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铺 > 重燃2001 > 第四十六章 他和她的故事

他和她的故事,无非便是一人一烟一悲歌,一男一女一邂逅。

欧罗巴逆风翻盘后,在企业盛情邀请下,整个团队来了场巴黎三日游。

他和她,也盛情难却。

白天,他和她,跟着大部队,怀着完成任务一般的心态去游历巴黎。

纵然有黄昏的塞纳河畔细微的暖风桥上的同心锁和天边的一抹微红;

纵然有那历经一百多年风雨的埃菲尔铁塔协调的令人惊叹的美;

纵然有蒙马特高地上圣心大教堂竖琴白色伫立的神圣;

但步履中的匆匆,

让那些可能温暖,可能心痛,可能触动的瞬间,

流逝在彼此眼角的余光中。

刚刚离异恢复单身的他,因为无所事事,所以每天晚上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电脑前,听着悲伤的音乐。

刚刚发现丈夫出轨的她,因为感情挫折,所以每天晚上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电脑前,听着悲伤的音乐。

在校园流行星座热的时候,秦莞最提防的便是出现在吴楚之身边的双子女。

因为,只有双子才知道双子的另一个自我,并不能在热热闹闹中快乐安宁。

她是双子座的第一天,他是双子座的最后一天。

离开巴黎的那天晚上,他决定下楼去走走。

正巧她也是。

于是,便是一场邂逅。

两杯凯旋1664白啤酒里,

他们谈论着哲学与诗歌,从维科、尼采到海德威尔;

谈论着时代的记忆,从变形金刚到国企改制;

谈论着男人与女人,从他到她……

17岁,她败给了他。

34岁,他们不分胜负。

棋逢对手的背后是两颗契合的灵魂。

他懂她的故作矜持,她懂他的图谋不轨。

于是,他和她在塞纳河畔漫步,在埃菲尔铁塔下拥吻,在蒙马特高地的爱墙边去寻找什么是爱,在天亮时从圣心大教堂分别离开……

她懂他内心的寂灭,灰烬无法重燃;

他懂她灵魂的孤傲,无缘不用强求。

再听到她的消息时,她离了婚净身出户。

她接受不了丈夫的出轨,也无法说服自己,去接受心中始终有另一个她的吴楚之。

她活的像白天鹅一样骄傲。

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

————————

再见到她时,吴楚之在第一眼时就确认了内心。

既然上天让他重生,从前世的死寂里睁开眼,那今生就从灰烬里重燃。

这狗日的人生,就像个修罗战场,就算必须像条狗才能活下去,他也要做那最狗的狗。

因为,

她,他想要!

于是,他抬起头,朝着依然注意着自己这边的萧玥珈,又是一个鬼脸,无声的说了一句“手下败将”。

萧玥珈想过吴楚之可能会过来搭讪,毕竟她对自己的容颜很有自信。

她也想过吴楚之可能会无视她,本就是萍水相逢而已。

对此,两种情况她都做好了预案,敢上来搭讪,她就狠狠的践踏他,如果吴楚之敢无视她,她就主动出击。

她都想好了胜利后的语言和动作,最后的场景一定要在转身离去时,用她的长发狠狠的抽一下吴楚之那可恶的嘴脸。

可萧玥珈万万没想到的是,吴楚之竟然敢挑衅她。

愣了半响,萧玥珈一双桃花眼里满是煞气!

瞪着吴楚之,同样也是无声的一句“燕大见!”

吴楚之见状,轻笑着,招呼好友们开始离开。

故意落在最后的吴楚之,转身,确认萧玥珈依然瞪着自己后,竖起食指,朝她轻摇两下,嘴角满是不屑。

出了餐厅,吴楚之抬起手,对着食指轻轻一吹。

最高明的猎手,往往都是以猎物的身份出现的。

——————

慕瑶早已注意到萧玥珈的异样,感觉自己从头到尾全程观看了一出无声话剧。

萧玥珈气的脸都涨红了,一幅想要杀人的眼神死死的盯着餐厅门口。

“我饶不了他!!!”萧玥珈咬着牙,恨恨的说道,拿起桌上的鸡翅便是狠狠的一口。

鸡翅是慕瑶的,看着闺蜜气的发抖的样子,慕瑶也就没出声。

天啦!我看见了什么?小月牙居然吃她自己所说的垃圾食品了!

自小在燕京长大的慕瑶吃不得辣,这趟西蜀之旅好玩是好玩,就是肠胃遭了殃。

萧玥珈和她不一样,虽然刚开始也是肠胃难受,但萧玥珈的性格就是这样,对于麻辣口味是越战越勇,没几天反而适应了。

慕瑶则是现在看见辣椒都觉得胃疼。

在她百般哀求下,一向不喜垃圾食品的萧玥珈,今晚终于答应陪她来吃麦当劳。

萧玥珈计划看完灯光秀,去尝尝那个伤心凉粉,试试这道小吃能不能把自己辣哭。

于是只点了一个牛肉汉堡,要了一瓶矿泉水陪着慕瑶。

看着现在萧玥珈泄愤般咬着的鸡翅,慕瑶发誓,从小学认识开始,这样的萧玥珈,她生平第一次见。

能够把一向对男生优雅疏离的萧玥珈气到这份上,慕瑶为吴楚之以后的遭遇默哀着。

不过,对萧玥珈与吴楚之在大学的相遇,慕瑶突然又有了点小期待。

这趟西蜀之旅真没白来。

嗯,这话剧比国宝滚滚还好看。

————————

出了餐厅,大家也就散了,辛苦了一天,回家早点睡,明天又是战斗的一天。

明天吴楚之就不带着他们跑了,划定了区域各自为战吧。

回家打开门,楚秀兰坐在沙发上,秦莞脱了鞋,斜斜的依偎在楚秀兰身上,一副亲密母女的模样。

见吴楚之进了门,秦莞赶紧坐直,把那双小jiojio藏进拖鞋里。

吴楚之先探望母上大人,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冷热快速交替的感冒,经过秦莞一天的照料,楚秀兰已经好的七七八八。

“离这么近,也不怕自己被传染。”吴楚之没好气的说着秦莞。

还没等秦莞答话,楚秀兰心理就一片酸意。

咋,小兔崽子,人家说有了媳妇忘了娘,这媳妇还没过门呢!

看来这儿子是要不得了!

“我吃了莲花清瘟胶囊的。今天热坏了吧,我凉了酸梅汤。”秦莞站了起来,很自然的从厨房冰箱里捧出一盆酸梅汤,用碗盛了,递给吴楚之。

“我今天还做了灯影牛肉干,楚楚你尝尝?”

“好啊!正好我还没吃饱呢。”

闻言,秦莞又高高兴兴的从冰箱里端出一个保鲜盒。

吴楚之摇了摇头,看来母上大人对厨房领地的所有权在今天已经沦丧了。

其实吴楚之在麦当劳吃的有点多,现在还撑着。

楚秀兰觉得自己有点多余,咳了一声,说自己困了,进屋睡觉,把空间留给了秦莞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