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书 >  妖后苏妲己(综琼瑶) >  81、他们终结

奇书小说 www.qishupu.com,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他们终结

嘉瑞皇帝执政之后, 改革了一系列的国法,史称嘉瑞革命。改革的重点是表达了满汉一家, 并且重用汉臣,成功的得到了平民百姓的拥护。御史们认为永d这是罔顾祖宗家法, 不过,当御史们看到百姓们满足的样子之后,就自发的闭上了嘴。毕竟,新皇帝的手段,可是相当的狠毒。而且,在他狠毒的情况下,谁都不能说出他错在哪里, 毕竟无毒不丈夫。永d淡然着面对着周围所有人对自己的评价, 是赞美还是辱骂他都不在乎。只要做好自己想做的事情,无愧于天下这样就可以了。什么时候,那个懦弱的自己已经成为大清最尊贵的人,好像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呢?似乎已经不记得过去的日子了呢……

那日, 苏妲己走后, 乌拉那拉景娴就重新的回归。变得更加美丽的景娴,性子也更加的稳重。在景娴又一次见过乾隆之后,便失去了对乾隆最后的感情。把一切都看开了的景娴,小日子过的很舒心。永d重用了乌拉那拉家族,再加上乌拉那拉家族也算是宠辱不惊,而且有很多的好男儿。景娴就更加开心了。闲来无事的她就想到了一个最让她不痛快的人,也就是她的仇人——令妃。或者说, 现在是被圈禁的令嫔。本来乾隆退位,这令嫔可以封太妃的,但是永d却一点表示都没有,成功的让众人遗忘了这个曾经宠惯后宫的女人。而且,魏氏偷龙转凤的所谓十六阿哥,也因为早产体虚而早早的去了。除去当时和魏氏斗的特别狠的女人们,几乎没有人记得她了。不过,只有景娴不会忘记这个让自己受过屈辱的女人。

当景娴来到关着令嫔的冷宫的时候,景娴有一种错愕的感觉。这就是自己那个死对头住的地方,破败又荒凉。景娴知道,永d没有处死魏氏就是等着自己亲自动手泄愤,但是,却没有想到,她会过着这种日子。

“皇后娘娘驾到!”伴随着小太监的声音,景娴缓步走进了破旧的冷宫。只见一个穿着粗布的女子正在院子里傻傻的坐着,之间那粗布女子面色枯黄,头发杂乱,一看就像是一个50多岁的妇人,又有谁能想到,这女子就是当初冲关六宫的令妃娘娘呢?周围也没有了一群伺候的侍女,只有永d派去看着魏氏的侍女一名而已。

“奴婢给太后娘娘请安,太后娘娘吉祥。”那侍女无视了魏氏,恭敬的对景娴行礼。

“起来吧,这魏氏一直都是这样吗?”景娴皱眉,这魏氏就像是失去了感情一般,呆滞的看着前方,眼里没有一丝焦距。就像是痴傻了一般。

“回太后娘娘,魏氏一直都是这样。”那侍女恭敬的回答,现在的魏氏基本上就是一点地位都没有,所以侍女也没有称呼她为令嫔娘娘,尤其是在令嫔娘娘最大的对头面前。

“没有想到,叱咤多年的令妃娘娘就落得这步田地。真是因果报应,轮回不爽啊!”景娴讽刺的对魏氏说,她一点同情都没有,皇宫里又有谁的手上没有沾染过血腥呢?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只不过是命运而已。

魏氏的眼神突然恢复了清明,猛的站起来,愤恨的看着景娴,本来就丑陋的脸显得更加的狰狞,令人发指。魏氏狂傲的对景娴大声说:“哼!你又有什么资格说我!你杀的人又比我少多少?只不过这一次是你赢了!我从来都不后悔,假如我不争,我不斗。我只能是一个包衣宫女,到了年纪被送出宫!可是现在我有过风光有过荣宠,若不是走错了一步,死的就是你!”

“你说的不错,后宫里的确没有干净的,但是输的终究是你,大清朝最尊贵的女人只能是哀家。何况,哀家最初的时候,也是有些傻吧。你只是一个不入流的包衣奴才,就算是再怎么得宠,也不能踩在哀家的头上,不管怎么样,你的儿子,也不可能成为皇帝。和你斗,哀家才不会自降身份。”景娴嘲讽的对魏氏说,自己当初当真是疯了,不然也不会觉得皇帝是自己的夫君,所以要忠言逆耳。现在想来,他只是君,不是夫。谁家的丈夫也不会处死自己的妻子,或者是让自己的妻妾生不如死。幸好输的不是自己,不然永d怎么办?自己又怎么办?

