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风越沧海 > 第一百一十九章 力魂珠内有乾坤

裴风从那条熟悉的小道中钻进了通幽谷中。眼泪瞬间不受控制的往外涌。那一张张他朝思暮想的面孔就在他的眼前。所有的族人都盘坐在一个阵法之中。那是大长老,那是吴大叔,王伯伯,那是……母亲!

“娘!”裴风哭着大吼了一声。向着大家冲了过去。下一刻,一道无形的气浪很诡异的将他冲出去的身体弹了回来。

“为什么?娘!我是风儿!娘!”亲人近在咫尺,但他却无法靠近,他声嘶力竭的大喊着,但族人们似乎完全听不到他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

那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孩子,这可是一千年以前的场景。那时候你还没出生呢。所以你和大家之间被强大的时间规则阻隔着。”声音落下,一个白衣人缓缓走到了裴风的身边。

“先尊!”

先尊笑道:“裴风,又见面了。能来到这里,说明你的第二次死劫渡过了。”

裴风恍然大悟:“我是在幻境中?”他想到了之前自己在无为道派的石阵中经历的一切。

先尊缓缓点头道:“不错。在力魂珠里有我给你留下了第二个幻阵。在这里我会告诉你更多神裔族的事情。你先看看一千年前发生过的事情吧。”

通幽谷中有一个裴风从未见过的大阵。大阵极为玄妙高深。以裴风对阵法的了解,竟然看不懂这个阵法丝毫。阵法呈一个五角形状,十条金色的亮纹将五个阵角两两连接起来。形成了一个规则的等边图案。

所有的族人在五角阵法之内静静盘坐,他们手指结印,有五种彩色的雾气从他们的身上缓缓的被大阵抽取了出来,雾气融入到大阵之中。而后这些淡淡的雾气分别沿着五角阵中的亮纹流向了最外端的五个阵眼之中。阵眼处是五座奇异的祭坛。每个祭坛上都坐着一位神裔族长老。他们身上符文闪动。将流过来的所有雾气聚集在一处。雾气渐渐凝实,形成了五颗颜色各异的珠子。有青色,红色,黑色,蓝色,紫色。

裴风细看那青色珠子,立刻想起了一物,不由说道:“那是,力魂珠?”

先尊缓缓点头道:“不错!我族人祭炼自身,将自身的五种天赋从身体内剥离,形成了五颗魂珠。力魂珠便是其中之一!”

裴风心中大震!“力魂珠竟然是我族之物!”

“继续看下去吧。”

五颗珠子逐渐成型之后,祭坛之上的五位长老开始催动祭坛法阵。祭坛法阵缓缓运行了起来。其上发出了刺眼的光芒。大长老大喝一声:“启动传送大阵!”

霎时间五个祭坛上的光芒再度爆发。伴随着巨响声,五道光柱冲天而起。托着五颗魂珠飞向了通幽谷之外。魂珠越飞越远很快消失在了视线之中。

此后,所有的族人们都纷纷瘫软了下来。从他们的身体中剥离天赋,这无异于抽筋剥骨。可想大家承受的痛苦有多么巨大!

“娘!”裴风大叫一声。

他自然还是得不到任何回应。他眼前的画面渐渐消失。只留下先尊在他面前负手而立。

“娘!”再见亲人裴风泣不成声。但他明白,眼前一切不过只是一个幻境罢了。

良久裴风止住哭声,问道:“先尊,魂珠飞到哪里了?”

“东土,南疆,西域,北境,还有中原!”

“啊?从通幽谷能飞到那些地方?那传送阵有那么大的威力?”

先尊道:“创造那五芒星阵的族人,乃是这世间顶级的强者。希望你以后可以见到那位族人。”先尊微叹一声,接着道:“你看到的这些是一千年前的陈年旧事了。但是这些事你必须要了解。这样你才能知道以后的路该怎么走。”

“是,先尊。”

“裴风,你可知这个世界的历法中一个纪元是多少年吗?”

