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的游戏可谓是硝烟弥漫。

在问完箫逸的第一个问题之后,两方竟然选择直接无视了他。

反而是秦璐和孙娟互掐了起来。

虽说没有到互扯头发的地步,不过气氛可是剑拔虏张。

而随着游戏的进程往后,陆文和王明也抽完烟走了进来。

这个时候已经轮到秦璐发问了。

她脸色通红的站起身,手扶着桌子已经有了七八分醉意,手指着另一个礼仪社女生直接问道。

“周薇,我记得你好像也有男朋友吧?”

名叫周薇的那个女生脸色僵硬。

秦璐根本不等她回答,直接喝酒。

自此,除了刚进来的王明陆文两人外,基本所有人都已经喝的头晕目眩。

要知道南方姑娘本来就没什么酒量。

再加上也不间断,一杯啤酒接着一杯,这一群学姐早就七荤八素了。

唯一还算清明的就属赵雅欣和许芊芊了,她们本身酒量也还行,不过也架不住这样喝啊。

至于海量的邓海洋,他脚边的空酒瓶已经摆了一地。

什么情况?

王明两人傻眼了。

战况这么激烈?

“老邓,你怎么喝了这么多?”

推搡了一下邓海洋,王明惊讶道。

呵呵一笑,邓海洋也不回话,就是一个劲的喝闷酒,随后站起身摇摇晃晃的对着卫生间走去。

酒不醉人人自醉啊。

王明两人一脸懵逼,就是出去抽了几根烟而已,发生了什么?

随即他们便看见自己礼仪社心仪的学姐已经喝醉,便准备上前献殷勤。

不过手还没伸出去,躺在沙发上的秦璐便奚落出声。

“人家都有男朋友了,还需要你们去照顾?估计人家男朋友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手僵在了半空。

王明陆文对视一眼,他们忽然明白了老邓为何一个人喝了那么多酒。

两人不说话了,直接坐下来开始补酒。

不一会儿,几个男生一前一后的到来,先后带着自己的对象离开。

自此,游戏结束。

胜负未分。

眼见自己的闺蜜都被对象接走了,许芊芊也知道继续留在这里也不合适,对着箫逸摇了摇手笑道。

“学弟,那我就先回去了,下次见。”

表情落落大方,典雅的脸上带着一抹红晕,说不出的风情诱人。

“要我送送你么?”

箫逸礼貌的说了一句,许芊芊还没回话,秦璐便已经挣扎着从沙发上蹦起,像一只发怒的小老虎。

“你敢!”

这娘们是真的醉了。

不过,也辛苦她了。

“不用了,学姐可没醉呢,等下打个车回去就行了。”

甜美一笑,许芊芊离开了包厢。

到此,这一场联谊活动就此落下帷幕。

老邓在卫生间没有出来。

王明陆文两人坐在角落喝酒。

苏允卿趴在沙发上,姜清漪靠着她,两人或多或少都已经昏昏欲睡。

赵雅欣坐在点歌台上,翘着二郎腿拿着麦克风对着箫逸笑道。

“要唱歌么?”

还唱个屁啊!

瞪了她一眼,箫逸喊来服务员结账。

结完账后,箫逸看着狼藉一片的包厢有些头疼。

“我已经在附近的酒店定了房间了,待会我把她们送到酒店吧,正好明天也是周末。”

点了点头,箫逸应了下来,随后给赵雅欣转了一万块钱。

“谢谢老板!”

赵雅欣舔舐着娇艳的红唇凑过身子吐气如兰。

“去去去,烦着呢。”

娇笑一声,赵雅欣一手搀扶着秦璐和姜清漪离开KTV。

王明和陆文该有的绅士风度还是有的,两人不声不响的跟在她们身后,直到目送着他们安全进了酒店这才返回包厢。

随后老邓从卫生间出来。

这个大大咧咧的东北汉子似乎已经恢复了平静。

看了一眼包厢的情况,拍了拍箫逸的肩膀随后和王明两人离开。

整个诺大的包厢瞬间空旷了起来。

看着趴在沙发上不省人事的学姐,箫逸叹了一声走了过去。

不过刚抬起脚,苏允卿突然坐起身子,对着一旁的垃圾桶便开始呕吐不止。

她从晚上到现在根本就没吃一点东西,满肚子都是酒水。

刺鼻的酒味在包厢内弥漫,苏允卿闭着眼,长睫轻颤,呼吸急促,眉头拧在一起,表情很是痛苦。

吐了一会,她似乎清醒了一些,手拄着沙发费力的睁开眼皮想要站起身来,随即便看见一道高大的身影站在她的面前。

“喝点水吧。”

听着这温润的嗓音,苏允卿一愣,身体里聚集起来的力量顿时又泄了大半。

她将小脑袋埋在胸口,双手掩面,低声的抽泣起来。

箫逸也没上前安慰。

只是安静的坐在一旁,一口一口的抿着酒水。

包厢里的灯光已经熄灭。

黑暗中只有沙发里传来一声声的哽咽。

不知过了多久,一双小手突然扯住了箫逸的胳膊,苏允卿抬起头来,一张梨花带雨的俏脸上挂满泪珠。

苏允卿抬起头瞧着他,旋而又把目光疑开,白腻的小鼻子使劲的抽着,动了动嘴唇想要说话,可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出口,只不过那依旧抓着箫逸的小手,却死活不愿意松开。

她生怕自己一松开,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你喝醉了,雅欣学姐已经在附近定了酒店,我送你过去。”

“我不去!”

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苏允卿反驳道。

随后一把抓起桌上的酒瓶毫无形象的便吹了起来。

喝的急了,呛的她眼泪鼻涕其流,今天精心画的妆容瞬间被染成了花猫。

哪还有一点女孩子该有的仪态和端庄。

直到她嗓子眼堵住再也喝不下,苏允卿又趴在沙发上痛哭起来,一边哭着,嘴里一边一声声的说着对不起。

她也不知道自己现在为什么这么爱哭。

她也讨厌自己嘴笨,只知道说对不起。

可是她心里好难受。

难受的让她呼吸困难,让她感觉窒息。

仿佛有一只大手死死的攥着她的心脏,每一次的握紧都绞的她五脏六腑变的剧痛。

哭着哭着。

音调慢慢低了下去。

黑暗中的箫逸垂着眼睑,看着地板上满地的空酒瓶,眼神复杂难定。

而就在这时。

叮铃铃的手机铃声响起。

学姐此时已经彻底没了几分意识。

手机在桌子上振动,屏幕亮起,闪烁着幽白的光泽。

这是苏允卿的手机。

屏幕上来电显示为两个字。

姐姐~

看了一眼已经喝醉过去的苏允卿,箫逸将她抱在怀里,推开包厢大步走了出去。

同时。

他接通了手机放在耳边。

“有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