原本时间线中的一件事。

将来太古万族出世,有祖王想要对叶凡出手,夺取麒麟不死药种子,然而狠人出世,直接灭杀了成片祖王,而叶凡也因此离开了北斗。

有些时候,气运之道的确很特殊,仙帝存在,未来身会不断庇护过去身,不论如何过去身都能成长起来,踏入仙帝境。

而九天十地也有类似的规则,那些不死药大多是陨落的仙道存在化成的,即使被天意一刀斩过,又怎么会被至尊之下的修士毁灭。

或许,当苏羽得到麒麟不死药种子的时候,一些事情便已经注定了,他也受到了天地钟爱,逢凶化吉,遇难成祥,即使准帝出手也难以杀死他。

忽然,苏羽心中一悸,想到了一件事情:“火域,仙火馈赠,难道也是注定的吗?还有仙劫剑气,释迦摩尼的准帝禁器......”

很多事情,看起来毫无关联,却又似是而非,像星辰神树,金乌不死药,人形不死树。

若没有他的出现,这三株不死药所经历的途径坎坷无比,前两者消逝于时间长河中,后者遇见了叶天帝,涅槃重生。

一霎间,他眼中因果道轨纷扬,对因果推衍之道的领悟大进,身上散发出一种苍茫迷蒙的气息,看起来很模糊,像是不属于这一世,从紫竹林中剥离出来了,只剩下一道朦胧的轮廓。

数十息后,雾丝流动,苏羽重新出现在竹林中,他长身而起,对盖九幽遥遥一拜,温声道:“多谢盖老指点!”

“这算什么指点,你受气运所钟,今后的路会很顺,但是最终还是会出现坎坷。这一世被无数人杰推演过,唯一能确定的便是成仙路开启,其他的一切都被天机覆盖,无人能知晓。”

病老人摇了摇头,抬手看着此界大日,看起来有些萧条。

这九千年来,他遇到了太多事情。

以中州为起点,他走上星空古路,一路高歌猛进,那时候意气风发,被帝劫反噬时的落寞,寻不死药无果时的叹息,望穿红尘,心境宁静后的安然。

他在自然之道的成就很高,远不是普通大圣能媲美的,也正是如此,他才能一眼道出青玄道途的错误之处,而且常年游离于凡俗间,和凡人为伍而道心澄澈。

薄雾缭绕,光晕浮出,一道道岁月道痕飞舞,将苏羽衬托地出尘如仙,他神色宁静,静静地说道:“这一世的仙路为真,百日飞仙之景就在不远时,前辈可以用双眼去看。

“黄金大世才刚刚开始,我们的征途是仙域界海,覆灭禁区,九天十地独尊,杀入仙域,这些都会实现,我会带他们去成仙!”

盖九幽神色落寞,询问道:“这个世界真的有仙吗?”

即使他这种人杰,也被仙道所困。

长生之路,让人心力憔悴,独立于九天十地巅峰又如何,眼睁睁地看着亲故逝去,红颜埋骨,这种大悲哀,没有经历的人根本不懂。

“我们这片世界不过是残缺之地,无数人杰苦求仙路,皆因此界仙道法则不全,无法引动成仙劫。

“乱古时代,仙古时代,九天十地出现过真仙,也就是人们口中的长生者,那种存在一滴血能保持数千万年不灭,长生不死,肉身不朽,元神不灭。然而如今法则更迭,无人可引动成仙劫.......”苏羽嘴唇微动,将仙道缘由一一说出。

这也算是他对遮天纪元人杰的破防宝具,不论是何等天骄,都会被这段古史触动,然后心中会主动自我攻略,他的形象也会逐渐高大起来,被众人更容易接受。

听完苏羽的仙道史诗后,两位九幽体反应各不相同,白衣少女睁大了美眸,泛出异彩,感觉自己身处九天云雾中,很不真实。

盖九幽则神色凝重,询问了苏羽一些乱古时代的事情,都被一一解答,连带着荒塔、仙钟、仙殿的来因也被说了出来。

“红尘事繁,仙道在望,一颗不死药果实而已,前辈无需顾虑!”

