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卫国翻身起床之后,胃里火烧火撩的饿,饥渴难熬,抬手看了一眼手表,都一点多了,丫的,食堂这个时间应该已经没饭了吧?

杜卫国走出休息室,就看见王霄正好从干事值班室里出来。

“卫国,你醒了,刚刚处长才打电话让我叫你呢!”

杜卫国有气无力的说:“啥指示啊?”

王宵笑呵呵的说:“让你去他办公室一趟。”

“霄哥,有水没?渴得不行。”

“有,有,我给你拿。”

杜卫国一口气干了一整杯有点烫的白水,感觉终于是活过来了,当然胃里还是饿,好像有牙咬一样。

上了二楼,走到蒋东方的办公室,敲门进去。

侯建军,侯胜利,陈光亮,孔南笙,郝山河,庞百里居然都在。

“各位领导,什么指示?没事我想起去吃口饭,快要饿抽了。”

杜卫国大大咧咧的说着。

“哈哈哈,小杜啊,刚办了这么大一件事,现在你就是想吃口饭啊?这也太没要求了吧?”

侯建军笑着揶揄他。

“很好!”陈光亮。

“牛比,兄弟!”侯胜利。

“确实牛比!”孔南笙。

“领导们,快点说事吧,我真饿得不行了,昨天的午饭我都给吐出去了,这会胃里火烧火撩的。”

“哈哈哈,行了,找你就是告诉你一声,市局成立专案组,候处长亲自挂帅,要彻查这个案件,你需要配合做一份详细笔录。”

“处长,就这事?”

蒋东方面带微笑的说:“看你这个德行,呐,给你留饭了,快吃吧。”

杜卫国看见蒋东方从抽屉里抽出了两个饭盒,连忙接了过来,我去,满满一大盒红烧肉,还有一整盒大白饭,简单粗暴,我喜欢。

也顾不上客气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超级视力改造需要能量,这会杜卫国真的是太饿了,胃里像有牙不停啃他的肉一样。

一盒大米饭足足1斤2两,一盒红烧肉也有小2斤,小杜同志吃得干干净净。

连一粒米,一滴油都没剩。

不到7成饱,花擦,我特么这是要变成饭桶了吗?

吃完饭,小杜同志拿起蒋东方的茶缸子,一大缸子茶水咕咚咕咚直接干杯了。

堪称是牛饮一般。

说得挺热闹,其实整个吃饭过程也就5分钟不到,风卷残云一般,候建军烟才刚好抽完了一根。

侯建军不禁感慨到:“嘿,昨晚才见血,今天胃口就这么好的,也是不多见啊,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

“候叔,笔录我找谁做?赶紧开始干活吧,你们领导们交涉扯皮,我跑腿就行。”

侯建军眉头一挑,笑呵呵的问:“呵呵呵,小杜,什么叫交涉扯皮?”

“候叔,昨天那几个,可不是一般的贼,带着家伙,手还都挺硬的,应该至少有几个都在你那挂号了吧?”

“嗯,不错,被你爆头的那个,打断手脚挂了的那个,还有最后断手那个都是有名有号的通缉犯。”

杜卫国笑呵呵的从蒋东方桌上拿了一根烟,自己点上,美美的抽了一口:“嘿嘿嘿,候叔,功劳啥的我不在乎,奖金你可不能少了我的。”

“哈哈哈,你这大英雄,怎么一幅泼皮无赖的嘴脸呢?”

杜卫国脸上始终保持着微笑:“各位叔叔都在,没有外人,我就直说了,这次这个功劳可能是有点大,我一个人也吃不完,咋分都行,我都没意见!”

“好!”陈光亮言简意赅,孔南笙没有说话,但是眼睛里精光直冒。

“小杜,你知不知道这次的功劳到底有多大?”郝山河问?

“郝叔,不管多大?我顶天也就是个副科,多出来的那些我有啥用?”

