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冻的旧日沙滩。

米莉亚将捧满双手的彩色‘花朵’撒向远方。

尤尼乌斯7那凝固成怒涛的海面上,小小的彩花飘摇飞舞。

曾经在这个地方,人们也像他们一样奔跑、欢笑、成长和呼吸。

在冻结的大地上,或在舰里,人们不约而同的默祷着。

或许他们只是为了安抚良心,但至少他们都觉得应该这么做。

这是一处坟场,是地球——是他们自然人罪孽的烙印。

诺尔站在人群的最后方,双眼不带任何感情波动的注视着眼前的一切。

【嘀嘀嘀!】

另一边,负责警戒的“强袭高达”驾驶舱内,警戒警报声大作。

出神游离的基拉赶忙检视屏幕。

只见在不远处碎石的带对面,有一个正处于移动中的物体,同时信号检测——MS!

一股犹如电击般的紧张感从脚底窜过基拉的身体,赶忙操控强袭贴身躲在了一块废弃建筑后面。

同时计算机也很快确认了机种。

屏幕上跳出的文字显示着对方是——强行侦察复座型的“基恩”。

“怎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基拉咬牙暗骂了一声,现在“大天使号”的物资搬运还没有结束,要是被“基恩”发觉而呼叫支持的话……!

想到这里,基拉不由将光束来复枪的狙击用望远镜拉到眼前,准心已经锁定了像在寻找什么的基恩。

锁定的哔声响起,提示射击的字样正在眼前催促着他快点按下扳机。

(走开····快走开····千万不要发现····什么也别看快离开这片宙域!)

仿佛是听见了基拉的祈祷,“基恩”的推进器喷出了火光,即将脱离该处。

然而吉恩刚刚出去没多久,它像是又发现了什么似的掉头回来了。

基拉惊讶的看了屏幕一眼,发现是“大天使号”的作业小艇闯进了对方的视野范围。

“混帐!为什么要注意到!”

在基拉愣神的时候,基恩举起光束来复枪直接开始了射击。

辛好的是,两发枪弹只是擦过了小艇并未直接命中。

“砰~”

就在吉恩准备再次射击时,基拉的手指扣动了扳机,一道光束笔直贯穿了“基恩”的机体。

爆炸的火光照亮了四周。

“谢……谢谢你!基拉!”

卡兹的声音从扩音器里跳了进来,显然他也被吓得够呛。

“我差点以为真要死了!”

“强袭高达发生了什么事情……”

“大天使号”的通讯赶忙切了进来。

然而基拉却并未作答,只是粗暴的关掉了无线电。

双眼无声的看着远处被地球军破坏的大地和被虐杀的调整者们的纪念碑。

正当他准备闭眼祈祷时,诺尔的身影在他脑海中浮现。

那宛如死者一样注视着大地的眼神,让基拉停下了动作。

看着远处的调整者纪念碑,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现在的自己有祈祷的资格么?

自己与进行这场虐杀的地球联合军为伍,被迫和同样是调整者的士兵们厮杀。

这样的他,恐怕连为同胞祈祷都不被允许吧·····

想到这里基拉不由苦涩的靠在了驾驶座上,心中信念出现了动摇。

【嘀嘀嘀!】

就在基拉胡思乱想之际,警报电子声再度响起。

“还有敌人!?”

基拉猛然抬头看向了四周。

只不过这回屏幕上照出的却不是敌机,而是一个闪烁着急救信号的——逃生舱!

······

PLANT墓园。

阿斯兰望着花瓣四散飞舞的陵园,眼神飘忽不定。

在他的面前有一块墓碑。

蕾诺亚.萨拉C.E.33~70——这是阿斯兰母亲的墓碑。

但这块墓碑下并没有遗体,就和所有“尤尼乌斯7号”的死难者一样。

其实阿斯兰和蕾诺亚·萨拉共渡的时光并不多,可是那短暂的时间确实阿斯兰一生中最美好的家庭时光。

她努力的在不过份溺爱的情况下,仍然对他付出了满是温暖的亲情。

所以尽管他们后面相隔两地,阿斯兰心中也没有因此而不安。

他一向以从事伟大工作的母亲为豪。

但就像她那样优秀的人材,还有许许多多别人珍惜至爱的亲人,都在那一瞬间被夺走了性命。

这就是战争!

——我们是为了保护自己而战……

——既然不战就无法守护……

——那就只有一战了……!

帕特里克·萨拉方才高唱的言词,在阿斯兰的耳边苏醒,冲击着他的灵魂。

阿斯兰又一次确认了自己的意志。

······

大天使号的机库内,横骑着一艘被基拉发现后曳航回来的逃生小艇。

“我说你啊,怎么老爱乱捡东西啊?”

看着救生舱上的独特标准,巴基露露少尉的声音里夹杂了些许苦涩和少许的厌烦。

这是第几次了?

好吧确实没几次,但是你怎么每次都能捡到救生舱呢?

上次从奥布标志的救生舱里捡到一个调整者的事儿还不够么?

这次更猛,直接给我捡了一个扎夫特标志的救生舱!

基拉对此也是无言以对,他的性格和心性注定了他不可能对救生舱视而不见。

玛琉和弗拉格对看了一眼,忍不住小小的叹了口气。

两人此刻的心情,就像是有着见到弃犬就要捡回家的孩子的双亲一样,无奈又无语。

“我要打开啰!”

不远处的马德克操作舱间锁,喊了一声。

四周待命的士兵们同时举枪瞄准。

【哈喽、哈喽···哈喽!】

锁门打开,一个蠢兮兮的声音随着一个粉红色圆球飘了出来。

耳朵像翅膀般拍打着,看来应该是宠物机器人。

原本严阵以待的官兵们,这下子全都看傻眼了,不会就捡了个这么个东西吧?

如果诺尔在这里,肯定一眼就能认出这个东西的主人——拉克丝·克莱因!

不过现在的他正驾驶着作业小艇在尤尼乌斯上四处搜寻着什么。

“谢谢,辛苦你们了。”

就在士兵们愣神的时候,舱门中忽然传出一个娇嫩的声音。

众人不由惊讶的又回头看了过去。

轻飘的粉红色散满了他的视线,柔软的纷红色长发和长长裙摆如波浪般漂动,基拉不由用力眨了眨眼睛。

只见从舱门中出现的是一个和基拉年龄相彷的少女。

粉嫩的雪白肌肤,温柔可爱的面容,还有那一抹令见者都会觉得幸福的微笑。

那名少女漂浮在半空中的模样宛如肥皂泡泡一般,看来绮丽又梦幻。

“哎呀……哎呀呀呀?”

拉克丝出来后眼神一撇,看着身处的环境后不禁愣了下一下,随后身体好像因为惯性一样飘走了,吓得她在半空中不停的手舞足蹈,不停发出惊叫。

基拉闻声惊觉,赶忙飘起抓住了拉克丝纤细的手腕,替她稳住了身形。

“谢谢你。”

拉克丝朝基拉微微一笑。

被那双如春日晴空般温和的蓝色眼睛凝视,基拉的脸居然一下就红了起来。

“咦?”

忽然,拉克丝的眼神停在了基拉的制服徽章上。

“……那个?”

她四顾张望,然后以有些不确定的语调说道:“请问···这···是扎夫特的船吧?”

隔了半晌,从拉克丝的颜值中回过神来的众人忍不住深深叹了一口气。

这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