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沈鸢薄擎 >  第718章 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我的活不好?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薄擎原本是想过来把她带回去,没想到反而是被她三言两语,撩的没了分寸。

“你觉得我不行?”男人看着近在咫尺的女人,她脸上所有的红润都尽收眼底。

特别是那双眼睛,让人捉摸不透,喝多了的她,又像是一只小狐狸了。

“行不行的,不是要试一试才知道吗?”说着,沈鸢又吻了过去,薄擎的脸颊却偏了一下。

沈鸢的唇落在薄擎的脸上,她却伸出漂亮的手指,勾住了薄擎的下巴。

“不给亲?”

薄擎呼吸一滞,沈鸢继续说:“服务这么差,那我等会可不给钱了。”

这话听着也是那么的耳熟,好像是在什么地方听过。

薄擎被撩拨的不行,沈鸢这妲己一样,要是再勾引他,他都怕自己把持不住。

“听说你是有老公的,你不给他守身如玉了?”

沈鸢的睫毛垂下,目光试图从男人的脸上看出端倪和破绽。

不得不说他的伪装实在是太完美了,沈鸢什么都没看出来。

沈鸢说:“既然他都已经不回来了,那我还给他守什么身,难道他要困住我一辈子吗?”

说道这里的时候,她的声音都带着一丝哽咽。

“你说他为什么不回来,他是不是不爱我了,他是不是有了别的生活,遇到了更好的人?”

薄擎的喉结滚动:“他……他不会是那样的人。”

沈鸢的眼睛更红了:“你怎么知道,你又不是他!”

“他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回来了,他不会再回来了!”女人的声音都带着一丝激动。

薄擎搂着她的手从来没有放开,他的声音带着一丝坚定:“他会回来的。”

话刚说完,沈鸢就张开嘴,一口咬在他的脸上,像是要撕扯什么。

男人没想到沈鸢会有这样的举动,他的脸上的面皮本来就是贴的假的,现在沈鸢这么一撕扯,他不确定沈鸢会不会发现什么。

然而沈鸢很快松了口,但是很快,她又一口咬在薄擎的肩膀上。

她无比的用力,像是要把他的血肉都给撕下来。

她紧紧的抓着他的肩膀,薄擎一动不动的任由他咬着,哪怕是她都咬出了血丝,薄擎也没吭一声。

沈鸢尝到了那抹血腥味,如同铁锈的味道,她的力道渐渐松了,不过她的唇没有离开,就这样贴着那个被她咬出来的牙印,紧紧的抓着他的衣服,怎么都舍不得放开。

刚刚她去咬男人的脸,发现男人的面皮确实是不一样,就算是再怎么仿真,那也只是贴在脸上,而不是男人真正的皮肉。

这张脸确实有问题,她现在可以非常确定,这个男人,就是她要找的人。

沈鸢很想问问他,为什么这五年都不回来,为什么会去那么远的国家,想问问他到底还记不记得她们之间的故事。

和这个男人也认识这么长一段时间了,他却什么都表现出来,沈鸢不知道这中间发生了什么。

可是在看到他一身伤的时候,沈鸢知道,他或许也很不容易,他可能回不来。

滚烫的眼泪顺着沈鸢的脸颊流下来,滴落在薄擎的肩膀上,就是刚刚沈鸢咬出来的伤痕。

咸咸的眼泪烫的伤口泛疼,可是这种疼,却不抵薄擎心里万分之一的痛。

沈鸢立刻起身,擦了擦眼泪,松开了薄擎,重新坐回椅子上。

她的双腿交叠在一起,那眼尾勾起,十分蛊惑。

“我叫你过来是来伺候我的,而你的任务就是取悦我,现在。”

薄擎一动不动,就这样看着她。

沈鸢不满意:“这点都不会吗,那我可要换人了,换个能伺候人的进来。”

“我刚刚的年轻小哥哥呢,看起来就有活力,身材还那么好,人生在世不就讲究一个快活吗,那么多人总有一个能让我满意的。”

看男人还是没动,沈鸢好看的眉头紧拧,伸出手,就准备去看旁边的服务铃。

然而她的手还没触碰到,就被一只大手给包裹着,硬生生的拉扯回来。

薄擎的身躯直接压上来,下一秒,炙热的唇封住沈鸢的唇。

男人的吻无比粗暴,就好像是隐忍了很久的猛兽,终于冲破了禁锢,从身体里爆发出来。

不给沈鸢半点喘息的机会,直接夺走了她的呼吸。

男人的大手紧紧的掐着沈鸢的腰,柔软的沙发上,两道身躯纠缠在一起。

明明喝酒的是沈鸢,可薄擎觉得醉的人确是自己。

理智彻底被抛之脑后,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想要拥有沈鸢。

这个想法他很早就有了,早到薄擎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存在的,那是还不知道自己身份之前,是发现自己喜欢上沈鸢的时候。

不要沈鸢去找别人,想把沈鸢彻彻底底变成他的,只属于他。

大概是男人太过于疯狂,力道太大了,沈鸢叫出声:“疼……”

薄擎半点都不温柔,像是这辈子都没碰过女人一样,还像个毛头小子,在她的肌肤上,留下一个又一个草莓印。

他才像是一头饿狼,迫不及待的把属于自己的猎物一口吞掉。

要是再慢一点,他怕自己会后悔。

“你服务不好,弄疼了客户,我要换人了。”沈鸢嘟囔着。

“你想换谁?”

沈鸢想了想:“换个温柔的,换个更帅的,活更好的。”

“都没试过,怎么知道我的活不好?”

“是么,那就让我看看,你的活有多好。”

说完,沈鸢也勾着男人的脖子,重新吻住男人的唇,把自己送在他的怀里。

周围的温度升高,房间里尽是旖旎暧昧,薄擎的肌肤滚烫,烫的沈鸢都缩成一团。

她还是那么敏感,在男人的身下,她像是一滩水,软的一点骨头都没有。

这家会所本来就不是什么正规的会所,而且这里的管制也并没有那么严格,这偌大的包间其实是一个套间,在里面就是一张大床,而且在这里,想要的什么东西都有,早就已经准备好了在旁边。

沙发的空间远远不够,很快,薄擎抱着女人往里面走。

这个男人体力还是那么好,先撩人的沈鸢却招架不住。

她像是濒临淹死的鱼,只能双腿夹着男人的腰,任由他欺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