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五灵仙尊 >  第一百一十三章 处决余孽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汇集在西皇山的各宗宗主,终于将所有余孽一一审问完毕,并将信息记录成册并呈递给万云。万云接过册子,微微点头。

“万狱血宗门下,除已死的黄衣使者和橙衣使者,还剩八十七人。其中男子四十二名,女子四十五名,全部是通过神识搜索获取记忆,现请太上师祖定度。”闻人西说完,又命人将那八十七名余孽统统押解上来。

万云端起茶来喝了一小口,悠悠道来:

“上官晓晓可有哪个宗门收留?”

……

四周一片哗然,众人一听万云如此说来,均大感意外。

“师祖这是要干什么?不打算处死这些余孽?还要收留他们?”

“不会吧,这里哪一个没沾满紫元大陆子民的鲜血,怎么能这么便宜?”

“师祖,你可想好了,这些人可是杀人不眨眼的,他们跟着万枯老鬼多年,不是坏人也学坏了。”

“师祖,灵魂印记只是一种约束,只有在违抗师命时,印记才会起作用,但绝大多数,他们确实是自愿行事,师祖可不能手软,万一以后让他们成了气候,岂不是会出现几十个老鬼。到那时,我紫元大陆必将生灵涂炭,还望师祖明鉴。”

……

“蓝灵妹,据闻你宗向来只招女子,上官晓晓你可愿收留?”万云朝蓝灵妹看去。

“这,这个。师祖,我神水宫虽一向只收女子,但每个入门女弟子均为处女之身方可修炼入门功法,而这位叫上官晓晓的曾是烟花柳巷之人,师祖实在为难弟子了。”

万云听完,半天没有说话。

“有没有宗门愿意收留她的?”

四周鸦雀无声。

“我座下有位女子,名为苗苗,想必各位也都见过。即便不认得她,但也应当认得她的箭法,是也不是?”

众人……

“我家苗苗想将一身射术传给有缘人,如此,我便帮她留着了,你们不必多说,我会重新打上印记。下一位,喻水一可有宗门收留?”

众人:……

“喻水一,我且问你,你在血宗可有曾喜欢过的女子?”

喻水一抬起头,不敢说话。

万云微微一笑,随即淡淡说道:

“即然你喜欢上官晓晓,不如我就好事做到底吧,成全了你们。”

众人又一片哗然。

喻水一和上官晓晓也震惊万分,完全无法相信眼前的一切。

其实,在万狱血宗,喻水一和上官晓晓确实是互相爱慕。喻水一知道上官晓晓的经历。上官晓晓在风月场中也是卖艺不卖身,否则便以死相抗,那老鸨也耐何她不得。而上官晓晓也偷偷喜欢喻水一多年。只是那老鬼严令禁止,谁也不敢真正表白。

当初苏小红在万狱血宗时,同样有很多追求者,自然包括那位白衣使者。

“如果二位没有意见,就双双上前。闻人宗主,给他们松绑吧。”万云淡淡说道。闻人西只好命人给其松绑。

松绑之后,喻水一和上官晓晓双双来到万云面前跪下。

万云给二人打上灵魂印记后,又命其暂且站与一旁。

两人千恩万谢之后起身站于一旁。

“下一对,肖十剑和易如心上前,为其松绑。”

……

闻人西和众人又是大吃一惊,方才师祖居然一连说出两个人名,这又大大出乎众人意料。

“给他们二人松绑。”闻人西不敢不从,也不敢表露出一丝不悦。

“肖十剑,你愿意娶易如心为妻吗?”

“我愿意,我太愿意了。”

万云微微一笑,又对易如心说:

“易姑娘,你愿意嫁给肖十剑吗?”

“我,我可能配不上他。”易如心小声说道。

“哦,何出此言?”万云听完便又去翻阅记录,发现此女左小腿有疾,行动多有不便。

不等万云说话,肖十剑倒抢先一步:

“不碍事,有太上师祖在,咱们谁也不怕,还不赶紧给师祖磕头。”说着便拉起易如心的手,接连给万云磕了几个响头。

……

一个时辰过后。

“男子还剩一位,女子倒还有四名。”万云轻叹一声。

在万云的主持下,不多会功夫,居然将万狱血宗八十七名男女弟子,生生凑齐了四十一对,眼下只有一名男弟子和四名女弟子。

场内除了万云和那些弟子,其它宗门,包括场内的护卫以及各种侍从,无不瞪大了眼睛。现在是在做什么?明明是审判大会,现在被师祖一搅和,居然变成了鹊桥大会。但场内之人无人敢言,只得一一照办。

“最后一个,楚风,咦,楚风居然没有喜欢的女子?”万云看着关于楚风的审案记录,发现上面并未有相关的记录,只说楚风十岁时,父母被仇家所杀,便带着妹妹一路逃命。后来兄妹二人走散,再后来被万枯老鬼碰见便收在门下,如今已有十二三年了。而他的愿望,是希望在有生之年还能找回妹妹。”

楚风被被推上前来,又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楚风,在你们血宗,就没有你心仪的女子吗?”万云淡淡问道。

“在没有找到妹妹之前,我楚风不会对任何一位女子产生爱慕之情。”由于先前楚风被韦笑天施以刑法,脸上出现几道深痕,虽说过了几日,看上去仍然有些吓人。

“楚风,你的脸是怎么回事?”万云突然提高了嗓门。

……

闻人西赶紧给万云解释:

“师祖有所不知,这楚风正是那日在大比之时,祸害其它弟子的元凶,简直罪无可赦。至于他脸上的伤嘛……”闻人西说到这里,却有些犹豫了。

“是我,就是我干的。”韦笑天站了出来。

“坐下。”万云命令道,韦笑天又怏怏坐下。

万云看着楚风,也觉的面容恐怖。

“楚风,你可对韦宗主怀恨在心?”

