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无上武修 > 第三十七章 夺元诀

牛二跟叶子满脸疑惑地摇摇头表示没进去。

彭兴长吁一口气,脸不知什么时候竟然红了:“没进就对了,至于为什么……以后你们就知道了……以后再遇到这种地方都离远点听到没?”

他俩只茫然地点点头,孙一像是明白了什么,脸也跟着红了。

彭兴抬头看看月亮说:“我们没必要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再等一会,要是还不出来我们就走吧。”

他显然是了解到一些关于王武的情况。

果然,顿了顿后他继续说道:“我先去药铺掌柜那里打听了,他说只知道这个王武是东乡的,之前来铺子里抓过几次药而已,并不熟。

“然后我就边打听边赶往东乡,问了村里一些年纪大的人才知道,这个王武确是东乡人,今年虚岁30。

“你们猜怎么着?他竟然真是武修之体,只可惜没有通过考核,家里又穷,只能回去放牛耕田。

“在村里一直待到20啷当岁,他突然跟村里人说要出去见见世面,大家都以为他不回来了,因为村子里每年都有这么几个年轻后生。

“谁知不到几年的光景,王武又出现在了东乡村民的视野里,还带回来一个漂亮的媳妇。

“回村后他便慢慢做起了杀猪宰牛的买卖。

“别小瞧他,人家现在在东乡还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这么说来可以断定他不是武修了。”牛二插嘴道,“我感应过他的刀了,上面没有真气附着过的痕迹。”

见彭兴跟孙一有些惊讶,牛二简单说了下两人跟踪王武的经过。

“胡闹!万一……唉,你俩真是愁死我了。”彭兴听后气不打一出来。

叶子吐了吐舌头。

又教训了两人一顿后,彭兴继续讲道:“断定他不是武修之后我便找到他家里,向他的家人打听老虎的事情……”

讲到这里彭兴顿了顿,竟然打了一个冷战。

他接着之前的话往下讲,而是说道:“回来的路上我才意识到不对劲,因为我忽略了一个致命的细节,那就是王武的老婆。我那会儿跟本就没考虑过他老婆是不是武修就贸然找上门了……”

“那……是不是呢?”叶子小声问道。

“我是在他家屋外,隔着篱笆见到他老婆的。给人的感觉长相端庄秀丽,细皮嫩肉,不像是农村妇女,倒像是出自大户人家,过惯了养尊处优的生活……

“当我问道那大老虎时,她也没有任何惊讶,只是说‘那是王武在外边捡回来的,捡回来时就没有头,当时村里好几个人都看到了’,我半开玩笑地问哪里捡的,我也想去碰碰运气,她说‘快别问了,他连我都不告诉’……”

“这么神秘,也就是说只有王武知道了呗?”叶子说。

彭兴点点头。

“有问过村里人么?”

“问了。老虎的事情几个知情的村民跟他老婆讲的一样。至于他老婆,大家也只是知道王武在外边救了她一命,可能是为了报恩,她便以身相许。”

“感觉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呢。”孙一皱着眉头说。“如果真是捡来的,那必定有厉害的武修出手,可是为什么单单把虎头割掉呢?这时其一。其二是老虎体内残留的真气为何会消散的如此之快?”

孙一刚说完,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睁大了眼睛看着彭兴,彭兴显然也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看着他。

接着两人不约而同地脱口而出:“夺元诀!”

说完孙一苦笑着摇了摇头。

彭兴则满脸愁容地抬头看了看月亮,叹息了一声:“算了,这事就到此为止吧,不管是那商人还是王武都已经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我们也没时间去调查,今后有机会遇到王武再说吧……走了,回客栈。”

牛二跟叶子虽然听得云里雾里,但也明白,显然那“夺元诀”跟老虎体内的真气消散有关。

怡情苑依旧灯火通明,这时二楼一扇紧闭的窗户前出现了一个人影,一双警惕的眼睛正透过窗缝向外张望,视线扫过每一个角落,并在牛二他们刚才所在的位置停留了片刻,然后人影便退回了屋内。

没有人会觉得反常,相反街上的行人似乎都乐得看到这一幕,巴不得人影越多越好。

又过了一会王武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怡情苑,扫了一眼街道后便匆匆消失在了夜幕中。

……

一回到客栈叶子就央求彭兴讲一下“夺元诀”。牛二自然也非常好奇。

彭兴便将自己知道的讲了出来。

“‘夺元诀’是一门江湖禁术。顾名思义,就是夺取他人丹田内的天地元气。这门禁术修炼极为不易,于我们武修而言纯粹是浪费时间。但是对一类人而言却大有裨益……”

“有武修之体却无法再踏入修炼一途的人?”

说话的是叶子。

“没错,这类人被淘汰都是因为凝化真气慢,他们中的一部分就是因为对天地元气的感应吸收非常迟缓……”

“照这样说来‘夺元诀’能助他们重新走上修炼之途,无非就是从他人那里吸收一点天地元气,你情我愿,又不是伤天害理。岂非好事?”

“这门术法被创立的初衷正如叶子所说,确实帮了不少人。但是,后来一个门派对这门术法进行了改动,大大提升了吸收的速度。没想到的是,若干年后竟然不断有人将这门术法修炼法臻至大成,而大成之后竟然能直接吸收他人的离体真气为己用!那短短十几年的时间惹得江湖血雨腥风,大量强者陨落,最后由几位不出世的高阶巅峰武修联手才将他们镇压。这门术法便成为了禁术,逐渐失传,凡修炼之人必将人人得而诛之……”

“这么夸张?”牛二惊讶道,“我还想问问那里能学呢……那吸收的真气能运转回丹田么?”

“不清楚!”

大家只当他在逗乐,只有牛二自己清楚地意识到这门功法跟自己简直就是绝配。

当然并不是他自己修炼,而是可以把自己相当成一个储气筒,给修炼之人源源不断地提供真气。

前提是吸收来的真气不光只是运转于脉络穴道,也能储存进丹田。

如果可行的话,那岂不是修炼起来“一日千里”,只要那人脉络承受的住,外界天地元气充足,牛二自信一年便能让对方达到高阶巅峰……

想想都觉得有些可怕,仿佛这片大陆的固有秩序即将被自己打破。

彭兴没有理会牛二,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看了一眼叶子,犹豫了一下说道:“爷爷说当年对‘夺元诀’进行改动的那个门派正是你娘亲所在的那个医药世家。”

叶子身体一颤,眼中立刻泛起了泪花:“娘……如此说来,当年族人被追杀也极有可能跟此功法有关了……”

孙一道:“难不成王武真的掌握了这门禁术?”

“掌握倒是不难,但若想达到吸收真气的境界,没个二十几年的功夫根本不可能。更何况他一普通人如何得到修炼之法,除非……”

彭兴本想说可能跟王武的老婆有关,但终是摇了摇头说:“这件事到此为止了,不是我们能插手的,等武修大会结束回寨子里跟爷爷商量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