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竟然在图书馆这种神圣的地方被一个不穿上衣的男人壁咚了。

他垂下头,逐渐靠近她的脸颊,两人只见已经没有缝隙了,简直就是在给她上羞辱之刑。

用力的转身要逃也逃不掉。就像是被堵在洞里面的小老鼠一样,狼狈极了。

“你滚开!”正要强硬的凶他的时候,结果腿软了,气场太强大了……

就在他的脸要凑过来时,她还打了一个喷嚏,瞬间金唯的表情就僵硬了:“你再敢靠近我我会喷你一脸口水的!你就不怕恶心吗!”

“不怕!”金唯从她魅惑的眸子上,转移到,她色泽饱满的红唇,他开始盯着那里。坚实的双臂在古色古香的墙壁上面支撑着,顷刻间就覆了上去。

凛冽的香气在姚窕的脑海中漫散开来,像是数千只数万只温柔攀爬的蚂蚁在她身体的各个角落,扭动着触角在徘徊。

整个人如梦似幻的被吻着。

她恍惚间看见金唯紧闭的眸子上,绒齐的睫毛投下了阴影,长到可以扫到她的眼睑,很痒。

他既投入,又猛烈。

紧接着似是被金唯察觉她的异样,她面色桃红的呼吸着,被他抱起来走向空旷区域的按摩椅上。

她手腕处质感极佳的黑西装被他直接丢到了地上,然后覆在姚窕身上,图书馆中的书香与他身上的荷尔蒙气息像是无缝隙的混合印在了姚窕的脑子里。

急促的呼吸声混合着金唯身上极少的重量与压迫感,让她彻底失去了判断,她像被按压住的弦,是继续弹奏还是绷断,就在一念之间。

突然间姚窕眸光晃动,不知道触碰了哪个按钮,按摩椅竟然启动了按摩装置。

姚窕已经感受到背部的触角在为她的背部做按摩。筋骨被揉搓的有些痛。

她彻底醒了过来,她不能被一个有联姻未除的人发生某些不可描述的关系。

这正是一个好时机,姚窕晶亮的眸子这一刻终于恢复了清醒,若不是按摩椅,她真的要沉沦了。

她灵机一动,纤细丝滑的手法在他胸口的部位游走几下:“你的手感真不错。”

在金唯要有下一步动作之前,她夺得先机,手指娇弱无骨,她都不知道自己还有这本事……

金唯抓紧她的手,抬起头来看着她,眸光炙热的快要将她看成融化的甜筒。

“窕窕,我感觉我爱上你了。”

“我发誓,这辈子我只对你一个人好。”

温彻的声音在姚窕的耳边扩散。

金唯炙热的眸子定在姚窕的清透双眸中,姚窕躺在下面,一只手从他的胸膛游走到锁骨,最后到了他直挺的脖颈。

另一只手却在寻找着机械按摩椅上的某个按钮。

“你在找什么——”

冷酷的声音让姚窕的动作戛然而止。

“再找戒指?戒指在我口袋。”金唯看向地面不远处的黑西装,又转过来看着姚窕:“等我们完事,立刻就戴!”

说完,姚窕的唇再次遭受着猛烈的围攻,金唯的手掌已经迫不及待地拉开她裙子的锁链,她的肌肤上有另一种温度的时候。

她找到了!

眸光震撼,还好找到,不然自己就成失足少女了!

“我靠!”

金唯一声惊呼,他原本在亲吻,结果脑袋被按摩仪的第二档位给夹住了,正在为他疯狂按摩穴位。

姚窕推着他压着自己的身子,艰难地从一旁的空隙中爬出来,锁链处细腻的肌肤还在灌着风,姚窕清婉的眸光瞪着他被蹂躏的模样:“活该!”

只见金唯在用力跟不停按摩的两个触角较劲,试图掰断它们。

然而这是霍家的半医疗机器人,用于穴位按摩以及针灸疗法,触角的选用材料是来自外太空的采集金属。

坚硬而且有韧性。

一侧的说明书上都有写!

而且,档位开关就在他身体两侧。

然而以他现在的视力范围根本不可能看到,只能像瞎子一样乱摸!

“窕窕!”破碎的声音在空气中炸开,貌似被折磨的不能活了:“救我!窕窕!这什么鬼?痛!”

“呵呵。你慢慢享受吧。这个按摩椅的档位实在是多到数不清,让你欺负我。”姚窕低下头,不紧不慢地用纤细的手指将身侧的拉链拉回到原位。

“这里还有针灸疗法,我看看给你用哪一种会比较治脑子!”

说着,姚窕走到金唯身侧的,按摩椅电子屏上,找到了针灸疗法。

“你想扎头,还是想扎身体!说!”姚窕学着金唯平时对她下命令的语气:“快点!不然你知道后果!”

“姚窕,你别挑战我的限度!”金唯怒了,按摩椅触角停不下来,这个女人还要用针扎他!

“快点停下来!”金唯命令她,但是没得到回应。

甩了甩靓丽的发丝,姚窕单膝半跪在地板上面,发梢垂落地面,她无比投入的神情看着电子显示屏。

纤弱无骨的指尖在针灸那一栏着了魔似的。用最温柔的动作,点最疼痛的针灸。

“啊——”金唯的惨叫声在图书馆安静的氛围中可以净化人的心灵一般,让姚窕无比地舒适。

反正都是医生提前设定好的穴位,扎了也死不了。

金唯背部的肌肉群那般充满力量,可惜现在成了汗珠淋漓的刺猬,只见两个机械手正在扫描穴位给他治痛风。

姚窕为他设置了痛风针灸。

看着他遭罪的模样,还拍了拍他紧致的翘臀:“真乖,那老娘走了。”

“姚窕!今天晚上你死定了!”

姚窕转过曼妙的腰肢,双手环胸的看着他遭罪的模样:“但愿今晚之前,您还能从按摩椅上走下来。哼!”

再说,谁还等着你晚上报复吗?

才不。她回去第一件事就是告状!

姚窕在金唯沉闷的忍痛声中,换上高跟鞋,赶紧向图书馆外面跑去。

她要赶紧回到房间,跟霍天说出真相。

管他们怎么想,反正是金唯先追着她来到这艘邮轮,他们两家婚姻怎样,跟她扯不上半分关系!

拿出放在床头柜中的手机,姚窕拨通了霍天的手机号,坐立不安中,她在舱房中煎熬地徘徊。

她也是怕被报复的。

半天了,都没有人接,这个霍总现在,难道跟穆棉逛街逛入迷了吗?

电话都不接了。

再打一遍还是不接!

再打第三遍的时候竟然被挂断了?!

“咚咚!”

敲门声,让姚窕心神一慌……

这么快?!

“姚小姐,您看见我们领导J.W了吗?怎么没看见他跟您一起回来?”门外的人说道。

姚窕打开门,竟然是林教练。

姚窕视线下移,他还穿着那条蓝绿相间的大裤衩呢……

“姚小姐,我们领导之前让我找他要一身新的工服,说有人给送过来了,但是我找了半天,都没看见人,还不接电话,您知道他去哪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