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女帝好凶 > 第二十二章 我跟她,你选谁?

月色悠悠,清夜无尘。

昨日还是一片祥和的龙泉镇,只过了一天的时间,就变成了家离子散的代名词。

经过一整天的修整,尚且存活的住民齐家北上,去寻找还不知道存不存在的安稳之所,即便至亲变成了妖化人,他们也必须坚强地活下去。

到了晚上,只剩废墟的龙泉镇,此刻倒真像是个鬼城。

妖化人足足有四百多名,全部带走显然不太实际,经过跟姜容月以及许守靖之间的传话式商谈,最终决定带二十名妖化人回门研究复原之法,剩下的暂且继续关押在南侧广场,由部分弟子轮流看守。

足以乘坐上百人的巨大画舫漂浮在云海,这是龙玉门弟子大规模外出,并且需要跑长途时,才会用的‘飞渡浮舟’。

二十名妖化人被下了安魂咒,用“拘束锁链”困在底层,每隔半柱香的时间,就会有弟子前去巡视,以防万一。

紫裙女子站在甲板上,鼓囊囊的衣襟压在船沿,望着云海之中冒出的洁白皎月,幽幽一叹。

姜容月内心很惆怅,她还是第一次跟小靖打了这么长时间的冷战。

之前在京城的那一个月不算……那一个月每天小靖的心都挂在自己身上,嗯,她能看出来。

但现在……小靖变了。

姐姐生气了也不来哄,只是和往常一样,稍微冷着点脸色,就跑去找他的‘摇摇’了。

“唉……”

甲板上再度回荡起一名姐姐心中缺爱的叹息。

哒哒哒——

背后传来的熟悉的脚步声,姜容月不回头也知道是谁来了,心中一喜,但还是鼓着嘴,散发出‘都别靠近我’的氛围。

“容月姐?”来人轻笑着搭话。

姜容月不搭理他,杏眸倒映着月下云海,就好像在认真欣赏夜景一般,完全没有注意到有他这么个人。

她身上的靛紫云袍有些褶皱,长裙刚好遮住鞋子,臀儿微微向后翘,柔美水润的身材曲线毫无遮拦的展露在面前;手臂放在船沿,素手托着下巴,白皙的脸颊在月光的衬托下更显幽静,如杏美眸透露着一股若有若无的幽怨,红唇微抿,完全是一副在置气的模样。

月光洒下,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

许守靖眨了眨眼睛,看着眼前幽怨姐姐窈窕的背影,忍不住上前,从后方环住了她的腰肢。

“!”

姜容月娇躯微颤了下,旋即便如同小野猫一般,开始了很不走心的挣扎:

“放开我!我没有你这个弟弟!”

许守靖怎么可能会放,他不但把身子完全贴了上去,甚至把下巴搁在容月姐的肩头,朝着她的耳畔吹着热气:

“没关系,我本来就不想当你弟弟。”

“?”

姜容月挣扎的动作一顿,俏脸攀上了一抹嫣红。

小靖怎么……怎么好像真的有点变了?

以前除了“我最喜欢容月姐了”,他还会说别的吗?

“哼嗯……”她拖了个长音,心中有些期待,视线瞥向一边:“不当我弟弟,那当我什么……”

许守靖蹭着佳人细腻的脸颊,轻笑道:“你觉得当什么好?”

姜容月用手肘顶了他一下,在听到身后的坏弟弟因为重击而咳了一声后,表面上又恢复成了那个婉约娴静的大家闺秀的模样,她若无其事的看着自己的指甲:

“我觉得当弟弟就挺好,省得当别的什么总是骑我。”

许守靖看着容月姐的傲娇模样,心中暗笑不已,起了逗弄的心思,佯装严肃道:

“这样啊……那我以后就继续当弟弟吧。”

说着,就松开了那窈窕柔软度额腰肢。

“?”

姜容月满脸不可置信,怎么会有这么直的人?我只是让你给我台阶下而已……

她羞恼的转过身,想要好好训斥一下不听话的弟弟,却发现,许守靖竟然满眼笑意地在看着自己。

姜容月顿时明白自己被耍了,脸上一阵火烧红的同时,伸出小拳头打了他一下:

“叫你欺负姐姐!”