说完之后,景娴就离开了魏氏这里,处死魏氏吗?真是脏了自己的手呢。有的时候,活着的,要比死的痛苦的多。

这一夜,魏氏做了一个梦,她梦见皇后因为夏盈盈剃发,自己成为了皇贵妃掌管六宫,自己的儿子成为了皇帝。就这样,魏氏带着满足的笑意渐渐的昏死过去,再也没有醒来。她似乎看到孝贤皇后、慧娴皇贵妃一脸怨毒的看着自己。不过,人死如灯灭,又有谁知道,她最后看到了什么?

次日,魏氏的尸体被扔到了乱葬岗,被野狗分食。从此以后,没有人记得曾经那个宠惯六宫的令妃,皇宫里也没有了那个叫做魏氏的女人。

当乾隆瘫痪,永d上位,魏氏被囚禁的那一刻。还在公主府里跳舞的和静彻底傻了。这里发生的一切彻底颠覆了她的认知。所有的一切都和历史上发生的一切背道而驰。难道是她这个蝴蝶翅膀过于强大?所以把一切都给改变了?和静很害怕,毕竟她和永d的关系不算是好,但是也不算是差不是?和静默默的想着,怎么才能让自己不受牵连,毕竟她是令嫔的女儿……

但是,和静心里的担忧一直没有出现,直到永d登基,也没有人来这里发落自己。难不成是永d想要放自己一次?就在和静纠结的时候,一道圣旨让和静彻底傻了。

‘固伦和静公主,指婚给缅甸新皇。’和静想要去找永d理论,但是永d并不见她。最后,成婚的日子到了,和静终究还是嫁到了缅甸。成为了和亲的牺牲品。有些人一定会想,把和静这种性格的送去和亲,是生怕缅甸不反吗?答案是非也。永d一直觉得缅甸是一颗毒瘤。但是现在有很多事情还没有接触,并不是发动战争的最佳时候,所以,只能让公主去牵制住缅甸王。等时机一到,立刻出兵讨伐。所以,这公主最合适的人选就是和静了,一来是和静的身份够高,二来是,永d对和静压根就没有感情,而且还很是厌恶。就这样,和静成了大清朝和亲的牺牲品。

和静的性子高傲,嫁过去之后,并不讨喜。但是她并不在乎,她在等她命中的王子来救自己。上天也许会让他和她在缅甸相遇……不过和静并没有等到她的王子。因为缅甸侵犯大清边界,大清派兵来平乱,而即是大清公主又是缅甸王妃的和静身份就很特别了。和静虽然不着调,但是也知道什么最重要,她万万不会帮住缅甸来对付自己的国家。有着未来记忆的和静更是不会让敌国侵略自己的国家。所以,和静拒绝了缅甸王的要求,从而被缅甸王当成探子,决定处死祭旗。

刀起刀落,和静的头颅被斩下,美丽的少女死在了缅甸的国土。当大清朝胜利的那一刻,和静的尸体被带回了大清朝的国土。和静,真正的成为了大清朝最尊贵的公主。只不过,芳魂已去,又有什么意义呢?

永琪一个人静静的坐在破旧院子的椅子上,讽刺的看着眼前不停吵闹的女子。一直以为有情饮水饱,但是,若是再给她一个机会,他已经不会选择小燕子。小燕子,是她一生的劫难。有的时候,永琪就会想,自己是真的爱小燕子吗?若是真心的爱着小燕子,他也不会现在如此的厌恶着小燕子。厌恶着小燕子的一切。

“爷,您喝点茶水吧。”一个穿着粗布的女子走了过来,本来光鲜的脸颊显得有些暗淡,这女子就是和永琪春风一度并生下了十六的嫣儿。

“不了,嫣儿,你也去休息一下吧!”永琪说完之后,就不再言语。嫣儿看着永琪似乎在想什么,也不多说的回房间去休息。嫣儿现在的日子还算不错,小燕子的腿没有断掉的时候,自己还会被小燕子打,现在小燕子的腿断了,自己也就算是女主人了。

