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快穿万人迷:漂亮炮灰总被强制爱 >  第183章 兔兔那么可爱6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秦秫是临近夜晚才从公司回来的。

他一进门,吴阿姨就过来帮他接过外套,顺便说了云婳午饭和晚饭都没怎么吃的事。

秦秫点点头,示意知道了。

“我上楼去看看她,吴妈你做点好消化的,待会送上来。”

卧室门被推开,长耳朵的小姑娘正趴在床上看杂志。

身旁的床垫被压下去,一只手抽掉了她手上的杂志。

云婳转头看去,穿着衬衫马甲的秦秫坐在身旁,垂眸看着她。

灰色的马甲很是修身,勾勒出他的宽肩窄腰。

秦秫随手把杂志扔到一旁,伸手摸了几下小姑娘的耳朵,问道:“怎么不吃饭?”

见云婳没回答,又继续追问:“不合胃口,还是有人欺负你了?”

他上午去公司前是交代过的,老宅里的所有人都要把云婳当成他来对待,不可以有一点怠慢。

难道还有人阳奉阴违不成?

云婳撑着身子坐起来,昨晚被他摸了一晚上耳朵,再过分的都有,现在只是这种简单的抚摸,已经是她能接受的程度了。

只是身体接受了,心里还是有些不舒服。

云婳偏头,躲过了他的魔爪。

她嘟囔道:“才不是因为这些。饭菜很好吃,吴阿姨的手艺特别好。也没有下人欺负我,他们都很恭敬的。”

这下秦秫是真的有些疑惑了,“那为什么不吃饭,阿姨说你午餐和晚餐都没吃多少。”

“还不都是因为你。”

云婳的胆子大了些,现在都敢和秦秫呛声了。

“你好端端的,换什么床垫啊!”

秦秫道:‘你不是不喜欢原来的床垫,觉得太硬了。换一个,不是正中你下怀?’

他没明白云婳为什么还不开心。

“那你换之前也和我说一下啊。”

动静那么大,还刚好是在新婚的第一天,老宅的下人都知道的差不多了。

虽然也没人敢说什么,但云婳就是觉得不自在,哪还有胃口吃饭。

她话没说全,但秦秫从她难为情的表情中也大概明白了她在想什么。

怎么会,这么容易害羞呢?

他一时失笑,云婳看着他脸上的笑,有些震惊。

这两天就没见秦秫笑过,结果她这么丢脸,他反而笑了!

云婳气呼呼的拍开他又偷偷放到了耳朵上的手,生气道:“你嘲笑我!”

秦秫耐心解释:“没有嘲笑你。”

只是他的语气平淡,听起来实在没有哄人的意味。

云婳瞥了他一眼,生气的不说话了。

正好此时,房门被敲响了,是吴妈带着做好的晚饭上来了。

是蔬菜粥和几碟清炒的小菜。

“先吃饭吧,你一天都没怎么吃,半夜会饿。”

云婳:“……”

虽然很想有骨气的说一声不吃,但她是真的饿了。

吴妈的手艺很好,蔬菜还全是兔子会喜欢吃的。

哪怕生着闷气,但云婳还是把粥全喝完了,小菜也吃了大半。

秦秫看着空碗,眼中流露出一丝满意。

他又习惯性的摸上了云婳的耳朵,为了防止再一次被云婳打开手,便安慰道:“放心,没有人敢取笑你的。”

云婳哼哼唧唧,“你怎么知道没有?万一他们私底下说些什么呢?”

秦秫漫不经心道:“在那些话传到你耳朵里之前,我会先把他们解决的。”

他说到“解决”二字时,语气之中的平淡,就像是在说吃饭一样简单。

秦秫似乎也觉得自己这样会吓到云婳,又换了个轻松些的话题。

“在家里无不无聊,明天我有空,带你出去玩?”

其实云婳更想自己出去玩,不过秦秫都这么说了,她又不能拒绝。

算了,和谁出去不是出去呢。

云婳乖巧的点了点头。

秦秫眼神稍暗,“既然我明天要带你出去,那你现在,是不是也该付出些什么?”

完蛋,被套路了。

云婳无语,早知道他还有这么一句,就不答应了。

“那你想让我做些什么?”

秦秫拉过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领口处。

“先从领带开始吧,帮我解开。”

云婳没给人打过领带,也不会解。

好在解开也不难,她动作稍显笨拙,但总算是把领带从秦秫身上拿下来了。

在这个过程中,秦秫就一直盯着她,也不给什么提示,只是在她成功解开领带时,说了一句。

“还不太熟练啊,看来下次要先教你怎么打领带才行。”

他又拉着云婳的手,放在了马甲的第一颗扣子处。

“现在,帮我把马甲脱了。”

红云飘上了云婳的脸,她已经猜到之后要做什么了。

马甲脱完后就是衬衫了,说不定还有裤子……

云婳慌乱的抽回手,赤着脚跳下了床。

但还没跑两步,就被秦秫拦腰抱了回来。

这下直接坐到他怀里去了,比刚刚的姿势还更亲密。

“该做的事还没做完,怎么能跑呢?”

他低沉的声音传进云婳耳朵里,云婳感觉自己的手再一次被拉了上去。

她不愿意,秦秫便握着她的手开始动作,到最后也不知道那些扣子是她解开的还是秦秫解开的。

衣服掉在地上的声音沉闷,被云婳剧烈的心跳声完全掩盖过去了。

秦秫也听见了,为了听的更清楚些,他还把耳朵贴近了云婳的胸口,害得云婳脸更红了。

“心跳的好快,这么害羞吗?那我们直接进行最后一步。”

“……让我们来试试这个新床垫,有没有你想要的那么软。”

云婳根本来不及说话,就被他封住了唇,推倒在床上。

——————

云婳全程都没怎么清醒,本来以她的体力不至于此。

但是秦秫总爱捏她的耳朵或者尾巴,那是兔子的敏感部位。

他那么捏着,云婳恨不得把身体整个蜷缩起来,整个人晕乎乎的,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

眼泪流了满脸,又被他一点点吻去了。

她倒是不知道,秦秫还有爱吃眼泪这个癖好。

等一切结束,云婳软手软脚的被他抱进了浴室。

她晕乎乎的想着,明明都做了体力劳动,秦秫还是出力更多的那个,为什么就一点疲惫感都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