许守靖连挨了好几下小粉拳,笑容不改,伸手把姐姐揽入怀中,细细品味软香温玉的沁心触感,眼帘微垂,他喃喃道:

“容月姐……我喜欢你……”

喜欢,而不是最喜欢。

姜容月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心中微微酸涩,像是为了逃避那份心酸,她把臻首埋进硬朗的胸怀:

“小靖,我也最喜欢你了……”

拥抱了一阵子,许守靖微微起身,望着眼前杏眼迷离的女子,缓缓低下了头。

月下浮舟,一对璧人相拥后的热烈拥吻,便是一幅传之千古的画卷也不为过。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

许守靖闭着眼睛,总觉得嘴唇上的触感不太对劲,他跟摇摇都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了,对唇瓣相接的口感简直不要再熟悉,这明显就不是……

他睁开眼睛,微是一愣。

姜容月把一根纤纤葱指竖在他的唇间,好看的蛾眉一跳一跳的,好像在强压着逐渐愤怒的情绪。

她本来都认命了,小靖女人多就女人多吧,谁让自己喜欢他呢?

但看到许守靖这么熟练的样子,姜容月心中的不服输与不甘心又涌了上来。

她一瞪眼,望着满脸茫然的许守靖,表情倔强道:

“我问你,如果我跟赵扶摇从浮舟上掉下去,你先救谁?”

“……”

我什么都没干啊,怎么就扔给我了一个送命题……

许守靖知道这种问题千万不能乱答,斟酌了下,认真道:

“先救摇摇。”

姜容月瞪大了眼睛。

他连忙解释道:“容月姐你能飞,摇摇还是凡人,不救人就没了……”

“我想让你回答的不是这个……算了,我重新问。”姜容月深吸了口气,眼神带着一番审视:“如果你必须从我们之中选一个……我跟她,你选谁?”

这回许守靖没有半点犹豫,脱口而出:“我全都要。”

“?”

姜容月再次瞪大了眼睛,要是平常,哪怕是为了哄自己开心,小靖大抵是会顺着自己的心意去回答。

她重新感觉到,小靖确实变了……变得更不要脸了。

许守靖要是知道姜容月这么想他,肯定大喊冤枉。

他本来就挺不要脸的,只不过之前有太多顾忌,放不开。现在想通了,不说随心所意,至少要不留遗憾。

虞知琼当初就在心中就给打了许守靖了一个“有色心没色胆”的标签,那时许守靖虽然敢出言调戏,也会时不时的动手动脚,但终归没敢上真格的。

都十七年了,他的姨还是姨,他的姐也还是姐呢。如果不相同,谁也不知道会不会一直保持在这种“我就蹭蹭不进去”的状态,把两人搞得不上不下的。

可赵扶摇就不同了,从两人相识到现在快两个月了,那真是……一直在“里面”,从未出来过。

这进度比坐飞渡浮舟都要快。

许守靖经过龙泉镇一事后,确实放开了不少,并非是找到了什么能够支撑仙途的道标。

他只是觉得……其实很多时候,没必要撒谎。

就像是面对老妇人没必要撒谎一样,面对容月姐问自己喜欢谁,也没必要左顾言它。

喜欢,就是喜欢了,没什么。

许守靖见姜容月还想要梅开二度,这样下去送命题问个没完,也不知道下一次氛围这么好的机会在什么时候了。

他捧住姜容月的脸颊,轻声道:

“容月姐……我向你保证,我永远都会喜欢你。”

话音落下,闪电般地含住那张樱桃小口。

“等下,我还没说唔唔……啾……”

姜容月心中一阵羞恼,又是气自己最终还是妥协了,又是气最终还是没能成为小靖心目中的第一。

锤了几下许守靖的肩膀无果后,姜容月放弃似的心中一叹,小粉拳张开,改‘锤’为‘掌’,轻轻搭在肩头,闭上杏眼,生涩地回应。

月色如霜,云海浮舟。

这回没有任何意外,在月光的映衬下,风景真如同一幅美中画卷。

呼呼——

飞渡浮舟进入了龙隐山地界,灵力结界的诡异变化,让沉迷亲热中的姜容月忍不住睁开了双眸。

“唔嗯!”

她心中一惊,连忙想要推开许守靖,可这人却一点也没猜到她的心思,反而越抱越紧了。

“唔……小……靖,放开我唔……”

许守靖渐渐察觉到不对劲,松开了嘴,朝着喘气的姜容月投去了疑惑的眼神:

“容月姐,怎么了?”

姜容月此时也没心情去怪弟弟无止境的索取,抬手擦了下薄唇,目光急切地看着不远处的不似往常的山脉。

“小靖,出事了!”

“怎么了……”

许守靖顺着容月姐的视线看去,瞳孔一缩。

龙隐山,这座龙玉门维持了数千年的山峰,此刻正冒着浓烈的黑烟,山门的幻象阵法不知所踪,那条考核用的白玉石阶上,满是有着猩红眼瞳的妖邪人影。

————————————

求月票、推荐票、打赏、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