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还是跑路吧! >  第33章 父与子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们敢!”

墨老听到对方要对钱三儿下手心中大骇,接着便见到二十余发弩箭向钱三儿袭去。

墨老护主心切,赶忙停下对李香娥的控制,一手对着空中弩箭反手一挥,那些飞驰的弩箭好似陷入棉花堆里倏然停滞,接着纷纷掉落。一手对着宗大英等人用力一抓,四名站在前排的弩手身体瞬间膨胀爆裂,血肉与鲜血飞溅惊得众人赶忙后退。

李香娥抓住此刻空隙,一个跟头腾空而起,同时双手紧握双剑向前方斩出一道十字剑光。

“砰!”

墨老被击中以后踉跄后退,胸前衣衫尽碎,皮开肉绽,但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

李香娥趁机取出一枚白色药丸服下,片刻后便见她身上气势渐长,转瞬便达到了凝气八层境界。再加上其一身宝器加成,底气渐渐足了几分。

钱三儿见对方开始针对自己,赶忙在两名护卫的掩护下向后退去。

墨老被重伤以后好似没有任何痛觉,咧嘴露出森白牙齿,双臂一挥欲要再次施展血隐杀。

李香娥不待他施法完毕,两柄细剑飞出欺上身来。墨老仓惶之间只得招架,二人又开始你来我往地斗起法来。

肖童见李香娥这边一时半会儿难分胜负,那钱三儿又仓惶退去,不由暗暗心急。接着他眼珠滴溜溜一转,来回张望了下峡谷两侧山壁。

“拼了!”

肖童双手拳掌相并,暗下决心。

接着他飞速奔向崖壁,双脚在山壁上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过程中手脚不断搭接山壁上凸出的岩石、凹进去的石槽,不一会儿便爬了十数丈高。

此时肖童向下一看,确认墨老没有注意到自己以后,赶忙贴着墙壁向前方爬去。待快到出口时,远远看到钱三儿等人正在入口平地上驻步,不时向峡谷内紧张地张望着,似在确认里面的战况。

肖童在山壁上藤蔓的掩映下向对方逐渐靠近,在确认差不多距离以后从怀中掏出仅剩的两枚土火雷,接着将两枚土火雷一一按下机关向着对方掷去。

“轰隆!”

两枚土火雷稳稳落入三人中间,爆开以后直接将三人掀翻。那两名护卫直接失去战斗力,捂着断裂的残肢哀痛不已。

钱三儿此刻浑身血肉模糊,但作为修炼了《庚金诀》的凝气一层修士,体格健壮并未被炸残,只是在那里撕心裂肺地大声怒骂:“你个兔崽子,赶紧给爷滚出来!”

边骂边在身上摸索着可以疗伤的丹药,可惜瓶瓶罐罐的碎了一地,他也不去分辨直接将能摸到的丹药一股脑儿地塞入口中。

肖童小心翼翼地从崖上下来,借着灌木的掩映绕到了钱三儿身后,一把掏出飞刀,未等钱三儿有所反应便一刀插入他的后脑勺,直接结果了他的性命。然后漫步走到他身前,没再关注另外两个奄奄一息的护卫,直接在他身上搜寻起来,结果只搜到一些碎裂的瓶瓶罐罐跟一块贴身玉佩。

“这么穷?对了,他家里貌似也没多少东西,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真像李香娥说的那样乡野恶霸外强中干?”肖童手中握着那块玉佩自言自语道。

接着他将钱三儿的衣服扒下攥在手里,再次走到山壁跟前向上攀爬而去。

临到战场上头,发现下方动静渐小,估计双方已经开始渐渐力竭,正到了一决胜负的关键时刻。

“老东西还不快快束手就擒!”李香娥紧握双剑,双目微眯盯着墨老说道,只是双剑光芒暗淡,明显消耗不轻。

“好大的口气!仗着宝器跟丹药才跟老夫拼到现在,若是拼死一搏,你也讨不了好处!”墨老此刻浑身气息浮动,乱发微垂,眼眸赤红暗淡,油尽灯枯的样子。

突然,自上空落下一件衣服,墨老顿生警觉,赶忙向后闪身,那件衣服便轻飘飘地落在地上,墨老定睛一看,眉头紧皱。

接着又有一件事物从空中掉落,墨老伸手一抓握在手中,摊开一看,顿时嘴角颤栗、气血上涌。

“我的儿呀!”

如锯木头般刺耳的痛哭声响彻整个峡谷。

李香娥明显一愣,一时间竟没能捋清其中关系。不过凭借敏锐的战斗直觉,意识到此刻是出击的最好时刻。

接着双手紧握细剑,体力元力飞快运转聚势,不一会儿双剑之上泛起莹莹蓝光,李香娥此刻爆喝一声,右脚一蹬,整个人如离铉的箭一般冲向墨老,只消一两个呼吸间便斩出了十数剑。

“叮叮当当!”

细剑斩在墨老身体上如遇铁板,李香娥仗着宝器之威竟一时难以将其骨骼击碎。到最后只好一记回旋踢将其踹出三丈远。

此时的墨老浑身上下无一处完好,原本紧包着骨头的一层血肉被层层片开,像张开的鱼鳞一般附着在身体上。即便如此伤重仍在不断念叨着诸如“可怜的儿啊!”“未能相认……”“上天不公”云云。

李香娥看在眼里心中忽升起怜悯之情,不由停下了攻击。

突然,墨老爆喝一声。

“啊!”

紧接着,其浑身仅剩的血肉迅速燃烧起来,不一会儿便仅剩一副骇人骨架,接着这副骨架蓄起最后一丝力气闪电般向李香娥袭来。

已放松警惕的李香娥一时不知如何招架,只得快速向后闪身。然而那副仍在不断燃烧的骨架如附骨之疽般紧随其后,眼见就要欺上身来!

“嘭!”

一声巨响忽然从冲来的骨架上传来,似有什么东西与其撞在了一起。

接着便见那副骨架倒退而回,冲出十数丈远后撞击在山壁上,散落一堆。

李香娥定睛一看便见那骷颅眉心处有一个大洞,似被什么利器所伤。即便如此,骷颅的嘴仍在动弹,似乎在念叨着什么。

这时,肖童不知从何处出现,赶忙跑到古印天身旁,此时老道士浑身力竭,一把瘫坐在地上。

李香娥转身四处张望了会,眉头微皱,细细琢磨了下才意识到刚才是古印天救了自己,不由深深看了老道士一眼。

此时,墨老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最后现出一堆乌黑的骨架。

“咔嚓”一声,突然全部碎裂。

李香娥见威胁已除,手腕一抖散去身上宝器,此时她脸色苍白如纸,浑身汗水浸透衣衫,活脱脱一副厉鬼模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