“弟子自知罪孽深重,只想在临死前获知妹妹的下落,至于其它事情,都只是浮云一片。”楚风神情淡漠,似乎早已将生死看淡。

“哼,知道关心自己的妹妹,怎么杀起我神水宗的水仙儿,倒也毫不客气。”

蓝灵妹几乎快要压不住怒火,要不是被身边的人死死拽住,可能会不顾一切上去一招将楚风解决了。

……

“那你说说看,你妹妹叫什么名字,现在各大宗门都有人在,回头查一查,或许就在其中。”

“如此,请太上师祖受楚风一拜。”说完,楚风重重连磕了九个响头,直到额头流血,然后含泪又道:

“我那可怜的妹妹,名叫楚楚,今年十九,在她六岁那年,和我一起逃命。因为我偷了几个包子,被那店主拿住痛打一顿,等我被丢出来时,发现妹妹早已不见……”

“好了,楚风,暂且站于一侧。最后四名女子,一并上来吧。”

“为什么你们四人都没有名字?”万云吃惊的看着审案记录。

四女子低头不语,过了许久,一个胆大的终于说话了。

“我们四个很小就跟随师傅,但师傅平时不叫我们的名字,也从未起过名字。只是称呼我叫执灯。平时出门,我便提着一盏鬼灯跟随其左右。

“我叫布旗……”

“我叫迎帘……”

“我叫捻花……”

“好的,知道了,在血宗之内,可有你们心仪的师兄弟,现在尚未落定,或许可以调配。”万云此言一出,有人立即喷出一大口茶来。

四女均说没有,这倒让万云觉的蹊跷,心想不会这么巧合吧?

“师祖,他们四人被老鬼非但禁锢了魂魄,而且下了阵法,是故终生也不会有**。老鬼已死,禁锢已消,但阵法尚在。”蓝灵妹起身道。

“即然你们四人无名无姓,今天就帮各位改改吧,以后就跟着我,跟着我家苗苗吧!”

“执灯便叫做春兰,布旗便叫做夏竹,迎帘便叫做秋菊,捻花便叫做冬梅,四位可有意见?”

“多谢太上师祖赐名。”四女齐声道。

……

最后,万云又命闻人西腾出十几间洞府,将八十七名血宗弟子按照男女分别看押,不得虐待,然后找了个没人的地方手舞足蹈起来。

此时已是夜幕降临,万云感到有些累了,正想回客房休息,突然一拍脑门。

“完了完了,今天玩过了头,不知娇娇姐是否已经返回?我得赶紧去丹宗一趟。”苗苗所化的万云赶紧掏出穿云弓,一箭射出后纵身上箭,直飞丹熏山。

到了丹宗后,苗苗赶紧去找万云,再吾先生赶紧跟着。

见万云已醒,正怔怔的坐在床上,苗苗便松了一口气。

“云大哥,你醒了?”苗苗笑嘻嘻的问道。

万云没有说话,再吾先生却已开口:

“师祖除了煞气入侵外,还有魂魄之伤,但魂魄所受伤害又很奇特。似乎被人强行去除过一些,但却更加雄壮,真是令人费解。眼下依然不能激发灵力,除非煞气已除。”

“小红和娇娇在哪儿?为何不来见我?”

万云嘴辰干涩,气若游丝,说话十分困难。

苗苗自然知道娇娇早已去了幽都山,本以为娇娇已经返回。但照此看来,娇娇定然没有返回,心知再也无法隐瞒,与是便将与娇娇同去幽都山,自己化作万云去审判血宗弟子以及凑成四十一对佳人一事,一五一十全抖了出来。

再吾先生听完,嘴大的可以直接放个核桃进去,反倒是万云脸上毫无波澜,却断断续续说了令苗苗更加震惊的事情。

事实上,当万云连同铁盒一同砸在轮回空间后,铁盒内的本命精血就蠢蠢欲动,随后产生强烈共鸣。加上铁盒受损又是重重落地,那些小瓶的封口早已不再牢靠,当万云在湖心小筑昏迷时,其本命精血便与自身汇合。

这原本是件好事,也让万云收回一部分记忆。但是,这滴本命精血因在地下三层时间过长,变得极不安分,始终不肯与万云的元神合二为一,而是想将万云现在的元神毁去,自己独占万云的躯体。

万云自然不肯,虽然境界低微,但毕竟有本体支撑,因此和那个元神斗了个不相上下。如果万云胜了,则可苏醒;倘若万里云占得上风,万云只得拼命护住自身元神。

由于需要全部元神的力量去抗衡,自然不能再行动,倘若已将那个元神压制,则可抽出大部分元神之力,如此又可自由行动。

那日在铁盒中寻不着精血,并非娇娇贪玩,而精血所化的元神早已进了自身灵海并潜伏下来,因为境界差异,万云很难发现。

“先前是我错怪了娇娇,原本想着亲往幽都山一趟,不料娇娇这个傻瓜居然自己去了。也罢,苗苗你就再辛苦一趟,扶我进入轮回石内,再去幽都山走一遭吧。”

万云艰难的说着每一个字。

苗苗却低头不语,半天没有说话。嘟着嘴良久才说道:

“轮回石让娇娇姐拿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