“一千一百一十一年!”这是总所周知的常识,裴风自然答得出来。

“那历法为何要这么定呢?”

裴风摇头。他从来没有细想过这个问题。

先尊缓缓道:“今后你一定有机会走到西域的尽头。那时你会亲眼见到西域尽头的西海。那是一片无尽的海洋啊。西海之中生长着一朵巨大的道花。道花每隔一千一百一十一年盛开一次,并会结出道果。人类就是将那株道花的一个开花周期定为一个纪元。”

裴风认真细听。不敢插话。

“每当道花盛开之时,都会迎来仙魔朝拜。那时,这个世界会进入到一个纪元的尾声。所有的修士们不论身份,不论教派,不论正邪,都可以去西海朝拜道花。每个修士一生只有一次机会在道花的三千花瓣上悟道。这是修士们一生中最大的一次机缘!所以后来修真界都会遵守一个约定。在仙魔朝拜的这段时间内,修士之间,门派之间,所有的恩仇都会暂时放下。一千多年前道花盛开之时。正教诸多门派在逍遥仙尊和阿祖仙尊的带领下去参加朝拜。不料当时的天魔教教主擅自毁约,突然发难,与正教门派在西海厮杀起来。最终两位仙尊双双陨落。天魔教教主也葬身西海之底。那一战杀的昏天黑地,杀出尸山血海。将西海岸染成了红色!那是修真界前所未有的一场劫难!无数的修士在那场大战中丧命。大战整整持续了一个月之久。那场大战被后人称作‘仙魔大战’,也叫‘西海流血月。’一个月中有超过六成的修士陨落!其中还有两位修真界最顶尖的仙尊和一位魔尊。”

先尊说到这里,裴风的脸色大变。他完全可以想到那是怎样的一副景象。那比他见过的通幽谷一战,天禹山一战不知要惨烈几百倍!

“西海流血月之后,整个修真界也随之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邪教‘噬魂宗’就是乘乱对我们神裔族发起了屠杀。正教门派在仙魔大战中元气大伤,根本无暇顾及我们小小的神裔族。短短的时间内,我们神裔族人被邪教屠杀的只剩下了不到两百人。大家逃入了通幽谷中,在谷外布下幻阵,这才逃过追杀。当时族人担心被炼魂宗找到之后生擒祭炼。所以我让族人们把神裔族的五种天赋从体内剥离。化作五颗魂珠飞向了世界的五个不同方向。力魂珠就是其中之一!”

先尊说到此处,神情陡然一变:“裴风!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死死牢记!”

“是,先尊!”

“这个纪元即将结束,我们早已算出神裔族的命运会随着纪元的结束而灭亡。这是天道。无法更改的天道!而这天道对我们神裔族人何其不公!所以我们要逆天而行。而你就是那个逆天者!”

先尊的眼神变得更加凌厉。他盯着裴风的双眼说道:“裴风,我曾与你说过,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还有一位神裔族人存活于世。不过那位先祖的寿元也会在这个纪元的末尾耗尽。此后神裔族便会彻底灭绝!我曾有幸与那位先祖见过一面。他曾对我说过,神裔族想要逆天而行保留唯一的血脉,只有一法可行。所以他传授了我五芒星阵。命我在一千年前把神裔族的五颗魂珠传到世界的五大领域。实际上我们真正的目的不只是怕炼魂宗得到我们的天赋,我们这样做其实是为了你!”

“为了我?”

“神裔族人绝对无法逃出灭亡的命运。但你是逆天之子。你的命运不在我神裔族的天道之内。如果你渡过了一个个逆天之子的死劫,并找到那五颗魂珠。它们会与你重新融为一体。这样你可以再次得到我神裔族的天赋力量,这是偷天换日的一招,你可逃过天道的眼睛,让神裔族人再次降临人间。你明白了吗?”

