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无上人间之黄泉来客 >  第一百三十章 所爱隔山海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棠珏觉得青媔最近有些反常。

暮景要同倦清成亲了,帖子撒的到处都是,可她像没看见似的,半点不见伤心。

最最奇怪的是,她近来总爱提起阿酒。

要知道,在以前,阿酒可是他们之间的禁忌,他们一般不会过多说起他。

可青媔现在却总爱问他可有阿酒的消息,甚至还研究起了祝缘寺的落脚地,棠珏觉得新奇。

当她无事可做,也就任由她去了。

除了想找阿酒。

青媔还很喜欢往鬼界跑,时时去忘川观察许君砚。

许君芜前年已经喝了孟婆汤入轮回往生,许君砚身边没人守着,愈发疯癫,逮着个人就要问有没有见过许君墨。

青媔观察了好几日。

有一日终于忍不了,将脏兮兮的许君砚提留到河边洗了干净,直接将人扔到了许君墨房中。

她看得出来,这小子就没放下过人家,那不如及时行乐,她不介意推他们一把。

后来听鬼将议论,说鬼君房中不知何时多了个傻子,日日将鬼君气的要死,却不见赶人走,青媔笑的直不起腰,一路笑着回了青丘。

棠珏见她这般开心,问她遇到了什么好事,她不肯说。

消停了没几日,青媔没研究出祝缘寺到底在哪里,去鬼界一瞧,许君砚又可怜兮兮的在忘川到处找人。

她心一紧,去找许君墨。

只见那人坐在位子上批公文,半点儿没分心的意思。

青媔问他为何这样做。

许君墨停下手里的动作:“他该往生。”

青媔没再说话了。

是呀,一个凡人,一个鬼君,注定殊途,青媔知道,许君墨不想耽搁许君砚,只是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真的放下了。

“无愧于心便好。”

留下这么一句话,青媔恹恹的回了青丘。

棠珏像是在等她,她一回就见到了人。

“他长大了,你不用这么操心他。”

棠珏教训到。

青媔想说那我也长大了,你也用不着操心我,又想说许君墨小时候自己也没操心过他,却问了个跟这不相干的问题:“哥哥,若是此生都见不到阿酒了,你当如何?”

棠珏没想到她会这么问,先是愣了一下,而后笑了。

“不如何。”

“我心中有他,他心中有我,便够了,”

这么多年,他都用这句话宽慰自己,时间久了,自己就相信了,妥协了。

“想这么多有的没的干嘛,过好当下最重要,你呢?你想过没有以后同暮景……”

他没问完,青媔却懂了,当即笑起来:

“你放得下,我如何放不下,你放心,我今后只盼着他好,希望他能忘了我,好好生活。”

青媔说的那叫一个坦荡。

倦清不差,配得上暮景。

她知道自己时日无多,强求不得的便不求了。

比起情爱,这世间还有别的事更重要。

棠珏惊奇她想得通,不想多戳她痛脚,便没有再多问。

若是重来一次,他肯定会好好问一问的。

那之后青媔只顾着吃喝玩乐,不再操心什么,倒是颇有一番闲云野鹤的味道。

不过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

暮景成亲那日,天界发起偷袭,妖界损失惨重。

天兵攻到青丘,许君墨赶来支援,却也是强弩之末。

棠珏撑着最后一口气,看天界没有暮景,不知是不是该松一口气。

彼时许君墨和青媔都被他护在身后,他以一己之力,为弟妹挡下所有伤害,自己却伤痕累累。

天帝看着他,眼中满是不屑。

在最后一击时,棠珏闭上眼睛,知道自己抗不过去了,可想象中的疼痛却并没有到来。

青媔挡在了他身前。

被护在身后的人不知几时跑到前面去的,这会那轻盈的身体正缓缓下沉。

棠珏和许君墨一双眼睛血红。

那日,风和日丽,青媔死在了兄长和弟弟怀中。

许君墨成为真正的鬼君,击退了天界。

棠珏制定法则,将大地分为六界,从此互不打扰。

后来暮景来青丘寻青媔,却什么也没寻到。

原来那日他逃婚去了,这一逃,竟是连最后一面也没见到。

许君墨回了鬼界,忘川终日有人找他,他从未回应。

青媔的一抹残魂被暮景带走,隐居山林,再为现世。

棠珏管理青丘,终日一人。

“那是狐帝吗?真好看。”

有两个小婢远远的瞧见棠珏,却不敢上前。

这位狐帝雷厉风行,她们只敢远观。

千年了。

棠珏很少笑。

他身边的人一个个都走了。

少年的模样一去不复返。

现在见到棠珏的人,很难想象出他年少时也是混不吝的性子,张扬外放的少年。

自从六界划分后,各界不通,青媔走了,许君墨也再未见过。

日复一日,棠珏终日守着这青丘。

可是青媔在境渊长大,许君墨在人间长大,他守着这青丘,半点儿他们的影子踪迹都不曾有,心中悲凉。

他瞧着平静的湖面,只觉得这一身真是漫长。

漫长到他只有那么一点儿回忆,杂碎了也要一遍一遍想才能填补心中的空缺。

与阿酒的,与青媔的,与许君墨的,一切好像还在昨日,可是千年已经过去了。

他时常问自己,这一生他都做了什么。

到头来,得到的不过是五个字。

所爱隔山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