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夫人看看那倒下的树,又打量眼心有余悸的顾韫,心下了然。

“今日得小娘子相助,老婆子才逃过一劫啊。”王老夫人感慨不已。

扶着她的婆子和丫头也刚刚从惊骇中缓过神来,两人齐齐给顾韫行大礼。

“多谢娘子救我家主子之恩。”

顾韫忙避开,“不必多理,小女子怎敢贪这样的功劳。”

徐氏也狐疑的看着这一幕。

王老夫人却最是清楚,“刚刚小娘子已经离开,却又折回来喊上老婆子同行,怕是已经发现有变故了吧?”

顾韫笑了笑,“刚刚走开时,隐隐听到有树木咯吱响的声音,当时还以为是错觉.....才没有和老夫人讲明。”

王老夫人笑道,“小娘子这般做是对的,若是你真提出来,以老婆子的心性,怕还要去那树的周围观察一番,这质疑的空挡,可就着了大祸了。”

顾韫被说的不好意思。

她确实是这么想的,觉得真说出实情,还会让人多想误会,她又保不准的事情,想来想去觉得老夫人的性子好,邀她一起同行,到是最简单的办法。

徐氏眸子略动,走上前去,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时,对着顾韫微微一礼,顾韫吓到,也忘记了避开就站在原地。

“到是我借着老夫人的福气,躲过了一劫。多谢小娘子救命之恩。”

顾韫面对徐氏做不到如面对王老夫人时的轻松,拘谨的身子僵硬,“当不得夫人一声谢,我也不过是猜测,也是老夫人和夫人是有福气之人。”

徐氏笑了笑,扭头对王老夫人道,“这是个好孩子,诚实又不居功。”

王老夫人颔首。

难得对徐氏态度好了一丝。

徐氏立马心领神会,转头主动问向顾韫,“不知小娘子是哪家的?”

顾韫也没有瞒着,“回夫人,小女子家是农户,村里离县城十多里地,今日是随家人到寺里来祈福。”

徐氏点头。

另一边王老夫人退下手上带的镯子,身侧婆子躬身接过,转身动作敏捷的到了顾韫身前,“小娘子收着吧,这是老夫人一片心意。”

顾韫哪里会收,忙拒绝,“当不得,小女子不过是说几句话,怎敢居功。”

玉镯子整体通透,看着就是非凡之物,顾韫哪敢收下。

王老夫人见她看了东西眼里并没有露出贪念,欣赏之色又浓了几分,她喊住婆子,“兰月,罢了,不必让小娘子为难。”

婆子应声恭敬退回来。

王老夫人这次主动上前,拉过顾韫的手,能感觉到手心里有厚厚的茧子,是个能吃苦耐劳的。

“好孩子,老婆子欠你一条命,日后有缘,咱们再见。”王老夫人轻拍拍她手背,没有再多说旁的。

正当这时,就听不远处有人娇喊一声,“阿姐?”

众人看去,只见一少年和一小娘子朝这边走了过来。

很快就到了众人身前。

顾蓁蓁和顾城是在山下见过徐氏的,知是世家之人,也不敢乱说话,却又是知礼的对徐氏福了福身子。

徐氏笑道,“这是你们阿姐?”

她看着后来的两人,手轻指顾韫。

顾城一揖,“回夫人,正是舍妹。”

“看你是个读书人,你家是农户?”徐氏又问。

“小子父亲今年考中举秀才,小的是童生。”

“举秀才?农户人家能考出来着实不易,到是难得,可见你们父子也是上进的。”徐氏面露欣赏之色。

顾城略有些害羞的低下头。

徐氏还要多问,王老夫人却借机和顾韫道别,带着婆子和丫头走了。

徐氏眸子晃了晃,没有走,把刚刚顾韫救下她们的事说了,“....你妹妹是个好的。”

她话音一转,落在身旁的顾蓁蓁身上,“长的到是乖巧,过来,让我看看。”

顾蓁蓁乖巧的上前去。

徐氏打量了一番,又轻轻握起她的手,“到是个好孩子,今日也算是缘分,你父亲兄长都在念书,可是家中搬进县里?”

“前些日子凭租了房子,才搬进县里。”

“住在哪里?”

顾蓁蓁便乖巧的回答。

不知道的看了,还以为是顾蓁蓁救下的徐氏。

顾韫沉默的站在一旁,低头看着地面。

她到是有几分明白徐氏的心思。

在她面前时,徐氏没有攀附上王家人,只觉得丢人,后又被她巧合救下,徐氏心高气傲,自是不甘,可王老夫人都道谢了,徐氏若是没有表示,反而显得小家子气又心胸小。

既然要表态,那么只要是顾家就行了,自然不会选择看了不顺眼的那一个。

顾韫猜的没错,王老夫人离开的身影一消失,听不到这边声音,徐氏就松开顾蓁蓁的手。

她一边掏帕子擦手,一边淡淡道,“天色不早,改日再聊吧。”

丢下话,带着人走了。

顾蓁蓁比顾韫聪明,眼球转了转,便明白怎么回事。

她是被利用了,而且是利用她去压着阿姐。

莫名的,她没有生气,甚至还有一丝高兴。

面上,她还一脸疑惑的问身旁的顾城,“阿兄,我怎么一头雾水,刚刚那位夫人拉着我的手一直问话,这是怎么回事啊?”

顾城在一旁到是分析出来,他扫了一眼身后倒下的大树,又看了一眼沉默的大妹妹,张了张嘴,到嘴边的话也变了味道。

“自然是蓁蓁让人喜欢。”

顾蓁蓁娇声道,“阿兄只会拿我打趣。”

顾韫不愿看顾蓁蓁作派,已经往前殿走。

顾蓁蓁却追上来,亲热的挽上她胳膊,“阿姐,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顾韫把事情说了一下。

顾蓁蓁惊呼道,“那位老夫人和夫人没有怪阿姐打扰她们攀谈就好。”

明明是救人命的事,从顾蓁蓁嘴里一出来,反而变成了顾韫做错事而侥幸没担责任。

顾韫差点被气笑了。

她面上做出担忧的神色,“妹妹说的是,待回到家我和父亲去认错,日后若明人寻上门来,总不能让父亲不知情。”

顾蓁蓁神情一僵,“阿姐多虑,你这也是无心之举,对方也不会怪你,更不会寻上门来。”

顾韫摇头,“我知妹妹是宽我心,多谢你。”

她感激的拍拍顾蓁蓁的手。

顾蓁蓁身子却是一僵。

明明.....不是这样的!

顾城走在身后拉着文哥,四人回到前院,刚刚耽误了时辰,钟氏又不是多话之人,便带着一家人下山。

待一行人回到宅子,外面的天色已大黑。

一进正房,顾老太太便骂起来,“天杀的,让你去祈福,不是让你去躲懒,你要饿死自己的婆婆和男人吗?”

钟氏哪敢解释反驳,低头出去做饭。

顾韫跟了上去。

如此一来,便留了顾蓁蓁在顾老太太身前,顾城一个男子不好在这多呆,回了自己的房间。

屋里也不知顾蓁蓁说了什么,顾老太太连连说好。

在厨房里,顾韫都能听到阿奶在夸顾蓁蓁,“果真是福宝,阿奶没疼错人。”

当天晚上顾父还没有回来,就有人上门,说是谢刺史府的,来的是一个婆子,身后带了两个小厮,抬着一红木箱子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