话说,永d登基之后,永琪以联合回疆刺杀皇上的罪名,被永d圈禁在了夹蜂道。大臣们都以为这是永d不能容人,想要处死以前和自己争夺皇位的阿哥。但是,永d却弄出了一系列的证据让众人哑口无言,后来更是封了其他的阿哥为郡王或者亲王。而且都有一定的权利。让永d的这些兄弟们都很感动,因为乾隆的原因,他们对皇位都失去了兴趣。但是能保卫国家还是好的,一度时间,嘉瑞朝的王爷和皇帝意外的和谐。话不多说,永琪的生活才是重点。

那日,永琪被圈禁夹蜂道,被一起圈禁的还有小燕子。起初的时候,小燕子还会本分一点,但是时间久了,小燕子就想往外跑,最后被侍卫打了好多次。永琪仗着阿哥的身份想要让这些侍卫识相一点,奈何这些侍卫压根就不给永琪面子,还好好的奚落了永琪一番。这一刻,永琪才看懂,他是真的被抛弃了。失去了阿哥位置的光环,他还比不上一个奴才。

几日之后,侍卫带着一个女人来到了这里,仔细看着这女人的脸,永琪发现,这女子就是和自己春风一度的嫣儿。嫣儿对自己讲了他不知道的事情,比如说,她接近他是因为令嫔娘娘,十六阿哥是他的儿子。幕后的阴谋让永琪惊心,但是永琪也没有怪罪嫣儿,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他也没有经历去做什么了。但是小燕子并不是能容人的人。听到了这件事情之后,她愤怒了。

她觉得永琪背叛了她,就想动手打永琪,打那个嫣儿。永琪自然不会让嫣儿被打,就推了小燕子一次,就这么不小心,小燕子就这么不小心的掉进了院子的井里。当小燕子被侍卫们捞出来的时候,小燕子的腿已经彻底的断了,一辈子只能躺在床上了。

从那日之后,这夹蜂道的小院子里,只有永琪、嫣儿、和断了腿的小燕子。本来以为日子就会这么下去,直到死亡。但是有一天,断了腿的小燕子突然的疯狂了一般失去了理智。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驾着拐杖,来到了嫣儿的房间,狠狠的捅死了和永琪行房的嫣儿,并用剪子剪掉了永琪的男性重要部分。而当小燕子做完这一切之后,小燕子就像清醒了一般,对着永琪道歉,并一直哭。这一刻,永琪没有功夫去安慰小燕子,被毁掉命根子,永琪痛的晕了过去。而小燕子也哭晕了。

等永琪又一次清醒的时候,嫣儿已经下葬,而小燕子也被永d处死。据说是赐给了小燕子嗜骨的□□,据说死的很是惨烈,传说,喝了这种药而死的人,会永世不得超生。但是,这灵异的事情,是真是假就没有人知道了。而清醒的永琪因为知道自己不能人道之后,也彻底傻了,双眼无神不说一句话。没有过几年,也就这么死了。

御花园的月光下,永d穿着单薄的衣服看着月亮一个人静静的饮酒,思考着事情。一切都过去了,小燕子和五阿哥的仇,也彻底烟消云散。没有错,小燕子那日之所以发狂,就是吃了永d准备的疯药而已。虽然说,那么珍贵的药给小燕子吃有些可惜,但是永d不后悔,他啊,最恨的就是小燕子了。那个在前世毁掉自己一切的人。没有错,在永d登基的那一天,他做了一个梦,他梦见,皇额娘因为小燕子被皇阿玛责骂,而自己只是一个贝子,最后死的很是凄惨。所以啊,他最恨的就是小燕子,不折磨死他们,他的心里也会不舒服呢。

“皇上,天冷了,回去歇息吧。”成熟的男人声音有些无奈,但是却让永d露出了笑颜,这个男人一直陪在自己身边,从年幼到现在,不离不弃。

“克善,咱们先喝些酒吧。”永d无视了克善让自己回去休息的话,反而提出了邀请。

“臣,遵旨。”克善微笑,他们已经不年幼。经历了那么多的事情,他们已经不能为任何一个人打开心扉,索幸,他们还有彼此,在尔虞我诈的皇宫,彼此扶持。

end