苏羽神色平和,再次一拜,与此同时和夏九幽颔首致意,灿然一笑,惹得后者一阵侧目,感觉自己心中的那道身影变得模糊起来了,曹雨生和这位青莲皇主真的很像......

人与人之间大有不同,倘若是姜太虚,他连说都不用说,对方会相信他。

不过盖九幽也不算多难,这位人杰和向宇飞有些相似,道心澄净,是这一世为数不多的几位好人。

盖九幽目光微动,一双眸子内精芒毕露,神情肃穆。

他五指微握,探手一抓,浑身血气凝聚,散发出滔天的准帝气息,

刹那间风烟流动,此界中各种天地法则轰鸣,日夜摇动,恍若灭世。

长空震颤,极阴之力和真阳之力汹涌而出,交织出大片的黑白道纹,乌光千万缕,垂落而下,一簇簇神焰跳动,金乌长吟,荟聚成一块手掌大小的金色精魄,晶莹如玉,看起来很美丽。

“这是我的一道分神。”

凝聚出元神分念后,盖九幽容貌更加苍老起来,脸上也出现了一道道黯淡的黑气,死气沉沉。

“师尊,你怎么了。”看到盖九幽气息大变,白衣少女惊呼,连忙飞了过去,眼中眼光闪闪,弦然欲泣。

“九幽儿,我没事,不用担心。”

盖九幽抚摸着弟子的发丝,然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看着苏羽,道:“其实我很早就关注你了,希望要这一世真的如你所说,可以开出一条万世仙路。”

苏羽神色肃穆,接过金色精魄,然后俯身一礼,正色道:“必不负师长所托。”

“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病老人神色悠悠,莞尔道:“不要负了幽儿。”

听到师尊的话语,夏九幽神色变化,然后俏脸上出现一丝怒气,顾不得此处的环境,询问道:“师父,你在说什么啊,我不愿嫁人。”

她以为自家师尊要把她许配给青莲皇主,心中很抗拒。虽然这位皇主的确很不凡,但是再优秀也无法让她动心。

“哈哈......痴儿啊!”

盖九幽大笑一声,摇了摇头,眼中揶揄之色大作,觉得少男少女的情愫很有趣。

“我不嫁,即使他是皇朝之主又如何,而且此物是曹宫主送的,和他有什么关系。”

白衣少女气极,开始使小性子了,冷哼一声,恶狠狠地看向苏羽,仿佛要把他给生吃了。

她心中委屈极了,觉得一切都很奇怪,明明是曹雨生送给她的不死药,为什么师尊要把人情还给青莲皇主,而且还要将自己许配过去。

“有意思,不知道和齐琪两人在一起会出现何种火花。”苏羽心中轻语,有些玩味。

他知道夏九幽前期的恶劣性子,那可是张口要收人为血奴,每日取血的大恶人,而且骄狂不已,自诩为天下第一,谁都不服,见谁都想镇压。

看着少女满脸不忿,涨红高温的样子,苏羽轻笑一声,屈指一点,一缕仙光飞出,化为一条黑色真龙,衔烛而出,横贯长空,张牙舞爪,周身缭绕着丝丝缕缕的阴冥之气,森然幽静,散发着古朴而苍茫的气息。

“这是......九幽烛龙印!”

夏九幽脸色惊异,这道秘术是曹雨生为她创出来的,而且还教给了她。

看着自己弟子一脸呆滞的样子,盖九幽叹息一声,开始反思自己的教徒理念。

或许,女弟子就得富养,这样才不会被别人两下子骗走了,这种秘术明明比不上他的九幽仙曲,然而自己徒儿却痴迷其中,耗费时间将其臻至大成.......