“你真舍得?我们一起帮你运作一下,都可以去分局干个科长了?和你陈叔平级。”候建军说。

“哈哈哈,候叔,您可别逗我了,打死我也不去,要不是保卫副科长可以不上夜班,我连副科长都不想干!”

“兄弟,夜班咋了?”侯胜利问。

“耽误我搞对象呗!黑白颠倒,昼夜不分的!”

侯建军哈哈大笑:“哈哈哈,爱美人不爱江山啊,你小子还是个情种!”

“蒋叔,我倒是真有一点个人想法,您和郝叔一起听听。”

“说吧。”

蒋东来很沉稳,他知道杜卫国这是要切第一刀了。

今天这个局面,不就是分蛋糕吗?功劳实在太大了,杜卫国一个人根本就吃不下,这么大的案子,怎么可能。

但是小杜同志不吃第一口,谁都不好意思下嘴啊,都是自己人。

小杜同志又从蒋东方那拿了一根烟,续上。

“我们科的王洋提干,我还有个退伍的兄弟,叫巴特,给他个正式的保卫编制,没了。”

“就这些?你自己呢?”蒋东方问。

“我不就是副科吗?以后王洋王霄上夜班,我天天就可以白天陪郝叔,下班陪采玉了!美滴很。”

杜卫国语气轻松的说着,风轻云淡的。

“哈哈哈,老子可不用你陪。”郝山河笑的老畅快了。

“就这些?”侯建军问?

杜卫国稍稍沉吟了一下:“嗯~别为难我庞叔,他肯定是跟着吃瓜落了!”

“看出来了?”蒋东方眉头一凝。

“嗯,要是实在不行,我不上副科也行!”

“小杜,你庞叔不用你扛雷,该是你的就是你的,我自己的事自己扛。”庞百里眼圈都红了,这还是他第一次张嘴说话。

自从杜卫国进屋,庞百里就一直铁青着脸,一言不发,肯定不是针对杜卫国啊?结合对这件事内鬼的分析,他应该是手下出了大问题。

“行了,老庞,你赶紧闭嘴吧,让你咋干你就全力配合得了。”蒋东方说话,算是盖棺定论。

“叔叔们,事就是这么个事,我的态度也就是这样,侯哥,笙哥,咱们到我那屋做笔录去吧,剩下的就让这些老头子们自己商量吧!”

“哈哈哈,走,兄弟!”侯胜利和孔南笙乐呵呵跟着杜卫国走了。

剩下的事情,确实就不是杜卫国能参合的了。

一直折腾到快4点,工资都没去领,杜卫国直接去浴池洗了个澡,然后去李阿姨那狠狠的吃了一顿,把杨采玉和蒋东方的饭菜也都一扫而空,才终于算是吃饱了。

直到这会,李阿姨和杨采玉根本都不知道杜卫国昨夜做了这么大的事。

这件事目前还处于保密阶段呢。

案子是蒋东方还有郝山河亲自主审的,真正知道内情的除了蒋东方他们,就只有杜卫国。

甚至连王洋昨晚的昨夜同组两个弟兄也都是一知半解。

这件事情的可操作空间实在是太特么大了。

杜卫国今天没上夜班,蒋东方给他放了一天的假,让他好好休息一下。

所以杨采玉回到李阿姨家的时候,杜卫国正在家里等着她。

至于蒋东方,估计是出去喝酒了吧。

“卫国,你怎么在家,没去上班呢?昨天晚上我们财务科出事了,你知道吗?”

小杜没有说话,而是上前一步紧紧的抱住她。

“采玉,别问,现在还不能说,我现在很累,需要能量,让我抱一会。”

杨采玉没有说话了,聪明如她,从杜卫国的声音中听出了很浓烈的疲倦感。

再结合财务科被破坏的铁窗,玻璃窗,扭曲的装钱的铁柜,还有今天公安的问询,她不难得出结论,只是她想不到昨夜会是那么惨烈罢了。

两个人就这样在门口拥抱着,什么都话没说,恋人在怀,岁月静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