“偷天换日?”裴风似懂非懂。

先尊继续道:“对!你母亲与凡人生下你,你便可跳出神裔族的命运轨迹。此为‘偷’。但你命数不凡,必然会遭受天逆之子的天罚,一旦你能在一个个死劫中活下来并找到五株,那真正的神裔族人会重现人间。此为‘换’!经过那位先祖千万次的推演,我们最终决定要与这天斗上一斗!”

听到此处裴风惊得说不出话来。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身上竟然背负着如此的重任!与天斗?这一刻他的心猛地打开,他的敌人不再是那些有名有姓的恶人,而是抬头可见的——天!

“当时我在那力魂珠的祭坛上布置了这个幻阵。随着力魂珠形成的同时,这个幻阵也融入了珠子中。所以你今天在这里见到了我。马上我的最后一缕魂魄就会彻底消散了。不过裴风,你在这个世界上并不孤单。我们的那位先祖还活着。他一直在等着你。”

“那位先祖究竟是什么人?我在哪里可以找到他?”

先尊沉声道:“如果你将来可以把五颗魂珠都找到。那时你才有见到他的资格。现在的你太弱了!这个纪元的尾声已经临近。西海道花很快会再次盛开。那时天下又会陷入一场大乱之中。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裴风,要在老祖寿元耗尽之前找到五颗魂株,那位老祖有好多话要对你讲。”

裴风缓缓点头。“不论付出怎样的代价,我都会找到其余四颗魂珠的。”

如今他十四岁。八岁之前他无忧无虑。八岁之后他四处流浪,居无定所。只有复仇是唯一活着的理由。从今往后他又多了一个目标。他要寻到五株。他要见到那位强大的族人!五颗魂珠是从他族人体内剥离的东西。承载着神裔族人与天斗的意志。此刻在他的眼中,那五颗珠子已经不是死物。那是他族人的血与肉!他必然要拿到自己的手中!

先尊缓缓点了点头。他伸手摸了摸裴风的一头长发缓缓说道:“嗯,我和那位老祖都坚信你可以做到的。这一次死劫,你也没有让我失望!孩子,力魂株带给你的好处,等你伤好之后慢慢体会吧。”

裴风试着感受身体内的变化,却是什么都感受不到。

先尊笑道:“这个幻阵在你的意识之中。你的**现在才刚刚恢复了心跳。你怎么可能感受的到。”

“恢复心跳?那我不是死了吗?”裴风惊道:“难道力魂珠可以让我死而复活?”

“你当然没有死了。神裔族人的身体岂是外人可以理解的。只要力魂珠护住你的一线生机不灭,你就可以强行恢复过来。”

裴风顿了顿又问道:“难道我身上发生的一切都在您的计算之中?”

先尊摇头道:“你的命运没有人可以算的出。就连我们的那位先祖也无法预测天逆之子。你的这些命运轨迹,是我们通过推演你身边的人间接得到的。裴风你记住,你的命运永远只掌握在你自己的手里。那位先祖曾推演出今日力魂珠内的阵法会在天禹山上打开。所以可推断你会在天禹山有一次死劫。但是你能不能渡死劫,不在于力魂珠,如果大力尊者顾及自身安危不将力魂珠送与你。如果秦澜姑娘没有为你舍身困住那尸傀,你都必死无疑。其中的因果都是你一人造就的。尸傀身上的符文在最后一刻熄灭的时候,你的死劫便是度过了。没有符文的尸傀,撞不死你的!”

裴风细细品味先尊的话,若有所悟。

先尊忽的微微一笑道:“裴风你今后的路很长很长,那位先祖为了你可是布了一盘很大的棋啊。你要活下去,让神裔族的火永远不会熄灭。”

裴风重重点了点头。先尊发出一声狂笑。随着笑声他的身体渐渐的淡了下去。

“先尊!”

先尊没有给他任何回应,在他的笑声中裴风再次回归到一片黑暗的世界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