“曹雨生是一个虚名,无始弟子也是化身之流,自始至终,我都是苏羽,一个落魄支脉的门人,一个从死境中走回来的人。”

苏羽目光深邃,大手一摄,九幽烛龙长吟,龙身熠熠生辉,凝聚成一块乌晶玉简,落在了白衣少女手中,让后者一阵迷茫。

夏九幽很快便明悟了一切,她讷讷地注视着俊美的苏羽,一张小脸迅速红了起来,觉得自己刚才很失礼。

“苏铭,苏羽,果然,即使是极道势力,偶然出一位天骄都是天幸,更何况三位。”盖九幽摇了摇头,肯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苏羽淡笑,道:“不然,在乱古时代,有一族出了三天骄,那三位天骄都踏入了仙境。”

“是那位荒天帝的族人吗?”盖九幽神色微动,他对乱古纪元很感兴趣。

苏羽微微颔首,同时向夏九幽点头致意,他广袖一挥,施展了虚空挪移之术,准备带两人前往混沌界的神药园圃。

这是他以混沌龙巢《万龙经》中的天龙腾挪之术和大虚空术为基,开创出来的道术,虽然远不及时光遁、行字诀精妙,然而却很适合他。

一霎间星辉流转,道气氤氲,一条紫色神道延展而去,通往了另一界。

还没等夏九幽反应过来,一切就截然不同了,虽然灵气依旧浓郁,但是那股活跃的世界法消失了。

此界依旧如初,神川层叠,灵湖晶莹,无量光涌现,彩霞渲染天穹,一片晶莹的仙云笼罩,灿灿生辉,宛如仙境。

苏羽俯瞰了这一界,神色如常,青丝飞舞,发梢流转着淡紫色的光晕,瑞彩千条,缠绕着他的仙体,将他衬托地无比空灵。

他心中轻语:“如今我根基已成,即使是禁区至尊觊觎又如何,我无惧任何人,即使是禁区也不行。”

这一切都在很早之前注定了,尤其是他被禁区至尊推演之时,便在思索如何应对。

虽然无始钟魂可以护住他,但是天帝器需要长期沉睡,到底还是比不上真正的至尊。

而九天十地内,只有三位能挡住至尊,自封未出的宁飞,川英,还有就是尚在北斗的盖九幽。

这三位在准帝境走到了尽头,可以操控皇道法则,血拼至尊。

不过前两位要强一些,毕竟这两位第一神将饮用过天帝血,也吃过九转金丹,活的远比盖九幽久,是真正的另类成道。

而盖九幽则要差些,晚年时期无法控制住自己的血气,跌落到了大圣境。

对于苏羽而言,前两位尚未出世,可以不用考虑,他唯一的选择便是盖九幽。

尽管盖九幽血气干枯,但是他没有服用过不死药,可以重活一世,只要再进一步,便能媲美至尊。

对于苏羽而言,不死药并不算什么难事。

他什么都不缺,就是缺至尊战力。

为了抱住这根大腿,当好天使投资人,他苦心孤诣,不顾廉耻,以斩道之尊算计一个化龙秘境的少女,想要当成对方的徒婿。

只要成了一家人,一切都好说。

五株不死神药,各类药王,数十部皇道经文,九秘神术,只要苏羽能给的,他全能拿出来。

以盖九幽的天资,这么多神物在侧,再稍稍进半步不成问题,步入另类成道不成问题,能抢了金乌的帝位更好。

这些事情是他早就谋划好的。

即使紫山之行不顺利,没有骗来不死药果实,苏羽也会冒险进入荒古禁地,采摘所有圣药,那样同样能起到九妙不死药的作用。

作为穿越者,他有很多种方法得到不死药精粹,对于盖九幽而言的难事,对他来说算不上什么。

带着一位绝巅准帝,手持帝器,不死药果实过于轻松。

地球昆仑秘境中的白虎不死药、紫微汤谷的扶桑不死药、还有星空神域的生命古树。

实在不行,可以寒碜点,让老盖啃悟道仙树棺材,其中也蕴含了不死药精粹,能起到部分作用。

一个棺材不行,可以到星空古路上找出妖皇陵寝,那里也有个蟠桃树棺椁。

这两句棺椁都是不死树雕刻成的仙棺,有无上妙用,同样可以延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